第80章,真相有些复杂/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左轮一直都知道大哥跟姑姑的关系好,所以继续说下去的时候,眸光有些感伤,“你姑姑跟小嫂子的母亲是同学,她们的关系很好。小嫂子母亲怀上小嫂子的时候,你姑姑是不赞同的。然后因为她们两人争执的过程中,小嫂子的母亲已经情绪过激,两人拉扯的时候不小心从楼梯滚落下来,这就导致了小嫂子提前出世,小嫂子的母亲也因为难产去世了,她母亲的去世跟你姑姑有直接的关系。所以,这真相真有些复杂。你姑姑是你唯一感情好的亲人,而小嫂子又是你的小妻子。如果她……”

季尧听到这里,幽深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凝重。一只手撑在车窗上,一只手微微抬起,示意他不用再说了。

精明如他,怎么会听不懂其中的复杂?

原本想查到真相,把真相告诉她。可是现在这种真相居然扯上了姑姑,她的母亲去世跟姑姑有关。她要怎么面对?她会不会因此怨恨姑姑?他又要怎么面对?

左轮点燃了一根香烟递给他,宽慰道,“大哥,别想那么多。小嫂子这些年不知道真相,过的也乐呵乐呵的。所以,我觉得这些内幕也没必要告诉她。知道的太多了,想的也就复杂了。”

季尧深深的吸了一口香烟,吐出浓浓的烟圈。烟圈笼罩在他那张刚毅的面孔上,却掩盖不了他眼角眉梢的复杂……

良久,他捻灭烟蒂,转眸看着左轮,语气冷沉而不容置疑,“瞒着她!”

左轮点头,“嗯,我懂。”

————

季洁在电梯遇到张玲慧之后,就慌忙的回南城了。

陶笛是在家庭会议后的第二天给姑姑打电话的,她很喜欢姑姑,觉得姑姑很亲切。而且姑姑又是季家唯一一个支持她跟大叔在一起的,她也忍不住对姑姑很关心。

当她得知姑姑已经回到南城后,很是遗憾。原本还想着把姑姑接到家里来住两天,好好陪陪姑姑,给姑姑做点拿手好菜呢。

不过,她并没有注意到姑姑言语间的不自然,反而是很活跃的承诺这个周末跟大叔两人开车去南城看她。

转眼到了周末,季尧不用值班。

所以,陶笛周五晚上就拉着季尧开车去南城了。

她还特地带上自己给姑姑织的围巾,喜滋滋的去了。

她并没有发现,在她提出要去看姑姑的时候,季尧眸中闪过的一丝复杂。

到了南城,到了姑姑的山间别墅。

陶笛一下车就给季洁一个大大的拥抱,还调皮的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姑姑,想死你了。上两天你回东城也太匆忙了。我都没来得及好好看你。所以我要在这里住两天,星期天下午再赶回去。你能不能欢迎我们一下?”

季洁微笑着点头,“当然可以。”

陶笛又让季尧帮她把包包里面的围巾拿下来给季洁试着围了围,点头夸赞道,“不错,这颜色真合适姑姑。我上次看见姑姑房间里面有很多丝巾,所以想着天气马上转冷了,这山间的温度也相对低点,就自己百度学着给你织了一条围巾。不是什么高大上的品牌,是温暖牌的,姑姑你不要嫌弃哈。”

季洁感觉脖子间暖暖的,看着她诚挚的眼神,脖颈间的温度不断的升高,她几乎快要喘息不过气来了。她低头,掩去眸底那一闪而过的忧伤,抱了抱她,“小笛,谢谢你。你真是太贴心了,现在小丫头能有这样细腻心思的真的很少了。”

陶笛美滋滋的笑着,唇角弯弯的,在姑姑怀里撒娇,“是吧,姑姑,你也觉得我好吧?那你更要给我老公洗洗脑,让他越来越宝贝我,越来越珍惜我。好不好?”

季洁眸光微微躲闪,脸色也有些苍白,“好。”

陶笛乐呵呵的,“那我们先把行李放进去。”

在季洁为他们收拾好的卧室内,陶笛一进门就拉着季尧,将他抵在墙壁上,小身子压着他,手臂勾着他的脖子,“老公。你有没有发现姑姑脸色有些不太自然?”

季尧心弦微微一紧,不动声色的淡道,“没有。”

陶笛小巧的眉头微微的蹙起,“没有吗?我怎么觉得姑姑脸色有些不对劲?难道是我太敏感了?我真的好怕姑姑受你家里的影响也跟着不喜欢我了,所以我周末才拉着你赶过来陪陪她,多讨好讨好她,为自己加分。我好喜欢姑姑的,我觉得姑姑比我妈妈还让我感觉到亲近和温暖,所以我才熬夜给姑姑织围巾呢,我要好好的爱她。”

季尧深眸也闪了闪,自从知道了真相后,也注意到了姑姑见到陶笛时候那不自然的表情。他能理解姑姑的不自然,姑姑肯定知道陶笛当年被张玲慧抱养的事实,才会不自然。可是,这件事姑姑不主动提,他即使知道了真相也不会在姑姑面前提的。

他敬重姑姑,姑姑现在是他唯一在乎的亲人。当年的时候。姑姑也不是有意的。所以,他不想提起来。不想让姑姑愧疚自责,他知道姑姑这些年心底一定是不好过的。

不然,她为何一个人独居在此山间整日吃斋念佛?

知道真相后的他才明白,姑姑这些年选择这样的生活,是对自己的一种救赎。

陶笛巴巴的看着他,等着他的肯定。

季尧果然是哑声肯定,“你太敏感,姑姑喜欢你的。”

陶笛听了这才笑眯眯的点头,“是吧?那我就放心了。”

她调皮的小腿勾着他的双腿往他身上攀,闹了一会,她就下楼陪姑姑聊天去了。

听着楼下她的脚步声越来越轻,他阖上眸子轻揉着眉心。如果她知道了真相,她还能这么讨好姑姑吗?还能跟姑姑这么和睦相处吗?

晚上,晚餐是陶笛亲自下厨的。

三人吃饭的氛围还挺好的,虽然一直都是陶笛热络的找各种话题。但是季洁跟季尧两人也都不同程度的参与她的话题,对于这两个性子都比较淡然的人来说。能参与已经是最温馨的互动了。

吃晚饭,季尧要去书房工作。

季洁要去看经书,不能被打扰。陶笛一个人闲着无聊,也就跟着季尧去书房了。

季尧开着笔记本电脑,处理着一些工作。

他工作的时候,陶笛都是很自觉到不去打扰他。她一直以为医生的很多工作报告都是保密的,所以她从来不违规去看他的工作内容。

闲来无聊的她,先是看了一会手机,刷了一会微信朋友圈,又刷了一圈微博,最后随手从书架上拿了几本书躺在沙发上翻阅起来。

翻阅了一会后,意外的发现姑姑的知识面真的很广泛。姑姑书架上放着的书,涉及了各个领域。有文学的,法语的,历史的,情感类的,总之各个领域的都有。

其中,翻到一本青春校园类的小说时,她手一抖,里面有一张照片掉了出来。

照片在空气中飘荡了下,落在地上。

陶笛起身,将照片捡起来看了看。这才发现这是一张毕业照,是高中的毕业照。

她很有兴趣的在那一排青涩的美女中寻找姑姑的身影,她好想看看姑姑青春的时候到底有多漂亮?

终于,她发现了姑姑的身影。她仔细的端详着,果然,姑姑那时候真漂亮。青春,活力,还透着一丝纯真,总之美美哒。

她小孩气的在姑姑的照片上亲了一口,然后无意中又看向姑姑身侧的另外两个女孩。当她看见姑姑左边站着的那个女孩,微微的咬唇。姑姑身边的这个女孩看上去好眼熟,这个女孩那时候也很漂亮。美的清新脱俗的,跟姑姑完全是两个频道一样层次的美。

姑姑青春活力,这个女孩端庄悠然。五官都是一样的精致……

看着看着,她的脑海中浮现了母亲的面孔,脑海中灵光一闪,突然想到这个女孩跟母亲长的倒是有几分相似,难怪她刚才会觉得面熟。

她认真的看着照片上的女孩,喃喃的道,“这个女孩怎么跟我妈妈长的有点像啊?还真是挺巧啊。”

季尧原本注意力是集中在电脑上,闻言,眸底闪过一抹精光。起身,走过来将她手中的照片抽走。

陶笛有些不解的看着他,“你抢这照片干嘛啊?这是姑姑的毕业照,我还想看看呢。对了,老公,我刚才看见有一个女孩长的跟我妈妈有点像。你说我妈妈不会有个失散多年的姐妹流落民间吧?然后恰巧还是姑姑同学,那这缘分简直太奇妙了。”

季尧俊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淡淡的道,“不会那么巧。”

陶笛对他吐了吐舌头,可爱的笑道,“我就随便幻想一下啦,人总不能没有幻想吧?你快把照片还我,我再看看。”

她起身去抢那张照片,被她抢到后,季尧眸底闪过一丝慌乱。

陶笛指着照片上那个跟母亲有些相似的女孩问他,“老公,你快看看。这个女孩跟我妈妈像不像?我咋越看越像呢?”

季尧眉宇沉下,淡淡的扫了一眼,继续淡然道,“不像。鼻子,嘴巴,身高,皮肤,都不像。”

陶笛蹙了蹙小眉头,“你这么一说,是有些不像。可我感觉眼睛真的有点相似呢。”

季尧伸手将照片抢过来。夹到刚才那本书里,重新放回书架。

“你干嘛啊?老公,我还想看看其他同学呢。”

“姑姑不喜欢别人乱碰她的东西,尤其是照片。”

闻言,陶笛这才打消了继续看的想法,“那好吧,我不看了。我不能做让姑姑不高兴的事情。”

季尧揉着她的发顶,“乖。”

陶笛笑着,光着脚丫在他裤腿上蹭了蹭,“老公,我怎么发现你这语气有点像哄小狗的语气?”

季尧又重新说,“听话。”

陶笛哈哈大笑起来,“老公,还是哄小狗的语气。”

季尧干脆在她的身边位置坐下了,大手捉住她乱动的小脚丫,她白嫩的小腿暴露在眼帘当中,他的眸底亮起一束光。“别惹火。”

陶笛转而扑进他的怀中,脑袋枕在他的大腿上,“老公,你工作完成了吗?”

季尧看着还开着的电脑,坦白,“没有,明天继续。”他虽然还有很多工作没有处理,但是经过刚才的照片事宜后,他已经没有了继续工作的心情。

陶笛软软的哦了一声,“那你陪我聊天吧。你跟我聊聊姑姑年轻时候的事情吧?”

季尧现在最不想跟她聊的就是跟姑姑有关的事情,所以,他俯身亲吻住她的红唇……

陶笛措不及防啊,简直都快被吻的傻掉了。

而季尧的吻原发的狂野霸道,她也只能默默的承受着,无意识的回应着……

“老公……聊天。”

“萌宝宝……运动!!!!”

最终,陶笛想跟他聊的话题都被折磨的破碎了…………

季洁刚看完经书,路过书房的时候听到里面暧昧缠绵的声音。连忙远离,走到后花园里面。坐在秋千上,她微微的叹息。白天无法表露出的矛盾和愧疚,这会全部表露了出来。

想到这次在东城偶遇张玲慧,她就觉得疲惫不堪。世界这么大,又这么小,她真的没想到会再遇到张玲慧。

压在心里那么多年的秘密,就这样浮上心头。

如果有可能,她再也不想回东城了。不过,这次回去,她也并不是完全的一无所获的。

至少,她从大哥的态度中看出大哥其实还是偏爱小尧的。他拿修改遗嘱这件事,不过是黔驴技穷之后的最后一招。但是,这一招对小尧来说没用。而大哥除了生气之外,其实也是无可奈何的。他终究是舍不得修改遗嘱的……

这样她也能放心点了,虽说她个人并不在乎季家的家业。

可是小尧必须要在乎,他必须要在乎!!!

她还希望小尧幸福,人生苦短。能不想那么多的时候尽量不想,活在当下,当下开心就好。

————

周日,从南城回到东城。

陶笛心情好了很多,因为这个周末跟姑姑相处的挺愉快了。

周一,她下班之后去医院等季尧一起下班。

眼看着电梯的门要关上了,陶笛匆匆的跑过去。

今天她穿的是一双高跟鞋,在电梯门口不小心崴了脚。她吃痛的扶着电梯壁,以为自己要错过这趟电梯等下一趟的时候。

电梯的人很绅士的帮她按住开门键,等她。

陶笛低头费力的走进去,匆匆说了一句,“谢谢。”

电梯里的纪绍庭下意识的就伸手想去扶她,可是陶笛抬眸看见里面的人居然是他之后。小脸上感激的笑容顿时就没了,换上一副淡然的表情,“我自己可以。”

纪绍庭尴尬的缩回手,看着她的背影,他终究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最近过的还好吗?”

电梯内只有两个人。陶笛想着不回答有些不礼貌,回答就会心累。因为,实在是不想跟他多说一句话。她真是怕了施心雨那个神经病了,施心雨不但自己神经病的过敏,还传染给她妈妈了。

最终,她是真的没理他,只盼望着电梯键快点上升。

纪绍庭等了一会没等到她的回答,眸底有些受伤,“小笛,我们真的非要当成陌生人吗?就连普通的问候都不可以吗?”

陶笛再次心累,可没等到她说话。电梯箱就开始剧烈的晃动了起来,她吓的尖叫。

纪绍庭第一时间扶住她的肩膀,“别紧张,小笛……”

电梯晃动的更加厉害,简直人都站不稳了。

陶笛只觉得脑壳都快被摇晃的爆炸了,根本就无暇推开纪绍庭。

纪绍庭意识到电梯出现故障后,连忙伸手按了每一个楼层的按键。可是根本就没用。电梯晃动剧烈之后,电梯箱飞快的坠落。

陶笛吓的尖叫着,心像是被摘除了一样的没着没落的。

纪绍庭下意识的将她搂在怀中,两人一起跟着电梯箱坠落。

嘭——

巨响后,电梯箱落下,剧烈晃动也停止了。

陶笛的呼吸早已慌乱无比,纪绍庭却很淡定。

等到缓和了几秒后,陶笛意识到自己很失态的趴在纪绍庭的怀中,连忙紧张的推开他,“你放开我。”

纪绍庭只能尴尬的松开她,看着她苍白的脸色,眼底的那一丝关切仍旧隐藏不住,“没事吧?”

陶笛整理了一下衣衫,摇头,“我没事。”

两个人独处的空间,是比较尴尬的。

至少,陶笛尴尬的不成样。

简直是手足无措,她尽量站的远离纪绍庭一点。心有余悸的她对着电梯口喊道,“有人吗?救救我们,我们被关在电梯里面了!!!有人吗?”

可是,喊了好久都没人应答。

她努力的想要扒开电梯壁,可是根本使不上力气。

她又累又急,气喘吁吁的叹息,“……”

最后,竟一屁股坐在地上。

纪绍庭的情绪有些反常的平静,狭小的空间,让他可以近距离的看着她。他甚至还能嗅到空气中浮动的属于她的发香,那是他曾经最迷恋的味道。

虽然她只是留给他一个背影,甚至故意离他最远的距离。可他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越看越淡定。他甚至自私的希望,电梯故障一辈子都没有解除。他就这样静静的凝视她的背影,一辈子。

有她的地方,他的心便是满足的。

陶笛又将手机拿出去,到处找信号。可是手机一点信号都没有。她又扯了扯纪绍庭的裤腿,“你个子高,你把手机举高点看看能不能有信号?”

纪绍庭看着她的额头急的有湿润的汗水渗出,下意识的蹲下身子习惯性的帮她擦。

陶笛一偏头,躲开了。

纪绍庭再一次尴尬的僵着手臂在空中,直到陶笛不耐烦的蹙眉催促,“你快点站起来,拿手机找信号。再这样待下去,我们会缺氧的。”

他收起眸底的受伤,起身找信号。

可是实在是没有信号,最后他安抚她,“不要急躁。这里是医院,人流量密集的地方。相信很快就有人知道我们被关在里面了,你累了,还是先休息一会。”

他手中刚好拿着一杯奶茶,递给她,“先喝点奶茶。”

陶笛拒绝。“不喝,还不知道能修多久?还不知道多久能出去?我要是喝了奶茶想上厕所怎么办?你可别害我失态。”

纪绍庭看她这么直白的样子,唇角微微上扬。他的小笛好像变了,又好像一点都没变……

陶笛看见他这种眼神就觉得不自在,“别用看白痴的眼神看我,还是多想想怎么才能出去吧?”

其实,纪绍庭很想说一句,他不想这么快出去。终究是没说出来,只看着她轻轻扬唇。

果然,很快就有人发现他们被关在电梯内。

医院的保安通过电梯内的语音系统跟他们对话,安抚他们的情绪。

陶笛的情绪也渐渐的平静了下来,这年头电梯出现故障也很正常。刚才那剧烈的晃动她都毫发无伤,等待解救的过程中还有什么好紧张的?

唯一难受的是,跟纪绍庭在这个狭小的空间内,她比较尴尬。

大约一个半小时后,电梯门才被打开。

陶笛已经坐在地上差不多两个小时了,这会双腿都麻掉了。她费力的扶着电梯壁起身,纪绍庭却是主动的扶住她,“你的脚没事吧?”

她摇头,“我没事,我自己可以的。”

她腿麻的厉害,迈出电梯都不行。电梯门口的维修人员催促道,“先生,你扶这位小姐一把。快点出来,我们尽快排查电梯故障。”

无奈,陶笛只好让纪绍庭扶着。

陶笛出来后,喘息着。

她额头上疼的冷汗津津,纪绍庭又主动将他手中的奶茶喂到她嘴边,“渴了吧?这是你最喜欢的红豆奶茶,你尝一口。”

陶笛避嫌的远离他,“我不渴。”

纪绍庭执着的喂她喝,“尝一口。”

陶笛有些火大了,可是这么多人在,她只能忍着脾气。

就在这会。她感受到侧面有一道凉飕飕的眸光折射过来。她有些诧异的抬眸,看见的就是施心雨站在那边。

施心雨心里早已兵荒马乱了,她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看着绍庭温柔的模样,那是她渴求了很久都渴求不到的温柔啊。她现在还怀着孕呢,让他下楼去买一杯奶茶过来。

她喜欢喝香芋味的,他却买了陶笛爱喝的红豆味奶茶。

这会,两人从出了故障的电梯里面出来。纪绍庭一脸心疼的扶着陶笛,出了电梯都心疼的这么明显。还不知道在里面,两个人独处的时候,他怎么宝贝她的?

两人像是劫后重生一样的心心相惜,还喂她喝奶茶?

纪绍庭跟陶笛两个怎么这么过分?

在电梯出了故障的这段时间内,她像是个傻子一样在外面担心着他。

他却在对陶笛小心呵护……

这个世界怎么会这样?

她真是恨的咬牙切齿,恨不得将陶笛挫骨扬灰。她怀孕以后就变得更加敏感了,总是做噩梦,这会她担心的事情再次发现了。绍庭对陶笛还是有爱,陶笛这个贱人也果然心怀不轨。她甚至怀疑电梯故障都是她自己人为的,目的就是为了博得绍庭的心疼和怜惜……

陶笛看见施心雨。顿时觉得心更累了。真是担心什么来什么,这个神经病不知道又会乱咬些什么呢?

不过,这一次她想错了。

施心雨努力的深呼吸,调整自己的情绪。直到自己的唇角能微微上扬,脸上的笑容也能自然点,她才走上前,关切的问,“绍庭,小笛这么巧你们被关在电梯?你们两没事吧?没被吓着吧?现在的电梯可真够吓人的,动不动就出事,真是吓死人了。”

她走上前,挽着绍庭的胳膊,打量了一番后松了一口气,随后又看着陶笛。

同样是打量了一番后,关心的问,“小笛,你的脚没事吧?能走路吗?如果不能走路。你让绍庭背你好吗?”

她演的很动人,很逼真。

可是陶笛是那么那么的熟悉她的套路,怎么会看不来她在装逼?她微微的勾唇,眼底闪过一丝凉意,摇头,“不用了,我能走。”她才不会上她的当,大叔的办公室离这里没几步路了,她就算是爬也要爬着过去。才不会要纪绍庭背她呢,等会大叔看见了可又要吃醋了。

施心雨这招真是高,装的了贤惠,又挖了一个坑给她跳。

可惜,她也不傻。

说完,她轻轻推开纪绍庭,“麻烦你让让,我要去找我老公了。”

纪绍庭看着她一瘸一拐的样子,眉头拧紧。“小笛,还是我扶着你吧?”

陶笛坚定的拒绝,“不用了。”

施心雨装着很关心她的样子,“如果实在不行,还是别硬撑了。让绍庭扶你吧?你要是担心被季医生误会,我会帮你解释的。好吗?你这样一瘸一拐的,我实在是不能放心。”

陶笛冷笑,回头看了她一眼,“施心雨,你省省吧。我们认识这么久了,我难道还不熟悉你的套路嘛!收起你甄嬛传的那一套,我不爱听。”

施心雨脸色微微苍白,手指微微的用力收紧几分,挽着绍庭委屈的道,“绍庭……小笛对我还是有意见的……”

纪绍庭看着陶笛扶着墙离开后,只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眸光有些沉甸甸的。

施心雨温柔的眼眸里面满是委屈和关心。“绍庭,你没被吓着吧?我渴了,想喝奶茶了。可以吗?”

纪绍庭将奶茶递给她,她欣喜的接过,愉悦的道,“绍庭,谢谢你。人都说怀孕了,口味就会改变。我现在还真是改变了,我越发喜欢红豆味的食品了。虽然有些凉了,我还是很感动。谢谢你,老公。”

纪绍庭的眉头微微的蹙了蹙,终是什么都没说,淡淡道,“报告拿到了吗?”

施心雨点头,献宝一样扬了扬手中的报告,“宝宝一切都正常。”

“嗯。”纪绍庭点头,“回家吧。”

在纪绍庭看不见的瞬间。施心雨阴冷的勾唇唇角。该死的陶笛,这一次她可不会再傻乎乎的当面跟她发飙了。绍庭不喜欢她疑神疑鬼的,所以她现在再也不会跟陶笛起表面上的冲突了。

演戏,谁不会?

即使她心里嫉妒的发疯,她都不会当着绍庭的面表现出来。她要绍庭对她改观,至于私底下怎么做?谁能管的了她?

呵呵……

————

陶笛拖着那只受伤的脚走到季尧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办公室里面的医护人员正在开一个简短的会议。

画画眼尖的发现了她,刚准备叫她的时候,被陶笛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

她从来都不喜欢打扰大叔的工作,因为她很敬佩他这份伟大的工作。

季尧是何其睿智的男人?会议途中某一个的片刻分神,他都会捕捉在眼底。这会他顺着画画的视线看去,就看见扶着墙的那一抹小身影,很是可怜的挪动着步子。

突然,他沉声道,“散会。”

明明会议总结还没有说完,就突然散会了?

大家起初面面相窥,都有些不明所以。

季尧说完这句话后。就起身走出去。

大家顺着他的方向,看见陶笛的身影后,瞬间了然,都自觉的散开了。

季尧走上前,陶笛对他嘿嘿的笑了,“老公,我是不是打扰你工作了?”

他没理她,只是弯腰将她抱起来,回他办公室。

这是公众场合,边上护士站里面还有一堆小护士呢。她有些羞羞哒的埋在他的胸口,心里其实是甜的快要融化了一样。

办公室里,季尧将她放在椅子上,弯下身子查看她的脚踝。

其实崴的倒不是很严重,可能是高跟鞋穿着累脚,这才导致她走路特别费劲。

季尧查看了一番后,确定没伤到筋骨后,大手握着她白皙的脚踝。轻重舒缓的帮她按摩着。

陶笛被按的很舒服,小脸上幸福的笑容,绽放的像是一朵花一样,“老公,你学过盲人按摩吗?真舒服。”

季尧点头,“学过,正常人按摩。”

陶笛噗嗤笑了,“老公,我发现你有幽默细胞了。是比较冷的冷幽默细胞。”

季尧问,“怎么迟了?”

陶笛笑容凝滞了一下,随即在犹豫要不要跟他提被困电梯的事情?

季尧从她眼底看见了犹豫,睿智道,“说实话。”

陶笛只好乖乖的说实话,“好吧,事情是这样的。我其实早就来了,只是在电梯里面困了差不多两个小时。当然了,不是我一个人被困的。还有纪绍庭一起被困的。”

季尧帮她按摩的动作停顿了一下,陶笛观察着他的反应,又解释道,“他可能是陪施心雨来做产检的,我们刚好遇到了。不过,老公你大可以放心我只把他当陌生人,你才是我下半辈子要依赖的人。我现在只迷恋你,迷的不要不要的。”

她眉飞色舞的说着,笑盈盈的。

季尧又恢复了按摩动作,只是没说话。

陶笛看着他又问,“怎么?老公,你不相信我吗?我可不想因为那个纪绍庭影响我们之间的和谐,我说的都是真话。在关在电梯里面的两个小时之内,我跟他没说几个字。”

“嗯。”季尧应了一声。

陶笛有些懵啊,这嗯是什么反应?

“老公,你相信我吗?”

“嗯。”

“老公,你没吃醋吧?”

“嗯。”

“老公,你太棒了!!你太明智了?你为什么这么相信我啊?”她欣喜的扯住他的衣领,小手在上面晃啊晃的。

岂料,高冷大叔抛出一句,“电梯内有监控。”

陶笛,“…………”

第二天,季尧上班的时候就打电话给院长。让他去落实两件事,第一,是调取昨天电梯出事时段的监控。第二,将医院原本的电梯全部撤换掉。

————

施心雨心情不好了,很不好。她打电话约纪绍庭下班去看电影,可是纪绍庭的电话一直都打不通。

她在家里连续打了几通后,有些沉不住气了,索性让家里的司机送她去公司等绍庭下班。

她去了公司以后,搬出少奶奶的架子,公司里面的人都虚假的恭维着她。

尤其是前台小丫头,嘴巴甜甜的,一口一口大少奶奶的叫着。

这多少让施心雨的心情得到了一丝安慰。她微笑着道,“小丫头,下次我让绍庭给你加工资哦。”

小丫头开心极了,将她带到总经理办公室等纪绍庭。

小丫头还殷勤的给她倒了一杯蜂蜜水,准备了基本时尚杂志,又去同事那边借了基本孕期妈咪宝贝的杂志。

施心雨坐在沙发上,看着小丫头为她忙前忙后的,心情终于好点了。

助理过来汇报说是总经理在会议室开会,因为这次全部是高层会议,所以不允许手机开机。

是以,施心雨的心情才彻底转晴。

她在沙发上悠闲的看着妈咪宝贝杂志,眼角眉梢都洋溢着满足的幸福。

大概看了一个小时的杂志,又等了半个小时的时间,绍庭还是没回来。她有些坐不住了,就起来到处逛逛。

这可是她第一次来纪绍庭的办公室,以前她虽然很想来,可是绍庭不怎么喜欢她来公司。嫁进纪家后。她好几次冲动的想来办公室找他,可是最终都不敢放肆。这次,因为怀孕了,又因为最近绍庭对她的态度还不错,所以才敢放肆的。

这会,她手指轻轻的在还平坦的小腹上游曳着,然后在绍庭的办公室里面尽情的享受着作为纪家少奶奶的优越感,走走看看。

助理拿着一份合同走进来,恭敬的放在办公桌上。

礼貌的询问施心雨需不需要蓄水?

施心雨摇头道谢,“谢谢,不用了。”

她随手拿起办公桌上的文件扫了一眼,这一扫,她的眼底闪过一丝阴郁。

她让助理退下后,开始认真看那份合同。

让她生气的是这份合同上面的乙方,乙方居然是陶家。

也就是说,这是陶家跟纪家合作的项目合同。

她大致的看了一眼,这是一份有关于儿童乐园设施承包合同。

纪家年初的时候接了儿童乐园这个项目,而陶家是设施供应商。

她突然想到上两天,她听张玲慧说过。陶德宽这次砸了好多钱在儿童乐园设施上,大概就是为了这单合同在备货。她还从张玲慧口中得知,陶德宽说过这个项目已经基本上敲定了。这单合约的利润很可观,他接了这单生意可以好好休息一个星期了。

想到这里,她的眸底闪过一丝阴霾之色。

陶德宽以为这单合约是囊中之物了,所以已经开始备货了。那些儿童项目设施也需要提前引进的,前期投资可不小。如果,这单合同签不了,他前期砸进去的那些钱可就是打了水漂了。

陶家就要损失很多钱了……

损失很多钱?

呵呵……

她突然笑的更阴冷了,她立刻打内线让助理进来。

助理站在她面前,“少奶奶,你有什么吩咐?”

“这单合同我大概的看了一下有些地方很不合理,所以我想问问这次儿童乐园设施除了陶家竞标之外,还有哪几家公司?”施心雨坐在纪绍庭的大班椅上,越俎代庖的道。

助理坦白回答,“除了陶家之前,还有其他四家公司。分别是张氏……”

施心雨微微扬手,打断她,“这样吧,你去把另外四家公司的资料拿过来我看看。记住,动作要快!!!”

助理立刻应道,“好的。”

施心雨以前也帮父亲打理过公司,所以这些公司的基本资料,她还是有些了解的。

她大致的看了一眼就确定了俞氏,她让助理把其他几家公司送来的合同都拿过来。

最后,她将俞氏的合同放在纪绍庭的办公桌上。

纪绍庭回来之后,她立刻笑盈盈的迎上去了,她挽着绍庭的胳膊问,“绍庭,我特地来找你陪我去看电影。我给你打电话都打不通呢。”

纪绍庭看着她的笑容,神情竟有一丝恍惚。看电影,以前陶笛最喜欢缠着他陪着去看电影了。

有一瞬间,眼前的身影跟记忆中的身影慢慢的重叠,然后又错开。

施心雨轻轻的在他眼前挥挥小手,“老公,你在想什么呢?”

纪绍庭回神,“没什么,我收拾一下就走。”

施心雨催他,“嗯,你快点我等你。对了,桌上有跟陶氏合作的合同,你赶紧签了吧。”

她的小手故意盖住俞氏那个位置,“签吧,我帮你拿笔。签完我们去看电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