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出门跑得快,香烟忘了带/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纪绍庭不疑有他,再加上刚才一瞬间的恍惚,就导致了他有些浮躁。所以,直接提笔签字,再盖上公司章。

施心雨看他完成这一系列的流程后,眼底有一丝隐忍的报复欲在膨胀。她用力的压着,才压下。继续,笑意盎然的对着绍庭撒娇,“老公,我们快走吧。电影票我都已经订好了,快赶不上了。”

纪绍庭点头,有些僵硬的任由她挽着,“走吧。”

施心雨殷勤的帮他把合同放下,“走,这里让助理来收拾吧。”

到了办公室门口,她对着助理优越感爆棚的笑道,“麻烦你把里面的合同,尽快发到对方公司去。我跟纪总去看电影了,没特别重要的事情不要打扰我们哦。”

助理点头,“好的,我明白。”

因为有了施心雨的最后叮嘱,所以助理在发现了合同上的对方公司出现了变动后,也没再打电话向纪绍庭求证。她想虽然之前斟酌的时候,内定的是陶氏,可是临时出了变动这种事也是经常发生的。毕竟,老总的心思都不是一般人能揣摩的透彻的?

也许,陶氏有些细节地方惹怒了老总也不一定。

而且,这份合同上面老总的签名和公司的印章都有。都是按照正常章程办的,她执行就是了。

————

这单合同发到俞氏之后,很快就在业界穿的沸沸扬扬的。

俞氏原本就没报什么希望,所以拿到这份合约的时候,简直是满满的受宠若惊。

而丢了合同的陶氏整个公司也沸腾了,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满满的失落。之前因为这单内定的合约,大家都在积极的备战。突然就传来消息说是这单合同签给了俞氏,大家士气瞬间受挫。

最不可置信的还是陶德宽,助理向他汇报了这件事后,他有些颓然的坐在大班椅上一言不发的沉默了很久。

他除了挫败,还有懊恼。

他在商场上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多少也明白商场如战场这个道理。他不是没有怀疑过纪绍庭会生出变故,他也几次跟纪绍庭沟通过这件事。当时的纪绍庭表示是他对不起陶笛在先,所以两家公司合作上面的事情,他绝对不会公报私仇。只要陶氏的报价合理,他一定会公事公办的。而他们陶氏公司给出的报价,在纪氏的会议上也得到一致的认可。

所以他相信了纪绍庭那真诚的眸光,也相信了纪绍庭所说的内定。之后,便开始积极的备战,前期垫资了很多钱。积极的引进,生产,儿童乐园设施。

现在这单内定的合同,瞬间就飞了。他前期投入的钱就这样打了水漂,后续还会存在更多的难题。比如说引进的,生产的乐园设施如果一直压在公司。库存,管理,人员投资,这一系列都是问题。

他现在心底是满满的懊恼。他犯了一个商场的大忌。商场是没有绝对的朋友的,何况纪家根本就算不上朋友。

得到消息后的他,在自己办公室沉默了很久,然后起身一个人独自开车回家。

回到陶家别墅,张玲慧正在炖补品。

陶德宽原本的行程是要去一趟北城跟进一单合约的,因为纪氏这边的失利,他就把行程往后压了压。想要回家来平复一下心情,看见张玲慧在厨房忙碌,走进去。

张玲慧看见他的时候,眸底闪过一抹慌乱,随即笑道,“不是说今天不回来吗?怎么突然回来了?”

陶德宽疲惫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随手就将公文包放在厨房上,“就是突然想回来了。”

厨房里有袅袅的雾气在弥漫,这让他满腹的懊恼得到了短暂的舒缓。

他看着张玲慧忙碌的背影,突然有些感性的上前从后面将她抱住,嗓音里有些疲惫,“老婆,你在煮什么?”

张玲慧身子微微的僵了僵,然后笑道,“我在炖补品,心雨不是怀孕了嘛。她那个妈妈最近精神状态更差了,家里佣人除了唯唯诺诺的,哪有真心关心她身体的。所以我就多费点心,关心关心她。她也是个苦命的孩子。”

陶德宽在她温和的语气里体会到了一丝暖意,其实他也是习惯了她这些年对施心雨的照顾。如果不是施心雨那么故意针对他家的小笛,他其实也觉得施心雨是个可怜的孩子。那孩子一出生,自己的妈妈就疯了。这些年。怕是没享受到什么母爱。

所以,他也就纵容了张玲慧这些年对她的照顾。

这会,他有些感伤的说了一句,“老婆,你什么时候也给小笛炖点补品送过去吧。小笛好久没回来了,我想咱们女儿了。”

张玲慧眸底闪过一丝复杂后,点头,“好,我知道了。我过两天就炖点补品送给她,让她别对自己的亲妈那么大的敌意。”

陶德宽那有了些许岁月痕迹的脸上闪过一丝欣慰,下巴抵在她的肩头,“老婆,你能这么想就最好了。不管怎么样,小笛是我们唯一的女儿。即使女儿跟你之前有些隔阂,我们做长辈的也不应该放在心里。当年你难产的时候,也不能怪小笛,小笛也是无辜的。”

张玲慧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烦,不过还是很快散开了,她点头,“嗯,我懂的。你累了吧?快点去客厅休息,今天我亲自下厨,你也难得在家里吃一顿饭,每天都是我一个人吃饭也挺没劲的。”

陶德宽有些愧疚,“老婆,以后我多抽时间尽量多陪你。”

张玲慧却说,“没关系,你工作要紧,我理解你。”

陶德宽更加愧疚,抱她也抱的更紧了几分,“老婆,这些年你辛苦了。我总是忙着工作,陪你的时间真的很少。”

张玲慧转眸有些牵强的笑,“没关系,我们夫妻我应该理解你。”

陶德宽难得情不能自已的将她楼的更紧,这些年她一直都很理解他,从来不粘她。

张玲慧的身体明显有些僵硬,甚至轻轻的推了推,“行了,都老夫老妻了,被佣人们看见笑话。”

陶德宽这才松开她,有些眷念她的温暖,“那我去客厅休息一会,你快点做饭,少做两个菜,不要让自己太辛苦了。”

“去吧。”

他离开后,张玲慧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嘴角勾起一丝苦笑,这些年她从来不粘他。他以为她是懂事大度,其实只有她自己明白她为什么不粘着他?

她心里住着的从来都不是他……

两人吃完晚餐后,她从他那疲惫的倦容上看出他的不对劲,随口一问,才从他口中得知了公司这单的损失。

表明上她温柔的安抚着她,心里却在想这件事会不会是心雨做的?

因为绍庭看上去不是那种阴险的人,而且看上去绍庭对小笛有一点愧疚的,他应该不会故意这么阴他?

第二天,她将炖了一晚上的补品送到施家。

施心雨早就跟她约好了,这会早早回到施家了,正在陪施淮安吃早餐。

张玲慧看见施淮安也在家,眼帘中有一丝隐藏不住的喜色,“今天公司不用早会吗?”

施淮安看到她,嘴角上扬,“不用,坐下一起吃吧。”

佣人给加了一副碗筷后,就退下了。

张玲慧已经很久没跟他们一起吃早餐了,所以很开心。尽管她在来的时候,已经吃过早餐了,还是忍不住多吃了点。她一边吃一边笑道,“心雨,这两天气色不错啊?”

施心雨笑道,“那是肯定的。昨天我跟绍庭还去看电影了。我心情不错,医生说我肚子里的宝宝发育的也很好。”

张玲慧也很开心,“那就好,等会把我带给你的补品喝掉,你现在要多补补身子。”

施心雨心情好,对她的态度也好了,撒娇道,“再这样下去,我不知道会被你养成什么样子?等宝宝出世,我估计我会胖死的。”

“胖点好。”张玲慧看着她开心,自己也跟着愉悦,想到陶氏损失的那个大单,她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心雨。绍庭签给俞氏的那单是不是你……??”

施心雨一顿,也没隐瞒,“没错,是我用了点小手段。”

张玲慧听了忍不住说了一句,“心雨,以后这些事别擅自做主。要跟我们商量……”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施心雨就来脾气了,将筷子猛然拍下,“你什么意思啊?我看着陶笛跟绍庭两个在那边藕断丝连,我心里那么难过,就不能做点事情出出气?我就做了这么一点小事,你还对我不满意上了?我看你是跟他生活了这么多年,日久生情了吧?陶氏好歹也事有点实力的,这么点小钱亏不起吗?你这是心疼陶德宽了吗?”

张玲慧被她吼的脸色微微苍白,看了一眼施淮安,小声道,“心雨,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

施心雨蹙眉,“你别狡辩,我看你真的是对陶德宽日久生情了。你这明显就是心疼他了,我看你真是太过分了。”

张玲慧连忙摆手,“没有,我真没有。心雨,你可别误会我。”

施心雨不理她,“烦人。”

张玲慧委屈的红了眼眶,别看她在陶家很强势,像是披上了盔甲一样的强悍。可是在施淮安跟施心雨面前,她真的很脆弱。这会,她难过的都快哭了。

施淮安见了之后,蹙眉,放下筷子,“能不能好好吃顿饭?吵什么吵?”

施心雨这才闭嘴,不说话,她惧怕的从来都只有父亲一个人。

张玲慧叹息,也食不知味了。

施淮安看了门口没有佣人后,才压低声音呵斥了一句,“施心雨,你给我注意点态度。她是你妈妈,你不能这么对她吼!”

施心雨也压低声音,“我哪有吼啊?”

张玲慧心疼女儿,马上就道,“算了算了。这事是我不好,我不该提起这件事的。”

施心雨拧眉,“就是,好端端的你提这件事干嘛?我这么做有什么错?”

施淮安是个理智的人,这会怒目圆睁的呵斥道,“你还嘴硬?你怎么没错了?我早就跟你说了,时机未到,所以不能贸然动陶家。你妈妈说的对,以后,不允许你再擅自做主。”

施心雨气焰被灭了一半,“整天时机未到,时机未到,这话我听你们说了好多年了。我看你们就是顾虑太多,畏首畏尾……”

她的话没敢说完。就被施淮安给瞪的卡在喉咙里。

这时候,后院她名义上母亲又情绪失控的哀嚎起来。

施心雨更加烦躁了,“都不知道她怎么回事,最近动不动就嚎,烦死人了。我回来一次,听她嚎一次,我都快烦死了。”

张玲慧抓着她的手,安抚,“忍着点,现在真的时机不到,我们必须要维持这样一种表明平和的状态。”

施心雨甩开她的手,“烦死了,我怀孕了,心情可不能受她影响。赶紧叫秦妈去堵住她的嘴。”

施淮安又瞪了她一眼,“忍着点!说话没轻没重的!”

施心雨小声的嘀咕,“本来就很烦,这些年我都恨死她了。都是因为她,我亲生母亲不能认,还要整日被别人指着脑袋说我是神经病的女儿。简直是折磨……”

张玲慧眼底的愧疚更浓了,甚至有些哽咽,“乖,再耐心等等。这些年是我们对不起你,你再忍忍。”

施心雨冷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

陶笛是在第三天知道陶氏损失惨重的,原本陶德宽是瞒着她的。可她给父亲打电话的时候,听出了父亲眼底的疲惫。然后她看了报纸,报纸上报道了俞氏跟纪氏的合作,她很快就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担心父亲。所以下班的时候,直接去了父亲的公司。

她平时很低调,很少去父亲的工作。所以,公司里除了跟父亲比较亲近的几名得力下属之外,还有很多人根本就不知道她是陶氏千金。

她在路上就给大叔发了信息,说是父亲的公司出了点问题,她下班就不按时回家了,要去父亲公司那边。

季尧回了一个字,“好。”

这会到了公司后,很多员工都已经下班回家了,可她还是能明显的感觉到公司里面弥漫的颓废气息。

走进父亲办公室,看着父亲那满脸的疲惫,还有头顶上那好多根白发,她顿时心里不是滋味。

却还是甜甜的笑着。脆声叫道,“亲爱的陶先生,你女儿来看你了。”

陶德宽抬眸,脸上的倦容消失了一半,“小笛,你怎么来了?爸爸不是跟你说了公司没事,爸爸也没事吗?你不用担心我,不过是损失了一单而已。”

虽然爸爸说的这么轻描淡写,可是陶笛自己心里跟明镜似的。爸爸这一单一定是损失惨重,不然爸爸脸上不会有这种倦容的。她之前跟父亲打电话的时候,就听父亲提到过跟纪氏合作的这一单。所以,她私底下也有关注过。也多少了解了一点,这会更加能明白这单损失惨重的严重性。

她很心疼爸爸,同时也有些内疚。

她想这次的事情一定是纪绍庭故意的。如果不是因为她的原因,纪绍庭也不会这样的。

所以,她内疚!!

不过,这些心疼和内疚她都没有表现出来。她将自己带来的甜点放到父亲的办公桌上,只撒娇道,“爸,你陪我一起吃吧。季尧不爱吃甜点,他都不爱陪我一起吃。所以,我就过来找你陪我吃甜点了。咱们只吃甜点,不谈公司的事情。我只是爸爸的乖女儿,公司的事情我都听不懂呢。”

陶德宽被女儿逗笑了,宠溺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好,今天爸爸就陪小笛吃甜点。”

陶笛喜滋滋的搬凳子坐在父亲边上,打开甜点盒子,“爸爸你吃这个蛋糕,最新款的。还是我爸爸最好,我爸爸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男人。”

陶德宽又笑,“嗯,我女儿也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暖的小棉袄。”

两个人一边吃着甜点,一边聊着天,时间倒也过的很快。

陶德宽在陶笛的聊天安抚下,心情真的好了很多。

季尧打来电话,“什么时候回家?”

陶笛看了一眼父亲,“晚点呗,老公,小妻子向你请假。今晚我想陪爸爸一起吃饭。”

季尧那边愣了一下,随即道。“我没饭吃。”

陶笛安抚他,“不然,你叫外卖凑合一下?”

“不!”他说。

“那去左轮家蹭饭?”

“不!”

陶笛干脆提议,“要不你来我们一起陪爸爸吃顿饭?”

她这个提议说出口后,有些担心。她担心大叔会拒绝她,因为大叔这个人高冷,对亲情好像有些排斥。她吃不准他会不会愿意陪她的父亲吃饭?

没想到季尧很快回答,“地址。”

她顿时喜笑颜开,快速的报上地址,“老公,我们等你哦!!”

很快季尧就来了,她挽着父亲下楼,随便找了一家附近餐厅。

陶笛一边挽着一个,自己站在中间起一个纽带的作用。拉着两个她生命中重要的男人走进餐厅。

她原本以为她生命中重要的这两个男人第一次面对面吃饭会有些不适应的尴尬,没想到这种担心根本就不存在。

父亲见到季尧后,态度和善的跟他打招呼。

季尧性格淡漠,但也谦卑的向长辈点头问好。

随后,吃饭的途中,两个男人也会聊一些话题。

一些她不太感兴趣的话题,期间她的老公还难得的主动的询问了一下陶氏公司的事情。也就是这次损单的事情……

陶德宽不想让晚辈担心,也只是淡淡的提了一下。

他跟陶笛没有注意到的是季尧眸底闪过的精光……

分别的时候,陶德宽拍了拍季尧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季尧,有时候小笛的母亲是有些过分。不过,这里面也是有原因的。她一个妇道人家,还请你不要放在心上。我希望小笛开心。她只要开心了,我就欣慰了。好好对她。”

淡淡的月光折射在季尧俊立的身影上,投下一道修长的倒影。他谦逊的点头,“我会的!!”

陶笛在一旁捂着小嘴偷着乐,心里给大叔点赞。

回到天琴湾的家里后,陶笛先去洗澡,他去书房收发邮件。

她洗完澡后躺在柔软的大床上,甜甜的朝着书房方向喊,“老公,你快点过来,快点洗澡。你的萌宝宝急需一个暖床的。”

季尧很快就从书房出来,洗澡,掀被子,躺下。这些动作一气呵成。

陶笛在他躺下后,就往他怀里钻了钻,最后干脆粘着他趴在了他的胸膛上,小手指轻轻的描绘着他锁骨位置,声音软软的,“老公,今天我原本心情是不好的。因为我爸爸的公司损失了很多钱,可我看见你跟我爸爸相处的不错,我心情又好了。”      季尧有些不解的看着她,大手在她背部的玲珑曲线上描绘着。

陶笛看他眼神就知道他不理解她的话,因为他情商是负数啊。她趴在他耳畔小声的解释道,“因为你跟我爸爸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你们相处的融洽,我自然会很开心。”

季尧比较受用的是那句。你们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深眸中亮起一束暖光,大手描绘她背部的动作也更温柔了几分。

“老公,刚才听见浴室里面的水声,我突然感觉到自己很幸福。水声淅淅沥沥,就像是幸福的伴奏带,一点一点的扣人心弦,我已经习惯了晚上在你怀里睡觉了。老公,刚才我在想时间能快进就好了。我想快进到我们老了之后,等我们老了。我还能在床上缩在被子里,听着水声,等着你陪我一起睡觉。那我老了,也是个幸福的老太太的,你还是那个酷酷的老头子,多好!”她的声音软绵绵的,像是棉花糖一样,包裹着他。

季尧眸底闪过一丝深邃,低头亲吻她的额头,嗓音沙哑无比,“萌宝宝,想不想更幸福一点?”

陶笛看见他眼眸中燃起的火苗,有些慌乱也有些羞涩,“老公,你变坏了,你好邪恶……”

不过,因为心情不错,这一次她主动的捧着他的脸,捕捉他的薄唇,然后缠缠绵绵到永远……

…………

…………

…………

一夜畅快,第二天季尧上班的时候明显是心情舒畅。

到了办公室,关门给左轮打电话。

左轮被吵醒,一脸的不爽,“大哥,你这样容易没朋友的。电视上说了,大清早吵人睡觉的都是坏人!”

季尧跟他说话从来都是直奔主题,“二十分钟后,我办公室见。”

说完就挂了电话,完全不给左轮反应的时间。

左轮懵了,反应过来后对着电话大怒————

季尧,你大爷的!

季尧,你大大爷的!!

季尧,你儿子的!!!

差不多浪费了两分钟后,他的世界凌乱了。

喜欢裸睡的他,内裤也找不到了,袜子也找不到了,西装领带都找不到了……

他想说他接到这通电话,真是糟心啊!!

十五分钟后,左轮就来到季尧办公室,坐在了他对面。

他身子后仰,双腿不满的架在他的办公桌上。

季尧给了他一个威慑力十足的眼神后,这家伙赌气似得不理他。

季尧蹙眉,淡漠道,“喜欢这姿势?药物可以帮你维持这个姿势一个月!”

左轮咬牙收回双腿,站起身,长臂撑在办公桌上,“大哥,你要专业欺负我一百年吗?”

季尧没空搭理他的废话。直奔主题,“坐下,有事说。”

左轮重新坐下,开启正经模式,“你说。”

季尧也不饶弯子,一如他一贯霸道的作风,“两件事,第一,我知道你最近有个游乐园的项目正在进行……”

左伦还没等他说完就秒懂了,“大哥,你是要我跟陶氏签约挽回他们家损失吧?”

季尧沉稳点头,“对!”

左轮扬唇笑了,“大哥,你最近还真是变了,越来越知道关心小嫂子了。帮陶氏挽回损失,也是为了让小嫂子开心吧?”

“去办!”季尧淡漠两个字抛出去。

左轮摸了一下鼻梁,“好吧,你还是那么没人气。简直不能愉快做朋友,我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搭错了,居然这么喜欢被你虐。”

季尧蹙眉,冷冷的看着他,淡道,“第二件事,她的亲生父亲查出来没有?”

提到这件事,左轮难得的蹙眉,摇头,“这个暂时还没有,说来也奇怪了。当年的那些事情差不多都被挖出来了,唯独小嫂子父亲是谁这是个秘密。”

季尧剑眉再次拧了拧,“行不行?”

左轮每一次看见他脸上的不屑表情,都会像是打了鸡血,“肯定行,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不过,他又想到了一点,所以提醒道,“不过,如果你很急切的想知道,你可以问你姑姑,我想姑姑肯定是知情的。”

季尧却是沉声道,“不,姑姑那边也要瞒着。”

左轮叹息,“我明白。”他有点心疼大哥在两个女人之间的‘处心积虑’了。

“尽快查清楚她父亲是谁?查出来之后。密切关注,阻止他有认亲想法。总之,这一切要隐瞒!!”季尧眸底折射出的是沉甸甸的暗光,这件事他必须瞒着。必须周全的瞒着,防止她的父亲突然从哪个角落冒出来,搅合了现在的平和。

“嗯,我懂!”左轮这会是一本正经的点头,“我尽快!”

短暂的沉默后,左轮又开始了邪魅模式,“大哥,我突然发现你真的变了很多。比如说,你以前从来不会对我一次性说出这么多话来。你变得有人气了……大哥。”

季尧淡淡扫了他一眼,“出去。”

“好吧,人果然是不能夸的。”左轮无语的抽了抽唇角。“对了,给我根香烟我就撤了。我出门跑得快,香烟忘了带!”

季尧开始工作模式,将桌上的香烟推到他面前,“赶紧,撤!”

左轮打开烟盒,抽出一根香烟后看了一眼,下一秒笑的快要嘴巴抽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