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神秘总裁/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纪绍庭对她实在是很疲惫,所以就连她捂着肚子在沙发上打滚,面露痛色都不想看她一眼。

施心雨哭了,哀求着,“绍庭,你快扶我起来。绍庭……我痛……我们的宝宝……”

大晚上的,这动静也挺突兀的。

动静惊到了袁珍珍,她推开书房的门,看见施心雨面露痛色,连忙呵斥道,“这是怎么了?绍庭,你还愣着干什么?快点送心雨去医院……”

纪绍庭疲惫的近乎神情恍惚,被母亲这样一呵斥才转身看向施心雨。看她一脸的痛色,这才弯腰抱她去医院。

医院,妇产科。

施心雨在里面做检查,袁珍珍跟纪绍庭守在外面等着。

袁珍珍是有些紧张的,但是纪绍庭的表情不是紧张,而是僵硬。

他那双沉甸甸的眸子里流露出的是一抹压抑的暗光,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希望施心雨肚子里的孩子保不住。这样他就不用整日面对拿孩子做文章的她了,他也不用为了无辜的孩子顾及那么多了。

现在这样的生活,真的好累,面对着一个满腹心机的女人,他好压抑。

半响后。袁珍珍等的急了,伸手轻轻的捅了捅绍庭的胳膊,“儿子,你刚才没失手吧?不会真的伤到她肚子里的宝宝吧?我这真的很担心,心里没着没落的。”

隔代亲,隔代亲,孩子还没出世,在袁珍珍这里就已经体现的淋漓尽致了。

纪绍庭声音暗哑,眼底闪过一抹苦涩,“我没用力,用力倒好了。我真希望她肚子里那个孩子没了……”

袁珍珍连忙捂住他的嘴,用眼神制止他,“胡说什么呢?那是一条小生命,无辜的小生命。是你生命的延续,能降临在我们纪家就是缘分。妈不准你胡说!!”

纪绍庭脸色还是很难看,叹息,伸手轻揉眉心,“妈,你不知道我有多累。我已经退让了,她却再次……”

袁珍珍心疼的看着他,也叹息,“唉……谁家两口子不吵架?我跟你爸爸年轻时候不也是这么过来的?现在老了,不也挺好的?有点小矛盾也正常,你忍耐点。毕竟有孩子了,之前我手术的时候也答应过要你娶心雨的。”

纪绍庭提到这些就烦躁的抓了几把头发,“妈,我快窒息了,我不知道能撑多久?我以为她真的会改变,可是她完全没有改变。这次跟陶家的合同,是她故意让我出错的。我跟小笛真的什么关系都没有了,我跟陶氏也是正常的合作关系。合作就是双赢的事情,可她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外人居然瞎掺和。我现在看见她就觉得累……”

袁珍珍轻轻的拍了拍他的手背,“儿子,等心雨出来了,妈帮你说她两句。你自己调整好心情,好好的期待这个孩子的到来。”

纪绍庭眼底一片荒芜,沉默。

袁珍珍暗叹,“上帝保佑,希望我们纪家的孩子没事。”

纪绍庭却是僵硬的勾唇,自嘲道,“孩子换个女人也同样能生。”

袁珍珍又扫了他一眼,“行了,别胡说。既然都已经有了,就不能说这种话。豪门联姻,本来就盘根错节的,何况现在还有了孩子,哪是那么容易就分开的?你们两个大人不管怎么闹,都别伤及无辜。”自从她生病后,她就开始一心向善。最近,心态也有了很多变化。

纪绍庭继续沉默……

很快,妇产科医生走出来。

袁珍珍第一时间上前询问,“医生,宝宝怎么样?没事吧?”

女医生摘下口罩,职业化的微笑,回答,“没事了,刚才孕妇情绪激动,可能有些过度的紧张这才导致腹痛。我为她做了详细的检查,宝宝没事。”

袁珍珍松了一口气,“谢天谢地,没事就好。”

纪绍庭脸色更加僵硬,一言不发。

年长的女医生忍不住劝了一句,“纪先生。你太太现在怀孕,凡事你多担待。宝宝可不能受到惊吓,两口子之间有什么必要吵的不可开交?一定要照顾孕妇的情绪,回家后好好安抚孕妇,让她多休息。”

纪绍庭不说话,袁珍珍代替他点头,“好,我们会注意的。”

回家的路上。施心雨一直小心翼翼的护着自己的腹部,偎依在纪绍庭的身边。

纪绍庭身子僵硬的被她偎依着,在车里她主动跟袁珍珍道歉,“妈妈,真是抱歉。大晚上的还惊动你。”

袁珍珍揉了揉太阳穴,“没事,宝宝没事就好。以后你们两人都得注意了,不能失了分寸。凡事都要为肚子里的宝宝多想想。”

施心雨连连点头,“好,我知道了。妈妈,我以后会注意的。”

她又转眸看着绍庭,“老公,对不起。刚才我的情绪有些激动了,以后我会控制自己的情绪的。不过,你说的合同的事情,我真的不知情。如果真的犯错了,那肯定也是我无心之失。请你相信我,好吗?”

纪绍庭不想听她说这些,也不愿意再相信她,只说了一句,“我累了。”

施心雨乖巧的不再说话……

回到纪家,施心雨看纪绍庭又想回书房。她假装很虚弱的捂着肚子,“妈,我好像还是有点不舒服……”

袁珍珍一听这情况。连忙叮嘱绍庭,“好好陪着心雨,万一再有什么情况立刻送她去医院安胎。我自己身体也不好,不能跟你们操心了,你们自己操心好自己。”

纪绍庭看着母亲有些憔悴的脸色,沉默的走进卧室。

在大家看不见的瞬间,施心雨的眼底闪过一丝得瑟。其实,她的肚子根本就没事。她是装的。好不容怀上肚子里这个宝宝,她怎么能不好好利用?

而且在利用之前,她也是做足了功课的。孕妇腹痛是很正常的,情绪不稳啊,身体疲劳啊,各种原因都可以造成腹痛。总而言之,她装腹痛是永远不会被识破的。

现在看来,这一招还是挺管用的。

————

自从上次合同出错的事情过后,纪绍庭已经连续一个星期吃住都在公司了。他用繁忙的工作来麻痹自己,他不让自己有片刻都俄空袭时间去胡思乱想。其实,更多的是不想面对家里那个缠他缠的透不过气的施心雨。

施心雨有几次都找到公司来,可她看见纪绍庭的确是在忙工作后,所有的愤怒和委屈也只能自己吞下。

毕竟,绍庭是真的在忙工作。

她不停的安抚自己,等到绍庭这段时间的繁忙工作结束后,他们之间的关系又会好转的。

纪绍庭最近在忙中望湖湾那个度假村项目。那个项目的地皮是东城赫赫有名的季氏名下的。

季氏公布出来这个项目之后,业界的其他公司都在蠢蠢欲动。

他这几天就在忙望湖湾这个项目,他总结了一下所有蠢蠢欲动的公司中。只有一家公司的实力跟他公司的实力不分伯仲,这家公司就是最近突然一跃而起的卓越公司。他研究过这家公司,这家公司的实力就像是雨后春笋一样扶摇直上。而且这家公司的背景很神秘,他派人去查了一下,完全查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卓越公司总裁也是个神秘人物,听业界传闻公司总裁很少露面。除了几个很熟悉的高层管理之外。很多员工并没有见过他们公司的总裁。

但是,这家公司的实力真的不容小觑。

他忙了一个星期后,终于搞定了项目策划书。望湖湾这个项目是最近东城市委领导班子下半年主要推动的一个旅游项目,所以这个项目的利润很是客观。他真的很用心的做这份项目策划书,在每一个细节方面都一再的斟酌,一再的确认,跟公司员工几乎是不眠不休的工作讨论了一个星期后,才敲定了这份自认为很完美的项目策划书。希望能够以此打动季氏季向鸿董事长。他现在一门心思都用在工作上,也只有工作可以让他沉淀下来。

当然,对于有力的竟争对手,他也密切的关注着。

只是,卓越公司那边似乎一切还是按部就班。即使面对这样一个巨大的项目,他们的神秘总裁还是没有露面。

所以,对于这次的望湖湾这个项目,他势在必得。

不过。他是商人自然要保持着一份警惕,他时刻关注着卓越公司那边的动向。

————

季尧连续加班了两个通宵后,第三天左轮约他一起去喝酒放松一下。

酒吧,包厢内。

季尧优雅的仿佛居高临下的王者,气场凛然的坐着。大手轻轻的晃动着水晶杯,荡漾起一圈圈暗红色的涟漪。杯壁倒影着他那冷峻的五官,忖的他周身都多了几分生人勿近的气息。

左轮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后,看着季尧那冷沉的模样。忍不住捂脸,弱弱的调侃着,“哥,我亲爱的哥,你难得出来喝一次酒,能不能有点气氛?我怎么感觉你好像……不是地球生物似得?”

季尧淡漠的眼神扫过去,优雅的放下水晶杯。

左轮再一次崩溃的捂脸,“你看看这该死的眼神又来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吓跑了多少小姑娘?害的整个包厢只有我们两个在喝酒……”

季尧再一次淡漠的扫向他。那眼神就是警告他闭嘴。

左轮小声的嘀咕,“我也是贱到没边了,没事喊你喝什么酒?简直是浪费我银子!今晚你买单,一定要你买单!”

季尧端起水晶杯轻轻的晃动,深眸中透着精锐的光芒,压低声音,“说正事。”

左轮叹息,“好吧。我就知道你答应陪我喝酒准没好事。好想仰天问一句,难道是我上辈子欠你的吗?”

“借你助理我用一个月。”季尧淡淡的道,可是字里行间透出的都是满满的不容置疑。

左轮交叠起二郎腿,得瑟起来,“不借,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吗?”

季尧眸底冷光凝聚,定格在他那张邪魅的俊脸上。

左轮立马没出息的妥协,“借!我借!我秉承着你虐我千百遍。我待你如初恋的态度借你。真是的,最受不了你那种眼神了。简直让人毛骨悚然。”

季尧这个人情商不高,虽然他没什么朋友,唯一的朋友就是左轮。即使是这样,每次跟左轮坐一起聊天的时候都很少话。正常模式都是左轮在说,他乐意就听两句,不乐意就完全无视。

偏偏左轮每次还甘之如饴,跟他聊的还挺嗨。确切的说。是自己说的很嗨。各种话题穿插着,反正嗨!!

总而言之,他多半都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当然,偶尔也会开启正经模式,并且能自由切换的。

比如这会,他突然想到望湖湾那个项目,他问,“哥。那个项目你有把握吗?”

季尧眸底精光不减,“百分之八十。”

左轮挑眉,抿了一口红酒,“还有百分之二十呢?”

“意外。”季尧言简意赅。

左轮耸肩,“了解,生意场上总会有难以预估的风险。不过,其实你可以将风险程度控制到最低的。你完全可以暗着给你家老爷子透个风,望湖湾那块地他指定给你……”

季尧不屑的勾唇,冷冷的给出两个字,“实力!”

左轮无奈,“好吧,你们有钱人真会玩。明明就是父子,还玩神秘总裁这种戏码!”

季尧又给了他一个眼神,“……”

左轮抽了抽唇角,“好吧,我自己体会你的眼神。言归正传,这个项目有没有其他地方还需要我出力的?”

“没有。”季尧笃定道。

左轮突然又想到一点,“对了,哥。这次签合同的事情肯定需要你公开露面,到时候你的身份就会瞒不住了,怎么办啊?”

季尧淡淡的回答,“不瞒。”

左轮眉心骨跳了跳,不过也是习惯了,又问。“我想知道你有没有想过怎么跟小嫂子解释?”

“想过。”季尧很快回答。

“怎么解释?说来我听听?”

“无可奉告!!”

左轮明显的不信,“你这情商肯定诈和,需不需要我教你几招?”

季尧扫向他,“不需要!!”

左轮乐了,“行啊,哥,有进步啊!”

大约十点半的时候,陶笛悄悄的给季尧发来短信。“嗨,我是萌宝宝。请问季先生什么时候回家?”

季尧看了信息后,脑海中浮现她给他发这句话时候调皮可爱的模样,那双寒眸里面多了一丝温暖,唇角也忍不住上扬。他回,“一小时后,你在干嘛?”

陶笛回,“躺在床上,想……”

季尧回,“想什么?”

“想羞羞的事情。”她又回。

季尧脊背一僵,只因为她简单的几个字,身体内某一处敏感的神经就紧绷了起来。脑海中浮现的画面,也越发的清晰……

左轮还在叨叨,“哥……”

可是对面的人已经没耐心听了,直接起身拿起西装外套,准备出门。

左轮蹙眉。“哥,你怎么可以这么没礼貌?你这是重色轻友吗?小嫂子一条短信你就抛弃我?小嫂子到底跟你说了什么?你这么丧心病狂?”

季尧走到门口停步,看着他,淡淡道,“她说想我。”

左轮,“我靠!!你这种冰山居然也知道秀恩爱了?”

季尧懒得再搭理他,手机里面又有短信跳进来。他打开一看,居然是一张陶笛的裸照。他双眸立马燃起炙热的光芒,提步加速离去。

左轮在后面嚷嚷,“你买单!买单!!!”

季尧直接把他的话当空气!!!

左轮再一次咆哮,“吝啬鬼!葛朗台!季尧,你大爷的大爷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