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回家,解锁!!/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笛被季尧抱到客厅,走到餐桌边上,然后强制性的按在座位上。

她看着餐桌上放着的那两碗西红柿鸡蛋面,微微出神。现在,她才知道他在厨房捣鼓了那么久,弄出那些不和谐的声音是为了煮面。

她跟他结婚这么久,知道他不喜欢下厨。厨房领地,其实是他一片空白的盲区。

而他的这碗西红柿面煮的其实很糟糕,西红柿煮的太烂,汤汁也少了点,就连面条都有些坨掉了。

季尧在她对面的位置坐下后,强制性的将筷子塞到她手里,“吃面!”

陶笛看着面前的面条,有袅袅的热气腾起,朦胧了她精致的小脸。她的表情也有些复杂,心情更加复杂。

换做以前,她肯定很开心很感动的吃下这碗面条,顺便还要萌萌哒的夸赞男人一番。

但,此刻她没什么心情。

看着他近在咫尺的冷峻五官,越发觉得自己以前真傻。她竟会以为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事实上不管是他身上的气场还是举手投足间的气势,他都卓尔不群,完全不是普通男人那一列的。

以前下班回来他第一件事就是去书房,她以为她在忙手术报告,现在想来他是在忙公司的事情。

她傻啊,这么久一点都没怀疑过,也没问过他。

她心情更加复杂,她在想象他身后的强大背景……

季尧自己昨晚晚餐,今天早餐,午餐都没吃。这会有点饿。看她拿着筷子迟迟没有动作,他蹙眉催促,“快点吃!!”

陶笛赌气的将筷子放下,“我不想吃。你怎么会给我煮面?我现在不想吃面!”

季尧却是不容置疑的重复,“吃!!”

“我不想吃你煮的面,没胃口,你干嘛要自作多情给我煮面?”陶笛这会是有些倔强的,人在心情极度复杂的时候,情绪也是不能控制的。

“看不出来?”季尧重新将筷子塞到她的手里,“我在哄你!!”

陶笛看着他墨黑的眼眸,看着他眼底的红血丝,她心里微微的酸涩。他在哄她?

季尧又道,“上次生气,你要吃西红柿鸡蛋面!”

陶笛扶额,因为上次她让他煮面哄她?所以,他一回来就把她关在浴室里面,然后去煮面哄她?

这个没情商的大叔,竟变的细心了,他还记得上次哄她的招数。

她心情更加酸涩了,有些动摇的感动,可还是不能忘记他隐瞒了身份的这件大事。

正在她怔神间,季尧已经将她那碗面端在手里,然后又把她的筷子拿过来,“喂你。”

陶笛看着他那双透着一丝真诚的眸子,微微叹了一口气,“我自己吃。”

其实,她也饿了。既然他都已经煮好了,吃就吃了吧。

她吃面的时候吃到姜片的时候,习惯性的看向季尧。可是想到他的隐瞒,她又收敛了目光。

季尧注意到了她的这点小表情。主动将她碗里的姜片夹过来吃下去。

陶笛默不作声的吃面,也不跟他说话。

吃了面之后,她就放下碗筷去浴室洗澡然后躺在床上。下午的时光,她打算用来睡觉了。睡着了,就不用想那么多了。

季尧今天没去书房,将碗筷收拾好。然后去卧室,掀开被子躺在她身边。

陶笛没有再像以前一样,在他躺下后,就主动贴上来粘着他。反而是一直保持着刚才躺下的那个姿势,离他的距离有些远。像是刻意的远离他。

季尧看着几乎缩在床角的女人,剑眉拧紧,不由分说的伸手将她搂进怀中。

陶笛挣扎着,也挣扎不开,只能这么僵硬的任由他抱着。

季尧抱着她,看着她有些苍白的小脸,低头想要亲吻她的额头。

陶笛微微一偏头,躲开了他的亲昵动作。

季尧收紧力道,哑声道,“别闹!!”

陶笛心里有些苦涩,她可没想过大吵大闹,只是心里不舒服罢了。她叹息,睁开眼睛。清澈的眸光里面有些茫然,嗓音却是清脆而冷淡的,“你能离我远点吗?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也不想靠近你,更加不想躺在你的怀里!!”

季尧敛眉,霸气无比,“不能!要抱着!!”

陶笛再叹息,算了,他要抱就抱着吧。反正她不想说话,她闭上眼睛。

大约过了几分钟,她感觉到男人像平时一样帮她顺着发丝,她微微偏头,就听见男人哑声道,“萌宝宝,不准生气!!”

听到这句萌宝宝,陶笛突然就双眼泛红,很想哭。

也许是觉得有些委屈,想哭的时候,眼泪就这么不能自制的流下来。

她动了动身子,想要稍微离他的怀抱远点,不想让他看见自己的泪水。

季尧的眸光一直凝着她,自然第一时间就看见她的泪水了。她爱闹爱笑,很少哭。看见她的泪水,他突然就觉得很心慌。低头,将她的小脸强制性的转过来,一点一点的吻去她的泪水。

陶笛闭着眼睛,逃避,却也无处可逃。

“别哭!”季尧哑声在她耳畔道。

陶笛豁然睁开眼睛。看着他的黑眸,委屈的问,“你为什么要瞒着我?我是你的小妻子,是你的枕边人,原则上来说是你最亲密的人。可是你为什么连自己的具体身份都没告诉我?”

季尧还是那个答案,“你没问过。”

陶笛无语,倒吸了一口气,“你没说过,我怎么知道?我怎么问?季尧,你的情商让我真的很无奈!!”

她很想跟他谈谈的。可是他的情商,让她又放弃了这个想法。

她闭眼,闭嘴。

她很想睡觉的,可是也睡不着。熟悉的怀抱,却是不一样的心境。她突然就感觉自己跟这个男人有了距离,因为他身上笼罩的光环是她可望而不可及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季尧主动开口。他们两个人相处的时候,他主动开口的次数并不多,陶笛这样沉默的次数也不多。

唯独偶尔闹别扭的时候,才会这样。

“对不起,下次不会了!”他说。

陶笛听了,慢慢的睁开眼睛,看着他真诚的眸子,有些无助的问,“为什么要瞒着我啊?因为你怕我占有你的财产?还是怕我败家花你钱?或者说,我们的闪婚只是个笑话?你那么厉害,只手遮天那种,所以你只是无聊跟我结婚体验一下人生。其实我们的结婚证是假的吗?言情小说里面很有这种套路的,我们的结婚证是假的吗?”

说到结婚证这个问题,她竟有些激动了起来。

季尧立刻回道,“结婚证是真的。”

陶笛激动之余,小手竟揪着他的西装领子。意识到自己的过分激动后,她立刻松手,心底也松了一口气。结婚证是真的,她的婚姻是真的!!

可是,不对。她为什么紧张结婚证是真的假的?

难道……她真的已经很在乎大叔了吗?

“为什么要瞒着?”她喃喃的重复了一句。

季尧收紧几分力道,将她搂的更紧。深眸中闪过一丝幽远,记忆也回放到刚遇到她的那一天,“没有刻意隐瞒,那天你父亲的家庭医生有事我代班。一眼见到你。就想跟你结婚。你以为我只是个医生,你的父母也以为我只是个医生,我不爱说话,不解释。”

陶笛得到这个回道,有些无语。因为不爱说话,所以不解释。这还真是符合他的性格。

“可是你后来呢?后面我把我小蜗居的钥匙给你,把我的小宝马给你开,我处处维护你的自尊,不让我身边的人看轻你。你是不是觉得我做那些事的时候,很可笑?就像是一个小丑一样在你面前上演着闹剧?”她嗓音软软的。却也低低的,那无辜的眼神诉说着自己的委屈和无辜。

季尧握住她的小手,放在唇边习惯性的吻了一下,嗓音更加沙哑,却也坚定,“特别,不是闹剧!!”

领证过后,他是觉得她很特别。是个特别善良,特别温暖的女孩子。

陶笛自嘲的笑了笑,“觉得我特别吗?是特别傻吧?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你说什么我都相信。你说钻戒一千块我就相信那是一千块,尽管身边的人都跟我说这钻戒像是真款,可我就是认定它是个一千块的精仿版。还有上次你来度假村酒店接我的时候,开的那辆路虎,我以为那是左轮借你的,其实应该是你自己的。再有就是游泳馆包场的大手笔了,你说是左轮请客,这不是故意隐瞒是什么??”

季尧不假思索道,“是左轮请客!”

陶笛觉得跟他沟通真的很累,她疲惫的咬唇,有些忍不住的低吼,“好,好,是左轮请客。从头到尾你都没有刻意瞒着我,是我的错。是我不懂的神机妙算,没算出你还有那么强大的身份背景。”

季尧一直都紧紧的抱着她,听她说的这番话,心里突然就很难受。这种难过的感觉,他很陌生,却这么的强烈。黑眸中清晰的碾压过一抹心疼,禁锢着她的小脸,贴在他的胸口,“我的错,不会再有下次了!!”

“我现在不想原谅你!!”陶笛固执的说着。

“不行!原谅我!!”季尧是个霸道的男人,他总是能将霸道发挥的淋漓尽致。

陶笛倔强的不说话。

季尧揉着她的发顶,这一次有了强烈想表达自己想法的冲动,“没有刻意隐瞒,后面你的特别让我觉得温暖。没主动去说这件事,不想破坏你的特别,而且这件事不影响我们的关系。”

温暖这个词。让陶笛的心口急速的跳动了一下。

她又问,“那你昨天怎么主动想说了?你昨天跑到我公司门口是想跟我说这件事?”

季尧点头,“是。我想跟你分享。”

分享这个词,再一次让陶笛的心口处有一丝异样的温暖闪过。

季尧看着她的眸光有一丝深邃,昨天他凭着自己的努力赢得了季氏那块地,他很有成就感。他想第一时间跟她分享,只是后面她很生气。他才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

陶笛突然不知道说什么了,说生气吧,有点生气。可是这个没情商的男人说出的话,也让她有些温暖。

这会。心情又复杂了点。

索性,闭上眼睛再次努力睡觉!

“不生气了!”季尧又在她耳畔霸道的命令。

陶笛没睁开眼睛,但是微微的蹙眉。

季尧一直有注意着她的表情,突然就心弦一松,用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温柔语气道,“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陶笛那颗委屈的心,再次感觉到了一丝温柔的暖意,心口也悸动了一下。她还是紧紧闭着眼睛,不理他。

季尧有些急了,她虽然被他禁锢在怀里。可她的动作总是下意识的疏离。他不喜欢这样子的她,他喜欢紧紧贴在他身上的她。喜欢半夜醒来都嘟嚷着老公要抱抱的她,“粘着我!”

他又开始霸道了。

陶笛还是不理他,最后季尧一急,起身将她抱起来。

还是她最熟悉的公主抱,她睁开眼,微微一惊,“你干什么?”

季尧不由分说的抱着她就准备出门。

陶笛更加慌乱了,“季尧,你干什么?我还穿着睡衣呢。”

季尧垂眸看了她一眼。确定她今天穿的是一款不暴露的睡衣后,哑声道,“没关系!”

陶笛从来没有穿着睡衣出门过,她很拒绝,“不要,我不要这么邋遢的出门。这样好丑,我不要这么丑,我要美美的出门!”

“不丑!”季尧完全不理会她的挣扎,径自的换鞋,拿车钥匙。出门,关门,进电梯,出电梯,将她抱进车里放到副驾驶座上。

一系列的动作一气呵成,霸气又透着一丝的温柔。

陶笛连鞋都没穿,只能这么乖乖的在副驾驶座上坐着。她不悦的看着季尧,“你想带我去哪里啊?季尧,你这样霸道的真讨厌!!!”

季尧只是探身将她的安全带系上,还霸道的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她躲都躲不开。

她生气的蹙眉瞪他,“我真想咬死你!!”

季尧只宠溺的勾唇。“回家咬!!”

就这样,他将车开出去。

陶笛一路上都瞪着他,不知道他又出什么幺蛾子。这个男人总是这样霸道,从来都是直接去做,而根本不给她拒绝的机会。

大约二十分钟后,她的小宝马在一家花店门口停下。

陶笛瞪眼的神情,变成了诧异,花店?

这个没情商的男人具体带她来花店了??

季尧将车停下后,绕过车头,帮陶笛打开车门。然后再一次满满的公主抱,将她抱下车。

阳光灿烂的午后,他们两人的身影显然成了大马路上最靓丽的风景线。

路过的人们都忍不住侧眸看向他们……

陶笛都被盯得羞涩了,只能揪着他的西装,将小脸埋在他的胸口。她现在穿着睡衣呢,就这样曝光在大街上,真是丢死人了。

季尧对于外人的驻足侧眸,丝毫不在意。他旁若无人的将陶笛抱进花店,放在一边等候区的沙发上。然后霸气的对早已目瞪口呆的店员说,“把店里所有的红玫瑰都包起来。送给我太太!”

店员在他们进来的时候,就已经被相得益彰的两人给震慑到了。男人俊立不凡,女人娇小可爱,害羞的窝在男人怀中,男人宠溺的公主抱。

瞬间秒杀了二十出头的年轻店员,店员羡慕的眼底都在冒火花,一时竟忘记怎么回答季尧。

季尧一记凌厉的眼神扫过去,“动作快!”

店员这才反应过来,连连点头,“好。好,我马上就开始包。先生,太太,你们稍等一会……”

店员被季尧的眼神吓到了,说话都语无伦次了。

陶笛真的想要捂脸逃走,他这样吓人真的好吗?

店员在包花的过程中,还是鼓起勇气不确定的问了一句,“先生,是要我们店里全部的红玫瑰吗?”

季尧点头,看向陶笛。发现她唇瓣有些苍白,又霸道的道,“给我太太一杯水。”

店员连忙去给陶笛倒水,陶笛很不好意思的道谢,“谢谢。”

大约一个小时后,店员将店里所有的红玫瑰都包好了,一束一束的堆到陶笛面前,还羡慕的笑道,“太太,你真的好幸福。你先生真浪漫!!”

陶笛看着自己身边簇拥着的火红玫瑰花花束,心口忍不住一阵悸动。其实她知道他不是浪漫的人,她想他突然带她来买这么多玫瑰花,想必是因为她上次不开心的时候,他用玫瑰花哄好了她。

所以,他带她来买了这么多玫瑰花……

玫瑰花瓣上面沾着露水,格外的美艳动人,淡雅的香气更是扑鼻而来,熏的她的胸口都暖暖的。

她眸光也有些动容,小声道,“季尧,你疯了吗?买这么多玫瑰花干嘛?”

“哄你!!”季尧看着她。嗓音坚定。

旁边的店员,忍不住鼓掌,“太太,你真的好让人羡慕!!”

当店员抱着花束,陶笛抱着花束,季尧同样也抱着花束出了花店时候,路边的人群都忍不住羡慕嫉妒恨。

陶笛小脸红彤彤的,她明显的感觉到路边女孩子对她那种嫉妒的小眼神。

上车之后,看见车厢内满满的玫瑰花,呼吸着淡淡的香气。她的情绪得到了安慰,她的委屈也得到了抚慰,她突然平静了点。

季尧在开车,陶笛其实是个很容易想通的人。

想到他的个性,还有他今天道歉为她做的这些,想着他也不是原则上的错误,她也一点一点的说服自己慢慢的释然。

其实能这么快想通,是因为她意识到自己不想离婚。在冯宇婷冷静的劝她离婚的时候,她心里是很难受的。她不想离婚,既然结婚证是真的,她还是很珍惜自己的婚姻的。

再者说了。她不在乎他有钱没钱,她只希望他们能开心的经营彼此的婚姻。

只不过以后,她要学着适应他的总裁身份。

季尧一边开车,一边忍不住看她,“不生气了?”

他的语气中那种霸气中夹着一点温柔的。

陶笛虽热真的有在消气,可她还是恶作剧一般的想给男人一点小惩戒,让他记住这次的教训。看他以后还敢这么瞒着她?

于是,她小脸从玫瑰花丛中抬起,看着他,“对,不生气了!不过想离婚了!!”

季尧猛然刹车,车轮在地面上摩擦出巨大的声响。

陶笛吓了一跳,蹙眉看着他,“你干什么?”

季尧的声音陡然冷沉了几分,眼眸中也彰显了一抹赤红,咬牙,“你说什么?”

陶笛故意大喊,“我说我想离婚了!季尧,我们离婚!!!”

他的眼眸中迸发出不容置疑的暗光,坚定道,“我们之间只有丧偶,没有离异!!

陶笛蹙眉,“无耻,猥琐!!”

季尧眸中闪烁着惩戒的光芒,“回家!解锁!!!”

说完,他便发动引擎不断的加速。

陶笛有些慌了,“季尧,你又发疯啊?你开那么快干什么?开慢点!我这是小宝马,不是你那辆霸气的路虎!季尧,我跟你说话呢……”

不管她说什么,男人都不再搭理她!!

到了天琴湾,他不顾陶笛惊恐的样子,直接将她抱回家,然后重重的仍在大床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