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手机要充电,小妻子也要充电/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笛怎么会看不懂男人深眸中的火焰,她下意识的想逃。往后缩着身子,后退着。

季尧大掌一伸,将她光裸的脚踝给拉了过来,是以她只能乖乖的缩在他身下,再也无路可退。

于是,卧室里面传来的是女人扶腰的求饶声。

还有男人低沉粗喘的警告声,“陶笛,提一次离婚解锁一个新姿势!”

陶笛最后被压榨的说不出来,只能发出一些疲累的呜咽声……

原本是想离离婚给男人一个惩戒,没想到自己最后却被男人惩戒了。

季尧像个王者一样不停的逼问她,不停的看她妥协变乖巧————

“以后不准夜不归宿!听见没?”

“嗯……嗯……听见……”

“不开心不准关机,不准让我找不到你!知道没?”

“嗯……嗯……知道了……”

“不准提离婚,懂?”

“嗯……嗯……懂了……”

陶笛只能本能的点头,她稍微回答的迟点都会迎来男人更一层的霸道,她真的是好怕怕……

好不容易等到一切都平静之后,已经是晚上了。她累的什么都不想,窝在他怀中睡着了。

而季尧在她睡着了之后,将她早晨摘下来的钻戒重新戴在她的手指上,满意的勾唇。亲吻她的手背,这才搂着她沉沉睡去。

他们算是和好了,所有的问题在床上啪啪啪之后都和谐了。

左轮这边就没这么幸运了,冯宇婷被他抗走后,塞进了车厢内。然后她就一直闹腾着要下车,他可不敢让她下车去神补刀了。

他知道小嫂子跟冯宇婷关系挺好的,所有这个时候千万不能让她灌输小嫂子一些负面的信息。

这个气质姑娘,其实也蛮有意思的。说是她闹腾,其实也算不上闹腾。因为她一直是高冷范,被他锁在车里出不去的时候,只沉声重复,“放我下车!!”

一路上,她都在重复这一句话!

最多有时候加个形容词,“快!放我下车!!”

左轮本来也是漫无目的的开着,他只想让气质姑娘离小嫂子远点,所以这一路不断的加速后,他竟把车开到了山间度假村。

最后,乘兴直接把车开到了山顶。

山顶没车,没手机信号,也没任何交通工具。

是以。他才敢把车门锁打开。

冯宇婷那双美艳的眼眸一路上瞪了他无数次,他总是嬉皮笑脸的夸她,“气质美女,你瞪眼的样子也很美!!果然是美女,怎么都hold的住!”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那么左轮早已死了无数回了。

这会他见冯宇婷下车后,也跳下了车。修长的身影斜倚在车头,双手环胸,邪魅的挑眉,“气质姑娘,你看这山顶的风景多美?你消消气呗,咱们欣赏一下风景怎么样?”

冯宇婷下车后整理了一下被他弄乱的衣服,山顶风有些大,她裹紧了身上的风衣。那双美眸中满是鄙夷和不屑,如刀一样的射向他,冷冷道,“别说我们认识!!”

说完,她就要下山。

左轮神色一紧,连忙挡在她面前,“姑娘,别急着下山啊。你想靠你的十一路下山,那你会累,我会疼!”

冯宇婷眼底闪过短暂的茫然,随即更加冷然的瞪着他。

左轮就知道这女人跟大哥似得,情商低,连忙解释,“你这么下山,你身体会累,我会心疼的!”

冯宇婷更加恼怒了,她最讨厌他这类型会撩妹的花花公子了。“让开!”

左轮坚持,“不让!哥得懂得怜香惜玉啊!这大晚上的,哥怎么能让你一个人步行下山呢?哥不忍心啊!”

冯宇婷嫌恶的蹙眉,看准他的某个部位,就狠狠袭击上去。

还好,左轮早有防备,成功的躲过,“姑娘,下次换一招。这招哥已经免疫了?”

冯宇婷被他吵的烦不胜烦,用力的推了他一把,“你这张嘴巴真是烦,让开,我要下山!!”

左轮邪魅的扬唇,“不!哥会心疼的!!”

冯宇婷被他气的压根都痒,美眸目不转睛的瞪他。

左轮不但不生气,还很愉悦的问,“怎么?是不是发现哥很帅?”

冯宇婷像是从胸腔内挤出两个字,“很丑!”

左轮又笑,桃花眸里面亮光不减,长指摸着自己的下巴,调侃道,“姑娘,哥不介意你说谎。哥介意的是你的谎言骗不了我,明明哥就很帅嘛!是不?”

冯宇婷被他气的要吐血,“不要脸!!!”

左轮对话自如,“那是,哥靠的是才华,不是脸蛋!!!”

冯宇婷往左一步,他就跟着往左一步。她往右一步,他就跟着往右一步。总之,他像是山神一样堵在她面前。

最后,她不移动了,美眸一转,她指着远处的山脉问,“左家大少爷,出个题考你一次。你答对了,我就在这陪你看风景了。那是什么山?山脉多高?”

左轮转眸看着对面的山脉,眸中闪过一抹深意,“我想一下哈。”

正在他分神的瞬间,冯宇婷看准了机会拿起自己包里的防狼喷雾。对着他一阵猛喷,“流氓!”

左轮早已察觉到她在故意转移话题,让他放松注意力。所以,他也是故意分神的。她的防狼喷雾,都被他用袖子挡住了。他不但是挡住了,还反手抓住她的胳膊,把她手中的喷雾抢过来扔到山下。人也顺势压到她身上,将她抵在车头。

冯宇婷那张冷清的面孔上闪过强烈的愤怒,情急之下只能跟他撕扯起来。

左轮只能躲闪,他是个大男人不能跟女人动手。他又不想就这么放她离开。只能防守,不能攻击。

冯宇婷留着长长的指甲,这个时候刚好用来当武器。

左轮眼看着就要被毁容了,情急之下,一掌劈在她后脑勺。当然,力道他也是心中有数的。只能让她晕倒,不会真的伤到她的。

就这样,冯宇婷晕倒在他怀里,终于安静了。

左轮看着她那美艳的脸颊,忍不住偷着亲了她一口,跟她拥抱了一会,重新抱回车里。

山间夜景很美,可他一天一夜没睡真的很困了。

他发动引擎下车,直接去山下的度假村开了个房间。

他开房的时候,突然灵光一闪,直接将这里所有的房间都包了下来。

然后自己挑了一间大床房抱着冯宇婷进去,他是真的很困了。没有其他的猥琐想法,只是单纯的想抱着她睡一觉。

就这样,他把冯宇婷放在床上,和衣躺下。怕她半夜醒来再瞎闹,他打电话叫服务员送来一杯柠檬水,然后端着柠檬水去隔壁房间的洗手间捣鼓了一番后……

自己回到床上,只脱了风衣外套,裤子也没脱,就这样搂着她睡着了。

拜大哥所赐,他真的好困好累。

但是,他有一点是失算的。他以为自己这么累,一定会在冯宇婷后醒来。

可是,他半夜就醒了,抓过手表一看才三点钟。

看着还在自己怀中睡着的漂亮女人。他的唇角不断的扬起,心情愉悦到了极点。

这个女人够冷,够辣,还挺有趣的!!

之后,他怎么也睡不着了。

就这样,他睁着眼睛凝滞着怀里的女人……

冯宇婷醒来的时候,第一感觉是脑袋晕乎乎的疼,第二感觉是温暖。是她所不熟悉的温暖,她连忙看向身侧的位置。这一眼,她脸色顿时大变。“流氓!!!”

左轮迎上她那一瞬间茫然又惊恐的眼神,愉悦的勾唇,“醒了?姑娘?”

冯宇婷反应过来后,就想跟他拼命,还忍不住爆粗口,“王八蛋!!!流氓!!你对我做了什么?”

还好左轮早有防备,将她的双腿双手都缠在怀中。毕竟男女力量悬殊,她也只能扭动几下,伤不到他。

他耐心的解释,“姑娘。冷静,淡定。你仔细看看,咱们身上衣服都还在呢。你再感觉感觉自己的身体,有没有异样?姑娘啊,哥不是那种猥琐男人。哥跟你是清白的,哥昨晚实在是太困了,陪我大哥找了一晚上的小嫂子,困的不要不要的。另外哥看你脸色也不太好,就搂着你睡了一句。单纯的睡觉!!!”

冯宇婷一直都是个冷静的女人,这会逼着自己冷静的感受自己的身体变化,除了后脑勺有些疼,其他还正常。她明显的松了一口气,“放开我!!”

左轮看着她的眼睛,难得开启真诚模式,“你确定不要躺哥怀里了?哥怀里多温暖啊!”

冯宇婷眼底要喷火了,“放开我!!”

左轮连忙退让,“好,姑娘,你别激动。对待女人一定要绅士,只要你不挠哥。哥就松开你!!”

冯宇婷点头,“你松开,我不挠你!”

左轮慢慢的松开她,冯宇婷立刻坐起来,后脑勺疼的她蹙眉,不过她还是固执的起床,想要离开。

她勉强站住后,一张房卡推到了她面前,“姑娘,哥其实真是好人。这是隔壁房间的房卡,你这么晚一个人走肯定不合适。你去隔壁洗个澡,舒舒服服的睡一觉,明天哥带你回去。”

冯宇婷有些戒备的看着他手中的房卡,“……”

左轮又继续道,“放心,哥虽然很喜欢你,可是哥也很绅士。不做掉价的事情,你要是不放心哥就去隔壁房间。把这间房让给你!!”

冯宇婷蹙眉理智道,“我自己重新开一间房。”

左轮一脸的无奈,“这里房间都满了。姑娘,真的,不骗你!!”

冯宇婷立刻打电话去前台询问,得知真的是这样后,才傲娇的瞪了他一眼拿起房卡去隔壁。

左轮躺下,枕着自己的手臂,呼吸着她身上残留下来的香水味,嘴角那一抹邪恶的笑容更加明显。他压抑着自己的呼吸,静静凝听隔壁房间的动静……

一分钟,两分钟。十分钟,果然,隔壁的房间传来冯宇婷惊恐的叫声,“啊……”

左轮笑的更邪恶,一骨碌从床上弹起来,然后冲到隔壁,破门而入。

冯宇婷洗完澡后被镜子里面突然出现的五个字给吓的瘫在洗手台前,她身上裹着浴巾。一张脸,早已吓的花容失色。她在洗澡前明明有检查过房间和浴室的,没有什么异常。只是,等她洗好澡后照镜子,镜子上面居然歪歪扭扭的写着————“我死的很惨!!”

这是闹鬼?

她当即吓傻,满脑子都是恐怖片上面的情节。她小时候受过很多虐待,包括被小妈装神弄鬼的吓过,曾经被关在小黑屋里面看恐怖片……

小时候那些记忆蜂拥而来,她吓的哭了出来,“呜呜……”

左轮进来后,连忙将她扶起来,眼眸中一抹疼惜闪过,“姑娘,怎么了?没事吧?”

冯宇婷这时候也顾不得对他的反感了,指着镜子,“这里……闹鬼……闹鬼……”

左轮突然就有点不忍心了,不过也没敢表现出来,他拍着她的肩膀安抚着,“没事,哥看看。哥来看看,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鬼?别害怕,有哥,不怕!”

他上前几下就擦掉了那行字,然后分析了一下,再来安慰她,“姑娘,没事了。这是上一个房客的恶作剧,这字迹有柠檬水的味道。应该是用柠檬水写上去的,风干之后看不出痕迹,只是一洗澡雾气氤氲的时候就显示出来了!!别怕!!”

冯宇婷腿软,都不能走路了。

左轮温柔的问,“介意我抱你吗?”

冯宇婷摇头,“快带我离开这个房间。”她心理有这方面的阴影,她现在一刻都不想待在这个房间。

左轮弯腰将她抱回刚才的房间。将她放回床上后,她的手指紧紧的扯住他的衣服。

他耐心的安抚着她,“没事,哥在,哥陪你!!”

他躺下后,将她搂进怀中。

冯宇婷紧张的喘息,再也不敢推开他了。惊恐之下,她呼吸都紧张的压抑着……

良久,她才重新睡着了。

左轮手指描绘着她绝美的五官,忍不住笑了。看她吓成这样。他是既心疼又激动。不过,还是激动的成分多点。

果然,女人都是要哄要吓的……

这下子乖多了……

————

季尧跟陶笛和好后,生活好像没多大的变化。他们还住在她的小蜗居里面,他上下班开的还是她的那辆小宝马。

她有问过他为什么不开自己的豪车?他只淡淡的说,“习惯了!!”

对于她也不多说什么,其实她知道她跟他在一起很多事情也习惯了。

她现在要习惯他的总裁身份……

他的身份公开后签完那单合约,工作似乎比以前更忙了。要帮着医院的手术,也要打理自己的公司。

很多时候她都很心疼他的辛苦,他却揉着她的发顶说。“男人应该这样!”

这个周末,他要去外地参加医学研讨会。

他是临时接到的通知,接到通知的时候,他跟陶笛正在吃午餐。

他听了电话那端的内容后,转眸看向陶笛,“明天两点的飞机?去三天?”

虽然他没有说话,可陶笛也能看出他在征求她的意见,她没反对的意思。

挂了电话,他看着她,“三天后回来。”

陶笛点头。“要三天吗?”

季尧眸光深邃的看着她,“我尽量早点!”

陶笛声音有些闷闷的,“好吧。”最近和好后,她发现大叔对她特别好。他突然要离家三天,她想想就觉得不习惯。

季尧看出她眼里的依赖,突然就拿起手机,“我推掉。”

陶笛懂事的将他的手机抢过来,“不要推,你安心去吧,小妻子在家里乖乖等你。但是。每天要跟我保持联系。”她明白他对医学的热爱,所以不能耽误他。

季尧点头,将她拉到自己的怀中抱着,嗅着她发间的淡雅香气,哑声道,“陪我去工作一会,然后休息。”

陶笛轻笑,还调皮道“你要说有请夫人。”

季尧扬唇,“有请夫人。”

就这样,她清新的从他腿上跳下来。拉着他的手一起去书房。

季尧最近项目上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所以一旦投入到工作中就会忘我。

陶笛在边上看着书,一边陪着他。

其实,她也挺喜欢这种无声胜有声的温馨感觉的。

差不多十一点的时候,他还没有关电脑的迹象。她有些按捺不住了,工作是重要,身体也很重要的。

她上前,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他,小眼睛眨巴眨巴的,“老公,你看看。”

季尧不解的看着她的手机,“怎么?”

陶笛微微撅嘴,“你看看电量。”

季尧一看电量只剩下百分之五了。

陶笛往前一点,直接坐到他的大腿上,可怜兮兮的勾着他的脖子,“老公,要充电了。手机要充电了,你的小妻子也要充电了。不充电怎么能撑的了三天?还有你,在外面不准随便用别的充电器。只能用小妻子的……”

她的小手在他的胸膛上蹭啊蹭的,撩他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那清澈的眼眸中,流露出的是一丝的大胆,小脸却害羞的腾起一片酡红。

季尧的身躯猛然一僵,体内细胞瞬间活跃了起来。对于她这样的大胆的邀请,他意外而又不能自持。

陶笛感觉到了他的身边变化,羞涩弯着唇角,露出晶莹白皙的牙齿,粉嫩嫩的脸颊,那小模样格外可爱。小手还故意伸到他胸膛里面轻轻的揪了一把,“知道没?要认准充电器……”

她这模样,实在是可爱的紧。

季尧再也不能自持的抱着她。压在沙发上。他动作急切的连回卧室都等不及……

他走后的当天也是周末,陶笛接到姑姑的电话,说想她了,让她去南城。

她当即就订了机票去南城。

飞机上,她困的很。许是被男人充电充的次数多了,她又累又困,很快就睡着了。

顾楷泽登机的时候也没有注意到陶笛,在座位上坐下后,才发现身边的位置躺着的是陶笛。

是那个让他忍不住凝视的陶笛……

看着她熟睡的面孔,他的记忆之弦被拨动,就这么情不自禁的俯身想要亲吻她的脸颊。

而他没有注意到的是,不远处有人拿着微型相机在拍他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