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老公,你是不是傻?/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楷泽的吻跟他的眼神一样夹着怜惜和思念,只是,他刚靠近她脸颊那个瞬间他的气息就已经惊醒了她。

陶笛睡的迷迷糊糊的,虽然很累。可是有不熟悉的气息靠近的时候,她还是惊醒了。小巧的眉头微微的蹙起,睁开眼睛看见的就是一张沉稳的俊脸。而且,他们两人靠的很近,他凑过来的动作很暧昧。但真的是暧昧,却不轻浮,反而他的俊脸上还彰显着一丝的虔诚。

陶笛下意识的往边上缩了缩,小手捂着自己的脸颊,“顾先生你也坐这班飞机?你刚才想干什么?”

顾楷泽的眸光沉浸在一片曾经的回忆当中,看着陶笛惊恐的眼神,他猛然回神道歉,“陶小姐,对不起……我……我刚才差点把你当成一个我认识的女孩子了……对不起……”

这一刻,他眸底满是自责。幸亏她醒了,如若他真的失神吻到了她,他怕是会内疚的。

陶笛是成年人,并且也是有点小聪明的,她后怕的看着他,“那你到底有没有吻到我?你吻过我没有?”

顾楷泽肯定的摇头,“没有,陶小姐。我没有吻到你。我刚靠近你,你就蹙眉醒了。”

陶笛重重的松了一口气,是啊,睡梦中的她也感觉到了一股不熟悉的气息,所以反感的蹙眉。她已经熟悉了大叔身上的气息,也最喜欢大叔身上的气息。对于别的男人,她很排斥的。

她自己回想了一下,刚才她惊醒的时候,顾楷泽的确离自己有一段距离的。

她调整了一下姿势,坐了起来,再也不敢睡觉了。

顾楷泽很是抱歉,“陶小姐,刚才我失态。你继续睡吧,我保证不会打扰到你!!”

这一刻,陶笛在他的眸底看见的不光是歉意,还有一抹难以掩盖的忧伤。

唉……看来这位顾先生曾经也是受过伤的人。

看在他曾经救过她两次的份上,她也不想计较他刚才的失态了。一个人之所以会把她当成另外一个人失态,唯一的解释就是动情太深。

对于一个动情太深的伤心人,她心底还是有些同情的。她叹息,坐正身子后,爽直的道,“我不睡了,我有点心有余悸。幸亏你没亲到我,你要是亲到我。我都没脸再见我老公了。”

顾楷泽对于她的爽朗,微微的亮了亮眸子,随后墨黑的眸光又沉浸了,他扬唇,嘴角有一丝苦涩,“陶小姐,你性格挺好的。爽朗,明媚,还很可爱。”

陶笛被夸的有些脸红,“还好吧。不要聊我了,我都已经是别人的小妻子了。夸我的话题,就有些敏感了。你还是跟我说说你心底那个人吧?你刚才怎么会把我看成她?我跟她长的很像吗?”

反正她是不敢再睡觉了,所以就随便找个话题聊聊,这样也能避免尴尬。

顾楷泽被提及往事,眸光微微的闪了闪,随即叹息,“也不是很像,我也不知道刚才怎么了。有一瞬间看见你,就想起了她,像是迷了心智一般。真的很抱歉。”

陶笛不着痕迹的往边上缩了缩,“行了,不用道歉了,这个话题跳过吧。我现在想跟你聊聊你心底的那个女孩,是你的初恋吗?”

顾楷泽眼底又是一缕忧伤闪过,摇头,“不是,我只是暗恋她而已。她是我心目中最美好的女孩子。”

陶笛听着别人的爱情故事,心底不免也有些感伤,“你没试着表白过吗?”

顾楷泽苦笑,“试着过,也鼓起过一次的勇气。只是,当我鼓起勇气去找她表白的时候,她却不见了。”

“不见了?她去哪里了?”陶笛好奇的问,“是出国留学去了吗?是富家千金吗?一般言情小说里面都是这种套路。”

她说完,意识到自己这玩笑开的有些不合时宜,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我是言情小说看多了。”

顾楷泽笑了,笑容不深,但是却是真实的,“陶小姐,你这性格真的挺可爱。你只是长的跟她有点像,她跟你性格刚好相反,她是那种温柔细腻的女孩子,有些内向,却也恬静舒心。”

陶笛又笑,“是吧,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一模一样的两个人,就连双胞胎都是有区别的。何况,我跟你暗恋的女孩根本就是芸芸众生中两个不熟悉的个体,自然不可能太相似的。你刚才一定眼花了。”

顾楷泽点头,“是啊,我眼花了。”

陶笛能感觉到他字里行间的哀伤,她忍不住又问了一句,“那个女孩到底去哪里了?不是出国留学了吗?”

顾楷泽摇头,“我不知道,我找了很久,问了很多人都没有找到她一丁点的消息。她就像是突然人间蒸发了一样,我找不到她,也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

“她的家人也不知道吗?”陶笛问。

“对,她的家人也找不到她。不久之前,我偶遇到她曾经的男朋友。我想打听她去了哪里……可……”顾楷泽的语气越发的感伤,眸光闪了闪,欲言又止。

“曾经的男朋友?那你怎么没向她曾经的男朋友打听一下?也许缘分就在一个不经意的追随间,你不该让自己留下遗憾的。”陶笛站在自己的角度,说道。

顾楷泽看着她那清澈的眸光,心弦颤了一下,苦涩道,“我本来想问她曾经的男朋友的,可是她曾经的男朋友已经结婚了。并且过的还挺幸福,我不忍心用过去的往事去打扰别人的幸福。”

陶笛轻轻点头,“哦,原来是这样啊。不要紧的,如果你们真的有缘分,说不定她会空降呢。缘分这种东西,真的说不准。”

顾楷泽再度赞同,“对,是这样的。”

他最终没有说出他暗恋的那个人是筱雅,筱雅曾经的男朋友就是她现在老公的事实。他其实是有一种冲动想说出来的,只是看着她清澈的眸子,他最终忍住了。

他不忍心惊扰她的幸福……

聊天的时间过的挺快,一转眼就到了南城。

陶笛跟顾楷泽一起下飞机,他很绅士的帮她提着行李箱。

他从她手中接过行李箱的画面,再次被后面的有心人士拍下来。

而被偷拍的这一切。陶笛跟顾楷泽都浑然不知。

两人在机场外分别,陶笛坐上了出租车去找姑姑。

姑姑的山间别墅。

季洁知道她要到了,早早的就在门口迎着她了。

见到她之后,上下左右打量了她一番后,紧张的询问着她,“怎么样?最近跟小尧没闹别扭吧?”

陶笛扑进姑姑的怀中,坦白的说道,“闹了,但是又和好了。”

季洁轻轻的搂着她,叹了一口气,“和好了就好,姑姑真的很担心你们闹别扭。前几天小尧半夜给我打电话问我你有没有过来找我?我当时就吓坏了。以后不管怎么生气都不能手机关机知道吗?小尧那天晚上多着急啊?我也跟着着急上火的。”

陶笛有些不好意思,她正儿八经的对着姑姑行礼,“姑姑的教诲小笛时刻谨记,我保证以后吵架再也不关机了!”

季洁被她的样子逗笑了,将她拉到别墅里,慈爱的问,“怎么样?累不累?一路奔跑累吧?”

陶笛软绵绵的抱着姑姑的肩膀,撒娇,“不累,一点都不累。我看见姑姑可开心了,哪里还记得累不累这回事?”

季洁轻轻的捏了捏她白嫩嫩的脸颊,“你啊,这张小嘴最甜了。”

陶笛嘿嘿的笑着,她很喜欢跟姑姑在一起。喜欢姑姑对她温和慈爱的感觉,让她觉得很温暖。她不经意看了一下手表,想到自己还没跟大叔报平安呢。连忙拿起手机,然后用镜头对着自己跟姑姑合照了一张拍了发给大叔,附带了一句,“报告老公,小妻平安到达!!!”

季尧以前是不怎么用微信的,在她的带动下,也开始用微信了。在对话框回道,“收到。”

陶笛放下手机,又继续拉着姑姑聊天。

聊着聊着她最后竟躺在姑姑双腿上,用最舒服的姿势跟她聊天,“姑姑,你说想我了,是不是就是担心我跟季尧没和好啊?”

季洁笑了,“还真是瞒不过你,我是挺担心的。我怕你生气,生气小尧没告诉你我们季家的家庭背影。”

陶笛微微撅嘴,“是的呢,我当时好生气呢。”

季洁帮她顺着她的发丝,垂眸看着乖巧躺在自己腿上的她,温和的道,“其实。这不能怪小尧。我了解他的性格,他不是故意瞒着你的。他自己跟我大哥关系一直不好,所以他从来不把自己的背景当回事。很多时候,他不爱说话,所以不爱解释。这就造成了这样的隐瞒,说到隐瞒,倒是我有心瞒着你了。”

陶笛眨巴着眼睛,“姑姑有心瞒着我的?”

季洁点头,“是啊,我是有心的。我第一眼看见你就觉得你是个特别的女孩子,所以我故意瞒着你。想要看看你到底是个怎么样特别的女孩子,果然没让我失望。你以为我们小尧很平凡。你却很用心的经营着你们的婚姻。现在这个社会,不势利的女孩很少了,而你是少之又少的那一类的特别女孩子。我瞒着你,其实也是想多观察你,多考验你吧。所以,我一直也没跟你说小尧的成功,上次家庭会议的时候,我故意没回季家别墅,而是在酒店内定了房。”

陶笛想了想了然的点头,“嗯,我懂了。这是姑姑对我的考验,看我能不能经得住平凡吧?”

季洁又笑。“你不怪姑姑就好,姑姑最疼小尧了,姑姑是希望小尧幸福。现在看来,你的确能给小尧幸福。第一眼见到你就觉得你的笑容像阳光,能够融化小尧。”

陶笛又羞涩了,“是嘛?我真像阳光嘛?嘿嘿,姑姑说我像我就像吧。反正,我是阳光我就温暖他,我是月光我就笼罩他,我是星光我就点缀他!”

季洁开心了,“这小嘴,真会哄人开心。姑姑挺喜欢你的,你在这歇着,姑姑去给你做饭。”

“姑姑,你对我真好。”陶笛美滋滋的说着。

季洁转身的时候,眼底一抹暗色,喃喃的道,“我应该对你好!!”

吃完饭之后,陶笛跟姑姑相处的很开心,还拉着姑姑一起去后山用泉水洗脸,去拍蝴蝶,蜻蜓,在山间玩的不亦乐乎。

她跟季洁两个人在山间嬉闹的画面也被有心人士偷拍了……

转身,周末两天结束了。陶笛又飞回东城上班。

回程的飞机上,她可是一直睁着眼睛没睡觉。

深怕再遇到顾楷泽那样的尴尬事情……

季尧周一下午回来,陶笛简直化身成了望机石。

别人是望夫石,她变成了望着手机发呆的石头。

终于,下班时间到了。她拿起包包,就直奔机场。

今天她说好来接机的……

到了机场,季尧乘坐的班机还没有到,她就兴奋的等着。

不巧的是,在机场她又遇到了施心雨。

这次施心雨看她的眼神已经没有之前的鄙夷了,反而多了很多嫉妒。

是啊,她怎么能嫉妒?她以为小笛嫁给穷医生了,根本就比不过她家绍庭。可是突然发现穷医生其实大有来头,而且季尧还是季向鸿的儿子,实力远远在绍庭之上。

这让她心理怎么平衡?

所以,她真的很想上前奚落两句。可是,到底又没那个胆子。万一因此惹怒了季家,她可真的吃不消。

最后,她也只是暗自瞪了陶笛两眼,一句话都没说。

陶笛也看见施心雨了,她求之不得的是两个人当做陌生人一样的状态。所以,施心雨不跟她说话,她反倒开心。

很快,季尧出来了。

他的身后跟着几名医护人员,正在低头跟他交谈着什么。而他走在最前面。那气势,那身形,那步伐,瞬间成了整个机场的亮点。

陶笛看着那个优秀到卓尔不群的男人,开心的挥舞着小手,“老公,这边。”

季尧看见她的身影后,停止了跟身边人的交谈,快步向她走来。

陶笛其实很想告诉自己要矜持点,含蓄点,毕竟这是机场。看看见他的时候,就无法自控了。她忍不住扑进他的怀里。抱着他健硕的腰肢,在他怀中蹭了蹭,软软的道,“老公,原谅一下小妻子的不矜持。小妻子想你了!!”

季尧也是旁若无人的将她搂在怀中,感受着她身上的馨香和温软。这一刻,他们连呼吸都是甜的。

这一幕也感染了机场的其他人,有些人甚至起哄的鼓掌。

陶笛羞答答,猫在他怀中,小声的问,“老公,你电量足吗?”

季尧眸光一热,哑声道,“之前足,现在不足!”

他的话虽然简短,可是意思她是明白的。他是说没见到她的时候电量足,不需要充电。现在见到她了,电量就不足了,需要充电了。

她对于他们之间这种甜蜜的小互动,还是很开心的。

她又蹭了蹭,调皮道,“老公,那你是先充电?还是先回医院?”

季尧被她蹭的身体细胞不断的活跃起来,不由分说的拉着她回家充电……

他们的甜蜜互动,施心雨也一直看在眼里。

她今天来也是接机的,她接的是纪绍庭。她是提前给他的秘书沟通好的,想要给他一个惊喜的。

现在,看着陶笛跟季尧这么甜蜜,她竟嫉妒的有些傻掉了,就这样收紧拳头愣在原地。

纪绍庭所乘坐的班机,几乎是跟季尧乘坐的班机一前一后的降落,所以这会他早已出来了。

只是,看见陶笛那抹熟悉的身影扑进季尧的怀抱,他的心里一阵阵揪着的抽痛。那种永远失去的心痛,比什么都犀利。

他们两人牵手离开很久,他都没有反应过来。

施心雨先回神,回神过后就看见绍庭已经站在不远处了,连忙收敛情绪迎上去柔柔的唤道,“绍庭,你回来了?这次出差累不累?我在家里给你煲汤了,我们回家吧?”

纪绍庭身形僵硬着,只是机械的将手臂从她的手腕中抽回。

施心雨有些难受,“绍庭,你怎么了?我在跟你说话呢,你是不是太累了?那我们赶紧回家吧!!”

纪绍庭还是沉默,一触即发的那种沉默。

施心雨小心翼翼的赔笑,“老公,你怎么了嘛?我跟宝宝都在这里等了你两个小时了。你怎么能不理我们呢?宝宝可是会很伤心的哦!!”

纪绍庭终于收回眸光扫了她一样,看她温柔的模样,他下意识的蹙眉。以前就是她这温柔善良懂事的模样,迷惑了他。才导致今天的一发不可收拾……

想到这里,他的眉眼闪过一抹戻气,只僵硬的挤出四个字,“我回公司!”

说完,就丢下一脸失望的施心雨大步离去!

施心雨一个人呆呆的站在原地,明明机场人潮拥挤,可她却感觉很冷清,甚至有些冷。伸出双手,环抱着手臂。眼眸中的委屈和失望在交织着。

她身子轻轻的颤抖着,满满的将手臂垂下,手指收紧握成拳头。

绍庭对她这么冷淡,都是因为该死的陶笛!!

凭什么她跟绍庭现在过的这么勉强这么尴尬?而她陶笛跟季尧却过的恩爱缠绵的?

这根本就不应该!!

她跟绍庭才应该是相爱的那一对才是!!

不行,她跟绍庭过的不幸福,她陶笛也别想幸福。

她一个人回到家里之后,打开邮箱,将新收到的邮件打开。邮件里面的那一组照片,让她灰暗的眼眸中亮起报复欲。

她冷笑着,仔细的看着那一组照片。

照片上的男人正在亲吻照片上的女人……

呵呵……

陶笛,你会死的很惨的!!

她明着不敢报复,暗地里做些小动作谁能拿她怎么样?

————

周二下午。陶笛跟季尧约好了下班一起去看电影。

起因是因为周一晚上,她在床上被他充完电躺在他怀里看言情小说的时候,被作者笔下那些浪漫的桥段给感染了。

她当即就撒娇要季尧明天请她看电影,他好歹也是属于霸道总裁那一类型的,偶尔总要宠一宠她陪陪她看看电影逛逛街吧?

她娇滴滴的声音,季尧自然是招架不住,当即点头同意。

陶笛开心的抱着手机亲了亲,“初城这个作者太棒了,写的好浪漫,好甜蜜。老公,你以后也要向初城笔下的男主学习。”

季尧点头,“尽力!!”

今天还没下班的时候。陶笛就盼着下班了。

一直等到下班,她给季尧打电话,才知道季尧那边临时在开会,他让她等半个小时。

她就乖乖的在办公室里面等着,半小时过后,季尧还没来接她。

她有些不淡定了,本来她就是个急性子,再次打电话给季尧。

彼时,季尧正在签文件。

陶笛就对着电话可怜巴巴的叫嚷,“老公,你不宠我了!你不准时,你不及时。我都定好了电影票了,马上都超时了!!你还不来,你不宠我了,就是不宠我了!!”

季尧安抚她,“二十分钟!”

“老公,你讨厌,你真的很讨厌!你一点都不喜欢我了,你怎么能让小妻子等这么久?你不来接小妻子,不去取票,不陪小妻子看电影,不给小妻子买爆米花,你一定是不在乎小妻子了!不宠季太太了!!”陶笛撅嘴。撒娇功底施展的很好。

季尧听着里面的声音,想象着她撒娇的模样,忍不住扬唇。然后,手指一抖,他就看见助理吃惊的看着他。

他自己垂眸,也发现了失误,挥手让助理先下去。起身,拿起外套,“马上!五分钟!”

电话没挂,陶笛还在里面卖萌,“老公,你怎么可以不宠我?我好伤心,好蓝瘦,香菇!!”

季尧已经下了电梯,直达停车场,然后上车开车。

他开了免提,在她撒娇的空隙,霸道的说了一句,“乖,等着我!我宠你,我宠你宠的连签字都错签上了你的名字!”

就是刚才,他失误的在文件上签了陶笛两个字,吓坏了助理。

闻言,电话那端的陶笛终于绷不住笑了,“老公,你是不是傻?”

“等着我!”

季尧接上陶笛一起去电影院,两人一起去取票,一起买爆米花。

默契,幸福,被他们演绎的淋漓尽致。

陶笛挑的是一部爱情片,中间有些感人片段,她哭的稀里哗啦。

而身边的男人只是将她搂进怀中,在她哭的时候递纸巾。

电影散场,陶笛瞬间又开启了心情美美哒模式。因为这部电影最终是完美结局,看着主人公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她也开心。

她挽着男人的胳膊。小身子的重量都压在他身上,踮起脚尖亲吻他的侧脸,“老公,谢谢你牺牲自己来成全小妻子的浪漫。”

她看的出来男人对这种爱情片无感,可他却一直默默的陪着她,她已经很感动了。

季尧只是宠溺的扬唇,“回家。”

两人走出电影院,就被一帮记者给围堵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