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挚爱/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纪绍庭原本是不愿意来参加这个生日宴会的,自从他知道了季尧的神秘总裁身份后。他的心情很低落,在事业上超越他的那点优越感被秒杀了之后,他心里剩下的只有郁积。

他心里清楚他心里还爱着陶笛,尽管不止一次说过要放下。可是放下只是隐藏而已,心里终究是还爱着她的。每次见到她跟季尧在一起恩爱的画面,他的心口就像是银丝线缠的一团一团的,说不出的难受。

现在季尧的身份曝光了,他仅存的那点优越感瞬间变成了挫败感。

所以,他不想见到他们。每见一次,都会煎熬一次。

只是,季向鸿这次的生日宴会实在是高调。而且还有心邀请了他,他不来倒显得不给面子。

纪绍庭来参加生日宴是迫不得已,而施心雨却是刻意为之。自从收到请帖后,她就一直缠着绍庭带他一起来。

她还拉着袁珍珍当说客,袁珍珍顾及到她肚子里的宝宝,顾及她孕期的心情,也劝绍庭带她一起参加。

纪绍庭一直以来都很孝顺,只好无奈的带着她一起参加。

施心雨今天选了一条黑色的长裙,包裹着她玲珑的身段,将她那微微隆起的小腹忖的更加明显。而她之所以特别想要来参加这次生日宴会,就是想要昭告全天下她怀孕了,怀上了纪绍庭的宝宝。她是纪家的大少奶奶,接受别人羡慕的眼神来满足她的虚荣心。

也只有在这样的场合里。纪绍庭才会配合她上演恩爱夫妻的画面。

每一次,她都会很努力的展露出幸福的笑容。也会很依赖绍庭,她不介意绍庭的冷淡,只要能待在他身边,每一分每一秒她都很满足。

尤其是今天晚上陶笛也会来参加宴会,她很享受在陶笛面前秀恩爱,那会让她有一种报复的满足感。

她在来参加宴会之前也特地做过功课了,她查到季向鸿跟季尧关系一直很不好。季向鸿跟季尧关系不好。自然也不会喜欢陶笛的。她就想看陶笛不痛快,各种不痛快。

尽管上次陶笛跟顾大律师的亲吻照被别人压了下去,没对陶笛造成大的伤害。可她今天也不是毫无准备的,她有很多种方式让陶笛不痛快。

此刻,她挽着纪绍庭款款的走过来,一路上都优雅的冲着旁边的宾客们微笑。她一只手轻轻的放在自己的腹部,脸颊上弥漫着母性的光辉。

纪绍庭走到季向鸿面前,谦卑的祝贺,“季伯伯,生日快乐!”

季向鸿心情很好,对他点头。

施心雨将早已准备好的礼物递过去,“季伯伯,生日快乐,这是一点小礼物。”

季向鸿接过礼盒,深深看了她一眼,“谢谢。”

施心雨端庄的微笑。向宴会厅里面张望了下,“季伯伯,小笛呢?”

季向鸿淡道,“她跟小尧在来的路上。”

施心雨有些施施然的点头,“哦,那应该快了。我跟她是好闺蜜,只不过中间发生了点误会。不过不要紧,我还是当她是我好闺蜜。”

她刻意表现出的端庄温和的模样,让纪绍庭微微的蹙眉。只觉得她虚假的让他有些毛骨悚然……

季向鸿看着她的眸光有些幽深,眼底一丝暗光闪过后,深意道,“既然是误会,就不必要再提起了。不过,小笛既然已经嫁给了我们家小尧,就是我季家的儿媳妇。有些事情还是不要发生的好,比如说上次你跟绍庭婚礼上爆出的那些视频……”

虽然他的声音没有多大的波澜起伏,可是深眸中透出的暗光还是让施心雨莫名的打了一个寒颤。她怎么会听不出他言语间对陶笛的掩护和对她的警告?

没错,季向鸿就是在警告她。他喜不喜欢陶笛是另外一回事,他威严霸道的行事作风是不允许季家的人受到别人欺负的。尤其是那一类有损季家脸面的事情,他绝对不允许!

施心雨被他看的心口也跟着一沉,季向鸿对陶笛的袒护倒是让她有些出乎意料之外了。她以为季向鸿不会喜欢陶笛这个儿媳妇,其实她刚才也只是随便套套近乎想给自己博得点好印象。哪知道季向鸿不按套路出牌……

她脸上的笑容也有些僵硬,甚至都不知道怎么作何反应了。

季向鸿面上不动声色,追加了一句,“你觉得呢?”

施心雨只能尴尬的点头,“那肯定不会的,上次是误会了。”

纪绍庭陪在她身边,有些讥诮的勾唇。

施心雨自讨没趣之后,赶紧找了个借口,“季伯伯,我看见了一个熟人,我们先过去打个招呼。”

走到一边后,纪绍庭冷道,“自找难堪。”

施心雨委屈,小声道,“绍庭你别这么说我,我还不是为了你才想跟季伯伯套套近乎嘛。”

纪绍庭又冷冷的勾唇,“简直是不自量力,季伯伯是季家的一家之主。上次婚礼上的视频弄的人尽皆知,你陷害的是陶笛。可丢的是季尧的脸,也是抹了他的面子。你还不动脑子往枪口上撞?简直是愚蠢至极。”

施心雨被这么一呵斥,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确不该主动去招惹季向鸿。她有些懊恼的蹙眉,怪她没往深处想。她脸红了,小声的认错,“对不起,绍庭我下次再也不会这么没脑子了。”

纪绍庭沉目扫了她一眼,压低声音警告道。“今天你给我收敛点,这种场合不是你能造次的!!”

施心雨忍着心底的不悦,低眉顺眼,“好,我有分寸的。”

今天的宴会地点就设在季家老宅,会场布置的很豪华气派。

因为季向鸿心情很好,相比往年真是好上加好,所以他邀请了众多的商界名流和业界巨鳄,还有政坛贵宾。或许是年纪大了,倒是越发喜欢热闹了。

他还特别邀请了媒体朋友,他的眼角眉梢都写着对季尧这个优秀儿子的肯定。他以季尧为荣,恨不得劝东城的人都知道他有这样一个优秀到无与伦比的儿子。

宴会厅主场,长桌上铺着精致奢华的台布。上面摆放着各式精美甜点,来往的名流宾客们手中轻轻的摇曳着透明质量的高脚杯,杯中的金色香槟荡漾着浅浅的波纹。大家谈笑风生,觥筹交错间将整个宴会的气氛推动的很是热闹。

苏红也在应酬着客人,她穿着白色的晚礼裙举止得体,端庄又贵气,很是给季向鸿长脸。不过,她的笑容明显就有些勉强,眼神也有些漂浮不定。她今晚最在意的可是陶笛,她在等陶笛。

终于,别墅门口传来一阵骚动。

苏红抬眸看过去,就看见季尧那一抹冷峻的身影了。眸底闪过一抹不屑后迅速扯起笑容。

陶笛挽着季尧出现的时候,现场有些沸腾。

大家纷纷侧目过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一袭白裙的纯净女子。她精致的面孔,小巧的五官,配上那双水盈盈的眼眸,彰显出泉水般的清纯。裙摆上面镶嵌着许多施华洛世奇水钻,玲珑的玉足踩着高跟鞋走过来。摇曳身姿间,裙摆散发出迷人的光芒。

她的头发做成了花苞形。简单利落的高耸着。耳畔刻意留了一缕碎发点缀着她完美的脸型,此刻她的小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偎依在男人的臂弯中。

此刻的她,就是高贵与清纯的完美结合体。而且,还能相得益彰的将她的美诠释的淋漓尽致。

在场的很多人都不由的呼吸一窒,被她的震慑到了。

而她身边的男人一身正黑的纯手工西装,从他那毫无褶皱的裤型就可以看出他的腿型有多么的完美。他冷峻的身形,浓墨扫过的剑眉。深不见底的眼眸,高挺的鼻梁,微抿的唇角,仿佛上帝遗落在人间的完美艺术品。

他的周身还是笼罩着一层寒冰气场,他的脸部还是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只是在身边的小女人手指微微加重力道的时候,他侧眸看了她一眼,眼谭中腾起一丝暖意,似是在鼓励她不要紧张。

再抬眸。他又恢复了一贯的淡漠。

今天的季尧,是高贵与霸道的完美结合体。他不用言语,只举手投足间都能渗透出身上那种特有的王者气场。

这样的一男一女无疑成了现场的焦点,他们的结合勾勒出最和谐的画面。

他们的身后季洁也来了,她一身淡蓝色的旗袍,肩上披着一条披肩。有些低调,却优雅高贵的装扮。她跟在他们后面,眼眸中闪烁着隐隐的担忧。手心里也不由的冒汗……

纪绍庭在看见两人出现后,眸光微微一闪,偏开眸子,假装不在意。

施心雨则是嫉妒的眼底冒火,气息也突然像是似火如焰的烧了起来。手指收紧,握紧,隐忍着。

陶笛挽着季尧走到季向鸿和苏红的面前,她的笑容宛如天边那道美丽的彩虹,“生日快乐。这是我给您准备的礼物,希望您喜欢。”她很有分寸的没喊爸爸,这种场合能避则避,免得不愉快。

季向鸿看见她的笑容,眸光再次有些恍惚。

身边的苏红轻轻的捏了捏他的手臂,他才接过礼物。

季尧面对着他的父亲,始终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

但是,他能来季向鸿已经打心底里高兴了。他了解他的儿子。能来已经算是跨步了。

陶笛声音甜甜的,柔柔的,像是纯洁的棉花,俏皮的说了一句,“阿姨,你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苏红笑了,笑容温暖无比“小笛这孩子嘴巴就是甜,我能不能打开看看你送了什么礼物啊?我有点好奇呢。”

陶笛点头,“可以,其实这不是昂贵的礼物,应该算是最普通的礼物了。”

苏红心底真是好奇,打开看了之后,眼底闪过一丝转瞬即逝的鄙夷,居然是一条手工编织的围巾。还真是有够小家子气的!

她以为季向鸿不会喜欢,递给他看,“老公,你看是小笛帮你编织的围巾。颜色还挺不错的。”

季向鸿看着这条围巾,眸底碾压过一抹久远的记忆。一瞬间的恍惚后,他点头,哑声道,“很好。”

苏红的心口拧紧了点,这么小家子气的礼物居然还被夸?看来老东西真的想接受陶笛这个小贱人了……

陶笛又笑了,笑的很满足。就像是个被爸爸夸奖的小女生一样,还有些羞涩。不管公公是真心夸她。还是勉强夸她的,她都很开心。因为,今天是她第一次来季家,而且公公已经很给面子的没给她脸色看了。

她其实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

她扬起小脸看了一眼身边的男人,眼底有一点按捺不住的小激动。

季洁在后面看着这样一幕,眼底的担忧终于是消散了。其实,她最怕的就是大哥心理有阴影。如今看来,大哥终究是为了小尧在退让。

等到季尧跟陶笛引起的骚动平息后。左轮才风度翩翩的出场。

他一出场,那双会放电的桃花眼就忍不住开始搜索冯宇婷的身影。他看了被邀请名单,上面有他的气质姑娘。所以啊,他才特意没跟季尧一起出场。

季尧的存在感太强,跟他一起出场,他是给自己挖天坑!

他搜索了一圈,没发现冯宇婷的身影,有些失望的扁嘴。

他跟季尧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类型,他俊逸潇洒,季尧冷酷内敛。他爽朗温柔,季尧刚毅霸道。

总体颜值上来说,他不输与季尧。

所以,他一出场立马引起了一些年轻小姑娘的失控。那些活跃的小丫头,有些按耐不住的给他使眼色。

左轮微微摇头,一脸的惋惜,心里腹议现在的小姑娘啊真是太不矜持了。

这一边。

周围不断有宾客上来跟季尧客套打招呼,季尧淡漠的点头回应。

陶笛一直陪在他身边,这时苏红走上前热络的拉着她的手,“小笛,今天来参加宴会的还有很多季家的亲戚,我带你去认识认识吧。”

陶笛看向身边的男人,男人明显的蹙眉。

苏红又笑,“小尧,我知道你宝贝小笛。我是长辈。这又是在我们家里,我还能把她怎么样啊?”

走吧,说着就拉着陶笛帮她介绍边上的朋友。

陶笛不得已只好跟着她后面,礼貌的跟她介绍的亲朋好友打招呼。

不过,她心底对苏红是充满了戒备了。

尤其是手中的香槟,她时刻警惕着,深怕再发生什么被下药事件。

苏红真的是很热情的帮陶笛介绍季家的亲戚,那温和的模样,真像是一个慈爱的母亲。

要不是陶笛早就从姑姑那里了解了她的为人,差点就被她感动了。

突然,旁边有女佣不小心撞到了陶笛。

陶笛身子一晃,手中的香槟就撒到了苏红身上。

苏红白色的晚礼裙瞬间就毁了,女佣吓的面色惨白,连连道歉,“对不起,夫人。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陶笛看着自己手中还握着的空高脚杯,也很尴尬,“阿姨,真的抱歉。”

苏红一瞬间的错愕后,又扬唇,宽和的道,“算了,你也不是有心的。先去忙吧。”

女佣吓的连忙退下。

苏红又轻轻拍着陶笛的手背。安慰道,“没事,小笛,不关你事。”

陶笛还是很尴尬,“可你……这衣服……”

苏红轻笑,“没事,你帮我挡着点,陪我到楼上换件礼服就是了。反正在自己家里。也方便。”

陶笛根本就没有拒绝的理由,是她理亏在先。只能走在她的侧边,帮她挡着点。

一路上,苏红都温和的跟她聊着天。似乎,她跟陶笛总有说不完的话题。

到了三楼,她突然蹙眉,“小笛,我先去一趟洗手间。你先到我的化妆间里面等我一下,我肚子好像有点不舒服。你先进去,顺便帮我挑一下我等下换哪款礼服比较合适。”

陶笛立刻警惕起来,“我还是在这里等你吧。”

苏红却不给她拒绝的机会,将她拉到第三个房间门口,“听话,你先进去。你也是季家人,就把这里当自己家一样吧。我先去洗手间。”

她开门,把陶笛推了进去。

陶笛全身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她打量着苏红的化妆间,还真是挺奢侈的。各种国际大牌护肤品堆满了,她警惕的看了看,好像没发生什么异常。

深呼吸后,安慰自己也许苏红只是想刻意表现出自己的大度。没对她动什么歪心思,毕竟这里是季家。在她的化妆间里面发生点什么,她也脱不了干系啊。

这样想着,她心情也放松了点,

打开衣柜,帮苏红挑礼服。

只是衣橱一打开,就有东西砸了下来。

她蹙眉,一看掉到地上的是一本影集。

捡起来后,被封面上挚爱两个字给触动了。就这样,她鬼使神差的打开影集。

映入眼帘的男女合照,让她美眸睁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