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青梅竹马/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让陶笛吃惊的是照片上男人她很熟悉,是她喜欢缠着的大叔季尧。

照片上的季尧像是高中生模样,身上还穿着校服。虽然五官还是有些高冷,但是没有现在的季尧那么凌厉刚毅。而跟他合照的女孩看上去很是恬静,白皙的五官透着一丝的青涩。

照片上的女孩子用一种很依赖的姿势环抱着季尧,小脸枕在他的胸口位置。白皙的面容上面满是青春烂漫的笑容,看的出来她很开心。

陶笛看见这样的照片,眸中的震惊满满的变成了呆滞。她的手指微微的颤抖,却像是走火入魔一样继续往后翻去。

她看见了很多季尧跟女孩的合照,姿势几乎都很亲密。还有一张在校园的长凳上,女孩坐在季尧腿上的照片。还有两人一起在海边的合照,有女孩调皮的揪着季尧耳朵的画面,也有女孩穿上围裙给季尧做饭的照片,还有女孩伤心时候趴在季尧胸膛哭的照片。

看着看着,她的心就跟着拧巴了下。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明知道这是过去的照片。可她看到这些亲密的画面,还是不能淡定。

照片上面的亲密姿势,很多都是她跟季尧从来没有有的。比如在海边。比如在树林里,比如在乡间的小道上,比如在游艇上……

她从来不知道季尧这么喜欢拍照,她记得她也拉着他一起自拍过,可他不喜欢。

他是不喜欢还是不喜欢跟她拍?

她不由的开始胡思乱想,思绪再往直前延伸。想到上次她问他曾经女朋友的事情。他们爆发了前所未有的激烈争吵,那晚上季尧对她发了一通脾气,最后还甩门而去。

原来他真的有这样一个感情深厚的前女友,而且她连提都提不动。

她好像又有心魔了,越想越难受。心底像是有蜘蛛网在交织,密密麻麻,让她透不过气来。

她的视线定格在女孩的笑脸上,恍惚中竟觉得有些眼熟。眼睛也涩涩的难受,她深呼吸。再深呼吸,还是很难受。

一时之间,拿着的这本影集仿佛有千斤重。丢也丢不下,拿着又沉重。

她就这么呆滞着。眼神恍惚着。

心里乱七八糟的不是滋味……

苏红其实不是上洗手间,她只是躲在走廊上看着那个房间。见陶笛迟迟没有出来,她就知道她的目的达到了。眼底闪过阴郁之色,飞快的回卧室换了一件礼服后下楼。

因为神色匆匆,她下楼后去了洗手间整理自己的妆容,深怕季向鸿看出她有什么不正常的。

她出洗手间的时候差点撞上低头看手机的施心雨,她视线一扫,看见施心雨手机屏幕上的那张照片后眸光一暗。

她温和的主动打招呼,“你好,是纪少奶奶吧?”

施心雨之所以来洗手间是因为实在是嫉妒的难受,心底那些嫉妒的种子像是发芽了一样折磨的她难受。她只能跑到洗手间来发泄自己的情绪,她正在看手机里面那张陌生人发来的照片。就是季尧跟女孩合照的照片……

她很想冲动的把照片发给陶笛,很想刺激刺激她。

可是想到今天宴会上季向鸿对她的警告,她又有些忌惮。所以,这会拿着手机远离喧嚣正在恼火。

苏红对她温和的态度,让她有些受宠若惊。她连忙将手机放下,扬起笑容,“季夫人,你好。我是绍庭的妻子,我叫施心雨。您叫我心雨就好。”

苏红也笑,“心雨,名字真好听。你怀孕了啊?马上要做妈妈了,祝福你哦。”

施心雨提到肚子里的宝宝,心情总算是好了点,“谢谢夫人。”

苏红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暗自盘算着施心雨手机上刚才的那张照片。虽然她不清楚施心雨怎么会有那张照片,不过她能确定照片上的人是季尧和小雅。

这个施心雨她之前调查陶笛的时候,了解到她曾经是陶笛的闺蜜。后面抢了陶笛的男朋友,所以她们之间应该已经不是闺蜜关系了。

既然不是闺蜜了,施心雨肯定也不会希望陶笛好过。

而且据她调查。施心雨嫁给纪绍庭之后过的并不幸福。好像那个纪绍庭心里还有陶笛,所以施心雨看着这张照片是想发给陶笛让陶笛不痛快?

这样一盘算,她的眸底算计的光芒更暗了。看来这个施心雨跟她一样,也不想让陶笛好过。

还真是巧了,她今晚这事还算是算计对了。

她还能利用一番这个施心雨……

于是,她热情的道。“不用跟我客气,对了,我刚才不小心看了你的手机。你手机上面的照片是季尧跟小雅的?”

施心雨有些慌乱,不过又在她的话里找到了关键点,“您认识照片上的女孩?”

苏红点头,“当然,她叫小雅。她跟我们家小尧曾经是青梅竹马,门当户对,……”

就在施心雨很想从她口中再探听到一些有用信息的时候,苏红眼底一抹狡黠闪过适时的住口,叹息,“唉,你看我真是的。怎么见到你就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啊?见到你真是什么话都想跟你说,可是这些过去的事情了,不提也罢。”

施心雨其实很想追问的,可她又不敢表现的太明显,只能微笑,“夫人。我对您也很有亲切感,您笑起来的样子特别温暖。”

苏红故意不动神色的轻笑,“看来我们还是很投缘的,你平时有什么爱好?不然下次我约你一起做做美容?”

施心雨当然是欣然点头,“好啊。我现在就把号码留给你。”

在她们相互存手机号码的时候,苏红故意叹息。“听小笛说你跟她是好朋友是吗?小笛这孩子就是容易想太多,你帮我上去安慰安慰她吧。”

施心雨一怔,“小笛怎么了?”

苏红一脸的感伤,“唉,刚才她陪我到楼上换礼服。然后不小心走错了房间,看见了我们家小尧曾经珍藏的影集。那本影集里面满满的都是小尧跟小雅的美好回忆。对了,你手机上刚才的照片是小笛发给你的吗?”

施心雨听到这里,简直觉得自己太幸运了。季夫人给她提供的这个契机,简直是太合适了。她点头,“是啊,是小笛发的。我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现在想想小笛是在向我寻求安慰呢。”

苏红见鱼儿已经上钩,心里一阵得意,稳着性子道,“那你上去安慰安慰她吧,叫她不要想那么多。回忆再美好,那也只是回忆不是吗?过去的事就让她过去,她介意又能怎么样?难受又能怎么样?回忆的痕迹怎么也抹不去!对吧?”

施心雨连连点头,“对,夫人您说的太对了,还是您比较豁达。小笛现在在楼上吗?”

“对,三楼第三个房间。你快去吧!”苏红笑道。

看着施心雨上楼,她笑的更阴冷了。

施心雨到了三楼。推开门,果然看见了失魂落魄的陶笛正对着影集发呆。

心底那些嫉妒的火焰瞬间就被浇灭了一半,她掩饰不住眼底的报复欲,凑上前,冷冷的勾唇,“我亲爱的好闺蜜。你在看什么呢?”

陶笛沉浸在自己乱糟糟的思绪里,连施心雨什么时候进来的都不知道。她的声音,吓的她肩头一抖。

施心雨又冷笑,“怎么了?做什么亏心事了,这么心虚?”

陶笛现在不想理她,确切的说她现在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总感觉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一样难受,灼痛着。

施心雨趁着她恍惚之际,一伸手抢过影集翻开。看着上面亲密的男女,笑的更兴奋了,眼底隐藏不住的嘲讽,“哎呦呦,我以为怎么了呢?原来是看见季尧的挚爱了啊?怎么样?这下子相信了吧?我之前跟你说的时候你还不信?现在亲眼见到了吧?见识到她们有多恩爱了吧?”

陶笛那颗揪着的心,像是被洛铁烫了一下。她的确是被这些恩爱画面给伤到了,明知道是过去,可亲眼看见这些真的很难受。

施心雨看她脸色已经变苍白了,而且完全没有了平时的毒舌战斗力,她继续补刀,“小笛。我之前就想告诉你的。可是又怕伤到你,现在你自己看见了。我不防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这照片上的女孩啊叫小雅,跟你家老公青梅竹马的挚爱哦。”

陶笛的身子开始微微的颤抖,心头涩然的很。

“你啊还是太单纯了,是不是季尧对你稍微好那么一点。你就幸福的以为自己很幸福啊。你别傻了,照片上的女孩出国了。季尧为了弥补空缺,才跟你闪婚的。这要是等到小雅回来,那你就只能下岗了。”施心雨随手的翻动着影集,还故意指着其中一张上面的女孩给陶笛看,“小笛,你看这女孩真漂亮。难怪你老公会把她当成挚爱,你看她的笑容真迷人。”

陶笛的身子僵着,一动不动。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施心雨看着陶笛这模样,心底直呼过瘾。心底憋得的气,总算是发泄了点了。她收回影集,装着很关切的问,“怎么了?小笛,你脸色好差啊。你没事吧?我这个人就喜欢说实话,说客观事实。你也想开点,就算小雅回来了,你被抛弃了,你还是可以重新开始的嘛。”

陶笛的手指慢慢的握成拳头。不断的平息自己的情绪。

施心雨得意的笑着,“别难受……趁着小雅没回来之前好好过几天少奶奶的日子吧。我可是特地上来安慰你的,你可不能理都不理我啊。”

陶笛终于强大的克制住了自己的心魔,她告诉自己一定不能让施心雨看笑话。

一定不能!!!

她转身将施心雨手中的影集抢回来,放回原地。然后小脸上露出一贯的笑容,满脸的无所谓,“对不起,施心雨童鞋恐怕要让你失望了。不说我说你,你真是太幼稚了。这年头你随便往大街上一站,那些男男女女们谁没几个前任啊?我家老公这算是好的了,他只有这么一个前任。再说了,我自己也有前任啊。我也跟绍庭恋爱过,你施心雨是不是也担心绍庭甩了你啊?”

施心雨被她的笑容弄的有些懵,随即蹙眉,“你是不是傻了?胡说八道什么!!我跟绍庭现在感情好的很!这时候你还笑得出来?你是装的吧?我看你就逞强的装吧,其实心里指不定多难受呢。”

陶笛不以为然的冷笑,“施心雨童鞋,你应该了解我的胸襟的啊。你知道我陶笛不是个爱计较的女孩。我很容易想开。即使看见了这些照片也没什么不舒服的,因为我知道他们已经是过去式了。爱情这种东西需要经营和维护的,一旦被荒废,就算是想要找都找不回来的。所以,你怎么能确定小雅回来我老公就会跟我离婚?”

“因为他们相爱!”施心雨冷哧道。

“成为过去式,就足以说明他们不够相爱!你看我跟我老公现在才是恩爱有加。琴瑟和鸣呢。等小雅回来那一天,我老公早就淡忘了她了。”陶笛眸光清亮清亮的,一脸的自信。

施心雨反倒不淡定了,“你还真是不要脸,这么喜欢往自己脸上贴金?”

陶笛不想跟她废话了,“随便你怎么说,我要下去陪我老公了。他这么久找不到我,该着急了。”

“陶笛,你真让我呕心!!”

“你是孕妇,不呕心就不正常了!”

短短几分钟,那个战斗时候毒舌的陶笛又回来了。

这样子的她,反倒把施心雨气的脸色都变了。“自以为是的蠢货!!”

陶笛拉开门,准备出去的时候,又被激动的施心雨拉了回来。

“你还真以为你家老公忘记小雅了吗?你也真的以为是你自己命好闪婚闪到个霸道总裁吗?我告诉你,这一切都因为你只不过是个可怜的替身。”施心雨重新打开影集,指着上面的女人给她看,“你仔细看看,睁大你的眼睛看看。有没有觉得眼熟?”

陶笛蹙眉,心底有种不好的预感。她刚才是觉得眼熟,可是一时恍惚的又没发现到底哪里眼熟?

施心雨指着照片上那精致的五官狠狠的戳了戳,“你这个蠢货到现在都没看出来你跟这个小雅有点相似吗?你看你们下巴这个地方,看见没有!”

陶笛心中有一根线,猛然被扯断。她眸光颤了颤,看向她手指的地方。这一看,还真的有点相似。

难怪……她刚才觉得眼熟!!

原来是这样……

她的脑袋轰然一下子炸开了一样,然后就大片的空白涌进来。

盯着照片上的小雅看,明明很认真的看,可又像是什么都看不见一样。

好不容易强大起来的内心,再一次被摧毁。她甚至能听见砖块轰然倒塌的声音,心脏像是被大手搓揉着一样的难受。

施心雨嘲讽的笑容很刺眼……

小雅的笑容也很刺眼……

这个时候,门被人推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