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有炸弹!/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推门的是一脸焦急的女佣,看见陶笛在里面后,惊讶道,“大少奶奶,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陶笛的脸色苍白着,就连清澈的眸底也是一片灰色的荒芜,唇瓣都在微微的颤抖着。她不知道是怎么挤出的声音,哑声问,“怎么了?”

女佣很是着急,“夫人说找不到你了,让我上来找你。马上就要切蛋糕了,您快下去吧。”

闻言,陶笛嘴角鄙夷的勾了勾。夫人找不到她了?可不就是苏红故意把她骗到这个房间的吗?苏红果然是个阴险的女人,让人防不胜防。

而施心雨被人利用了也浑然不知,有些茫然的问了一句,“夫人不是知道我们在这里吗?”

女佣也不搭理她,只催促道,“大少奶奶,你们快点下楼吧。别扫了老爷的兴致。”

陶笛突然就清醒了几分,深吸一口气,转身出门下楼。

施心雨放下影集跟在她身后,一脸的幸灾乐祸。刚才真是痛快极了,她倒是想看看一会陶笛到下面怎么面对把她当成替身的季尧?看她怎么幸福?

据她了解,陶笛可是个骄傲又倔强的女孩子。

陶笛刚走出那间房子的时候。脚步都有些踉跄的。单薄的身子晃了又晃,走了几步后,脚步慢慢的平稳起来。

楼下,苏红一看见她的身影,连忙走过来,关切的问道,“小笛,你去哪里了?我让你陪我去楼上换套衣服。怎么我衣服换好你人也不见了?”

陶笛看向她暖意融融的笑容,心底一阵悲凉。

苏红有些紧张的问,“小笛,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啊?看你脸色不太好啊。”

陶笛突然就笑了,笑容跟之前一样纯净灿烂,“阿姨,我没事啊。可能我太笨了,跟你走岔了。”

她的笑容倒是让苏红眸底闪过一丝意外,面上她还是温和的笑道,“不笨,你才不笨呢。你可机灵着呢,是你对老宅这边的环境不熟悉。”

正在被人群簇拥着的季尧这时候也穿越人群走了过来,见到她的时候,压低声音问,“去哪了?”

陶笛见到他的时候,依旧笑的很灿烂。小鸟依人的挽着他的胳膊,甜甜的笑道,“在楼上的。”

季尧敛眉沉目,看她乖巧的样子,抿紧的唇角又松懈了几分,压低声音,“待在我身边。”

陶笛连连点头,还压低声音调皮的问道,“嗯,我知道啦。老公,你是怕我走丢了吗?”

季尧扫了她一眼,黑眸底有一丝紧张。

陶笛看见他眼底的紧张,心弦像是被轻轻的拉了一下,有点涩涩的感觉。不过,表明上依然是笑颜如花。

苏红一直在观察着她的反应,她以为陶笛看见那些照片,再加上施心雨上去对她冷嘲热讽一番。按照她这活泼冲动的性格,怕是要大闹天空了。她可是就等着她沉不住气,在老东西的生日宴上给季家丢人现眼呢。

可陶笛这会下来好像没事人一样,倒是让她不淡定了。

她捏着手包的手指微微的用力收紧,看着陶笛跟季尧又琴瑟和鸣的接受着宾客的寒暄和客套。她心底像是被倒了一桶汽油一样,大片的火焰燃烧了起来,烧的她呼吸道一直到喉哝口都疼的撕心裂肺。

这个陶笛怎么就能沉得住气了?

她想不通……

季向鸿今晚的兴致一直都很高,尤其是看见季尧站在人群中被很多业界人士拉着客套靠近乎的时候。他那双幽深的眸子里满是赞赏,就连唇角都忍不住微微的上扬。他的儿子那抹优秀,优秀到出类拔萃,站在人群中是那样的卓尔不群。他真的很欣慰……

陶笛挽着季尧,几乎是贴在他身边的。周围不断有宾客过来跟他们寒暄客套,她都很礼貌的回应。

季尧还是一贯淡漠的点头,算是回应。

陶笛会很活跃的跟别人聊上两句,她是个到哪里都不会冷场的人。在她灿烂的笑容的映忖下,季尧那刚毅的五官面孔仿佛也柔和了几分。

这一点季向鸿也注意到了,他看着陶笛的笑容,心理的抗拒又松动了几分。

施心雨这会也从楼上下来了,不过她的脚步倒显得有些凌乱了。原本是等着看好戏的,谁知道下来的时候看见的还是陶笛那灿烂的笑容。她还是一脸幸福的偎依在季尧身边,她不是很骄傲的吗?

怎么甘心当别人替身了?

她是装的吗?

可那样灿烂的笑容又不像是装出来的?

她扶着楼梯的手指收紧,指节微微的苍白一片,手背上纤细的青筋都暴突了出来。

该死的!

陶笛怎么还能笑得出来?

跟她一样愤怒的还有苏红,苏红的愤怒绝对在她之上。因为她又看见季向鸿对季尧的方向投去了一记欣慰赞赏的眼神。而对着她的季诚的时候,总是露出那种怒其不争的不满之色。

这让她很嫉妒,嫉妒的恨不得将季尧挫骨扬灰。

施心雨走下来的时候,差点跟她撞上,她有些不悦的蹙眉。

“夫人。”施心雨回神后,连忙挤出一点笑容。

苏红心底盛着盛怒,怒气已经蔓延到了脊背,仿佛她只要一弯腰。怒火就会爆发一样。她只能挺着脊背,看了施心雨一眼,想到她以后或许还有利用价值,她硬生生的压下几分怒气,“心雨,你怀着孕,走路多留点神。”

施心雨点头,“嗯,谢谢夫人关心。”

苏红暗自对她使眼色,“对了,你怎么在楼上?”

施心雨一怔,心想不是你让我上楼的吗?可当她看见苏红的眼色后,终于领会了,她答道,“哦,我只是随便走走。真是有些失礼了,还请夫人不要见谅。”

苏红对她的回答很满意,她走到她身边扶着她,压低声音,“记住了,我们没有在洗手间遇到过。”

施心雨求之不得的,她去刺激陶笛的事情当然是越少的人知道越好。她真是越来越喜欢这个季夫人了,她点头,“记住了。”

宴会很热闹。处处洋溢着笑声。

当然了,也有一些人是在这些笑声之外的。

比如说左轮,他走到哪里都会招来一群桃花。久而久之,这些桃花就让他有些烦躁了。

想找个安静的地方自己清净会都不能,他只好躲到后花园当中去求清净。

在后花园中,他找到一处安静的角落,想要放空一下思绪,独自欣赏一下天幕上的明月。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很失落。他找了一圈居然都没找到气质姑娘的身影,很奇怪她明明在受邀名单之上的。这会安静下来了,看着弯弯的月亮,他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了冯宇婷的身影。

还是她那张清冷的面孔比较有意思,比起宴会厅里面的那些女孩子矜持多了。

整个一个高端大气上档次……

就在他浮想翩翩的时候,听到不远处的摇篮椅边上有一个声音响起。

他的敏感神经一触动,俊脸上扬起一丝笑,原来气质姑娘躲这呢。

冯宇婷的确是来了。同样也不太喜欢里面太过喧闹的气氛。一个人躲在后花园里面清净来了,原本是想坐在摇篮椅上的。可是一想这是小女生才喜欢的悠闲,她这个女汉子坐在上面一定很违和。

所以,她只是倚在摇篮花架边上,发呆。

直到电话响了,她蹙眉从包包里面拿出手机,接通电话,“冯先生……”她的语气疏离冷淡。

电话那端的人很是不悦的问。“你去哪里了?”

冯宇婷语调低了几分,“在后花园。”

“过来!你怎么回事?我为什么带你来这种场合你心里没数?”

冯宇婷平静的眸光微微垂下,嘴角勾起一丝自嘲的弧度,“我有数。”

“今天这个宴会是个多么好的机会你不知道把握?那些业界阔少们随便套套近乎以后都是人脉,你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太过分了!!”

冯宇婷耳膜被震的有些疼,压低声音,“我马上回去!”

“还有,前天给你安排的相亲为什么不去?你是不是想造反?”

冯宇婷再度冷笑,嗓音也低了,“许家少爷残疾!”

“残疾?残疾怎么了?许家那么大的家业,人家能看上你是你的福分!”

冯宇婷叹息,“……”

“好了,你快点回来宴会厅。好好把握这个机会,我可不是白养你的这个女儿的!”

冯宇婷挂了电话,平静的眸底闪过一抹悲凉。

到底他是把她当女儿?还是交际花了?

每次这样的场合他都会带上她,从来不会在意她的感受!

好吧。她早已没什么自我的感受了!

她整理了一下情绪,正准备回宴会厅的时候,眼前突然多了一道身影。她蹙眉,戒备的看着面前的人。

左轮已经大概从她的那通电话里面听出了一些内容,这会看见她,唇角不断的上扬着,“姑娘,想哥没?”

自从那次在酒店搂着睡了一晚上后。他就再也没见到过她。

还真是有些想她呢。

冯宇婷确定来人是左轮后,冷淡道,“对不起,让你失望了。我的字典里面没有想这个字。”

左轮没有半点不悦,反而是很愉悦的享受着她这副高高在上的女王范。瞧这模样多带劲啊,比起里面那一群一点不矜持的女孩可爱多了。这样的女王范才容易激发男人的征服欲,越看越有意思。

突然,奇迹般的他的心情大好无比。

月光如水,静静的洒在万物上。轻纱一般柔软的笼罩在她高挑的身影上,她穿着水蓝色的晚礼裙,小腰收的窄窄的。忖的她的皮肤水嫩无比,仿佛清水洗涤过一般的洁净无暇。

她的确是个很有气质的女人,大波浪的卷发随意的垂落在一侧肩头,将她那张冷艳的面孔渲染出几分迷人,看的他目不转睛。

冯宇婷被他看的很不舒服的蹙眉,“让开一下,别耽误我时间。”‘

左轮伸手将她拉回来,“等一下,姑娘,我有事跟你说。”

冯宇婷很抗拒别人对她的亲密接触,挣脱了几下没挣脱开,只能忍着不悦,冷道,“快点说。”

左轮按在她的双肩上。突然发现这个女人还真高。上一次见到她的时候似乎没这么高啊,低头就看见她脚上那双巨高的高跟鞋了,他难得霸气的道,“姑娘,下次不准穿这么高的鞋了。哥喜欢跟你的身高差保持在十公分这样的一个舒适距离上,懂?”

冯宇婷无语,“你简直是莫名其妙,你到底有什么话跟我说啊?”

左轮又笑。笑的魅惑无比,月光下的他更多了俊逸,“其实,哥想跟你说的是。你这段时间好像皮肤又变好了,能不能告诉哥你用的什么护肤品啊?什么牌子啊?”

冯宇婷听了之后,无语的偏头,倒吸了一口气。她还以为他真的有话跟她说,没想到他除了撩妹还是撩妹。她又自嘲的冷笑,她大概是脑子被门框夹了才会以为左轮真的有话跟她说。一个玩世不恭到处撩妹的花花公子能有什么正经事跟她说?

她深吸了一口气,双手拎着左轮西装衣领,笑了,“左家大少爷,你还真的挺会聊天哈?”

左轮小心肝颤了颤,顿时激动起来。他真是很享受她的靠近,他能闻到她身上的香水味,还能感觉到她温热的呼吸,这感觉太美妙了。他点头,“那当然,会聊才会撩!!”

冯宇婷又笑,笑的美艳动人,“好吧,恭喜你成功的撩到我了。”

她突然凑上前,想要亲吻左轮。

左轮沦陷了,心跳一阵阵的加速。

就在他以为自己要走桃花运的时候。胯下传来一阵剧痛,他的桃花眸瞬间瞪大,俊脸上一阵痛色闪过,“你……姑娘你……你太毒了吧?哥还没生小轮子呢……”

疼的同时,他的手终于松开了她的肩膀。

是以,冯宇婷成功脱离他的魔爪,然后恢复高冷,“活该!!”

转身,优雅的踩着高跟鞋离去。

左轮看着她的背影,不停的倒吸着气,好半天才缓过来。

缓过来之后,他蹙眉,双手叉腰。自己又不是第一次吃这种亏了,怎么今天又会大意了呢?

果然啊,他也中了大多男人都不能幸免的美人计了。

不过,这女人还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他还真是越来越想撩她了……

突然,他的心情大好了起来,拿出手机给他家母上大人打电话,“喂,芳芳美女您睡了吗?”

左轮的母亲吕芳听到儿子声音就烦,没好气的回答,“睡了。”

“嘿嘿,芳芳美女我能瞬间让你清醒,你信不信?”左轮邪魅的笑着。

吕芳蹙眉。“你又出什么幺蛾子啊?今天是你季伯伯生日,你不好好陪他庆祝生日,你给我打什么电话?没事挂了!”

“别,别,芳芳美女我要相亲。明天你就给我安排一下。”

“什么?”

“我说我要相亲!”

“行了,你少忽悠我。上次你也是这么说的,结果帮你安排你几场,你只硬着头皮去了两场。还对人家小姑娘挑三拣四的。这次我不信你了!!”

“芳芳美女你必须信我,这次我是有目标的。”

“真的?”

“真的!!”

“那好,我等你回家具体安排一下!”

“好的!!”

挂了电话,他哼着小曲一脸愉悦的回到宴会厅内。

季向鸿生日宴中一个重要的环节就是切蛋糕,这会苏红亲自推到一个八层高的豪华大蛋糕走到会厅中央。

聚光灯打在蛋糕上,白色的奶油散发出甜甜的气息。

宾客们全部围上来,季向鸿站在蛋糕面前。一向内敛的他,唇角忍不住的上扬。

苏红微笑着让陶笛帮她一起点生日蜡烛,陶笛也微笑着帮忙。

季向鸿跟季尧两人站在一边,没有交流,但是似乎也没有以往的那种强势对立感。

季诚也在,他一直都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这会在母亲的眼神逼迫下,努力装出一副正经的样子陪在父亲身边。可他那双黑眸还是忍不住流连在现场的那些名媛美女身上……

苏红差点就想一脚踹死他,不过还是忍住了。

蜡烛点上之后,大家一起为季向鸿唱生日快乐歌。

季向鸿在一片祝福的眼神之中吹灭了蜡烛,苏红温和的挽着他的胳膊笑道。“老公,下面该你这个寿星给大家分蛋糕了。”

在这个过程中,陶笛一直表现的很愉悦,幸福的挽着季尧的手臂。

施心雨几次故意看她,对她挑衅的嘲讽,她都装着看不见。

季向鸿在大家的掌声中,开始给大家分蛋糕————

手中的蛋糕分切器插进蛋糕中,苏红拿着精致的蛋糕碟在一旁相得益彰的等着分给大家。

只是,季向鸿突然蹙眉。因为手中的分切器遇到了强硬的阻碍,他警觉的用力切开后看见一只盒子。

蛋糕里面居然藏着一只盒子?

大家都震惊了!!!

苏红诧异的看着这只盒子,“怎么回事啊?蛋糕里面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季向鸿沉目,打开那只盒子。

这一打开,盒子里面那颗定时炸弹发出了滴滴的报警声。

原本热闹非常的会厅内,像是突然被按了暂停键。

就连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是一致的震惊……

季向鸿的后背像是被涂了一层胶水,胶水风干了,他的后背像是要裂开了一样。

只两秒的功夫,大家就都反应了过来。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快跑!有炸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