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没这么无聊!/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声惊叫,让原本奢华高端的会厅瞬间就乱成了一锅粥。

这些上流社会的人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早已失去了原有的优雅和高贵。

会场里面弥漫着惊叫声,人潮拥挤声,撞破长桌声,还有香槟高脚杯撞到地上的咣当声……

苏红手中还端着蛋糕碟,她不知道被谁推了几下,摇摇晃晃的撞在季向鸿身上。蛋糕碟咣当一声掉在地上摔成了碎片,她吓的面容惨白,惊叫道,“啊……怎么回事?怎么会有炸弹?怎么会这样?啊啊啊!!!”

季诚眼底闪过一抹暗光后,下意识的向后闪了闪。

一时之间,原本的欢声笑语变成了兵荒马乱的慌乱。

好端端的生日宴就这样毁了……

在场的记者朋友也疯狂的往别墅门口跑,潜意识的远离炸弹。

人潮争先恐后的向别墅门口拥挤,再加上惊慌失措,有些人就被挤倒了,出现了踩踏现象。顿时,现场哀嚎声哭声一片。

在人潮之外有一抹高挑的身影只是静静的站着。尽管有人潮撞到她,可她还是一动不动的站着。那张冷艳的面孔上,满是不合时宜的淡定。那双平静的眸子底下,闪过一丝悲凉后,嘴角自嘲的勾起。

左轮刚从后花园进来,就听人惊叫说是有炸弹。他下意识的就寻找气质姑娘的身影,当他看见她淡定的站着之后,蹙眉,“我靠,你这女人是不是傻啊?”

他伸手来拉她,她却躲开,淡淡的道。“愚蠢!就算是跑到五公里以外还是会粉身碎骨!何必这样狼狈不堪?”

左轮倒吸了一口气,“你这女人大概不是正常人!!”

他也不管那么多了,直接就拉着她往老宅后门跑。

炸弹还在发出叮叮的警告声,像是拉锯一样在拉扯着。

空气中弥漫着火药味,一触即发。

施心雨怀着孕,情绪本就敏感。这会突然听说有炸弹。吓的站都站不稳了。下意识的寻求纪绍庭的庇护,她紧紧的抓着纪绍庭的手臂,“绍庭,我们快跑!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啊!我肚子里的宝宝还没出世呢,我不想死啊!!!”她还有很多幸福还没有感受还没有炫耀呢,怎么可以就这样死去!!

可纪绍庭的眸光却向陶笛看去。看见陶笛没动,他蹙眉低喝了一句,“愚蠢!真的爆炸跑也是死!!”

施心雨脸色惨白一片,直接哭了出来,“绍庭,那怎么办啊?跑也是死,不跑也是死!!怎么办啊?”

纪绍庭脸色阴沉,任由她扯着自己哭。

季向鸿在这种千钧一发的时候推开扑上来的苏红,潜意识的挡在季尧面前,“小尧,快走!!”

苏红被他甩出去很远,惊恐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愤恨。

一旁的管家许言冲上来扶住她,“夫人,你别慌……”

陶笛也被这种情景吓着了,她是第一次在生活中听到炸弹这个字。以前只在小说和电视剧里面听到过,她下意识的将往身边的男人身上靠。她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是本能寻求庇护。

季尧反应比她更快,在她靠向他的时候,就已经将她护在怀中了。他刚毅冷硬的五官上面笼罩了一层此时不该有的冷静,幽深的眼眸微微的眯起,眸底一丝精光闪过,紧抿的唇角微微的勾起。

然后沉声淡道,“炸弹是假的,模型!!”

他的一句话。再次震惊了边上的人。

只见季尧蹙眉上前,从盒子里面将那个炸弹模型拿了出来。

苏红吓的身子颤了颤,说话舌头都开始打结了,“你……你不会看错吧?真……真的是假的??”

季向鸿听了儿子的话,深眸看向那枚炸弹。眸底一丝睿光闪过后,眉头舒展了几分。这个炸弹果然是假的。都怪刚才太慌乱了,他失去了理智。连做工这么粗糙的炸弹模型都没有分辨的出来,还是他的小尧关键时候临危不乱,保持着该有的理智和冷静。

他看向季尧的眸光,再次多了几分赞赏。

苏红此刻还瑟瑟发抖的倒在管家身上,“真的是假的吗?小……小尧……”

季向鸿不满的瞪了她一眼,她吓的连连忙闭嘴。

陶笛对季尧是相信的,在看见他眼底那抹笃定的光芒后,她的惶恐都不见了。重重的舒了一口气,还好是虚惊一场。

季尧手中把玩着那个假的炸弹模型,找到开关后,将报警音关掉。

这下子在场的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大家都面色惨白,心有余悸的深呼吸。

那些在别墅门口遭到踩踏的人群不满的怒道,“假的?谁这么无聊?开这种玩笑?”

被踩踏的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受伤,自然怨气比较足。

那些即使没有被踩踏到的宾客们,之前也被吓的魂飞魄散,都失去了理智失了分寸。不同程度的狼狈不堪。自然也是有情绪的……

至于那些已经跑出去的,早已吓的开车溜了。

精心举办的生日宴会就因为这样一枚假炸弹而变得狼狈不堪,尴尬不已。

季尧将假的炸弹模型放到一边后,侧眸看着边上的小女人,低声问,“没事吧?”

陶笛摇头。心底却更加复杂了。她感觉到他是关心她的,他是在乎她的,关键时候他也在保护着她。可他到底保护的是她陶笛,还是曾经那个小雅的影子?

她不知道……

施心雨终于停止了哭泣,不停的喘息着,“绍庭……吓死我了……真的吓死我了……”

纪绍庭还是面无表情。只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苏红稍稍回神后,有些不悦的拧起眉头,上前从蛋糕中抽出那个盒子,“怎么回事?到底是谁这么无聊啊?谁在这里面放的这个盒子?面点师呢?管家去把面点师叫出来……”

管家眸光微微躲闪,指着盒子道,“夫人。盒子里面有张卡片。您看看……”

苏红脸色一沉,果然看见盒子里面有张卡片。她拿出来一看,眸光复杂了几分。看完了之后,倒吸了一口气,举起卡片对着陶笛摇头,“小笛。你这个玩笑真的有点过了!!”

陶笛还沉浸在自己心底那些复杂的情绪当中,表面上装的再开心心底的复杂都无法忽视。突然被苏红这么一说,她抬眸,澄清的眸子里一抹茫然流淌,“阿姨,您这是什么意思?”

苏红叹息,语气很无奈,“你自己做过什么你不记得啊?阿姨真的挺喜欢你这活泼爱闹的性格的,可是凡事都得有个度,你也不能不分场合啊?”

陶笛更加莫名其妙了,“我做过什么了?”

苏红将卡片递给她,“唉……你自己看看。”

陶笛没接,季尧已经伸手接了过来。

当他看见上面写着的那一行娟秀的字迹后,剑眉拧起。

陶笛忍不住也凑过来看了,这一看,胸口一阵堵塞。

卡片的内容如下————

嗨,爸爸。

请允许我在这个喜庆的日子里叫您一声爸爸,祝你生日快乐。永远健康!听阿姨说您喜欢热闹,所以用这个小模型来活跃一下气氛。请您相信我跟季尧会永远幸福下去的,请您接受我。

最后的署名是永远尊敬您的陶笛。

陶笛看的有些懵,她根本就没有写过这样的卡片。可是看上面的笔迹的确是她的笔迹,她真的是懵了。

苏红又叹息,然后母仪天下般的对着在场的人道歉。“对不起大家了,今天实在是很抱歉。是我们家小笛太爱闹了,把大家都吓坏了。我是这个家的女主人,我首先向大家道歉!”

季向鸿脸色蓦然沉了几分。

在场的宾客听到这话,纷纷用窃窃私语,用眼神指责陶笛。

陶笛被大家复杂的眼神看的很难受,手指不由的用力握紧。

苏红又转身吩咐管家,“你快去安排一下,把受伤的贵宾都送到医院去处理一下。我们季家负责所有的医药费。”

看着季向鸿的时候,她的声音柔了几分,有些无奈,也有些余悸。“老公,真的没想到会弄成这样。不过你也别怪小笛,她这孩子还年轻,又爱闹难免会丢了分寸。”

季向鸿从季尧手中将卡片抽了回来,扫了一眼后,眸光顿时幽沉了几分。

陶笛很冤枉,很委屈,她抬眸倔强而坦然的看向季向鸿,“不是我,这张卡片不是我写的。”

苏红听了之后问,“小笛,你确定吗?这真的不是你写的?”

陶笛摇头,“不是!!”

被吓的半死的施心雨哪里肯错过这样一个大好机会,她连忙上前,“夫人,卡片能让我看一下吗?我跟小笛是好闺蜜,我熟悉她的笔迹。”

苏红从季向鸿手中抽出卡片,“你看吧。”

施心雨只一眼就可以确认那是陶笛的笔迹了。她叹息,轻声道,“小笛,别怪我不讲私情。这的确是你的笔迹,你今天这件事做的真是没分寸。我也了解你爱闹的性格,可今天这种场合不是你能随便闹的。你看看好端端的生日宴被你搞成什么样子了?”

纪绍庭听到她的话。眉头不悦的蹙进,眸底迸射出一道冷光。

施心雨故意忽略绍庭的眼神,继续道,“小笛,你也别狡辩了。这是你的字迹是抵赖不了的,用你之前的笔迹出来一比对就一目了然了。你还是快点跟季伯伯道歉吧。”

陶笛却是固执的道。“不是我写的,这件事跟我无关!!”

施心雨又叹息,“你怎么这么不听劝啊?你快道歉,别再倔强了,你看看你把我们大家都吓成什么样子了?”

陶笛瞪了她一眼,“你闭嘴!我说了不是我就不是我。这卡片虽然笔迹跟我一样,但是我真的没写过。再说了,我这是第一次来老宅。这个蛋糕又是现场在后厨做的,我怎么能把盒子放进去?这盒子明显的压在蛋糕的夹层里面,我如果不是事先跟甜点师沟通好了,我怎么放这么大的盒子?你们可以把甜点师叫出来对峙。”

苏红蹙眉。“小笛,你当真要这么倔强吗?我可以叫甜点师出来对峙,你确定要我去叫吗?”

陶笛听她这么说,心底又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怕是甜点师也被收买了吧?

季向鸿深眸看向陶笛,明显比之前多了几分沉甸甸。

陶笛倔强的挺直脊背,迎上他的眸光。她不能紧张。不能心虚。

一直没有说话的季尧突然将孤立无援的陶笛往怀中揽了下,然后迎上季向鸿的眸光,笃定淡漠的道,“不是她,她没这么无聊!!”

一句话,让陶笛侧眸看向他。

季尧大掌揉着她的发丝。眼谭里璇起一点温柔,“我相信你!”

陶笛的心口有一丝控制不住的悸动,看着他的眸光,她竟有种想哭的感觉。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笃定的说相信她!!

季向鸿没说话,似是在考虑问题。

苏红也蹙眉,这时候一旁的管家许言突然眼神躲闪而愧疚的上前,“老爷,对不起!这件事我也有责任!!”

季向鸿瞪他,“是你放的?”

管家许言连忙摇头,“不是,不是我放的!可是跟我也有关系,是大少奶奶亲手交给我的。我以为她真的是给您准备的惊喜,所以我就把这个盒子拿给甜点师了,还悄悄进行着,一直没敢跟您透露分毫。所以……我也有责任。”

季尧眼底猛然迸发出一抹戻气,只射向许言。

许言叹息,“大少爷,这盒子真的是大少奶奶交给我的……大少奶奶开车过来交给我的,我连她穿的什么颜色的衣服都还记着呢。我当时还挺感动的,觉得少奶奶真有心。哪知道事情弄成这样啊。这卡片也是大少奶奶的笔迹,对了,少奶奶送盒子给我的那条路上也应该有监控,也算是证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