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偏爱/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红闻言,第一个上前指责,“许言,这么说来这件事真的跟你也有关系?胡闹,你怎么这么没分寸?就算小笛把这个盒子交给你,你也应该检查一下。你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你看看今天这事闹的!”

许言低头,声音有些低哑,脑袋垂的低低的,“夫人,很抱歉。我当时没想那么多,我以为这只是大少奶奶的一番用心良苦。而且大少奶奶还一再的叮嘱我,不能打开盒子,不然就没惊喜效果了。真的很抱歉。”

听他们的对话,像是已经认定了这件事真的是陶笛做的。

周围的一些宾客看着陶笛的眼神更加复杂了,有怨气,也有无奈,还有隐忍。

施心雨早在看见那张卡片的时候就认定了这件事是陶笛做的,此刻唇角微微的上扬着。眼眸中彰显着幸灾乐祸。该死的陶笛,愚蠢的陶笛!!!

陶笛深呼吸,只坚定的迎着大家谴责的眸光,“这件事跟我没有关系,我不会愚蠢到不分场合做这样的事情……”她想要证明自己,可眼下除了苍白的几句解释之外。她拿不出别的证据。

季向鸿的脸色已经阴沉到了极点,陶笛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就沉声喝道,“够了!!!”

陶笛很委屈,咬着自己有些苍白的唇瓣。

身边的季尧剑眉一再的拧紧,溢出口的嗓音更是裹着透彻的寒气,“这件事跟她没关系,事实怎样我会查清楚!”

苏红又忍不住劝道,“小尧,我知道小笛这次闹的你也很难堪。可是咱们还是要实事求是的,是小笛亲手把盒子交到管家手里的。管家又不是老眼昏花,他跟小笛又素不相识。难不成还能嫁祸给小笛?”

许言连忙道,“夫人,我可不敢。我都是实话实说,我都跟了老爷这么多年了,我可不敢……”

季向鸿深眸中闪过风暴,隐忍着脾气。沉声道,“都给我闭嘴!还嫌不够乱吗?”

是以,苏红跟许言才低头不言语。

季向鸿压低声音,“先善后,季家人晚上都留下来开家庭会议!”

苏红眸底一丝冷意闪过,然后连忙附和,“也对,我们家的事情还是不要当着大家的面说。我也是有点激动了,还是老爷想的周到。”

说完,就忙着去安抚那些才踩踏伤正在等救护车来的宾客。

楼下发生的这些暴乱场面季洁并没有见识到,因为她不习惯这种场合,所以在宴会开始没多久就去了三楼自己曾经的卧室静心看佛书。等她下楼的时候,楼下还没有收拾好的残局让她诧异。

她走到陶笛面前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

陶笛看着姑姑那紧张关切的眼神,胸腔内再度酸涩。

她还没来得及回答到底发生了什么,施心雨就忍不住开口,“是这样的……”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纪绍庭扯了一把,他脸色僵硬,“回家!”

施心雨显然还不想这么早就走,她还没看够陶笛丢脸的样子。

纪绍庭说完了这两个字,根本不理她,就径自离去。

施心雨只能有些尴尬的跟着离去。

在别墅门口,她追上纪绍庭,“绍庭你等等我。你走那么快干嘛?我刚才被吓的不轻……现在心跳还在加速,等一下你陪我去一下医院吧。我怕吓到肚子里的宝宝……”

纪绍庭根本就不理她,直接上车发动引擎。

施心雨连忙又追上去,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上去。看着纪绍庭那冷沉的脸色,她小声的问,“绍庭。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很生气啊?”

纪绍庭一边开车,一边冷笑,“施心雨,你今天是故意的。你心胸真是狭隘,你为什么一直针对陶笛?”

施心雨流露出委屈的神色,“绍庭,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我刚才看卡片只是想帮着小笛力证一下清白,我也没想到那上面的确是她的笔迹。她这件事做的真的是有失分寸……”

“闭嘴!”纪绍庭突然暴躁的吼向她,吼的她身子都颤了颤,“施心雨,陶笛是什么人你不了解吗?她爱闹,可她不会这么没分寸,不会这么蠢的。跟你在一起的这些日子,我对你也更加了解了。你就是故意针对陶笛!!!”

施心雨否认,“我没有!!”

纪绍庭讥笑的勾唇,懒得跟她多说一个字,心底对她的失望再度加深了一层。

晚上十点,季家终于消停了。宾客们都走了。

安抚和善后工作进行的还不错,媒体那边也压住了风头,禁止今晚的闹剧在明天的新闻上发酵。

季家在东城举足轻重,包括各路媒体都要给面子。

季尧想要带陶笛先回去,陶笛不愿意,她坚持留下来为自己洗白。

虽然季尧一直坚定说他会帮她查出真相。但是她还是想要留下来自己做点什么。当然她当下能做的事情就是虔诚的向每一位宾客道歉,她说,“真的很抱歉给你们造成了困扰,但是请相信这件事不是我做的。晚点我一定会找出证据证明我自己的。”

她就这么固执的跟每一位宾客解释着道歉着。

季尧看她这样眸底闪过疼惜,眉峰蹙的更紧。他上前将她拉到一边,心疼的看着她。“跟我回家,不用在意这些人。我会查清楚这件事的。”

陶笛摇头,“不,我要留下来开家庭会议。我要看路段的监控录像,我不想逃避,我一定要尽快的找到蛛丝马迹证明自己的清白。他们是你的家人。我更加不能逃避。我不能表现出半点心虚……”

季尧眸光沉了沉,眸底一丝冷意迸出后,转身走向正在招呼宾客的管家————

十点半,季家人都聚集在书房开家庭会议。

季尧已经提前询问了管家陶笛送盒子给他的地点,然后打电话调取了那个路段的监控录像。

录像在电脑上播放,监控画面上面的确出现了陶笛的那辆宝马车。车牌号也是她的车牌号。因为车身玻璃都贴着深色的车膜,所以在监控上面看不清开车的人到底是谁。车在路边掉头后,停下车内的陶笛走下来,将盒子递给管家。

穿的衣服也是陶笛喜欢穿的那件粉色粗线开衫,下面黑色的打底裤,那背影看上去真的很像陶笛。

看到这里陶笛苦笑,她之前还担心视频会被伪造。现在看来视频没有被伪造,因为视频里面那个女孩根本就不是她。只是伪装成了她的样子,开着跟她一样的宝马车,车牌号也是一样的套牌。

再加上管家的指认,还有所谓的她的笔迹,她简直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这怕是苏红的手段吧!

苏红看到这里又沉不住的挑唆道。“唉,小笛这下子你还有什么话想说的?你身影不是你还能是谁啊?”

季洁听了蹙眉辩论道,“大嫂,你不要这么武断。视频上的女孩又没有露脸,你怎么能肯定是小笛?说不定只是跟她穿着一样的衣服而已?”

苏红冷笑,又叹息,“小洁,你干嘛一直护着这个陶笛?我看你也真是蛮奇怪的,你没看见上面的车吗?车是小笛的,车牌号你可以核对一下啊。还有管家都亲口承认了,这还有什么好狡辩的?管家之前根本不认识小笛,又跟在老公身边这么多年了,有理由冤枉小笛?其实啊,这本来也没多大的事情。爱闹的过头而已,最多就是不懂事。怎么就不知道低头承认个错误呢?一直狡辩有意思吗?”

季向鸿坐在主位上,脸色阴沉的吓人。

管家许言一直低着头,一副做错了事情的样子。

季尧看着这段视频,深不见底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精光。在陶笛百口难辩的时候抬眸犀利的看向管家,“坦白!”

他的声音很低沉,透着不容置疑的威慑力。

许言心弦一紧,连忙摇头,“大少爷,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我说的都是实话啊。我没什么好坦白的了。把盒子递给我的就是大少奶奶,我不会看错的。”

苏红暗自对一直好像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季诚使眼色,季诚只能硬着头皮说上两句,“小嫂子,你就承认了吧?你跟爸道个歉又不损失什么,谁能不犯错啊?我犯的错比你多的多了……”

他的话成功的让苏红和季向鸿都狠狠的向他瞪眼。

季诚只能闭嘴,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梁。

苏红心里那叫一个恨啊,她这么精明的人怎么就生出这么个没心没肺的东西?

季尧唇角勾起一个冷冽的弧度,起身,长臂一伸指着电脑上面显得的监控时间一针见血的道,“这出戏一点不高明。”

大家都看向他,只见他犹如王者一样颇有指点江山的气场。“车可以有同款,车牌号可以套牌,但是面孔无法复制所以只露出背影。一切看上去很合理,其实忽略了一件事。”

他的声音可以的顿了一下,苏红的眼底闪过一抹慌乱,许言也是紧张的身子一颤。

季尧冷笑,“这辆宝马一直是我在开,监控上面显示的时间段这辆车正停在医院的停车场。那天晚上我有手术,延迟下班!”

空气像是被凝结了几秒,陶笛清澈的眸底闪过一丝欣慰。她也一直被这种表明现象迷惑了,一直找不到出口。可其实最关键的就是这辆宝马车,她基本上就没怎么开过了。

越来,人着急慌乱的时候连智商都会下降。她怎么没想到这么简单的一点?

苏红心弦一颤,眸光闪了闪,然后又想到了突破口,她竟笑了,“小尧,看不出来你这段时间跟小笛的感情进展的挺好的。都懂得袒护她了?”

季洁听不下去了。“大嫂,你这是什么意思啊?小尧指出了关键点,怎么能是袒护?”

苏红笑的温和一片,“可不就是袒护啊?小洁你仔细想想,他说那辆宝马他在开,谁不知道他有那么多豪车啊?怎么偏偏那天开的是一辆小宝马。这宝马三系里面空间很小,一看就是陶笛这种小女生开的。再说了小尧说这辆车停在医院停车场,仁爱医院都是他投资的,就算咱们去看监控,他也能提前让人修改一下监控时间。所以,只要陶笛曾经开过这辆宝马去医院,他就能制造出陶笛这辆宝马在医院的铁证。”

季尧的面部五官顿时就凌厉了起来,周身也笼罩了一层肃杀的气场。

苏红吓的舌头打结,“小尧……我就这么一说……也是实话……你别这样看着我。你眼神太可怕了……”

陶笛无力的看着苏红,小手下意识的就去拉季尧。突然就有些忍不住的心疼他,面对这样一个小妈,他以前一定过的很辛苦?

这件事到这里。进行到有些尴尬的局面。

季尧虽然指出了问题所在,但是苏红的话听上去也没什么问题。

所以,大家都小心翼翼的看向季向鸿,等着他决断。

说到底这件事是家事,还是要以季向鸿的判断分析为准。

季向鸿的面部仿佛笼罩了一层暴风雨,突然他拧眉沉声逼问。“许言,谁给你的胆子这么干的?”

许言脊背一颤,还是忍不住狡辩,“老爷,您不相信我?我知道您一直都偏爱大少爷,可您不能怀疑我的人品啊。”

季向鸿眼底闪过一抹鄙夷的暗光,像是只老狐狸一般冷笑,“许言,正如你说的我偏爱小尧。所以,小尧每天喜欢开什么车上班我不知道?”因为爱子心切,他在医院里面安排了自己人。每天都会向他汇报季尧上班的细节,这并不是监视,而是他向自己儿子靠近的一种方式。

他每天关注着儿子穿什么衣服,开什么车,做了几台手术。看着这些汇报,他会觉得他跟儿子的距离没那么远了。

苏红暗自蹙眉,懊恼的收紧手指力道。

季洁露出欣慰的表情,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陶笛有些意外,季向鸿这是相信她是被冤枉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