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我喜欢/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转念一想,陶笛意识到季向鸿不是愿意相信她,其实是愿意相信自己的儿子季尧。不过,这对她来说已经足够了。她需要的是他的相信,需要他还自己清白。

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葱白般的手指轻轻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大概是因为今晚上经历了太多她意料之外的事情,这会她的心真的好累。

她自认为自己从来没有刻意伤害过谁,可总有人存心不让她好过。比如说施心雨,一直在找她茬。又比如苏红,精心设计了这一出戏。再比如这个管家,她跟他根本就是第一次见面他为什么要联合苏红这么诬赖她?

人在心情低落的时候,总是会忍不住有些悲观。

就好比此刻的她,真的有些悲观。

许言跟了季向鸿这么些年了,自然了解他的作风。他眼底那一丝鄙夷的暗光说明他心里早已认定了自己的判断,他心底很懊恼。懊恼自己疏忽了宝马车不是陶笛在开这个细节,也忽略了老爷对季尧的偏爱。

事已至此,他只得愧疚的抬眸,“老爷,对不起……这件事是我撒谎了。对不起……是我故意这么做的……”

季向鸿压抑了一晚上的情绪就这样爆发了出来,双眸闪烁着猩红的光芒,拍案而起,“为什么这么做?”

他的暴怒声,让书房的空气瞬间就下降了几个冰点。

一瞬间,到处充斥着一触即发的气息。

季诚吓的蹙眉。苏红更是心口颤了颤。

下一秒,季向鸿就指着苏红怒道,“你……你说这件事是不是跟你有关?是不是你指使他这么干的?”

苏红吓的弹了起来,一脸的恐慌,“老公,你怎么能这么说?这事我完全不知情啊,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啊?小笛这孩子我挺喜欢的,我怎么可能会这么干?管家自己做的事情跟我没关系啊!”

季向鸿讥诮的勾唇。火焰山一样的眸光直直的凌迟着她,“你确定这事跟你没关系?苏红这些年我对你还算是了解的,别以为你打什么主意我不知道。虽然你表面上隐藏的再好,我也知道你心里其实是怨恨的。你想利用这件事让我更加讨厌陶笛,从而让我跟小尧的父子关系更加紧张。对不对?”

苏红被他的眼神吓的连连后退,摇头,急的哭了,“我没有!我真的没有……老公这些年我一直安分守已的在你身边照顾你……我哪里还能打什么主意?”

陶笛是第一次看见季向鸿这样的暴怒。比上次绑架她的时候的眼神要可怕上好几倍。空气中的火药味,让她也不由的心弦紧绷了起来。

季诚惶恐的躲闪着眼神,一脸的犹豫。想上前为妈妈说话,可又惧怕父亲的怒火。

许言眸底碾压过一抹复杂,脊背僵了僵。

苏红被季向鸿逼到墙角,放声大哭了起来,“老公,你这是干嘛啊?你是不是想杀了我啊?我都说了……这事跟我没关系……我跟了你这么多年了……该有的分寸我一直有,在你眼皮子底下我怎么有胆子做这样的事?我一直都想我们一家子和和美美的,我怎么还能故意伤我们家和气?”

她委屈的大喊,“许言,你怎么变哑巴了?你倒是说话啊……你自己跟老爷坦白你为什么这么做?你自己告诉老爷这件事到底跟我有没有关系?你说话啊!!”

许言连忙上前,“老爷,你息怒。我用我的性命发誓,这件事跟夫人没关系。这件事完全是我擅自做主……是我的错。你怎么打我骂我,罚我都没关系。只是这件事真的跟夫人没关系……”

季向鸿凌厉的眸光射向他。“许言,你越来越放肆了!!你这是要袒护她?”

许言惶恐的摇头,“老爷我不敢,在这个家里我一直对你唯命是从。这些年我对老爷一直是仰慕的,一直是感激不尽的。感激老爷给了我这份薪资不菲的工作,当然了最重要的老爷给了我机会让我体现了我的人生价值……我已经犯错了,怎么敢袒护夫人错上加错?老爷,这事是我自己的主意,你罚我吧。罚我两年不拿薪水都行。”

季向鸿眸光更沉,暗自思量。许言这个人跟在他身边多年,一向是谨言慎行,也了解他的作风,应该不敢再胡编乱造。他拧眉,喝道,“你为什么这么做?”

许言叹息,“老爷,其实……其实我是为了大少爷……”

季尧一记冷眸扫过去,他又倒吸了一口气。

“老爷……”

许言最终像是豁出去了一般,指着陶笛道,“我就是不喜欢这个陶笛,我不喜欢她。可我看着老爷一天比一天的愿意接受她,我很难受,也很着急。所以才会这么做的,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大少爷。大少爷不应该娶她的,大少爷之前是有……”

“闭嘴!”

“够了!”

“不要说了!”

季向鸿,季尧,季洁三人同时开口。

许言果然闭嘴不语了。

陶笛其实已经知道小雅这个人的存在了,也猜到许言口中接下来要说的话。可显眼,他们三个人不想让她知道。所以,她也下意识的装傻。其实她心底也害怕这种表面的平静被小雅这个名字打破后,将会发生什么事情?她要怎么面对季尧?

季洁,季向鸿二人心底也是不同程度的紧张。

现在的一切似乎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小雅这个名字不应该被提起了。因为没人知道她去哪了,也没人知道她到底会不会回来?

维持现状是眼下的最好状态……

至于季尧,他是潜意识的反应。他不想听到那两个字,不想听到。

苏红缩在墙角,心底却在冷笑。三个愚蠢的蠢货,陶笛早就知道小雅的存在了。他们还在掩饰?

呵呵……

愚蠢!

再看陶笛,她一脸的茫然,表现的就好像真的不知道有小雅这个人存在一样。她是真的不在乎?还是假装不在意?又或者是她不敢在意?

许言接受到季向鸿的眼色后。又换了一种说辞,“大少爷之前是有跟老爷闹的不愉快,有隔阂。可是结婚这种大事,怎么能不经过老爷?我不喜欢大少奶奶,我觉得她太普通了,根本就配不上大少爷。我也心疼老爷作为一个父亲一步一步的退让妥协,我看不下去了。我就想做点什么,让大少爷自己意识到自己娶大少奶奶的决定是错误的。我原本已经一切都天衣无缝,可我忽略了一个最普通也最不合理的情节。我忽略了宝马车一直是大少爷在开……老爷您罚我吧!我错了,真的知道错了!!!”

“滚!!!”季向鸿怒喝了一声,“你给我滚!!”

许言赶紧退下,在离开之前还叮嘱了一句,“老爷,您别动怒。您别气坏了身子……我这就滚!马上就滚!!”

他退下后,季向鸿眸光扫向其他人。

季洁一脸的疲惫,每次回老宅都不能安宁。

苏红还在委屈的抽噎着,季诚也是惶恐的一言不发。

“你们也出去,陶笛留下!”

陶笛一怔,抬眸看向季向鸿。

季尧闻言,长臂伸过来将她拉起来,“不用理他,我们回家!”

季向鸿蹙眉,冲着季尧道,“怎么?怕我吃了她?我只是有话跟她说。”

他又看向陶笛。“我很可怕?你怕我?”

陶笛轻轻的摇头,然后拉着男人的衣袖,小声道,“你先在外面等我,好吗?”

季尧蹙眉,又听她轻声问,“好不好?”

最终他沉默的先出去,“快一点。”

书房的门开了又重新关上。

单独一个人面对季向鸿的时候。陶笛其实是没那么紧张的,又不是第一次单独见面了。

她微微的深呼吸,“您想跟我说什么?”

季向鸿转身过来看着她,眸光有些复杂,半响哑声道,“今天这件事对不住你,你别放在心上。”

陶笛微微怔住,她没想到季向鸿这样唯吾独尊的一家之主会跟她道歉。她也不是个不懂事的人。连忙道,“您别这么说。其实我也知道,不管这件事是不是我做的,总归是因我而起,搅了您的生日宴,应该是我说道歉才对。”

她这一番话说的真诚无比,没有丝毫的做作和娇柔。

这倒是让季向鸿有些刮目相看,看她平时的确是爱闹的性格。没想到关键时候还是挺明事理的。他看着她的眸光多了几分暖意,嗓音有些暗哑,犹豫道,“今天这事是我管教无方,说到底是家事。所以这件事……”

陶笛清澈的眸底一抹聪慧荡漾而过,立刻道,“我懂您的意思,俗话说的好家丑不可外扬。这件事我以后不会再提了。之前我是有些激动的,想要向大家证明。我不甘心被冤枉,想要努力为自己洗白。但是既然您已经相信我了,已经还给我公道了,我没必要耿耿于怀。对外界,你还可以说是我爱闹一时贪玩造成的,我不介意。”

她能理解季向鸿的意思,在他有些犹豫着开口的时候就能理解了。这事今天在上流社会肯定会传的沸沸扬扬的。虽然媒体那边压制住了。但是上流社会这个交际圈子还是不容忽视的,议论季家儿媳妇贪玩胡闹总比议论季家一家之主管教下人无方的好。

她的话音刚落下,季向鸿眼底浮现一抹不可思议。他甚至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明明他想要表达的还没有说出口,她只是看着他的眼神就能了解他想说什么了?

“…………”

季向鸿沉默无语,陶笛有些不踏实的问,“我理解错您的意思了吗?”

他摇头,“没有。”他只是很奇怪她怎么那么懂他?就好像冥冥之中跟他有一种默契一样?

陶笛现在看着季向鸿的眼神已经没了曾经的惶恐和紧张了,她现在眼底流露出的是尊敬。因为她通过今天发生的事情,越发的看出季向鸿对季尧这个儿子的疼惜。也许他年轻时候真的犯错了,真的过分了。但是他对季尧的那份父爱一直在,而且是隐藏在他那坚硬威严的外表之下的小心翼翼的那种爱。每一份父爱,都值得被尊重。

她从之前他说的那句,‘小尧每天喜欢开什么车上班我不知道’中已经猜到他这个父亲其实一直有在暗处默默的关注着季尧。其实,他对季尧的爱一直无处不在。只是,他不善于表达而已。

看着这样一个爱的这么小心翼翼的父亲。她的心底莫名的有些心疼。

没错,他之前一直很讨厌她,很反对她跟季尧在一起。可是每一次他的威胁都毫无作用,一次又一次的都是他自己在退步在退让。

这让她想到了自己的父亲,她跟父亲之间的感情一直是那种很张扬的。她善于表达,也喜欢表达自己对父亲的崇拜和敬意。父亲也从来不吝啬对她的疼爱和宠溺,这让他们之间的父女关系一直很融洽。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脱口而出。“其实,您真的是一个很用心的父亲。之前我可能对您有一些惧怕的,现在我觉得其实您是个很温暖的人。您比谁都疼爱季尧,只是他淡漠的性格一直距您千里之外。不过,你仍然用自己的方式疼爱着他,关注着他。在今天这个宴会上,我甚至看出您看他的眼神里都染着赞赏。您一定对季尧的优秀很欣慰,一定很引以为傲。”

季向鸿挺直的脊背再度僵了僵,看着她那双灵动的仿佛会说话的真诚眸光,他第一次叹息,卸下了平时所有的伪装的威严,嘴角勾起一丝自嘲的弧度,“你懂我,小尧不懂。”

所有的人都以为他天生威严,喜欢用威严掌控着一切。其实,他只是在跟小尧的博弈过程中,渐渐的演变成这样的。小尧以为他的关心是愧疚的,虚伪的,其实小尧不知道,他时真的很疼爱他这个儿子。

在他一出生的时候,他将他抱在怀中的那一瞬间,他就对这个自己生命的延续很疼惜。他甚至记得他躺在摇篮里,第一次对他笑的那个瞬间,他甚至感觉到自己心口悸动了一下。

陶笛看到他眼底的暗伤。突然心疼的安慰道,“季尧其实很大程度上跟您很像,他用淡漠和高冷来掩饰着自己。他的表面上很冷,其实他的心里有温度。可能你们这些年的隔阂,是因为缺乏沟通和表达。他抗拒着您,您也害怕被他抗拒,害怕自己对他的父爱被不屑一顾的嫌弃。所以,一直以来您都爱的很小心翼翼。很谨慎。用自己的方式爱着他,他也用自己的方式抗拒着您。”

顿了顿她又轻声道,“其实我知道季尧心里也一直有您这个父亲,不然以他的性格不管我怎么恳求怎么撒娇他都不会来的。还有我给您织的围巾,虽然在织的过程中他很不悦的蹙眉,但是他却没有阻止过我。所以,我相信你们的关系会慢慢的融洽起来的。”

季向鸿看着她精致的五官,澄清的眼眸,突然感慨的说了一句,“突然觉得我试着接受你的这个决定做的很对。你的确是个不一般的女孩子,你看上去爱笑爱闹,可你是个很心思很敏锐的女孩子。你笑起来像阳光,总是忍不住让人想要被你感染。”

陶笛难得的笑了,“您是在夸我吗?”

季向鸿愣了一下,点头,“算是。”

陶笛又笑,“谢谢您,其实我一直很在意您对我的看法。我希望季尧的家人也能接受我,也希望季尧能跟家人和睦相处。希望能多点人来爱他,当我发现您很疼他的时候,我是很开心的。”

季向鸿深吸了一口气,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欣慰的勾唇,“孩子,你感动了我。你的善良,懂事,笑容,都感动了我。我不会再反对你们在一起了,我不得不承认小尧跟你在一起,也改变了许多。希望你能好好的照顾他,融化他。只要你能让他幸福,我支持你,我比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希望他能幸福。”

陶笛眼角竟有些湿润,点头,“谢谢您,我会的!!”

“回去休息吧,以后有空多会老宅。”季向鸿收敛了威严,变得有些语重心长。

陶笛微笑,“嗯,我会的。我会缠着季尧一起多回老宅的。”

她走到门口的时候。季向鸿又哑声道,“围巾,很温暖,我喜欢。”

出了书房的门,就迎上季尧紧张的深眸。他看着陶笛,又看着书房里面的季向鸿,沉声道,“以后不要做那些自以为是的愚蠢行为,不要监视我!不要试图靠近我!关心我!!”他从他之前的话里才听出医院里面也有他的人在,这让他很不爽。

陶笛为了缓和他的情绪,轻轻的拉了拉他的衣袖,“走吧,回家吧。”

她下楼的时候,季尧跟在她身后。

车内。

季尧在开车,陶笛一言不发的撑在车窗上微微的发呆。

像是照顾她的心情,季尧的车开的速度很慢。

窗外。一阵阵的凉风吹进来。陶笛现在心里乱乱的,很想吹风。即使有些冷,也不在意。也许只有凉风才能让她思绪放空些吧?

他蹙眉,关上车窗,主动开口,“他跟你说什么了?”

陶笛轻轻的摇头,她现在不想说话,很不想说话。

季尧以为她被季向鸿刁难,沉目,说了三个字,“不理他!”

他的大手还绕过来揉了揉她的发顶,像是在安慰她。

这平时最亲密也最经常的亲密举动,让陶笛的心底又腾起一片浪。

他好像对她很好,宠她,疼她,可这一切都是真的吗?

她突然问他,“你今天说你相信我,是真的吗?”

季尧点头,“对!”

她有些冲动的收紧了手指的力道,内心有个冲动的声音想要问他到底是相信她陶笛还是因为把她当成小雅的替身从而坚定的相信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