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哥就稀罕你/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纵然这个冲动的声音在心底咆哮了无数次,挣扎了无数次,可陶笛最终还是没能问出口。

她自认为是个坚强乐观的女孩子,可是再坚强的人也会有软肋,也会有脆弱不堪的时候,也会有不敢面对的胆怯。

比如说此刻的她,胆怯到不像她自己了。

她很想问,也很介意。可她终究是问不出口,她害怕听到自己承受不了的答案。

季尧看着她那双微微颤动的眼眸,“想跟我说什么?”

陶笛轻轻摇头,“没什么。”

她转眸看向窗外,心口揪紧。

夜凉如风,一如她今夜的心情……

————

仁爱医院。

外科包扎室里,左轮好看的眉头拧成了两团。看着那个受伤了。却连喊疼都不会的女人忍不住的倒吸气。

受伤的是冯宇婷,在她被左轮拉着跑向后门的时候。因为她排斥他的碰触,挣扎之下不小心力道不稳,自己摔倒了。撞到了后花园的葡萄架子上,膝盖受伤了,当场就血流不止。

左轮手忙脚乱的把她扶起来,查看她受伤的时候就已经听到宴会厅里面传来假炸弹的消息。他咒骂了一句后,心疼的问她疼不疼?

冯宇婷那会仍然维持着一贯的高冷,推开他的手,一瘸一拐的远离他点,“我能忍!”

左轮看着她这逞强的样子,一阵的咬牙切齿,“姑娘,你都伤成这样了,流了这么多血了,柔弱一次不行吗?逞强给谁看啊?”

冯宇婷眼底闪过一丝悲凉,其实她想说柔弱给谁看啊?这个世界上真的在意她的那人已经不在了,她现在名义上的家人在得知有炸弹的那一瞬间三人拉扯着逃走了,根本就没人在意她的死活。

她能柔弱吗?她必须坚强啊!!

左轮看到她眼底的悲凉,蹙眉,不由分说的抱起她。

她惊慌。“你干嘛?”

他答,“去医院!”

“不需要!”

“需要!”

“我说不需要!”

“我说需要就是需要!”

“左轮,你放下我!!”

左轮最后无奈只能威胁,“姑娘你再乱动一个哥保证吻你,以吻封唇!”

冯宇婷蹙眉,无奈还是怕了他的流氓样。

这会,她在包扎的时候,医生剪开她的丝袜,暴露了她触目惊心的伤口。

左轮忍不住心疼的蹙眉,她却淡定的不像自己受伤了一样。

就连帮她清理伤口的医生都忍不住蹙眉,觉得这女人坚强的太不像话了。

伤口处理好了之后,左轮弯腰要抱她,她连忙起身,“我自己可以。”

见她像是躲避瘟疫一样躲着自己,左轮不爽的咬牙,“姑娘,你至于吗?哥又没传染病!”

冯宇婷一瘸一拐的走出来,淡淡的说了一句,“说不定你有!”

左轮被她堵的肝颤,但是却乐呵呵的跟在她身后。他也不知道自己脾气怎么会这么好了,对冯宇婷这个女人他好像就没有过脾气。不管她怎么排斥,怎么挤兑他,他都无所谓。

“你怎么样啊?行不行啊?到底能不能自己走?姑娘?”

“我行。”冯宇婷淡定无比,扶着墙壁,小步的挪动着。

左轮看她这样逞强,真的很心疼。心口拧巴着揪在了一起,伤成这样怎么能不疼?可这女人就是不喊疼。

冯宇婷脚上穿着高跟鞋,加上膝盖受伤所以走路很费劲,姿势也很别扭。

最后,左轮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上前,直接一个公主抱将她抱起来,“姑娘,别乱动。给哥一个绅士的机会,哥只抱你到车里,什么都不做。”

冯宇婷鼻息间是他胸膛内那清新阳刚的气息,迎上他那满是心疼的黑眸,她竟有些微微的恍惚。他心疼她?

心疼?

对她来说是一个多么奢侈的词语啊!

恍惚间,她也忘记了挣扎。

左轮笑了,唇角的弧度不由的放大,“乖了哈。哥抱你回车里。”

车内。

冯宇婷坐在副驾驶座上,左轮细心的帮她系上安全带,对她挑眉,“乖乖的哈。哥送你回家!”

她蹙眉,怎么这语气像是哄小狗的语气?

左轮绕到驾驶座上,发动引擎,一边开车,一边找话题跟她聊天,“姑娘,女孩子别那么逞强。刚才你真的不疼?还是忍着?”

冯宇婷蹙眉。唇角勾起一抹自嘲的弧度,淡淡的道,“不疼。”

“唉……姑娘,都说了别逞强,适时的柔弱很重要的。”左轮嗓音很明朗,也很磁性,在这样的夜晚有些蛊惑人心,“我知道你不柔弱不是你不会柔弱,而是柔弱了没人在意是吗?放心,以后有哥在,你随时随地都可以柔弱。哥会心疼你的。”

冯宇婷的睫毛微微的颤了颤,心口竟有一丝异常的感觉闪过。意识到自己的失常后,她有些懊恼。别过脸去,又恢复了一贯的清冷。“左家大少爷,很抱歉,你不是我的菜,所以别跟我说这些。你这种会聊又会聊的男人,在我的世界里是会被直接拉黑的。”

左轮又乐了,“没关系啊,哥有防火墙会穿透你的黑名单的。”

冯宇婷不悦,也懒得跟这种流氓废话,她看着窗外飞逝而过的景物不再说话。

左轮又开启了几轮话匣子逗她说话,不过没什么作用。在等红绿灯的时候,他忍不住放大招了。

他突然凑上前,大掌擒着她的下巴,逼着她转过脸看着他。

冯宇婷平静的眸底流过一丝慌乱,“你干嘛?”

左轮又邪魅的笑了,“别紧张,哥没干嘛。就是有个问题想问你,你会撒娇吗?”

冯宇婷雾眉拧的更紧,“无聊……”

左轮手指间的力道一点都没有松懈,自己的俊脸也不由的上前几公分,吓的冯宇婷肝颤,“你……你别乱来。”

“回答问题。不然,哥真的会把持不住自己的。告诉哥,会撒娇吗?不然对哥尝试一个?”左轮靠的更近了,能呼吸到她的呼吸,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

在这样一个夜晚,这种淡雅的香味,无疑会让人忍不住沉沦。

冯宇婷怕他发疯,只能乖乖的回答,“我不会。”

左轮循循善诱,“姑娘,不会可以学嘛。撒娇这种技能,你身边就有个很优秀的老师。绝对是博士后的学历。”

冯宇婷提到撒娇这个词,很自然的想到了陶笛,“你说陶笛?”

“对,有默契。”绿灯亮了,左轮在后面车喇叭声的催促下,终于松开了冯宇婷,“小嫂子在撒娇这方面绝对有着与生俱来的造诣,你可以跟她学着点。”

冯宇婷不屑的勾唇,“对不起,让你失望了。我学不会,基本上我没撒娇功能。”

撒娇这个词对她来说倒是不陌生,只不过她从来都不是撒娇的那一个,而是看着别人撒娇的那一个。在家里,她那个妹妹也挺会撒娇的。

想到这里,她安静的垂眸,掩去眸底那一闪而过的忧伤与失落。

他们一家三口可能已经到家了,到现在也没人打过一通电话过来,关心她怎么还没回家?

呵呵……

她又自嘲的冷笑,都已经习惯的事情,为什么还会多想?

左轮是个细心的男人,一直将她的面部表情看在眼里。她眼底的忧伤和失落,还有嘴角自嘲的弧度,他都捕捉到了。他的心弦微微的崩紧,有些不是滋味。她应该是被伤的很深,才会用高冷把自己藏的这么深吧?

他也像是中邪了一样。对着这样一个不会撒娇,甚至连软话都不会说一句的女人忍不住的心底柔软,很心疼他。

他勾唇,坦白道,“也真是奇了怪了,为什么你不会撒娇,甚至都不会给哥一个好脸色看,哥还是会心疼你啊?”

冯宇婷平静的心湖再一次被丢了一颗小石子,虽然涟漪不大,但是她不允许。所以,她冷道,“你真的很吵,收起你撩妹的那套,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少管哥。千金难买哥乐意。你不想说话,就乖乖的听着哥说。”左轮开启了叨叨模式,反正是不会冷场的,“姑娘,其实每个女孩天生都是公主命,都应该被捧在手心里呵护的。哥不管你以前经历过什么,但是遇到哥以后,你的生活一定会与众不同的。哥会帮你找回你内心的那个小公主。”

他的语调很温柔,也透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真诚。

前一句可能还有些不羁,后面的话他是情不自禁的认真说的。

冯宇婷在他看过来的时候,在他那双黑眸中看见了一丝真诚,她微微的慌神。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不屑的勾唇,只当他在胡言乱语。

“不信是吧?哥会让你相信的!”左轮言之凿凿的道。

到了她家门口之后,他很绅士的下车帮她开车门,“需要哥抱你进去吗?”

冯宇婷拒绝,冷淡道,“不用!”

左轮看着她的背影,忍不住提醒,“姑娘,你最起码说声谢谢啊。”

冯宇婷听了之后,没反应,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给他。

看着她的背影完全消失在眼帘当中,左轮点燃了一根香烟重重的吸了一口气,青白色的烟雾模糊了他的俊脸,他眼底那一丝坚定的光亮却很清晰,“姑娘,哥就稀罕你这样的!”

————

自从那日生日宴过后,季尧发现陶笛有些不对劲。她好像有心思,没以前那样活跃了,但是在他细究的时候,她还会跟以前一样冲他笑。

陶笛的确是有些变了,她自己也知道自己的情绪有变化。这两天她一直在纠结,纠结要不要问他自己是不是小雅替身的事情?

可每次话到嘴边,又会没出息的吞下。她懊恼自己软弱了,没出息了,她害怕这个问题问出来之后就会打破现有的一切。

这两天她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内心,她早已在这段婚姻中交出了自己的真心。

她爱上了季尧,她很在乎他,在乎他们的婚姻。

因为在乎,才有了软肋,才会变得这么胆怯。

她也无数次的说服自己不要在意过去的事情。过去的就已经过去了,回不来了。可她又矛盾的说服不了自己,在季尧亲吻她额头的时候,她会想到小雅。在季尧凝着她的时候,她也会想他是在看陶笛,还是在透过陶笛看小雅?

总之,她快被自己这种矛盾的心情折磨的疯了。

这一天。公司里面刚好有出差的机会。她主动申请了此次出差的名额,经理爽快的批准了。

这次出差大概要一个星期左右,下班之后她就去了医院打算跟季尧说这件事。

不管她心情怎么样,他们还是夫妻,她必须尊重他。

她名义上是出差,其实是想逃避他几天。

在医院的时候,她又遇到了施心雨。

施心雨看见陶笛的时候。故意挺了挺自己的腹部,让自己孕相更加明显。看陶笛脸色似乎不太好,她兴奋的挑唆道,“怎么?这会不装大度了?小笛啊,看你这脸色这几天过的很不好是不是?我就说嘛,有哪个女人会不在意自己被老公当替身的?”

陶笛听她说话都脑袋疼,她指了指她身后。“多操心你自己的事吧,后面那个找你呢,神色好像有点紧张,你还不快去?”

施心雨现在最紧张的就是肚子里的宝宝,一听这话,连忙紧张起来,“哪有?你别胡说!!我的宝宝不会有问题的!!”她正在等孕检报告,一听这话控制不住的紧张,人也赶紧往回奔。

陶笛冷笑着,去了季尧办公室。

到了之后,她还跟以往一样笑着,“老公,我明天要去出差。”

季尧一怔,“出差?多久?”

陶笛撒谎了,“差不多十天吧。”其实只要一个星期,但是她不想那么快回来。

季尧蹙眉,“推掉!”

陶笛摇头,撒娇,“不行啊,推不掉啊。我都已经答应经理了,老公,你别不讲道理。你每次去出差的时候我都是支持你的,你也要支持我的工作啊。我挺喜欢我现在的工作的,你不能这么霸道的?”

她的撒娇季尧向来没辙,最后他终于沉着脸同意了。

陶笛得到允许后,就提前回家了,因为她说要回家收拾行李。

医院走廊里面。

施心雨去找了妇产科医生,得知宝宝很健康,才知道自己又被陶笛阴了一次。

忍不住蹙眉小声的嘀咕道,“可恨的陶笛,居然敢拿我肚子里的宝宝吓我,真是过分!活该她得不到幸福,活该她被当成小雅的替身……”

她念叨了几句本想出出气,可莫名的感觉到后背一阵寒气,她转身之后看见季尧那一张阴沉的面孔,差点没吓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