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强盗!/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施心雨顿时吓的脸色惨白,一股寒气从头顶蔓延到四肢百骸。在看见季尧眼底的杀气后,她下意识的后退着。直到身子抵到冰凉的墙壁上,她舌头也开始打结着,“季医生……这么……这么巧啊?”

真是好死不死的,怎么会遇到这个季尧?她刚才的话,他是不是都听见了?

她惶恐的肩头颤抖着,然后肝颤着,“季医生……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季尧幽沉的两个字像是从骨头里面积压出来的坚硬冷毅无比,“站住。”

施心雨说是要走,可双腿都被吓的发软,根本就走不动。这会更是惶恐的连眸光都在颤抖,“季……医生……你……有事吗?”

季尧那双冰寒的眸子仿佛能揉出冰渣,直直的射在她身上,唇角的弧度更是凌厉无比,“刚才说什么?”

施心雨的心脏就好像被仍在半空中悬浮着。“没……没什么……啊!”

“说!”季尧提高语调,那浑然天成的霸气贯穿而来。

施心雨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回答,“我说可恨的陶笛,居然敢拿我肚子里的宝宝吓我,真是过分。我还说她得不到幸福,说她活该被当成小雅的替身。我……我说完了……”

等她说完之后,又很后怕的缩着身子。

季尧听到小雅两个字,眸底像是侵染了鲜血一样猩红无比。那锋利的眸光扫着她,仿佛要将她凌迟。

施心雨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可怕的眼神,她全身的毛孔都竖了起来。仿佛下一秒,她就会被这个可怕的男人吞吃下肚一样。惊恐的泪水在眼底直打转,却又不敢哭出来,只能颤声解释,“我刚才……刚才也是气极了才会胡言乱语的……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季尧宛如冰雕一样逼近她,强大的气场笼罩在她头顶,哑声逼问,“你认识小雅?”

施心雨摇头,“我不认识……我真的不认识。”

“你怎么知道她?”他又问,嗓音更加冷沉了。

施心雨惊慌的手指掐进掌心里,用最后一点理智回答,“我是听夫人无意中提到过一次你曾经的女朋友叫小雅,然后我也看见你跟她的合照了……就是你父亲生日宴那天。陶笛在楼上看你跟小雅的合照,然后我也凑过去看了。我看见照片上的女孩子跟小笛有点相似,然后我刚才气急了才会胡言乱语的……”

季尧的眸光更加凶猛的深谙了一下。陶笛早就看见他跟小雅的合照了?生日宴那天?那么,她这几天表现出来的不对劲就是因为这件事?

施心雨说完了之后,可怜巴巴的看着他,早已吓的魂不守舍了。

季尧微微眯起眸子,眸底一丝寒意呼啸而来,“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

看着他转身离去,施心雨双腿软软的瘫坐在走廊上。眼泪也忍不住哗哗的落下,一只手按着胸口,一边呜咽道,“什么人嘛?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人?太吓人了……陶笛跟这样的男人怎么生活啊?吓都吓死了……”

她就这样瘫坐在地上自言自语了好一会,才慢慢的起身。

扶着墙壁,深呼吸。还好她守住了陌生人给她发照片的那个秘密,她潜意识的觉得那个陌生人说不定以后还有利用价值。

所以,她才尽量的往陶笛跟苏红身上推。再说了,那些照片陶笛本来就是先看见的。苏红本来就知道他曾经的女朋友叫小雅,也的确是苏红告诉她的……

反正,把自己撇干净最好了。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

季尧在开车回家的路上,给陶笛发短信,“不准出差!”

十分钟后,陶笛回,“不是已经说好了吗?我行李都收拾好了,机票也订好了。”

“不准!立刻取消,我马上就回家!!”他又强势的回道。

陶笛回,“不讲理,就这么说定了。十天后我就回来了。”

季尧看完短信,把手机扔到一边,开始踩油门加速。

等他急急忙忙赶回别墅的时候,卧室是空的,书房也是空的,浴室也是空的。衣帽间她爱穿的那几套衣服也不见了,还有她的行李箱。

他蹙眉,脸色阴沉的像是黑云压境一样逼问家里的女佣,“她去哪了?”

女佣吓的战战兢兢,“大少爷,大少奶奶说是去出差了。半个小时前出门的,她没跟您说吗?”

该死的女人!

不是说明天才出差吗?怎么现在就走了?

季尧开始给她打电话,之前两通电话她没接。一直打到第三通电话,她才接,“在哪?回来。”

陶笛轻语,“哦,我在去何欣妍家的路上了,马上就要到她家了。因为机票订的是明天清晨六点钟的,我怕来不及就决定今晚住何欣妍家了。她家靠近机场,明天登机方便。”

“回来!立刻!马上!!”季尧拧眉沉声命令。

陶笛轻轻的咬唇,“大叔,别闹。就这样,我到她家了。先挂了。”

就这样,她挂了电话。

他马上又拨过去,她还是挂掉了。

他再打,她再挂。

如此几次后,陶笛那边直接关机了。

季尧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别墅的大厅内到处弥漫着压抑的气息。

深呼吸再深呼吸,他拨通了左轮的电话,口气是那般的急切。“查一下她同事何欣妍的家庭住址。”

左轮听到他这样的语气,顿时就紧张了,“小嫂子又离家出走了?大哥,你这是咋整的?”他好想说一句,你咋连个那么可爱的女人都搞不定?怎么又会离家出走?小嫂子离家出走了,他岂不是又跟着遭殃了?

“少废话!去查!!”季尧霸道又暴躁。

左轮蹙眉,只能点头,“好,好,您老息怒。我马上就让人去查一下何欣妍的家庭住址,你也别急,他们公司应该留着每个员工的档案的。别急哈!”

他动作果然是很快,差不多半小时就在公司查到了何欣妍家的家庭地址。

他把地址发给季尧后,季尧直接驱车去那个地址。

只是,等他到那个地址后才知道。何欣妍家已经搬家了……

他又沉目给左轮打电话,“搬家了。继续查!!”

左轮又马不停蹄的安排人帮他查,只是这一次有些复杂了。何欣妍也才刚搬家没多久,公司的其他员工都不知道她新家住在哪里?也没听她说过在哪里哪里买房,估计搬去的是租的房子。

这就加大了难度。

在家里电话遥控指挥了一番后,为了大哥的幸福,也为了自己的清净,他驱车亲自出马。

他直接驱车到何欣妍家之前住的那个小区,小区外面的马路上季尧的白色宝马停在边上,而他正倚在车头抽烟,一边抽烟一边打电话。似乎电话一直打不通,所以他的脸色很难看。

路过的小朋友都自行的绕道走,深怕这个黑脸叔叔会吃人。

左轮跳下车,无奈的叹息,“小嫂子电话又关机了?唉……这小嫂子也真是的。瞧把人急成什么样子了?”

季尧一记寒眸扫向他,他自动闭嘴,“好吧,我不说了,我去办实事去。”

说完,就蹬蹬的进小区了。找到何欣妍家之前住的那一幢楼,找到她家的单元,然后挨家挨户的扫楼。这一片是旧城区改造的,他判断这幢楼的住户肯定都是邻居。所以,既然是老邻居总会有关系超级好的那么一两家。

何欣妍家搬家的新地址,他们可能会知道。

他从顶楼开始往下挨家挨户的询问,一直问到一楼都没有得到有价值的信息。虽然他猜的没错他们大家都是老邻居,可是大多都有些疏远了。对于何欣妍家的新地址,还真没人知道。

最后,他看见小区打扫卫生的大妈,他也不放过,询问了一番。

没想到这个清洁大妈还真知道何欣妍家的地址,是以,他记下地址。

小区门口,季尧还在抽烟,地上散落一地的烟蒂。

左轮无奈的叹息啊,好像大哥不但是情商不高,就连智商都下降了。遇到点困难都不知道自己想办法,他上车按下车窗,“走吧,地址搞定了。”

季尧上车,发动引擎跟在他车后面。

这样一番折腾后,到何欣妍家已经是晚上九点了。

陶笛的确是在何欣妍家,她跟何欣妍挤在一张床上。精致的小脸上面有些纠结,眉头拧了又拧,一个劲的唉声叹气。

她把自己最近的遭遇跟何欣妍说了之后,何欣妍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了,只能默默的用温暖的眼神安慰着她。

陶笛本来没打算住何欣妍家的,只是季尧晚上发给她的信息,让她有些害怕。害怕这个霸道的男人真的不让她去出差,她现在真的很想出差。很想跟他分开十来天,也许分开她才能冷静的想想这件事。

也许冷静了,她的思绪就会清晰了。

总之,她只想分开冷静冷静。

何欣妍的爸爸妈妈都是很和蔼的人,晚餐时候对陶笛特别热情。她吃完饭之后,就洗澡躺下了。

她想看会书,可是又看不下去。看着自己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微微的叹息。他一定打电话给她了?他回到家看见她不在一定很生气吧?气她没有听话吧?

唉……

何欣妍见她这样,忍不住劝道,“小笛,不然你先开机吧?别真把你家大叔担心坏了,我觉得夫妻之间逃避不能解决问题。你心里有什么不痛快的可以直接跟他说,也许他并没有把你当成那个谁的替身。”

陶笛清澈的眸子无力的垂下,小手抓着被子,幽幽的道,“妍妍。你也说了是也许。也许他真的把我当成替身了呢?我怕我真的没办法面对,我真的……没办法面对。我连想一想都觉得是件残忍的事情,我不想活在别人的影子里,不想当别人的替身……”

何欣妍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能叹息,“你别那么悲观,别自己吓自己。”

陶笛看着她,幽幽的问,“妍妍,你是不是觉得我钻牛角尖了?是不是觉得我不该怎么计较?毕竟小雅已经是过去式了,可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在想这件事。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服我自己……”

何欣妍拍着她的肩膀,“没有,我不觉得你钻牛角尖,我能理解你。毕竟没有哪个女人不介意自己长的像老公的前女友的,多多少少都会有点阴影的……”

正在这时,客厅门口响起了敲门声。

何欣妍蹙眉,“这么晚了会是谁啊?”

何欣妍的母亲披上外套起床去开门。在门口透过猫眼看见门口站着两个大男人。其中一个脸色很黑,身材又很高大,她心一惊。有些戒备的喊,“老头子,你快来看看认识这两个人吗?这大晚上的……挺吓人的。”

何欣妍的父亲起床看了一眼,也警惕了起来,“不认识啊,我不认识这两个人啊……”

他们两顿时紧张了起来,在卧室里的陶笛聪明的意识到来人可能是季尧。

她连外套都来不及披上,起床透过猫眼一看还真是季尧,她倒吸了一口气。

季尧在门口明显的听见脚步声了,可门却一直不开。他不耐烦的蹙眉,敲门的频率更急切了。

何欣妍看到是季尧后,一脸的无奈,“看来你逃避不了了,直接找上门来了。”

陶笛用唇形告诉她,“告诉他,我不在你家。我先躲在你卧室,别让他发现。”

然后把自己换下的鞋子包包都抱着小跑着躲到卧室里,还给卧室的门上了保险。

何欣妍深呼吸再深呼吸才敢开门,一开门季尧身上那种霸气凌然的气场就让她打了个激灵。她装着很茫然的看着他,心里却是紧张的砰砰跳啊,“季医生,你怎么来了?这大晚上的,小笛呢?”

季尧脸色冷如寒霜,犀利的眸光在客厅里面扫了一圈后,越过她往里面走。

何欣妍真是壮着胆子挡在他面前,“那个……季医生……你这样是不是有点不礼貌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大晚上的你出现在我家是有什么事吗?”

左轮比较绅士一点,先是向两位老人问好,然后眸底一抹精光闪过,扬唇试探道,“何小姐,我小嫂子跟我大哥发生了点不愉快。离家出走了,她情绪很激动,我们担心她可能想不开。所以出来到处找找。”他也挺担心小嫂子其实没来这里,所以先试探一下。

何欣妍挡在季尧面前,一心想着不能让他发现陶笛,所以只淡淡了应了一声,“哦。”

左轮一听这语气,眸光瞬间就亮了,“何小姐,你怎么反应的这么平淡啊?据说你跟我小嫂子关系挺好的啊,你怎么一点都不担心她啊?”

何欣妍囧了,连忙惊呼道,“啊,我担心,我当然担心啦!小笛怎么了?季医生你为什么跟小笛吵架啊??”

说话间,季尧已经锁定了目标。他移步走过去。他的气势何欣妍挡也挡不住。

卧室门口,他推门推不开,他沉声命令,“出来,回家!!”

陶笛抱着枕头躲在门口,身子倚在门板上。就是不说话,不想回家。

季尧在门口等了几秒后,又敲门。“陶笛,出来!!跟我回家!!”

何欣妍纠结的满头汗,她看里面的小笛没反应,只好睁眼说瞎话,“季医生……小笛真的不在我家,她不在里面。她不在……”

季尧蹙眉,沉声道,“陶笛。十秒钟的时间出来。不然踹门!”

里面的陶笛一惊,就是不开门。

大约十秒过后,季尧果真踹门了。

何欣妍的眼睛瞪的老大了,她的门啊?

门啊!!!

她才刚搬的新家啊!!

季尧踹门的时候,陶笛已经机灵的闪到了一边。

大概踹了两脚后,门就开了。

左轮汗哒哒的摸鼻梁,这门也挺不结实的哇。

门开了,剩下陶笛一脸无辜无奈的抱着枕头站在墙角。

季尧看见她后。紧绷的眉头才舒展了点,语气也不自觉的柔和了点,“回家!”

陶笛看着坏掉的门板和门锁,忍不住大叫,“强盗,季尧你就是个强盗!你怎么就这么不讲道理?我都已经跟你商量好了,明天要去出差今晚住何欣妍家明天方便登机。你怎么还像头大蛮牛一样堵到人家来?还踹坏人家门?”

季尧眸底精光不减,“出差还是躲我?”

陶笛微微诧异,“你……你都知道了?”他知道她在躲他?他知道她看见他们合照的事情了?

季尧蹙眉,不由分说的将她抗在肩膀上,“回家说!”

不管她怎么挣扎怎么乱动都没用,他的双臂就像是铁壁一样,她无辜的大叫,“我的鞋子,我的包包……我的行李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