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想要玫瑰花?/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这四个字,让大厅内的气氛瞬间凝固了。

冯宇婷换鞋的动作一僵,这才注意到家里不寻常的氛围。这么晚了,家里居然有客人在。而且这个客人她还认识,是左轮。他旁边坐着的应该是他的母亲吧,看那雍容华贵的气质应该是他母亲。

骆晴跟冯美婷母女也在,只不过这母女脸色不太好看。

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弧度,淡定的继续换鞋。

在这个家里发生任何事情,都跟她没关系的。她们母女从来没把她当成这个家里的人。

对于左轮刚才说的话,她也只当没听见。她是刚回来的,根本就不知道家里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左轮这句话的意思。

换好鞋之后,她平静的冲大家点头打招呼,“你们聊,我回房了。”

冯美婷暗自瞪她。恨不得她早滚早好。

只是,她走到左轮身边的时候,手臂被男人抓住了。

冯宇婷蹙眉,反感的看着他,“左家大少爷。你干嘛拉我?”

左轮看着她,眸底闪烁着前所未有的真诚,“姑娘,我跟我妈今天是来相亲的。你家重磅推荐的是你姐姐,可我看中的是你。”

冯宇婷淡淡的勾唇,看着他的手臂,淡淡的道,“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左家大少爷放手,我要上楼去休息了。”

左轮眉头蹙了蹙。眸底诚挚光芒不减,“姑娘,我是认真的。你乖乖的,给哥一个成长的机会。从明天开始跟哥谈恋爱吧,哥先让你享受享受热恋的甜蜜,等到你愿意结婚了,我们就结婚。”

左轮身后,冯美婷的眼睛里面都快嫉妒的冒火了。左家大少爷怎么能看上冯宇婷这个贱货?

还对她说这种让人羡慕嫉妒恨的情话?

她胸口已经郁积了一碗鲜血想要吐出来了……

骆晴也是恨的牙痒痒的,垂在身侧的手指都不由的握拳。这个小狐狸精,果然是遗传了她妈的品行,成功的步入到了狐狸精行业里面。连她宝贝女儿喜欢的男人都要抢?

真是不要脸!

冯宇婷平静的心湖有那么一秒钟的震荡,但也只有那么一秒钟。很快,她就恢复了一贯的冷清,“左家大少爷,天冷夜深的,早点回去休息吧。不要再搞笑了好吗?”她是个很有自知之明的女人,她从来不觉得左轮这个的男人会对她认真。

什么恋爱?结婚?

对她来说是从来不敢奢望的事情。

所以,她只当他是一时兴起随便说说而已。

“哥是认真的。”左轮前所未有的坚定的看着她。

冯宇婷再次冷笑,“行了,我可没时间也没兴趣陪你玩那些撩妹的游戏。放开我,我要休息了。”

左轮固执的不松手,她挣扎的时候后退了两步,脚步的姿势很别扭。

“有去换药吗?”

冯宇婷有些懵,他话题转的太快了。

左轮蹙眉,心疼的看着她。“我问你膝盖的伤有按时去换药吗?”

冯宇婷这才反应过来,摇头,“没有,我的伤已经好了。”

左轮懊恼的瞪了她一眼,“好了你怎么走路还这么别扭?姑娘。你不逞能能怎么样啊?”

冯宇婷固执的学着他的口吻,回道,“左家大少爷,你不多管闲事能怎么样?”

左轮不乐意了,“怎么说话的?哥看上你了,哥关心你,心疼你,紧张你都是应该的。怎么能叫多管闲事?”

说完,还将她拉近了几分,“让哥看看你伤口。这两天没沾到水吧?没发炎吧?”

冯宇婷不习惯别人的靠近,别扭的闪着身子,“你少管!”

左轮干脆霸道的将她抗上肩头,“哥直接送你去医院,省的你叽叽歪歪的。”

冯宇婷就这么被抗上了他的肩膀,不管她怎么挣扎都没用。

骆晴跟冯美婷母女两看见这一幕都气的要吐血,如果眼神能杀人,她们早已成了杀人犯了。

唯一很淡定的就是左轮的母亲吕芳了,她对于儿子的举动不但是没有惊讶,反而是悠哉的欣赏着。她一直知道她的儿子很会撩妹,很会哄人开心。这次可算是亲眼见着了,这世间万物都是相生相克的这话还真是一点都不假。

冯家这丫头看上去好像对儿子有点冷淡,可她家这个儿子倒是前所未有的投入。

这是好事。

左轮扛着冯宇婷出门的时候,总算还有点良心的回头看了一眼他的母上大人,“芳芳美女,我这边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你跟着也不太合适,你打个电话回家让家里司机来接你吧。”

吕芳扭头看着他,又看了一眼手表,“可是很晚了呀。”

左轮难得霸气的问,“芳芳美女,你这是矫情?是要坑你儿子吗?你还想不想抱孙子了?”

吕芳默默的在心底给儿子点了个赞,马上拿出手机给家里的司机打电话。

左轮扛着冯宇婷分分钟闪人……

吕芳打完了电话之后,微笑的看着面前的这对母女。

骆晴拉了一把早已气的身子都僵硬的冯美婷,拉她坐下后,问,“左夫人,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你家儿子那么优秀,怎么会看上我们家宇婷啊?”

吕芳看着她,“怎么?为什么不能看上你们家宇婷了?宇婷这孩子挺好的啊。”

骆晴心弦再次绷紧,又笑。“左夫人,你听我说。我家宇婷其实是个私生女,她声名狼藉,真的高攀不上你们家儿子。左家大少爷可能一时冲动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可您是过来人,又出生在左家这样的豪门,您应该想的比较周到的。您想想看,要是真的娶我们家宇婷过门,是不是会招人非议啊?”

吕芳又笑,淡淡的道。“谢谢冯夫人提醒,不过我跟其他的母亲不太一样。我很开明,我儿子喜欢的我都支持。至于你提醒的那些问题,我想我儿子可以面对的,也可以hold的住。很晚了,我也告辞了,就不打扰你们休息了。对了,宇婷那丫头膝盖受伤了,麻烦你们多多照顾一点哦。”

她离开后,留下骆晴母女那两张黑的要滴墨的脸。

儿子变态心理扭曲看中冯宇婷那个冷淡的贱人!

母亲也不正常……

————

季尧将车停在别墅门口,然后再一次霸气侧漏的将陶笛扛回家,扛上楼进了卧室,直接丢到柔软的大床上。

好在他的力道不算重,没有摔疼陶笛。

陶笛钻进丝被里面,抱着枕头缩到床的一角,清澈的水眸瞪大,不悦道,“季尧,你个强盗!你个大蛮牛!你怎么不讲道理?我们都已经说好的事情,你怎么可以反悔?你大晚上跑去何欣妍家砸门,还把人家门给踹坏了,你怎么这么过分?”

季尧脸色阴沉着,不说话。

陶笛拿枕头砸他,“你烦死了!你讨厌死了!你大晚上发什么神经?”

季尧单手将枕头接住,又丢回床上。扯松了领带。直接倾身而上。

陶笛敏捷的一闪身,他扑了个空。

他的剑眉不悦的拧起,长臂一伸就抓着她的脚踝,顺势一拉将她拉到身下禁锢在胸膛之下。

陶笛动弹不得,也挣扎不了。懊恼的蹙眉,“季尧!”

季尧眸光幽深一片,凝着她精致的脸颊,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摩挲着,压低声线沉声问,“跟我别扭?躲我?”

陶笛不知道他怎么知道她心底在介意小雅的事情,反正她可以确定他是知道了。也许是这几天情绪压在心口压的太沉重了,纠结的太累了,她也想找个发泄口。这会她冲动的道,“对呀,没错,我就是在躲你!因为我看见了一些不该看见的照片,也知道你心里有个最特别的存在。我不知道自己怎么面对你,我心里烦的很,堵的很。我想一个人冷静冷静都不可以吗?你干嘛像强盗一样把我抓回来?”

“是扛。”季尧纠正她。

陶笛咬牙。“意思都是一样就行了。”

看她全身僵硬的跟他的胸膛博弈着,他那双幽深的眸子里浮现一丝疼惜还有一丝无奈,终究语气软了一点,“生气了?很介意?”

陶笛心里一直绷着的事情突然被戳中了,她有点委屈的想哭,她拼命的忍着流泪的冲动,“是啊,我生气了,我介意。我介意被人当做替身,我很不开心。我都快把自己憋疯了……”

冲动的情绪。一旦找到出口发泄,就像是洪水一样挡都挡不住。

季尧抓住她动乱的小身子,感受着她激动的情绪。最终,叹息了一声起床。

陶笛有些懊恼的看着他的身影,“你干嘛去?季尧?我不开心了。我生气,你一句话都不说?你现在去哪里?你怎么可以这样?”

看他起身,连一句解释或者是安抚都没有,她更加委屈了。

季尧的脚步顿住,却说了一句让她吐血的话,“先哄你。”

陶笛再次咬唇,看他的架势,她立刻就想到前几次,她立马道,“我不饿,不要吃西红柿鸡蛋面。我不饿!我在何欣妍家吃的很饱,我才不会为了你亏待自己的胃。”她猜他这个没情商的家伙,肯定又想去给她煮面哄她。

果然,她猜对了。

季尧转身看她,沉目像是在思索着,“不吃面?想要玫瑰花?”

陶笛要喷血了,“不要!我也不想要玫瑰花!!!”

季尧拧眉,“那你要怎么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