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试试造人!/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笛再次无语的瞪他,又拿枕头砸他,“我不要你哄,我只是要你跟我谈谈。谈谈小雅的事情,谈谈我们的事情。”

季尧眸光深谙了一下,可看见她皱成一团的小脸,最终还是将接住的枕头丢回到她身边,“冲动的女人智商为负数,你确定要在这么冲动的时候跟我谈谈?”

陶笛深呼吸再深呼吸,“确定。”

“还是先哄你,先冷静。”

“不,你不跟我谈,怎么哄我都没法冷静。”

最后,她为了平息情绪还是决定先去冲个澡冷静一下。

等她洗完澡穿着淡紫色的睡衣走出来后,男人倚在床靠垫上。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过来,谈谈。”

陶笛没有在他身边的位置躺下,只是在他对面坐着,看着他的深眸。叹息道,“开始吧。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

季尧看见她的动作后,却是霸道的将她拉到怀中,拉上丝被盖住两人后,才哑声道,“问。”

陶笛在心底做了无数次的功课后,这会终于问了出来,“季尧,我跟小雅长的像吗?很像吗?”

她的声音的尾音里面有些许紧张的颤音,就连小身子都紧张的僵硬着。

季尧一直将她搂在怀中。眸光再度深谙了下,声音有些梗,“像,不是很像。”

这是回答了她两个问题。

陶笛的心口揪紧了一下,他承认她们真的像了。

唉……

几秒后,她深呼吸再次问,“那……你第一眼见到我就觉得的我跟小雅像?决定跟我闪婚也是因为我跟小雅长的像吗?”

“是。不是。”季尧哑声答,他的深眸中碾压过一丝复杂。

陶笛微微蹙眉,“你的意思是说你第一眼见到我就觉得我跟小雅像?但是决定跟我闪婚不是因为我像小雅?”

季尧点头,“是这样的。”

“你跟我闪婚没有因为小雅的因素吗?”陶笛手指不由的用力掐到自己的掌心里,小脸上写满了紧张。

季尧眸光再次深谙了一下,眉头也拧了拧,坦白道,“起初我对你的注意是因为你跟她有点像,之后决定跟你闪婚。是因为你当时无助悲凉的模样,那时候我觉得你需要一段婚姻。”

陶笛看着他的双眸,里面找不出一丝撒谎的痕迹,她又问,“你确定你看见我无助悲凉的模样跟我闪婚不是因为小雅?难道不是因为你看她悲凉看她无助才会心疼,才决定帮我吗?”

季尧幽深的眸光有一瞬间的幽远,喉结上下滚动了一番,声音更加沙哑,“确定。因为她从来没有无助悲凉过。”她就像是个无忧无虑的甜美小公主,一直被身边人呵护在掌心里。她从来就没有无助过,在他面前从来都是甜美安静的。最多只是看见他被虐待的时候不开心。也仅仅是不开心,从来不无助悲凉。

这个答案,让陶笛心口揪着的那只手慢慢的放开了。

她突然陷入了沉默,倒是身边的他又哑声问,“还有问题?”

陶笛想了想又问。“在我们婚后的这段时间内,你有没有某个瞬间把我当成了她?或者说看见我会透过我想到小雅?想到你的前女友?”

季尧蹙眉,利落道,“没有。”

陶笛有些不确定的问,“真没有吗?一次也没有吗?”

季尧捉住她的小手,放在掌心里面摩擦着,眸光坚定无比,“真没有。你跟她是性格完全不同的两个人,跟你闪婚后,我才知道原来女孩可以这么爱笑这么爱闹。两个人待在一起的时候可以说这么多话?你喜欢做饭,她从来不进厨房。你们两个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个体,怎么会把你当成她?”

“那你不会透过我做的某件事想到她吗?会吗?”她又不确定的问。

季尧又摇头,“不会。第一,我从来不会主动去想到她。第二,我是个冷静淡漠的成熟男人。我时刻保持着冷静和睿智,从来不会模糊。在我面前你就是你,爱笑爱闹爱撒娇的陶笛!”

陶笛这些天来的委屈和惶恐,终于得到了一丝的安慰。她清澈的眸子看着他,小手也不知觉的揪着他的衣领,“季尧,你这些话是真心的吗?不会是左边那个轮子教你的套路吧?”

季尧蹙眉,有些嫌弃的道,“不需要他教,我从来不撒谎!”

陶笛想了想也是的,跟他在一起的这么久以来,他的确是没有骗过她,他高冷傲娇也的确不屑于撒谎。

她这么想着,心里舒服多了,别扭了几天的小心情终于活跃了一点,表面上还装着很无辜的道,“好吧,那我就相信你吧。”

季尧霸道的点头,“应该相信我。”

看她水眸荡漾的小模样,想到她这几天的别扭,还有故意对他的冷淡。他像是惩罚性的禁锢着她的后脑勺,压着她,然后在她的脑门上重重的亲了一口。

陶笛有些羞涩的往他怀中躲了躲,然后又调皮的问了一句,“季尧。你在亲谁?小笛还是小雅?”

季尧眸光一暗,下一秒就将她强制性的压在身下,嗓音磁性沙哑,“胡闹。当然是小笛!”

陶笛在他身下扭动着,挣扎着,好像这样子的亲密互动已经几天没有过了。现在她的担心和芥蒂终于可以放下了,只要他说她不是小雅的替身,她就轻松了。

她相信他,愿意相信他。

至于他跟小雅的那段过去,她看见合照的那一瞬间也介意过。但是很快就释然了。

因为她知道,谁都有过去。

她也有过过去,曾经也跟纪绍庭合照过。如果季尧再反过来计较这些,那他们的夫妻的日子还要不要过了?婚姻还要不要继续了?

再说了,这世界上的男男女女又有几对是彼此的初恋然后又修成正果的?

学会遗忘,学会释然,然后用心的把握当下才是最重要的。

在男人大手伸向她睡衣内的时候,她抓住他的手,心血来潮的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如果小雅回来怎么办?她如果突然回来了呢?”

季尧的动作顿住,然后不悦的蹙眉,“回来便回来,跟我们有关系?她回来能改变什么?我不会跟你离婚。”

陶笛听到这话,心底一丝暖流溢出。她的用心经营换来了这样一句话,她真的很欣慰。

他说不会改变什么,他还说不会跟她离婚。

真好……

这样就足够了!

突然,她激动的用双臂勾着他的脖子,“老公,我们要个孩子好不好?”

季尧的动作又是一怔,孩子?他的字典里还没有出现过……

陶笛见他没反应,撒娇,“老公,你不是说你不会跟我离婚吗?你不是说过小雅回来也不会影响我们什么嘛。我们要个宝宝不好吗?跟我一样可爱的宝宝,天天陪着你,跟我们生活在一起。这样我们一家三口多幸福啊。”

季尧在此之前从来没有设想过这个问题,因为从小跟父亲关系不好。所以他排斥父亲,连带着也排斥父亲这两个字。所以,他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也会充当父亲这个角色。

在陶笛的幻想之下,他也开始在脑海中勾勒一家三口的和美画面。他跟她的宝宝会像她多一些?还是像他多一些?

女孩子应该会像她多一些。然后也会跟她一样缠着他要抱抱,缠着他撒娇吧?

男孩子应该会像他多一点,然后智商会很高,很聪明还会很高冷傲气,长大了会很优秀?

陶笛小腿勾在他身上,“老公,好不好嘛?你不会是不想一个我们的宝宝吧?”

回答她的是季尧的吻,他强势而又霸道的吻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他在最关键的时刻哑声答应她,“陶笛,我们……试试造人!”

是以,替身风波总算是被平息了。

生活也恢复了平静,当然这平静只是相对而言的。

陶笛的生活挺平静温馨的,施心雨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纪绍庭已经对她失望到了极点,所以对她态度很差。每天晚上都找借口住公司不回来。即使回来了也对她不理不睬。

施心雨很苦恼,她明明很用心很真心的爱着绍庭。爱的小心翼翼,爱的诚惶诚恐,可绍庭怎么好像冷血动物一样的没感觉?他不但不回应她的爱,甚至还离她越来越远了?

她肚子里的宝宝,他也不会主动关心。绍庭真的变了,变的陌生了,变的冷血了……

她心情烦闷,脸色也很差。

回到施家的时候,胡乱的发了一通脾气。然后回了自己房间。

她打开电脑收邮件,想看看这几天她的人有没有给她偷怕到陶笛的可利用价值的照片?

不过,让她失望的是那几个废物没有拍到什么有可利用价值的照片,反倒是拍了一堆陶笛跟季尧逛街的秀恩爱照片。她气的七窍生烟,差点把鼠标都给砸了。

张玲慧端着补品进来看见她脸色很差。催着她赶紧喝补品。

施心雨没胃口,脾气也大,“整天给我喝这些,烦都烦死了。”

张玲慧温和的安抚她,“孕妇情绪烦躁都是正常的,你自己要学会放松。对了,你在看什么呢?”

施心雨蹙眉,没好气的回答,“看你的宝贝女儿怎么跟那个冰山老公秀恩爱的。”

张玲慧的视线移向电脑屏幕,看见最下面的几张照片后,眸底闪过一丝疑惑,随即眸光一暗问,“这照片上的女人是谁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