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怀孕是不是会吐?/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施心雨顺着她的眸光看去,电脑屏幕上面显示的是陶笛跟季洁在别墅前一起聊天时候被偷拍到的照片。

照片上的季洁正温和的帮陶笛整理散落在耳畔的一缕发丝,那眼神充满了慈爱。

陶笛脸上也洋溢着灿烂的笑容,那乖巧的模样很是可人。

张玲慧看着这张照片,眸光更沉了,“她怎么会跟陶笛在一起?”

施心雨冷扫了一眼抽了抽唇角,“她怎么不能跟陶笛在一起了?你那个宝贝女儿还真是挺有能耐的,这才嫁过去多久啊,就那么会讨好季家人了。就照片上这个女人,对她关心的很,简直也是犯贱。真不知道她喜欢陶笛哪一点?”

张玲慧的心底咯噔了一下,“你说照片上的女人也是季家人?”

施心雨点头。恨的咬牙切此,“当然啊。这个女人好像是季冰山的姑姑,很喜欢陶笛这个贱人。”

张玲慧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季洁?季尧?她记得她曾经去找陶笛的时候在天琴湾的电梯里面遇到过季洁。当时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季洁已经走了。她当时根本没有多想,以为只是偶遇。这一刻,她才反应过来,原来那天季洁也是去找陶笛跟季尧的。原来季洁跟季尧居然是一家人……

他们居然是一家人,这个世界为什么这么小?

施心雨一扭头终于意识到张玲慧的脸色不对,她蹙眉,“怎么了?你认识照片上这女人?你怎么问这么莫名其妙的问题?你们认识吗??”

“咣当————”

这个时候楼下传来东西摔落的声音,还有玻璃杯瓷器摔碎的声音。紧接着还有施淮安的怒吼声,“施心雨呢?她人在哪里?”

佣人唯唯诺诺的说施心雨在楼上,然后施淮安就直奔楼上她的卧室里来了。

在张玲慧跟施心雨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施淮安已经暴躁的踹门而入。

他那一张阴沉的面孔,把张玲慧跟施心雨都吓坏了。

施淮安就像是一头暴躁的雄狮,冲上前扬手就要打施心雨。

张玲慧第一个反应过来上前拉扯着他的手臂,“淮安,你干什么啊?你疯了吗?你怎么能打女儿?”

“我真想打死她!”施淮安气的牙齿都在打颤。

“你冷静点!心雨还怀着孕呢!”张玲慧吓的脸色惨白。

施淮安脸色扭曲着,挣扎了一会,最终还是放下了手掌,为了出气。一巴掌将她电脑桌上面那些瓶瓶罐罐都打翻了,“施心雨……你……你简直是气死我了。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儿?”

施心雨完全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一脸惊恐的茫然,“爸……怎么了?到底怎么了?你对我发这么大的火?”

施淮安大口的喘息着,想要让自己情绪平静点,只是当他看见她的电脑上面显示的陶笛的各种照片后,眸底翻滚着风暴,一巴掌将她笔记本电脑扯起来摔到地上,“你居然还找人跟踪陶笛?你还偷拍她?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笔记本摔在地上的巨大声音,惊的张玲慧和施心雨都不约而同的颤抖着肩膀。

张玲慧跑过去抱着施心雨。安慰道,“别怕,别怕……”

施心雨紧张的看着施淮安,吓哭了。“爸……你到底是怎么了……?你吓着我了……”从来他都是爸爸的掌上明珠,从来没有见过爸爸这么暴怒的样子。哪怕是上次她被偷录的对话发到爸爸的邮箱后,爸爸也只是生气,但是绝对没有像现在这样恨不得吃了她的架势。

施淮安双手叉腰喘息了一会才终于冷静一点,“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是吗?好,我现在就告诉你发生了什么事。我的公司马上快破产了,你开心了吗?”

施心雨慌了,“爸。你说什么呢?你公司破产我怎么会开心?”

张玲慧也跟着道,“淮安你是不是气糊涂了?你公司破产心雨怎么会开心?公司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施淮安暴怒的咆哮,“她怎么会不开心?这些年是你一直在宠着她,把她宠的是非不分了。我早就跟她说了,不要再去激怒陶笛了。陶笛现在是季尧的老婆,她得罪不起。她不但不听,反而是一意孤行。现在好了,这一个星期我公司的订单莫名的都飞走了。跟我们合作的那几家供应商也扬言合约到期就不再给我们提供原材料……”

张玲慧听到事情这么严重,顿时紧张的有些语无伦次,“怎么……会……这样?公司怎么会出现这么大的问题?你去查过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施淮安冷笑,“查过,我当然查过。我们飞走的订单客户都是被卓越公司拦截走的,还有那几家供应商近期也跟卓越走的很近。这件事摆明了就是季尧在搞我,他现在完全有实力搞得动我!”

季尧?

施心雨在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

这一切都是季尧搞的鬼?

她很自然的想到了上次在医院走廊上她跟季尧的那番对话,一定是季尧在报复。

她又害怕又愤怒,喃喃的道,“怎么会这样?季尧怎么能这么过分?”

施淮安怒其不争的吼,“我早就警告过你了,安分点过自己的日子。为什么一定要跟陶笛过不去?为什么要自掘坟墓?”

施心雨不可置信的摇头,“应该没那么严重……陶笛对季尧有那么重要吗?重要的让他不惜这么卑鄙的对付我们家?不……我不相信。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施淮安颤抖着唇瓣,“能有什么误会?施心雨,我怎么会生出你这样的女儿?你是不害死我死不罢休吗?”

施心雨摇头,“我没有……爸……我真的没有。”她是真的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现在想起来真的好后怕。

张玲慧一张脸早已惨白不已,一屁股跌坐在床上,“怎么会这么严重?那……我……我去找陶笛,让她说说好话。”

施淮安怒道,“你用什么立场去为施家求情?别忘了你现在还是陶德宽的妻子,是陶笛的母亲。之前我就叫你不要表现的那么明显,可你总是没记性。哪怕你假装对陶笛好一点也好啊,你假装都假装不了。简直是愚蠢!!”

张玲慧被骂的一个字都不敢说。只能低着头。她也想假装对陶笛好一点,可是只要涉及到心雨的事情上,她真的会控制不住的偏袒她的亲生女儿。

施淮安骂完了张玲慧又骂施心雨,“还有你,我早就跟你说过无数次了。这天底下男人多了去了,你眼里却只能装的下一个纪绍庭。为了一个纪绍庭你把自己弄的人不人鬼不鬼的不说,你现在还害我。我这一辈子兢兢业业,努力守着这点家业容易吗?”

施心雨被吼的泪流不止,“爸……我不是故意的……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张玲慧看女儿哭,也心疼的哭了,可是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是在她低头擦眼泪的时候,看见被摔在地上,但是仍然能显示照片的电脑屏幕时,眸底突然闪过一抹精光。

“先不要急,我好像有办法了……”

施心雨跟施淮安纷纷看向她,“你能有什么办法?”

张玲慧眼底闪烁着谨慎的光芒,“这件事还得我们一家三口在一起好好商量商量,我也是最近才知道季洁,也就是季尧的姑姑是当年害死陶笛亲妈的那个女人。而陶笛跟季尧的姑姑现在相处的很融洽,如果季尧在乎他的姑姑。也在乎陶笛,我就可以用这件事当做筹码……”

施淮安听了之后,第一个反应,“不行!太冒险了!申城那个老家伙还没死呢。所以我们一家三口的事情不能暴露。万一这事要是闹出去,惹怒了申城那个老家伙,我们这些年的隐忍就白费了。”

张玲慧有些纠结,“可是不这样赌一把,真的没别的办法了。我赌季尧根本不敢把这事闹出去,这事要是闹出去他就护不住他的姑姑了。而且,我不会亲自去撞季尧这杆枪的。我先想办法找到季洁,她这些年应该是躲得远远的,把自己撇的干干净净的了。可是我手上有证据,我当时就多留了一个心眼保留了一份证据。我赌她不敢跟我叫板,她那样的人肯定不想被指责自己是害死别人的凶手。她也面对不了这样的指责……”

施心雨突然插话,“对。我觉得这个办法可行。陶笛那么心高气傲的人若是真的知道季洁就是害死她妈妈的凶手,她还能跟季尧亲近的起来吗?她能原谅吗?她的心里一定会有阴影的。如果季尧真的在乎陶笛,就会尽力隐瞒这一切的。”

施淮安沉思了几秒,瞪了她一眼,“你给我闭嘴!这事还得好好盘算盘算,反正不到万不得已不能用这招……”

张玲慧点头,“嗯,我明白。”

————

第二天。施心雨先是去了纪绍庭的公司。她想恳求纪绍庭能看在她肚子里孩子的份上,帮施家一把。

可纪绍庭完全无视她的眼泪,只淡淡的道,“商场如战场。能帮自己的永远是自己。”

之后,不管她怎么哀求纪绍庭都没再正眼看她一眼。

这让她很恼火,却又不敢发作。

出了纪绍庭的公司,她又接到施淮安的电话,逼着她去给陶笛道歉希望能挽回一点。

她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去找陶笛,因为她的手机号码早已被陶笛拉黑了。就算是换号码打过去,陶笛听到她的声音也会挂掉。她只好去陶笛的公司门口守着她,等着她。

晚上五点,陶笛下班了。

她走出公司的时候,正在打着电话。小脸上洋溢着俏皮的笑容,对着电话甜甜的叫了一声,“老公。”

那边的男人应道,“嗯。”

陶笛眨巴着澄清的眸子,一本正经的道,“老公,你是医生。你说怀孕是不是会吐啊?我今天在办公室吐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