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挺坦白的!/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季尧沉默了,他的脑海里尽力的搜罗着妇科专业的知识。正常的孕吐六周以后,他们决定造人才一个星期而已。

她就孕吐了?

陶笛在这边捂着唇等着男人的反应,等着等着自己就憋不住了,“老公,你说怀孕会孕吐吗?”

季尧,“会。”

陶笛笑了,“嘿嘿,这些基本常识我还是知道的。另外,你别误会哈。我没怀孕,我只是告诉你我今天在办公室吐了。因为……”

她故意调皮的停顿了一下。

听到那边的男人呼吸沉重了一点后,才又咯咯的笑道,“我今天吐了,是因为何欣妍今天午休的时候在办公室里面吃榴莲了。那酸爽的味道把我熏吐了。”

季尧额际两道黑线闪过,“……”

“哈哈。老公……我主要打这通电话就是想告诉你我不爱吃榴莲。没别的意思哈。”陶笛简直是萌萌哒。

季尧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她嬉闹时候的模样。他忍不住唇角上扬,“晚上回家就买榴莲!”

“不要啊!老公……我知错了,以后再也不逗你了。”陶笛又主动卖萌,哄他,“你的小妻子真的知错了。并且打算今晚亲自下厨给你做你爱吃的鱼。好不好?”

季尧见好就收,“好,两种口味的鱼。”

“好。”

挂了电话后,陶笛就看见一脸复杂的施心雨站在她面前。她微微蹙眉,现在她的身体已经条件反射一样的见到施心雨就会绕道走。

谁知道,施心雨又一次挡在她面前,她微微的吸了一口气,“小笛,我有话跟你说。我们能找个地方坐坐吗?”

陶笛下意识的拒绝,“不能。我不觉得我们有交流的必要。请让一让好吗?我要回家给老公做饭。”

施心雨忍着心底的不屑,对于她这种秀恩爱的说法很是鄙夷。只是,现在她不敢了。再大的情绪,她也只能忍着,“小笛,我真的有话跟你说。我知道我们一直都闹的很不愉快,但是一切都过去了。我现在想重新认识你,哪怕不能做闺蜜,只做普通朋友可以吗?”

陶笛也叹息着摇头,“抱歉,经过了这么多事情以后,我真的不觉得我跟你还能做朋友。”

施心雨有些急了,“小笛,你一定要这么绝情吗?你以前不是很善良的嘛,你的善良都去哪里了?”

陶笛看着施心雨,看她脸色不是太好,这让她猜测她肯定又是跟纪绍庭吵架了,来自己这里吵架发泄了。所以,她只想远离她,她淡淡的勾唇,“对不起,我的善良也分人的。就你一直以来的所作所为已经不值得我去善良对待了。”

施心雨暗暗的吸了一口气,“小笛,别这样。我真的知道错了,我想了很久真的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

“我不跟卑鄙的人做朋友。对不起。”陶笛拒绝的很彻底,对于爱情和友情她的态度很明确,接受不了一点点的背叛。

施心雨低声下气了这么久,没有换来一点点的松动,她有些恼火。孕期情绪本来就容易失控,她忍不住道,“卑鄙?你说我卑鄙?难道你身边的男人不卑鄙吗?他若是不卑鄙怎么会对付我父亲?怎么会想要整垮我父亲的公司?”

夕阳下,陶笛精致白皙的脸颊上荡漾着浅浅的余韵,清澈的眸子里有一丝的茫然,“对付你父亲的公司?整垮你父亲的公司?”

施心雨咬牙,“对,季尧那么卑鄙,你不是照样迷他?”

陶笛蹙眉,“你是不是又臆想症发作了?你父亲的公司经营出现了问题。就相办法去补救,跑我面前来臆想算是怎么回事?”

施心雨冷笑,“我怎么臆想了?就因为我曾经针对过你,所以季尧就打击报复,现在想要整垮我们家的公司,抢我们家的订单。”

陶笛再次蹙眉,“算了,我也懒得跟你争了。你们家公司出什么问题都跟我没关系,就算我家大叔抢你家公司的订单,我觉得那也是正常的商场竞争。商场竞争不是一向都很残酷嘛,你应该在你们自家公司找原因加以完善。这跟卑鄙根本就扯不上关系。”

施心雨倒吸一口气,气的身子都在颤抖,“陶笛,你还真是变了。你们简直是一丘之貉,得饶人处且绕人。这个道理你不懂嘛?何必把人逼急了?物极必反这个道理你不懂嘛?”

陶笛不耐烦的挥手,“去,去,去,都什么乱七八糟的。简直听不懂你说什么,要说得饶人处且绕人这句话你应该多说给自己听。这么久以来不都是你一直揪着不放嘛?让开吧,我要回家做饭了,我老公回家吃不到我做的饭会不开心的。”

施心雨被她推到一边,想要发作的时候已经被她堵的哑口无言了,“再见!希望再也不见!臆想症患者!!”

看着她的背影,施心雨疲惫的伸手揉着自己的眉心。父亲逼着她来道歉,逼着她来求陶笛。可是她根本就没有开口的机会……

转眼又过了一个星期,施家公司的状况更差了,已经到了焦头烂额的程度了。

张玲慧一咬牙,打算去找季洁了。

因为之前施心雨一直有派人跟踪过陶笛,而陶笛有去南城看望过季洁。所以她很轻易的就找到了季洁在南城的别墅。

季洁刚准备午休,就听到门铃响了。

通过门口的监控视频,她看见门口站着的张玲慧后,脸色顿时变的苍白起来。

一直跟在她身边负责照顾她的佣人在等着她的反应,问她要不要开门?

张玲慧固执的按着门铃,季洁沉默了半响后,自己起身去开门。

铁艺大门拉开后,张玲慧面无表情的看着一脸苍白的季洁。

季洁微微的吸了一口气,有些意外,却又不意外的轻语了一句。“你怎么来了?”

张玲慧勾唇,一脸的强势,“怎么?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季洁无奈,做出一个邀请的手势,“请进吧。”

张玲慧也不客气,径自进屋。

身后,季洁跟在她后面,眼底有一丝忧伤闪过。

张玲慧进屋后,季洁支开贴身佣人,给她倒了一杯白茶。

“请用茶。”

张玲慧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回味着茶的余韵,挑眉看向她,“季洁见到我,你好像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意外?”

季洁苦笑,“还好吧。当我知道小尧娶的是你的女儿后,我就在这样一种心理准备了。所以,算是有点意外,但是也不太意外吧。”

张玲慧笑容有些冷,“真看不出来,你还挺沉得住气啊?我很好奇每次你面对陶笛的时候,你会不会心虚?会不会恐慌?”

季洁的眼底闪过一抹慌乱,尽量稳住,平静的回答,“会,会心虚。也会恐慌。”

“你倒是挺坦白的。”张玲慧冷笑。

季洁反问,“我也很好奇,你每次对陶笛不好的时候,你会不会心虚?会不会有些抱歉?”

张玲慧眉头微微拧起,“季洁。你注意点自己的态度。我为什么要心虚?为什么要抱歉?”

“因为你对小笛不好,你没有真正的疼爱过她。”季洁一针见血。

张玲慧不屑,“我一点也不心虚,因为我对陶笛已经很好了。我养育了她,我让她叫我妈妈叫了24年了。我把她从一个没爹妈的可怜虫变成了一个有爸妈在身边细心呵护的幸福小公主,我有什么好心虚的?”

季洁叹息,“好吧,我们不争论这个,因为没意义。”

张玲慧深吸了一口气,“是啊,没意义。再怎么争论,我姐姐也回不来不是吗?这些年你对我姐姐有过愧疚吗?”

季洁脸色更白了,垂在身侧的手指也用力握紧,眼底碾压过一抹深切的歉意,“有。我无时无刻都在愧疚。”

“有愧疚就好,那就说明你还有点良心。季洁,我也不跟你兜圈子了。我来找你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帮忙。”张玲慧这几天被公司的事情还要施淮安的怒火折磨的有些憔悴,脸色也不是很好看。

季洁心底已经有一种强烈的不好的预感,“什么事?我能帮你什么?”

张玲慧苦笑,“这件事你能帮到我的。”

季洁语气淡淡的,“你说说看。”

张玲慧将季尧针对施家公司的事情一股脑的全部说了出来,最后,她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我需要你帮我阻止季尧这种疯狂的报复行动。必须马上就停止!”

季洁的手指头不断的攥紧,唇色也发白,“我……我可能帮不了你,小尧的性格我了解,他不可能会被我左右了他的思想。”

张玲慧豁然起身。气势凌人,“季洁,你是不打算帮我是不是?我也不怕告诉你实话,既然我今天敢来找你,我就是有十足的把握的。这件事你必须帮我,不帮也得帮。”

季洁蹙眉,“你什么意思?”

张玲慧脸色很阴沉,眼底阴郁不减,“我的意思很简单,那就是你必须帮我,帮施家!不然,你当年害死我姐姐的事情就会被公布出来。你现在不是跟陶笛相处的很愉快吗?你想不想看见她对你恨之入骨的样子?还有现在季尧不是跟陶笛很相爱吗?你想看见你最疼爱的侄儿侄媳妇因为你的原因闹的老死不相往来?你忍心你的侄儿夹在你跟陶笛之间煎熬吗?”

季洁的脊背瞬间绷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