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我故意的!/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季洁的脸色已经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了。

张玲慧一直在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她的反应,见她这样的紧张,顿时底气就更足了,气焰也越发的嚣张。她又提高语调,凉飕飕的道,“季洁,我姐姐已经去世这么多年了,我原本不想拿这件事做文章的。可是现在是季尧卑鄙在先,为了保住施家的产业我不得不这么做了。”

季洁淡淡的眉头蹙了又蹙,声音也很僵硬。“你是陶家人,你为什么要帮施家?”

张玲慧眸光一闪,“这个你不用管,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去做就行了。”

季洁苍白的唇瓣轻轻的颤抖了两下,苦笑,“其实我早就猜出来了,施家那个女儿是你的亲生女儿对不对?当年你跟施淮安两个人相爱,之后又因为施家长辈顽固的门第之见你们被棒打鸳鸯。但是你其实一直都没有放下施淮安这个人,你还暗度陈仓把自己的亲生女儿跟小笛的身份交换了。所以这些年你过分的偏心施心雨,对待小笛却是冷淡无比。你从来没有反省过自己对不对得起现在的老公?对不对的起死去姐姐的托付?”

张玲慧那双抑郁的眸子里碾压过一抹暗色,随即恼羞成怒的喝道,“闭嘴!季洁你这个满手鲜血的杀人凶手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我?我跟淮安本来就是两情相悦,我怎么可能放得下他?我又怎么对不起陶德宽了?我陪着一个不爱的人陪了24年,我委屈了24年,煎熬了24年。还有我姐姐。我又怎么对不起她了?要不是我抚养陶笛24年,陶笛可能早就饿死在山沟沟里了。”

季洁无奈的扶额,不可思议的摇头,“张玲慧,你不觉得你自己这些想法太自私了吗?你的出发点都在为你自己着想,你太自私了!!”

张玲慧不屑的冷笑,“呵呵……自私?这个世界上谁不自私?你季洁难道不自私吗?你杀了我姐姐,可你一直将这个秘密埋在心里。你为的就是保住你的名誉,你不自私吗?”

季洁激动的眉头都在颤动着,眼眸中满是愧疚与慌乱,情绪波动很大,“我不是故意的!你也知道的,我当时不是故意的!!”

张玲慧却笑的更大声,“呵呵,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我姐姐不是也死了吗?你还差点害的当时早产的陶笛也小命不保,这些年你躲在这个鬼地方吃斋念佛就能减轻你的罪过了吗?我告诉你,你手上的鲜血怎么都洗不掉!!”

季洁压在心头24年的秘密就这样被人捅出来,就像是她一直小心翼翼呵护的伤口突然被揭开了伤疤。那些愧疚,那些抱歉,那些自责,还有那么多那么多的慌乱全部都冲击了出来。差点就把她击垮了,她的眼眸中弥漫了一层水雾,眸色荒芜一片,只喃喃的道,“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当初婉婉也说过她不会怪我的……她说过不会怪我的……”

张玲慧身子慢慢的靠近她,溢出口的话语更是鄙夷无比,“我姐姐那么善良,善良的近乎愚蠢,她当然不会怪你。可是如果让陶笛知道这一切。你觉得她还会像以前一样笑容妍妍的叫着你姑姑?她也不会怪你吗?一旦让她知道这些事情,她跟季尧还能继续的下去吗?她看见季尧是不是就会想起他的姑姑杀了她善良的妈妈?是你害得她没了妈妈,是你啊!!!”

季洁一贯平静的性格,再也受不了这样的话语。张玲慧的一字一句都戳中了她内心最深处的那个伤疤,有鲜血汩汩的流出来。她却是感觉不到疼。肩头瑟瑟的颤动着。眸底满是痛楚和自责,婉婉的死,是她这辈子最的第二件错事。因为这件事,她忏悔了这么多年,自责了这么多年。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午夜梦回的时候,她被自己的愧疚和自责惊醒,记不得有多少次她的脸颊被泪水淹没,猛然惊醒面对的是一屋子的沉寂。

她像是用尽了力气一样,失控的吼道,“不要再说了!我不是故意的……我都说了不是故意的。张玲慧……你别太过分了。小尧生意场上的事情我从来不会参与的……他的优秀都是他自己努力得来的。他所走的每一步。都是他自己在运筹帷幄。你也别说什么他想要整垮施家,弱肉强食的世界,施家的产业链如果一直不懂得更新,一直停滞不前,他就算不被小尧打败也会被其他公司打败的!!!”

张玲慧听不下去了,她豁然起身,指着季洁的脑袋骂道,“季洁,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你不打算帮我是不是?”

季洁深吸了一口气,稍稍的平稳一下情绪,梗着脖子道,“抱歉,我帮不了你!”

张玲慧火冒三丈,“季洁,我劝你还是认真的想想。你真不怕我把当年的事情捅出去?”

季洁故意冷声道,“我怕,我不想让小尧为难。可是我也知道你也怕,你根本不敢真的捅出去,如果你真的把这件事捅出去,你也会收到牵连的。你现在的一切都会不保,陶德宽会知道陶笛不是他的亲生女儿,还会知道你这些年对他的背叛。而施淮安那边他的原配还在,他同样娶不了你。另外,这么多年过去了,有些事情不是你说怎么样别人就会相信的。”

张玲慧眸底的火焰不断的膨胀着。侵蚀着她的瞳仁,她的身子剧烈的颤抖着。恨不得上前掐死季洁,不过在最关键的时候,她还是咬牙忍住了内心的冲动,她重新在沙发上坐下,然后冷眼睨着季洁,“没错,你还挺聪明的。我是不敢,我是害怕把这一切都捅出去。可是现在的现实容不得我害怕了,你不帮我。施家就会破产。到时候我们隐忍了24年换来的还是一无所有,所以,我要跟你赌一把。我赌你不敢让我把这事捅出去!”

季洁眸光都在愤怒的颤抖着,“…………”

张玲慧笑的像是个魔鬼一样,“季洁,你何必执迷不悟?你帮我们一下,我们施家产业保住了,你的名誉也保住了。季尧跟小笛也不会闹矛盾了,我们大家维持着现状生活不好吗?可是你不帮我们,结果就大不一样了。你那些事我是留下证据的。我把证据公开出去,你会被千夫所指的。你还会给季家丢人现眼的,陶笛也会恨你的。”

听到证据,季洁的眸底闪过一丝惶恐,随即冷笑,“张玲慧想不到你有如此深的心机?”

张玲慧为了震住季洁,果真是拿出了当年的那份证据。是几张泛黄的照片,照片上面的季洁一脸惊慌的看着躺在血泊中的张婉婉,还有季洁跟张婉婉通信的几封书信,还有一支录音笔。她鬼魅一般的冷笑着。“当年我姐姐临终前跟我说的话,我都有录下来。起初只在一支录音笔上面,后面我拷贝在很多支录音笔上面。现在我不介意放给你听听……”

她按下开关,里面传来沙沙的声音,然后就是张婉婉气若游丝的呻吟声,“慧慧,你别怪小洁。她不是有心的推我的……我不怪她……”

听到这声音,季洁整个人都瘫了下去,像是失去了脊椎的软体动物一样浑身没有一点力气,不停的摇头。“不……我不要听……我不要听。”

张玲慧也没再折磨她,关掉了录音笔,阴冷的勾唇,“我当年看你的衣着就猜到你一定是有钱人家的小姐,所以才留了一手。没想到今天果然派上用场了。季洁,我也不怕跟你说。我跟淮安也是走投无路了才想到这一招的,把我们逼急了,打不下鱼死网破,我们大家谁都别想好过。我现在给你十分钟的时间考虑。最后提醒你,我豁出去了!谁不让我好过,我肯定双倍还回去!!”

季洁瘫坐在沙发上,手指紧紧的掐进掌心里,眼泪也顺着脸颊一点一点的滑落。最终她痛苦的妥协了。她是不在乎自己的名誉了,也不在乎会不会被人怨恨。只是,她不想把这一切的痛苦加注到陶笛跟季尧身上。陶笛那么单纯,那么善良的女孩子,本以为无忧无虑的开心生活着。

不应该被这些过去的事情困扰了。陶笛知道了实情也许会恨她,可是在恨的同时她自己也不会开心的。

不如,就维持现状吧!

“我帮你一次!”

她咬牙道。

张玲慧身体内紧绷的弦终于成功松懈,暗自松了一口气,表面上还是强势道,“你今晚就给季尧打电话,让他停止他那些疯狂的报复行为。另外,我还要他手中的锦华那个项目。”

季洁恨恨的看着她,“做人别太贪心了。”

张玲慧却不以为然,“呵呵……谁不想贪心?只看有没有本事贪心罢了!!!”

季洁纵然再好的修养也被她激怒了,“出去!你立刻离开我家!!”

张玲慧嘴角勾起得逞的笑容,转身离去。

下午,季洁对着手机发呆了两个小时后,终于颤抖着手指拨通了季尧的电话。

接通之后,她难堪的深呼吸。“小尧……”

只两秒,季尧就听出了她的不对劲,他深眸中一抹精光闪过,“姑姑,怎么了?”

季洁叹息,呼吸也急促,最终还是哑声问,“小尧,小笛在你身边吗?”

季尧声音波澜不惊,淡漠如常,“不在,我在公司。”

季洁再次叹息,“那好,小尧姑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你先什么都别说,先听姑姑说。姑姑做了一件错事,需要向你坦白,向你忏悔……”

季尧突然出声打断她,然后一针见血的问,“张玲慧去找过你了?她威胁你了?”

季洁一怔,错愕的带着哭腔问,“小尧……你……你都知道?”

季尧听到她的哭声,眸光深谙了一圈,沉声道,“对,我知道。整件事,是我故意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