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发烧了!/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季洁瞬间整个人都呆住了,手指用力的握着手机,一时竟没有反应过来。

小尧猜到张玲慧会去威胁她?

小尧知道整件事?

小尧还说他是故意的?

故意整垮施家?故意诱导张玲慧去威胁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季尧起身走到透明的落地窗前,幽深的视线眺望向远处的高楼大厦,眸底深处折射出一抹高瞻远瞩的霸气,声线依旧低沉,“姑姑,在听吗?”

季洁终于回神,脸色依旧很苍白,终于从震惊中找回了一点理智,“小尧,你……你的意思是你早就知道了这件事?你知道小笛不是张玲慧亲生的?”

季尧哑声点头,“是。”

季洁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更加难堪,慌乱的舌头都开始打结了,“那……你……你也知道小笛的亲生母亲去世跟我有关系?你什么都知道了吗?”

季尧感觉到姑姑的慌乱还有语气里面的自责,眸光微沉,语气里面透着一丝无奈和低落。“是,我知道了。”

季洁整个人都不好了,站都站不稳,心底的那个伤口再次被揭开,涌出了无边的愧疚,眼泪也顺着脸颊滑落了下来。“小尧……姑姑真的很抱歉……当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可我知道我不管怎么样我都对不起小笛……所以,我真的很抱歉。每次见到你们,我的心情都很复杂……”

季尧有些不忍的打断,“姑姑,别说了。我明白当年你不是故意的,你一直很善良温和。”

季洁苦笑,吸了吸鼻子,“呵呵……可我却做了这样一件错事。我这一生都在愧疚,都在赎罪,我真的很抱歉……”

“过去的不要再提了。”季尧眸光有些微微的压抑。

季洁喃喃的道,“小尧,其实这个秘密姑姑一直都想跟你说。可是姑姑真的不敢,姑姑怕你会因此看不起姑姑。错了就是错了,姑姑已经无法挽回了……”

季尧听着姑姑的哭腔,心里也不好受,好像最近他的情绪越来越多了。那颗坚硬的心脏,好像蓄水了一样变的柔软了,他坚定道。“你永远是我姑姑。”

季洁还带着泪痕的脸颊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的欣慰,“小尧,有你这句话姑姑真的好欣慰。姑姑都不知道怎么说了……你是从什么时候知道小笛的身世的?还有小笛她一直都不知道这些吗?”

季尧眸光再度凝聚成一个焦点,“很早我就查到了一切,她不知道这一切。她不应该承受这一切。”

季洁赞同的点头,“对,小笛是无辜的。她那么单纯,那么可爱,那么善良,她不应该承担这些真相的。我也觉得她现在这样挺好的,简单快乐。”

“恩。”季尧应道,“所以,我故意整施家。我笃定张玲慧会拿这件事去威胁你,我也笃定你会妥协……”

季洁终于反应了过来,接话道,“小尧,我明白了。我明白你的良苦用心了,你这么做是想让施家人和张玲慧都意识到这个秘密可以用来威胁我,但是其实这只是表面上的威胁,重要的是我们也可以用这个秘密来封住他们家的口。通过这件事,也会让他们明白为了施家的产业怕是永远都不敢泄露出这个秘密的。是吗?”

季尧从小就跟姑姑关系最亲,在母亲没有去世之前,跟姑姑之间的关系甚至比跟母亲之间还要亲密。也许因为在一起时间久,相互了解。所以姑姑很快就明白他的动机了。他点头,眼底闪过一抹疼惜,“是。她是无辜的,我不允许她去承受这一切的痛苦。”

他是在走廊上听到施心雨利用小雅的事情来怒骂陶笛后,他突然开始担心施心雨为了报复陶笛为了泄愤,会将当年的事情抖出来刺激陶笛。当时他谨慎的考虑到也许这件事大事张玲慧还没有告诉过施心雨。可她们是亲生母女,张玲慧又那么偏爱施心雨,所以迟早会告诉她的。他更加清楚施淮安是在等一个机会,等申城那边老爷子去世之后,他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为了防止这个秘密最终被施心雨,或者是施淮安张玲慧泄露出去,所以他故意整施家。

现在,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唯一让他有些不舒服的是姑姑的哭腔,他在做这件事的时候并没有跟姑姑商量。本来为了避免姑姑尴尬难堪,他想要永远装着不知情的,可现在他不得不坦诚他知道了整件事。

他也可以想象张玲慧那样尖酸刻薄的女人是怎么去为难姑姑的,姑姑那样娴静的个性都被逼哭了。他心底有些难受。

短暂的沉默后,季洁竟然挤出了一点笑容,“小尧,我突然意识到你的变化真的好大。你如此煞费苦心只为了让小笛不受伤,这一点让姑姑欣慰又感动。欣慰的是你终于可以像正常人一样会关心人会心疼人了,感动的是现在的你们很幸福。这样就足够了,姑姑也就放心了,姑姑以后会继续吃斋念佛来救赎自己,也为你们祈福。”

“过去的无须纠结。”季尧从来不会安慰人,所以简单道。

季洁点头,“恩,姑姑明白的。姑姑一会给张玲慧回电话说你愿意收手了,对了她还贪心的想要锦华那个项目。”

季尧眸底再次闪过一抹睿智,淡淡的道,“我料到了。你让张玲慧明天来见我,锦华这个项目我会给施氏的。这段时间他们损失很多,适时的止血是有必要的。”

季洁眸底再一次浮现了一抹赞赏,她的小尧真的是越来越优秀了。就像是高瞻远瞩的君王一样,君临天下,一切都是在他的预料之中。她点头,“好,我知道怎么说了。那我就先挂了,你要好好照顾小笛,也要照顾好自己。”

在要挂电话季尧的深眸中浮现了一抹深意,“等一下。”

季洁又问,“怎么了?还有事吗?”

季尧问,“我想知道她的亲生父亲是谁?你跟她的母亲是同学,你知道她的父亲是谁吗?”

季洁心脏深处倏然一颤,就连握着手机的手指也倏然用力,指尖瞬间苍白了。她弥漫着水雾还未褪去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强烈的慌乱。对面的小尧是何其的睿智,何其的精明啊。她紧张的连呼吸都小心翼翼的压抑着,“……”

“姑姑?”季尧催促。

季洁连忙回答,语气尽量波澜不惊,“小尧,你怎么会突然想起问这个问题?”

季尧眸底闪过一抹担忧。刚毅的五官也微微紧绷,“定时炸弹!”

季洁懂了,她连忙安抚道,“不会的,这个你不用担心。当年我跟小笛的母亲关系特别好,但是她的母亲是一个非常善良的女人,我只听说她被那个男人骗了,那个男人是个有妇之夫。她不愿意做小三,她不小心知道了实情之后就立刻跟那个男人了断了。她是后来才发现怀上小笛的,之后她又善良的舍不得打掉小笛。她就选择一个人把孩子生下来,至于小笛的父亲究竟是谁?我曾经也问过她很多次,可她不愿意提,也从来没有告诉过我。”

“你也不清楚?”他蹙眉。

“是的,我也不清楚。不过我可以肯定的是,你完全不用担心她的亲生父亲会从哪里冒出来打破现状。当时我听说那个男人其实家庭条件很差,自己本身就有一儿一女。何况那个男人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小笛的存在,根本不存在想要认小笛的这种可能性。”季洁语气平淡的解释着。

季尧呼出一口气,揉了揉眉心,“如此便好。”

挂了电话,季洁无力的垂下双手,随后捂着自己的脸颊,久久的不出声……

————

第二天,陶笛一整天都感觉有些不舒服。好像有点感冒的前兆,期间跟季尧发了几条微信。他那边好像一直很忙,回的都不太及时。最后还拍了一段正在开会的小视频过来。

她断定他今天是真的很忙,她也是知道的每周三他的公司要开例会的。

所以,她有点小小的不舒服也就忍着没跟他说。

等到晚上下班,她脸颊都变得红扑扑的了。

何欣妍一模她的脸颊,确定她是发烧了。

让她快点回家去找大叔,反正她家大叔是医生。虽然是外科医生,可是基本的医学常识是懂的。

陶笛摸摸自己的额头还真的蛮烫的,难怪今天一天都浑浑噩噩的不舒服,她直接打车去了卓越公司。

她去卓越公司,她的那张脸蛋就是特别通行证。

秘书将她送到季尧办公室,还礼貌的询问她要不要去通知季总裁一声?

她连忙摆手,“不用了。他应该在忙。我就不打扰他了,忙完了他自然会回办公室的。”

秘书由衷的夸道,“少奶奶,您真懂事。”

陶笛虽然很不舒服,可是还是勉强笑着,还开着玩笑。“这是应该的嘛。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默默支持他的小女人,我就是那个小女人。小胳膊,小腿,小脚的小女人。”

秘书被她逗笑了,对她就更加贴心了,给她倒了杯牛奶。然后还帮她去楼下买了两份甜点,“少奶奶,你先喝着吃着,总裁这个会议时间可能比较长。”

陶笛上次来的时候秘书给倒的还是白开水,她有些受宠若惊的看着牛奶和甜点。

秘书连忙解释,“这都是总裁吩咐的,上次你走了之后他就叮嘱过我了。”

陶笛清澈的眸底荡漾着一丝感动,艾玛啊,一不小心好幸福啊。

之后,她就坐在沙发上一边看报纸一边吃甜点,虽然身体不舒服,但是也没那么煎熬。她不矫情。这点小病痛还是能忍着的。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之后,办公室里来了一名不速之客。

陶笛一听到熟悉的脚步声,顿时觉得脑袋都大了。抬眸果然看见施心雨那张面孔了,她蹙眉,“你怎么来这里?”

施心雨看见她在,也有些意外。不过,她很快就扬起了唇角,有些趾高气扬的反问,“我怎么就不能来了?”

只短短的一天之隔,施心雨对待她的态度截然不同了。

陶笛烦她,看见她就觉得更加不舒服了,“你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施心雨不但不出去,反而放肆的在她身边的位置坐下了,扬眉,“我偏不出去,你能怎么样?”

陶笛扭头看着施心雨身后的秘书,“送客。实在不行,就叫保安来轰走。我不想看见她!”

秘书一脸的为难,“……”

施心雨不怒反而笑的更加放肆了,“陶笛,你个傻女人。你真是傻的很,你以为我会自己闯进来吗?这摆明了就是你家季大总裁约了我,我才能坐在这里啊。傻女人,我是有预约的。是贵宾。”

陶笛眉头蹙的更紧,“你臆想症又发作?我家大叔会约你过来?他连看都不想看你一眼,简直是大写的讨厌你!!你编瞎话能编的认真点吗?你倒是再编编看,他约你来干什么?”

施心雨一脸的不以为然,“当然是谈谈项目合作的事情。”

陶笛嗤之以鼻,“疯子!秘书赶紧叫保安!”

秘书忍不住开口,“少奶奶,总裁的确约了施小姐……让她在这里等着。”

陶笛一脸的懵比,什么情况?

她惊悚的看着施心雨,又看着秘书,“你没搞错吧?她叫施心雨,我家大叔最讨厌的人,我加倍讨厌的人。你确定大叔约了她谈合作?合作?”

秘书有点尴尬,“少奶奶,我确定,肯定!刚才我还问了总裁,总裁就是这么说的。”

施心雨看见陶笛震惊的样子,笑的更加得意了,“陶笛,你是不是傻?季尧说他讨厌我你就信了?其实啊,他不但不讨厌我,对我还很友好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