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彼此彼此!/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笛震惊,错愕,然后再质疑。一张精致的小脸上,满是复杂的表情。就连那双澄清的眸子里,也满是沉甸甸的复杂。看着施心雨的一脸得意,再看着一脸肯定的秘书,她终于相信这件事了。

当然,她不是第一次跟施心雨过招。看着她眼底的得意,还有嘴角的得瑟,她深吸了一口气。恢复了平静,装着平淡的道,“好吧,我相信大叔是约了你跟你谈合作的事情了。但是,我不相信他会对你这种人比较友好。所以,你也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我家大叔我了解,他对待你这种无关紧要的人只会是冰山一角的,待会你小心点,别被冻感冒了。”

施心雨蹙眉。一只手炫耀的抚摸着自己隆起的腹部,然后又一脸鄙夷的看着她,“小笛,你这婚后脸皮见涨,智商倒是倒退了。你怎么那么愿意想当然呢?你觉得你男人怎样就怎样了?真是笑话,当初你不是也觉得纪绍庭很爱很爱你吗?结果呢?绍庭还是跟我在一起了。我们还有孩子了。你啊,真是天真。以后别太相信你家大叔的话,我可告诉你大叔类型的男人可是很会骗你这种白痴一样的女孩了。”

提到曾经的纪绍庭,陶笛脸上有些不悦。不过,想到这里在大叔的公司。她是不能失态的,再说了,施心雨这张破嘴里面什么缺德龌蹉的话没说过?她要是都放在心里,早就被她气死了。

所以,她不生气,反而还微笑着点头,“谢谢提醒,不过这话对你也挺适用的。我早就告诉过你,纪绍庭有过前科的,你现在怀孕又有点变化……所以,你还是要多加留心纪绍庭。这一不小心,纪绍庭要是再劈腿,那你可就惨了。被人搞大了肚子,又被人抛弃。想想都觉得好可怕。”

她故意装出一副唏嘘的样子,还耸肩叹息。

虽然她这话说的也挺狠的,可她是正当防卫。打蛇打七寸这个道理她是懂的,对付施心雨就要拿纪绍庭说事。

果然,施心雨被激怒了,她戳中的可是她内心最痛的伤疤,她蹙眉瞪她,“你神经病吧你,胡说八道什么?”

陶笛手指漫不经心的翻着手中的杂志,也不怒,淡淡的点头,“嗯,我神经病,我是有神经病。”

施心雨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真是个脑残,哪有自己承认自己是神经病的?

可下一秒,陶笛的话就又把她气的吐血了。

陶笛淡淡的挑眉,“你要小心哦,我真的有神经病。神经病打人骂人都不犯法的,你要小心。”

“你……你个疯子,我懒得理你。”施心雨一时语塞,都不知道拿什么来回她了。最后只好傲娇的转身,装出一副不屑理她的意思。

陶笛冷冷的勾唇,跟她开骂?她还嫩着点呢!她施心雨从来都不是她陶笛的对手!

施心雨心里气的火冒三丈。她每次都喜欢刺激陶笛。可很少有能占上风的时候,偏偏她每一次又忍不住不去主动招惹她?

她简直就是给自己找不痛快,真是恼火死了!

大概又过了十分钟,施心雨有些不耐烦的催促道,“怎么回事?怎么让我等这么久?我可是孕妇,坐的太久可是会不舒服的。”

秘书心里觉得她是有些矫情了。她好歹也是过来人了。看她这肚子隆起的程度,也没几个月,哪有那么夸张?可表面上,她又不敢得罪公司的客户,只好耐心的宽慰着,“麻烦施小姐再耐心等等,我们总裁正在开会。你要是坐的累了,可以站起来活动两步,我再给您加点热水。”

施心雨瞥了一眼陶笛杯子里的牛奶,见她悠哉的喝着牛奶,吃着甜点,顿时就有些不悦。“我也要喝牛奶,我也要吃甜点。”

秘书有些为难,“对不起,那是我们少奶奶才有的待遇。是总裁特别嘱咐的。”

施心雨立刻就嫉妒起来,眼底闪过嫉妒的火焰。她去纪绍庭办公室的时候,迎接她的从来都是冷冰冰的嘴脸,从来不敢奢望这种特别待遇。这个该死的陶笛,怎么就比她命好呢?

陶笛感受到施心雨嫉妒的眸光后,扭头看了她一眼,微笑,“没错,这是总裁小妻子才能享受的待遇呢。至于你,还是去纪绍庭那边求特别待遇吧。还有,别整天拿肚子里的宝宝说事,你怀的又不是我家大叔的孩子,你就算流产他也不会多看你一眼的。”

施心雨懊恼,“陶笛,你嘴巴最好积点德。”

陶笛淡笑,“彼此彼此!”

正在说话间,季尧已经从会议室回到办公室。

推开门,看见坐在沙发上的陶笛后,蹙紧的眉头瞬间就松懈了,那双深眸中倒影的全是她纤柔的身影。人也走过来,在她面前蹲下,“多久了?怎么不告诉我?”

陶笛看见他的身影,顿时眸光也明亮了几分,唇角荡漾着妍妍的笑容,“来了有一小会了,听说你在开会,就自己乖乖的等你喽。”

季尧看她小可爱般的模样。紧抿的唇角也微微上扬,揉了揉她的发顶,“乖了。”

陶笛也笑,其实她现在已经很不舒服了。发烧好像越来越严重了,脑袋也越来越大,变得很沉重。为了避免男人担心。她还是没说,只是伸手将自己吃了还剩最后一点的甜点喂给他吃。

季尧之前从来不喜欢吃甜点,只是在跟她结婚后。因为她很喜欢吃甜点,他也会被逼着吃。起初是被逼着吃的,后面也习惯了甜点的味道。他旁若无人的捉住她的小手,只是在感觉到她手上的温度后,蹙眉,“这么烫?”

陶笛不想让他担心,缩回手,“没事,可能是刚才抱着牛奶杯子所以有点烫。”

季尧不光是总裁,还是医生,自然有着职业化的判断力,看见她脸上的酡红色之后,就已经预感到她肯定是发烧了。伸手去摸她的额头,果然烫的吓人,他连忙将她拉起来,“去医院。”

陶笛感觉到男人那一瞬间紧张的眼神,心底甜甜的,仿佛身体上的不舒服都缓解了些。

只是,一直等着的施心雨看不下去了。

她现在最看不得的就是别人的秀恩爱了,秀恩爱就会刺激到她敏感的神经。她会想到绍庭对她的冷淡和不耐烦,这会让她情绪失控的。正如此刻,她拧眉站起身,冷冷的道,“季总裁,你不会这么不分轻重吧?你忘了你约了我谈项目合作的事情吗?”

她出声后,季尧才意识到她的存在。才想起今天约了施家谈项目合作的事情,他蹙眉,声音有些低沉,“改天!”

施心雨自认为手中握着季洁的把柄就可以无所顾忌,所以她放肆的道,“不行!我一个孕妇在这里等了你这么久,你说改天就改天啊?你还懂不懂诚信与尊重?陶笛不过是普通的感冒,有那么矫情吗?自己就不能去医院?或者随便在外面药店买两颗退烧药吃吃睡一觉就好了!”

季尧的脊背瞬间就绷直了,然后深眸中折射出肃杀的寒气直直的射向施心雨。

施心雨莫名的一寒颤。下意识的倒退了一步,但是想到她手中的那个把柄又稳住心神,但是气焰明显被秒杀了一半,“我……我又没说错,我们今天是有重要事情要谈的。”

季尧眸底的寒气不断的凝固,凝固成了冰凌。像是能把人刺穿。同时他的眸底也有一抹隐忍,隐忍在眸底碾压着。

陶笛是个很明事理的女孩,虽然听出来施心雨故意的成分居多。不过,她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做生意诚信还是很重要的,她转眸微笑着看着男人,“大叔。你先去谈合作。发烧而已,我不用去医院的。我去外面买点退烧药就好了。”

秘书连忙说道,“少奶奶,你在这休息着,我去帮您买药。”

陶笛又笑,“好,那就麻烦你了。”

她回眸轻轻摇晃着男人的手臂,“你去忙你的吧,我真没事。小胳膊小腿的,其实结实着呢。我吃完药在这里等你,等你回家给我做西红柿鸡蛋面。好不好?”

季尧敛眉沉目,“……”

陶笛又撒娇。“好嘛,快点去谈,别浪费时间了。我已经24岁啦,又不是24个月的小朋友,发烧不用去医院的。”

她语气软绵绵的,叫他招架不住。他的眸色总算有所缓和,然后冷道,“施小姐,会议室谈。”

施心雨看到季尧的退让,更加得意了。冷笑了一声后,对着陶笛讥讽的勾唇,傲慢的跟在季尧身后去了会议室。

陶笛叹了一口气,不以为然。她从来不无理取闹,男人工作要紧这一点她是明白的。

秘书很勤快的跑去楼下药店买来退烧药,消炎药,又细心的帮她把药片取出来递给她,“少奶奶,你吃药。”

陶笛还是觉得挺温暖的,笑绒绒的,“谢谢。”

吃了药之后,她随手翻着杂志。可是因为药物的作用,渐渐的,她就觉得眼皮沉重了起来,最后竟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等她醒了之后。一看手表都已经是晚上八点钟了。她蹙眉,发现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条毛毯。

而门外的秘书听到里面的动静后,连忙推门进来,“少奶奶,你醒啦?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舒服点了吗?”

陶笛感觉了一下,还真是舒服多了,摸了摸额头烧也退掉了。她掀开毛毯,起身,甜滋滋的问,“大叔呢?他谈完了吗?是他给我盖的毛毯吗?”

秘书脸色有些不自然,“……”

陶笛走上前问,“怎么了?他们还没谈完吗?”

秘书微微吸了一口气,“是这样的,少奶奶。总裁跟施小姐出去了……”她故意没说毛毯也是她帮着盖上的事,同样是女人,她就怕少奶奶会多想会失落。

陶笛不解,“他们出去了?去哪里了?什么时候回来?”

秘书一脸无奈的摇头,“少奶奶,我不清楚。我只是个秘书,总裁这些事情不会告诉我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