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饿不饿?/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秘书说完观察着陶笛的反应,见她的反应不怎么激励后,才试探性的问,“少奶奶,你身体不舒服不然我先送你回家吧。”

陶笛睡的有些懵懂,只模糊的哦了一声。不过,很快她又觉得不对劲,她拿出手机轻语道,“我还是先给他打个电话吧。万一他忙完了,再回公司找我呢。”

秘书点头,“也好。”

只是,陶笛的电话播出去之后,那边却是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的提示音。

陶笛的睡意瞬间就没了,她黛眉微微的蹙起,再次向秘书确认,“他是什么时候出去的你也不知道吗?”

秘书还是一脸无奈的摇头,“我真不知道。你在休息,我就在外面处理手头上的工作。然后。公司的其他人也断断续续的走了。最后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了。”

陶笛连续拨打季尧的电话,一直都是关机的状态。

秘书小声的说道,“可能是没电了,总裁日理万机的……”

陶笛脑海中也想到了这种可能性,她点头,“嗯。很有可能是这样的。那么……就麻烦你先送我回家吧。”

秘书微笑,“少奶奶,你太客气了。我车在地下停车场,你跟我一起下去吧。”

秘书将她送到别墅门口,在看到她似乎有些失落后,忍不住安慰了一句,“少奶奶,你别想太多了。最近我们公司真的很忙,总裁也有很多事情需要亲力亲为。有时候忙起来难免会有点顾及不到你……总之,总裁对你是真的很用心。在我们公司人的眼里,你就是个奇迹。一个特别存在的奇迹。”

陶笛被逗笑了,“谢谢你,我没多想。可能就是身子有点虚,想休息了。”

秘书下车帮她开车门,“那你早点休息。”

陶笛回到家里,女佣看她脸色不好,迎上来关心她。

她不太想说话,只简单的说自己累了。上楼去休息了。

楼上,卧室内。

她洗完澡后,猫在丝被里面。习惯性的拿手机给季尧打电话,还是关机。放下手机后,她又觉得自己真傻。他是出去谈工作的,又不能随时随地带着充电宝,怎么能充上电?

她又打开电视,想边看电视边等他回家。

突然,手机连续有几条短信提示音响起。

她连忙拿起手机,看看是不是大叔联系她了?

只是,打开短信后,她呆住了。

短信界面里显示了四条信息,是四张照片。看见照片,她就猜到这一定是施心雨借别人手机发来的。

因为照片上面的男人是季尧,照片的背景是在一家西餐厅。而照片拍摄的角度明显是偷拍的……

大概是因为自己生病了,所有情绪有点低落。她在联系不上季尧之后,看见这样的照片心情瞬间就变的沉重了,就好像是有石头在胸口上砸了一下子。

她生病了,她都乖乖的等着他忙完。可他出去的时候说都没跟她说一声,就算她在睡觉他不想打扰她,可他也应该跟秘书说一下。他什么都不说,然后手机关机了,她联系不上他。

事实上,他正在跟施心雨吃晚餐。在外面餐厅吃晚餐……

虽然他跟施心雨之间是绝对不可能发生什么的。可她心里还是不舒服。

难道真的是工作很重要,比她重要?重要到让他不管她的身体不适,去陪施心雨吃饭谈合作?

她虽然退烧了,可还是觉得浑身无力,难受的很。看见这几张照片后,情绪更加低落了。心底的委屈就像是滕曼一样疯狂的攀爬着。缠绕在她的心脏上面。

就这样,她可怜兮兮的抓着手机流泪了。

也许每个坚强的女孩其实都有一个软肋,这个地方只要被触碰,就会脆弱的一塌糊涂。

————

西餐厅。

悠扬的小提琴音,如高山,如流水一般潺潺淳淳的流淌在空气中,将餐厅的气氛渲染的无比浪漫。

季尧坐在施心雨的对面,那双幽沉的眸子里折射出的都是飞刀一样的冷冽。放在餐桌上的手掌上面青筋都暴突着,彰显着他的愤怒和隐忍。

这个施心雨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做事容易冲动,完全不谨慎不考虑后果。他把一切事情都算准了,唯独忽略了施心雨这种争强好胜的冲动性格。

她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仗着知道的那个秘密,越发的肆无忌惮。

可他今天当着陶笛的面,是无法反击的。

所以,他隐忍了一次又一次。先是丢下生病的陶笛不管,跟她去会议室谈锦华那个合作项目。

谈到一半,这个施心雨说她饿了。孕妇不能挨饿,想要跟他边吃饭边谈工作。

他自然是愤怒的,可是施心雨这个疯子威胁他,如果不陪她一起吃晚餐,她就冲出去把这个秘密告诉陶笛。

他当即恨不得掐死她,他威胁她别用施家的全部产业来挑战他的忍耐性。

施心雨这个疯子,当时有些癫狂的说,她管不了那么多。她就是要他丢下生病的陶笛,陪她一起吃饭。她说可以不管施家的死活,反正她现在是纪家少奶奶。她有钱可以养活爸爸……

他心底鄙夷的冷笑,施淮安怎么会生出这样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女儿?

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看来他有必要再做点什么事了……

只是,当时他不得以的退让了。

因为陶笛是他的软肋,他不想让她知道当年那些事情,不想打破她平静的生活。

所以,他内心隐忍的千仓百孔也陪施心雨来了。

他的手机放在餐桌上,施心雨居然故意打翻了水杯将他的手机弄湿掉……

彼时,他僵硬的坐着,面前精致的餐点,他碰都没碰。

施心雨得逞了之后,显然心情大好。胃口也不错,吃的津津有味的。

在她觉得季尧被她威胁到了之后,她越发的放肆。

虽然面前的男人气场很强大,她心底有点怵的慌。可现在她慢慢的找到了底气,只要不看这个男人的眼睛。也没那么恐怖了。

她借着上洗手间的机会,花了一千块跟洗手间里面的顾客借了一个手机发了那几条短信。现在她光是想象着陶笛看见那些照片后的反应,就觉得很过瘾。

果然,季尧也不是百毒不侵的怪物,说到底他也有软肋。这年头,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脸的,不要脸的怕不要命的。她看开了之后,越发觉得这个世界很美妙。原本抓住别人把柄真好……

她还故意吃的很慢,因为知道季尧是座冰山,她也不跟他说话,不自讨没趣。

在她又叫了一份甜点之后,季尧眉心骨跳动着起身去洗手间。

施心雨还得瑟的道,“季总裁,你快点回来哈。我马上就吃完了,吃完我就要跟你谈那个合作了。”

季尧眸底闪过一丝不屑后,阴冷的勾唇。

他是去了洗手间,不过他也同样是跟别人借了一部手机,拨通了施淮安的号码,他的声线很冷,冷的让人不寒而栗,“施先生,你真的想要一无所有被你那个当纪家少奶奶的女儿救济?”

施淮安是个明白人,听了他的话浑身一个激灵,一股寒气从头顶蔓延到脚心,“季总裁,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心雨她又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了?”

“西凤餐厅。”季尧报上餐厅名字后,就挂了电话。

施淮安连忙调转车头,往西凤餐厅方向去。

餐厅内。

施心雨终于吃饱了,优雅的拿起纸巾擦拭唇角。

“季总裁,你真的不吃吗?这家餐厅味道真不错的。”

季尧阴森森的眸光扫向她,让她莫名的一窒息。

她耸肩,“算了,你不吃拉倒。不懂享受,现在我们谈谈合作的项目吧。”

话说完了之后,她又故意补充了一句,“算了,不急。才十点钟,我还想欣赏一会音乐呢。”看出季尧着急回去陪陶笛,她又故意使坏。

季尧眼眸中已经彰显了一抹嗜血的猩红,哑声警告,“施心雨。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施心雨不以为然,“季总裁,你注意点态度。现在是你求着我们合作,是你求着我们保住秘密。你如果再用这种态度,我说不定一不开心就跑陶笛那里胡言乱语了呢。反正我现在不在乎施家的产业了……”

季尧深谙的眸光收缩了一圈后,瞥到她身后那抹怒气冲冲的身影后。冷冷的勾唇,“你当真不在乎父亲守了一辈子的产业?”

施心雨傲慢的点头,“是啊,你不相信吗?说实话之前我也挺担心的,但是现在我不怕了。我越是不怕,你就越是怕。反正我一样可以养活我爸爸……”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人就被一股重力拉了起来。

施淮安听到她的话,简直是怒发冲冠,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冲动之下的他,全然不给她这个孕妇留一点情面。

施心雨被打的差点撞到餐桌上,还好她死死的护着自己的肚子,看见父亲猩红的眸子,她有些慌乱的埋怨,“爸,你疯啦?我还怀着孕呢!你怎么能打我呢?”

施淮安顾不上搭理她,连忙跟季尧道歉,“季总裁,我这个女儿孕期神经有点不正常。你不要跟她一般见识。明天我一定亲自去跟你谈这个合作项目。”

季尧冷冷挑眉,拿起西装外套,“神经不正常就不要放出来乱咬人,神经病犯法家属可是要承担责任的!”

这是警告,赤裸裸的警告!

施淮安敢怒不敢言,连连点头,“我明白,我会教育好她的。季总裁你慢点开车!”

季尧大步离去,步伐急促!

————

别墅,二楼的卧室内。

电视机还开着,里面播放着电视剧。

季尧回家后,连鞋都顾不得换,就上楼了。

推开卧室的门,就感觉到了一股淡淡的委屈气息。

床上,她的小身影缩在丝被底下。

看着她蜷缩的小身影,他的眸底一阵疼惜。他去了公司,发现公司的灯都灭了之后,就猜到她肯定先回来了。

他掀开丝被的一角,自己也侧身躺了下去。

她背对着他的位置,他从身后环抱着她。感觉她的身体很凉,眉头顿时紧蹙,嗓音里满是沙哑和歉意,“好点了吗?”

感觉到他熟悉的胸膛热度,还有那灼热的呼吸。陶笛心底的委屈更加泛滥,眼泪也流的更汹涌了。动了动身子,想要离他的怀抱远一点。

季尧却是霸道的将她抱的更紧一点,“萌宝宝,还难受吗?饿不饿?女佣说你晚饭没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