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老婆更重要!/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笛不想说话,喉咙口也像是被堵了一团棉花一样的难受。她只能缩着身子摇头,同时把自己的脑袋埋得更低了,不想让他看见她脆弱又委屈的泪水。

可她那不断颤抖的肩头已经出卖了她的情绪,他的手臂从她的脖子底下穿过去。一只手臂给她当枕头,一只手扣着她的腰肢,哑声道,“对不起……手机没电了……哭了?”

陶笛还是摇头,下一秒小身子就被男人扳了过来。

看见她红肿的眼眸,还有白皙脸颊上的泪水,季尧的心口一阵抽搐般的揪紧。修长的手指疼惜的拭去她眼睑上的泪水,低头想要亲吻她的额头。

却被她故意躲开了,她的小手有些抗拒的抵在他的胸口位置,微微咬着唇瓣。

季尧捉住她的小手,放在唇边浅浅的亲了一口,抬起她的下巴。逼着她迎上他的眸光。他的深眸中一片带着愧疚的温柔,“不哭了。”

陶笛吸了吸鼻子,鼻息周围满满的都是他冷峻刚毅的气息,熏染的她更加委屈。她却倔强的不承认,“哪有?我没哭……我是美人鱼,我没有眼泪的……”

看她委屈又倔强的样子,季尧更加自责,深眸中碾压过一抹复杂,喃喃的道歉,“对不起,丢下生病的你不管,还让你打不通电话。我保证不会有下一次了。”

陶笛就缩在他怀中不说话,她一到冬天就容易手脚冰凉。他没有回来之前,她失落的忘记开空调了,躺在被子里面两个小时手脚还是冰凉的。所以,她是越想越委屈,心口也凉凉的。

季尧现在每次睡觉的时候,都会习惯性的把她的小脚小手放在他身上取暖。他会霸道的把她的小手放到他的腋下,还会把她的小脚勾到他的长腿上。

每次陶笛都有些过意不去,害怕冰到他。总是在他怀中待一会后,就假装太闷了,然后扭动身子将小手从他的腋下拿出来。

这会,季尧将她抱在怀里,温暖她的时候。她别扭的乱动着,他却霸道的缠着她不让她乱动。

他的怀抱很温暖,也很有安全感,她那些委屈和失落在他的怀中像是找到了一个出口。

他的温暖,慢慢的抚平她的情绪。

季尧一边搂着她,一边用手掌去试她额头的温度。见她的体温正常后,才哑声道,“退烧了,饿不饿?我给你煮面?”

陶笛摇头,再摇头。

季尧看着她哭红的眼眸,一阵的内疚,主动解释,“我本来想早点结束陪你的,施心雨说饿了要去边吃边谈。我看了办公室的监控,你在睡觉。我想到餐厅给你打电话,后面手机没电了。很抱歉,让你委屈了。”

陶笛一直安静的听着,看他紧张的解释着,心底无奈的叹了口气。

“对不起,让你哭了。”他的嗓音里有一丝的疲惫,但是更多的是心疼。

陶笛有些不忍心跟他闹别扭了,胡扯道,“我才不是因为你哭的,我是……我是看了电视剧才哭的。”

她从他怀中钻出来一点,指着还在播放的电视剧说道,“你看,就是这部电视剧。女主很让人心疼的,她长大了之后才发现她现在的父母都不是她的亲生父母。她的亲生父母在她一出生的时候就去世了,而且还是被她熟悉的人害死的。她原本平静的生活突然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好多事情都要她独自一个人去承担,去承受。她真的好可怜,我心疼她才哭的。”

其实,她今晚显然是没心情看电视的,但是她说的剧情也是真的。是她前两天晚上断断续续的看的,这部电视剧现在已经成了热剧。在公司,同事们也会讨论剧情。

所以,她扯的还算有模有样的。

殊不知,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她的话一字一句都落入到季尧的心里,就像是一颗颗小石头砸在他的心湖,沉了下去。她说的剧情跟她的真实身世很像,她心疼女主?

而他却是更加心疼她了!

所以,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初衷。这件事,他一定不能让她知道真相。

陶笛上半夜虽然已经退烧了,可是到了下半夜又反复的发烧。

他起身去帮她打温水,帮她擦拭身体。擦了几次之后,她的烧退了点。他用体温表测量了一下,还是有点偏高。

他又到楼下给她找退烧药,喂她吃下了之后。坐在边上观察着她的反应。

陶笛这次感冒还挺严重的,吃了退烧药没多久,体温再次升上来。

季尧摸着她的额头,打算带她去医院输液。

陶笛烧的迷迷糊糊的,低喃了一句,“不……打针……”

季尧想到她最怕打针,蹙眉,纵容的帮她物理降温。

他反复的用湿毛巾。帮她擦拭身体,还找了退烧贴,贴在她的额头。

如此折腾了好几次之后,她的脸色终于没那么涨红了,反而是有些病态的苍白。

季尧松了一口气,她终于退烧了。

第二天,陶笛睁开眼睛的时候,第一感觉就像是全身散架了一般。喉咙也干的难受,下意识的起身想要倒水喝。

只是,她刚坐起来,面前已经有一只透明的水杯了。

通明的液体在杯中浅浅的荡漾,迎合着落地窗外折射进来的光线,澄澈一片。

她抬眸迎上男人关切的眸子,心头一暖,接过水杯小口的喝着水。

一口气喝了半杯水后,放下水杯。

季尧问。“好点没?”

陶笛点头,“没事了,满血复活了。几点了,我上班要迟到了吧?”

季尧却是淡道,“已经请假了。”

陶笛微微张了张嘴巴,“只是感冒而已,不用请假吧。”

季尧沙哑的嗓音透着不容置疑,“今天好好休息。”

对于他这种霸道的擅自做主行为,陶笛不但是不反感,其实心里还是觉得很温暖的。他是真的很霸道,可是每一次都霸道的恰到好处。

她听了他的话,打算好好休息。不过,她还是习惯性的看了一眼手机,已经九点了。

她有些疑惑,“你今天不去医院?也不去公司?”

季尧点头,“不去!”

陶笛惊讶了,他可是个工作狂啊。平时周末,她都没见他休息过一天。

季尧看出她眼底的疑惑后,又霸气的道,“照顾你。”

好吧,陶笛彻底在他的霸道中沦陷了。深吸了一口气,重新躺下后,肚子咕噜的响了。好吧,她是有点饿了。

昨晚晚饭就没吃了……

季尧自然也听到她肚子叫了,“洗漱,吃早餐。”

陶笛乖乖的起床,下床的时候,他还不放心的扶着她。直到她故意活动着小胳膊小腿的,证明自己已经满血复活了,他才放心的转身下楼去。

她洗漱完了之后,一转身便看见季尧端着一只托盘上来了。

“西红柿鸡蛋面?”

她第一反应就是西红柿鸡蛋面,因为这个没情商的男人只会煮西红柿鸡蛋面。

可这次她居然猜错了,当她看见托盘中放着的是一碗白粥,外加一碟小咸菜后,茫然的眨眸。

季尧放下托盘,倨傲的抬了抬下巴,示意她到床上坐着。

陶笛在床上坐下后,他问,“喂你?”

她连忙摇头,“不用。只是。为什么不是西红柿鸡蛋面了?”跟白粥比起来,她更喜欢西红柿鸡蛋面。

“高烧过后,清淡为主。”季尧解释。

陶笛有些嫌弃的看着这碗白粥,可怜兮兮的道,“突然不饿了,可能是病了没什么胃口吧。可不可以不吃?”

季尧跟她在一起吃过无数次早餐,怎么会不了解她这点小心思,“不可以。”

他端起小碗。就准备喂她。

陶笛无奈的叹息,接过小碗,“还是我自己来吧。”

她小口小口的吃着,不经意间看向男人。这才注意到他下巴上一层青色的胡渣,还有深眸中那暗红色的血丝,他看上去好像很疲惫的样子。

“你没睡?”

季尧随手抽出一张纸巾,帮她擦拭唇角的瞬间,淡淡的道。“没睡,你在反复发烧。”

陶笛心底的感动像是牛奶一样洒了一地,有些甜。原本觉得很没有滋味的白粥,突然好像也多了些味道。她小手扯了扯男人的衣袖,恢复了本性,调皮的道,“陛下,白粥还有吗?本宫还想再来两碗。”

季尧剑眉淡淡的挑起。“确定两碗?”

陶笛点头,“嗯,你一碗我一碗,一起吃的有滋有味嘛。老公,你陪我吃嘛。好不?”

季尧一晚上的疲惫顿时消失不见,“好。”

于是,他很快下楼去厨房重新端上来两碗白粥。陪着她一起吃,原本挺单调的早餐。吃的也比较愉悦了。

陶笛一边吃,一边笑道,“我终于明白什么叫做有情饮水饱了,老公,跟你这样颜值高的大叔一起共进早餐,白粥也变海鲜粥了。”

季尧对于她的调皮,只是唇角上扬着。

吃完早餐,陶笛又被逼着到床上躺着休息。

季尧将托盘送到厨房后。也到床上躺着她陪着。

陶笛睡了一夜,现在显然是睡不着了。她躺在男人怀中,撒娇,“老公,我身上像是散架一样的疼。”

季尧问,“哪里?”

“肩膀,小腿,小腰,还有脖子都疼。你按按。”

季尧知道没她说的那么夸张,不过还是宠溺的帮她按摩着。

“老公,昨晚你忽略了小妻子的感受。你得补偿!”

“怎么补偿?”

“我指哪,你按哪。”

“好!”

“脖子酸!”

季尧帮她按摩着脖子。

“腰疼了。”

季尧的大手又转移到她纤细的腰肢处。

“小腿也疼,小脚也疼。”

季尧宠溺的帮她按着。

陶笛舒适的享受着大叔特有的服务,突然想到一个问题,“白粥是佣人熬的吗?”

季尧答,“是我。”

陶笛不可置信,“老公,你除了煮西红柿鸡蛋面之外,你还有熬白粥的功能?”

“现学的!”季尧本来是打算去楼下厨房给她煮西红柿鸡蛋面的,只是楼下的女佣好心提醒他。病人适合吃清淡点的食物,比如说白粥。

然后,他一脸倨傲的说他要学。

女佣就小心翼翼又战战兢兢的教他熬粥,他熬的倒也不错。

陶笛心底的感动一点一点的溢满胸腔,看着他那么细心照顾自己一整夜的份上。她一点也不想计较昨晚上的委屈了,其实他也是为了工作。本来婚姻就是一门学问。需要不断的学习,不断的摸索。

在这个学习过程中,包容,信任,理解,是必修课。

想到这里,她伸手搂着男人的脖子,“老公,我原谅你了。我小人有海量,不爱跟你一般见识。”

季尧宠溺的勾唇,揉了揉她的发顶,“乖了。”

这一整天,季尧都在家里陪着她。上午陪她休息,下午陪她看电视,陪她在iPad上玩无聊的游戏。

她不能过关的环节,都交给他来处理。

他的高智商,分分秒通关。

陶笛膜拜不已……

期间,他的手机不断的响起。有秘书打来的,也有助理打来的。或是汇报,或是询问工作上的一些重要事情。

电话催的多了,陶笛心里有些不忍了,水盈盈的眸子抬起看着他,轻声道,“老公,不然你先去公司处理工作吧。我真没事了,你不用一直陪着我的。我能照顾自己的,毕竟工作重要。”

季尧却关掉手机,坚定的说了一句,“工作重要,老婆更重要!”

陶笛瞬间心花怒放,被满满的幸福包裹着。连空气中都多了几分甜甜的味道……

她在他怀中懒洋洋的赖着,又随口问了一句,“对了,老公。昨天施心雨要跟你谈的那个项目,是不是利益很可观啊?”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她感觉到男人退步了。若不是很可观的利益,他这种性格不可能会退步吧。

季尧的幽深的眼谭中闪过一抹暗色,随即点头,“嗯,不然不会丢下生病的你。”

陶笛点头。又往他怀中蹭了蹭,软绵绵又甜滋滋的笑道,“嗯,我相信你,你不会骗我的。老公,我真的很相信你哦!你说什么,我都愿意相信。我也愿意理解你,做你背后那个懂事的女人。”

季尧的眸光微微的闪了一下,不着痕迹的收敛之后。他也将她搂的更紧,在她看不见的瞬间,眸光有些复杂。

他不想骗她!

可又不得不骗她!!

他被那个没脑子的施心雨威胁了一次后,心弦都紧绷了起来。昨晚上的事情,他再也不会允许发生第二次。

当天晚上,陶笛睡熟了之后。

他去书房打电话给左轮,“帮我挖一下施家的内幕,比如说施家后院关着的那个女人。”

左轮蹙眉。“施家那个死女人又找小嫂子麻烦了?”

“对。三天时间,帮我查到点有用的。”季尧冷森的开口。

左轮点头,“好,放心!”

挂了电话,季尧疲惫的伸手揉眉心。这个真相,他一定要想方设法的守住。

一定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