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两个声音!/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左轮的人脉很广,善于用各种方式挖掘到各种不为人知的真相。尤其是这次的事情,是季尧给他下达的铁命令。

他几乎是不惜一切手段,挖掘到了让人惊悚的真相。

在电话里,他这个一贯不羁的个性都收敛了,也是被这样的真相给震慑到了,他恨的牙痒痒的,“大哥,我看最毒妇人心这句话应该改成最毒张玲慧心。我呸,这个女人真的让我提到一次就鄙夷一次!”

季尧正在开会,接到他的电话,对着一干人等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起身回自己的办公室。

办公室内,他站在偌大的落地窗前,点燃了一根香烟,抽了一口后压低声音,“说,真相!”

左轮深吸了一口气。有些愤愤不平道,“施淮安的原配叫翁莉莉,是申城第一集团翁氏集团翁老先生的掌上明珠。当年来我们东城旅游的时候偶遇施淮安,施淮安在了解到她的身份背景后,主动对她展开了热烈的追求。其实,在当时施淮安正在跟张玲慧恋爱。但是张玲慧出生很普通,甚至连普通都算不上。”

“她出生的时候,家里重男轻女,将她送给附近山上一户以挖草药卖钱为生的年迈的不孕不育夫妻。但是这对夫妻对她是真心的疼爱,含辛茹苦的抚养她长大,供她读大学。她是在读大学的时候认识的施淮安,当时两人一见钟情,是郎有情妾有意。只可惜,他们的恋情遭到了施淮安家里的强烈反对。他们接受不了张玲慧普通的身份……”

也许是同样翁莉莉的遭遇,所以左轮言语间满是惋惜,继续道,“也就是在那个时候,翁莉莉出现了。也抵挡不了施淮安热烈的追求,就跟她恋爱了。我估计那时候的施淮安就已经跟张玲慧商量好了,要好好的利用这个翁莉莉。表明上施淮安跟张玲慧分手了,然后跟翁莉莉热恋。其实,私底下施淮安一直跟张玲慧有联系。”

“事情的最后,施淮安跟翁莉莉顺利的结婚了。施家人都对这个豪门儿媳妇很满意,这就招来了张玲慧的强烈妒忌。受环境熏陶,从小她就很懂得用草药。所以,在翁莉莉怀孕后,她算准了时间。让施淮安在翁莉莉的补品上做文章,翁莉莉怀孕六个月的时候流产了。只是,她流产的事情一直瞒着申城翁家人。”

“与此同时,张玲慧也嫁给了陶德宽。她怀的是施淮安的孩子,等她把孩子生下来后,就让施淮安带回施家抚养。刚好偷梁换柱的用她自己的亲生女儿冒充翁莉莉肚子里面那个已经流掉的孩子,最最可怜的是翁莉莉。流产后,被施淮安关禁闭了一个月。在那一个月里面张玲慧又给她下了草药,导致她神经错乱,想着流掉的孩子慢慢的疯掉了。”

“她疯了之后,施心雨不是她亲生女儿的事情根本就无人清楚真相了。所以,这些年施家很多佣人都真的以为施心雨是翁莉莉生的。”

听到这里,季尧剑眉拧紧,一针见血的问,“申城翁老爷子轻易好糊弄?”

左轮深呼吸,“是啊,翁老爷子不好糊弄。可张玲慧跟施淮安早有准备,他们收买了翁老爷子身边最信任的家庭医生。所以每次翁老爷子来看翁莉莉的时候,都有安排家庭医生帮宝贝女儿检查身体。家庭医生从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告诉老爷子翁莉莉是真的神经错乱。翁老爷子也曾经带翁莉莉去过医院做检查,可张玲慧利用的是草药相生相克的原理。去医院检查也检查不出什么异常。”

“久而久之,翁莉莉的病情越来越严重。而施淮安在外人面前表现的很疼爱妻子,即使她疯了,他对她也是照顾有加。不舍得把她送到神经病医院去,还特地给她造了一座庭院,让她住进去。”

“施心雨也被教育的很乖巧,尤其是每次翁老爷子来看翁莉莉的时候。她对“疯子母亲”很是孝顺,每次都能感动翁老爷子。翁老爷子曾经亲眼看着女儿怀孕挺着肚子的,所以他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个外孙女其实被掉包了。他真正的外孙女早已被害死了。”

季尧眸底一抹精光闪过之后,沉声开口,“是不是翁老爷子曾经承诺过给女儿什么?所以,翁莉莉这些年只是疯了,却没有意外死了?”

左轮微微吃惊,不过想到电话对面的人是他心思缜密智商超级高的大哥后,他也释然了,“是啊。翁老爷子很疼爱这个唯一的女儿,他曾经承诺自己死后翁氏集团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将会归于翁莉莉名下。因为翁莉莉疯了,所以这些股份自然会有施淮安代为掌管。这也是张玲慧忍气吞声这么多年的原因,他们不但害了翁莉莉,还想要她名下继承的遗产。”

说到这里,他又冷笑了一声,“不过,可能是他们做了太多的坏事,老天爷也看不下去了。这几年翁老爷子虽然几次病危,可最后还是被抢救过来了。翁老爷子没死,翁莉莉就得不到遗产。所以,她只能继续疯着。”

“证据?”季尧淡漠的问。

左轮肯定道,“那肯定有,我办事你放心。”虽然季尧没有明说他要挖出这些事的目的,不过凭着他们之间的默契,还有他的精明。他已经猜出来了,大哥肯定是需要当年的真相去威逼张玲慧守住姑姑失手推死小嫂子母亲的真相。

所以,他怎么可能不找点有利的证据?

他又补充了一点,“对了,大哥。我还帮你补充了一点。我一会把视频发你邮箱,你看一下。”

季尧点头,“好。”

挂了电话,左轮就把视频发过来了。

季尧打开视频后,看了一眼微微的眯起眼眸。只十秒后,就嫌恶的关掉视频。视频里面的那对贱人,他看了会脏了眼球。

————

一个小时后,施淮安的电脑邮箱里面收到一封邮件。

他点开邮件内容,里面的视频吓的他差点从椅子上摔到地上。

视频画面是他跟张玲慧在隐秘的私宅里面偷偷约会的内容……

他脸色大变。匆忙关掉电脑,收拾一下赶回家。

在路上,他就着急的拨通了张玲慧的电话,让她赶紧找借口去施家。

张玲慧听到他那慌张的语气,一刻也不敢怠慢,立刻找了一个借口去施家看施心雨。

施淮安挂了电话,又联想到上次在西凤餐厅施心雨激怒季尧的事情。他颤抖着手指拨通了施心雨的电话,怒吼着叫她立刻回家。

施心雨上次被父亲打了一个耳光后,心底就有点怵的慌。这会接到父亲的电话,吓的都不敢吭声了。

直到施淮安又暴躁的吼道,“你到底听见没有?快点回来!”

她这才连连点头,“听见了,听见了。”

施家别墅。

施淮安前脚刚回到家里,后面就有佣人匆匆的将一个包裹递过来,“先生,这是刚才送到家门口的快递,写着您亲启。”

他心底那根已经敏感的心弦再次绷紧,额头突突的跳动着。

遣开佣人之后。他颤抖着手指打开快递,当看见里面的那几张照片后。顿时就吓的魂飞魄散,整个人的脊背都绷直了。

这个时候张玲慧也赶来了,她看见那几张照片的时候,吓的直接瘫坐在地上。

原来这是几张她在翁莉莉吃的食物中加入草药的照片,她想到最近的一次给翁莉莉加这种草药是前天。前天她被偷拍了这么多照片?她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真是见鬼一样的!

她脸色也吓的惨白,说话舌头都在打结,“怎么……怎么会这样?谁偷拍的?我……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施淮安没好气的吼她,“被你知道还叫偷拍?蠢货!!!”

她只是看了最上面的一张照片,她颤抖着手指去翻下面的照片。当她看见她虐待翁莉莉,扇翁莉莉耳光的照片时,不禁倒吸了一口气,“这些怎么也被偷拍下来了?谁……到底是谁?”

她有些紧张的扯着施淮安的手臂,“淮安……这事情怎么暴露了?翁老爷子还没死呢啊!你说是不是他已经察觉了这件事?他是不是知道我们的关系了?我们的关系是不是也暴露了?还……还有我们的女儿……女儿也暴露了吗?不管怎么样……我们一定要保住我们的女儿……”

她吓的语无伦次的说着。

施淮安烦躁的一挥手,将她挥出去很远,“蠢货!要是翁家人知道了,你跟我还能好端端的在这里?”

张玲慧像是看见了一丝希望,“这么说那个老家伙还不知道我们对她女儿做的这些事?”

她有些激动的深吸了一口气,自我安慰一般的点着头,“不知道就好,老家伙不知道就好。”

施淮安被她气的抽了抽唇角,暴吼着,“好什么好?这事已经暴露了,我们的关系也暴露了。这些证据就像是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把我们两个炸的粉身碎骨!”

他还对着张玲慧比出一个炸弹爆炸的动作,吓的张玲慧再次瘫坐在地上,肩头剧烈的颤动着,“我们的关系也暴露了?定时炸弹……这些年都没有暴露……怎么突然就暴露了?到底是谁?谁啊?”

施淮安扶额,沉声道,“还用问吗?在东城我们得罪了谁?谁又是我们惹不起的?”

张玲慧颤抖的眸光转了一圈,“季尧?你是说季尧?他不是已经退步了吗?只要我们守住那个秘密不就相安无事了吗?他怎么可以这么搞我们?”

施淮安再度苦笑,“还不是你?季尧答应锦华那个项目,表面上是退让,其实是对我们的警告。警告我们必须守住那个秘密,只是他这个人深藏不露。可你却把那个项目交给没脑子的施心雨去签约,我们这个没脑子的女儿是不害死我们死不罢休。她去了之后,可能又遇到了陶笛。然后她就又发疯了,又刺激了陶笛,还放肆的用这个把柄去威胁季尧。”

他叹息,“我总算看出来了,季尧他就是一只隐藏在冰山之后的老虎。不,他比老虎还可怕。他就是恶魔,他运策帷幄,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他那样的人,我们躲都来不及。怎么敢去惹他?”

张玲慧也是个精明的人,她自然能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她懊恼的哭道,“是心雨惹了他了?又是我们的心雨?她怎么做什么事都不动脑子?”

“你还好意思说?不都是你惯的!!!”这些年她想做什么你都由着她,有些事情明知道是错的,你不但不阻止,你还纵容着她,甚至帮着她!!”施淮安提到施心雨就火大,顺手一挥。将茶几上玻璃杯子挥了出去,砸到张玲慧的额头上。

张玲慧吃痛的惊呼了一声,瞬间就血流满面,不过她什么都不敢说,只能强忍着。因为这些年没能时刻陪在心雨身边,她总觉得愧对女儿。所以,真的很纵容她。哪怕有些事情是女儿错了,她也认为女儿是对的。

这就导致了女儿的冲动,任性。甚至还很自私。做事情都不会考虑别人的感受……

正在这时,施心雨也回来了。

她一进屋看见这样的架势,不解的蹙眉,“怎么了这是?我们家又怎么了?”

施淮安看见她就火冒三丈,充斥着红血丝的眸子怒瞪着她。

施心雨吓的一哆嗦,慌乱道,“爸,你干嘛又这么瞪着我?这三天我可是什么都没干,我连家门都没出。更加没去招惹陶笛了……”

施淮安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上前就一巴掌扇上去,“你还嫌你之前招惹的不够多吗?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安分点,安分点!纪绍庭你也抢过来了,她不跟你计较,你还去招惹她做什么?你这个愚蠢的东西!是不是不把施家害的一无所有你都不罢休?”

施心雨一回来就挨打,这对于她这个从小娇身惯养的大小姐来说,简直是耻辱。她接受不了,即使是自己的亲生父亲打她,她也受不了。她捂着脸颊吼道,“到底是我愚蠢?还是你胆小?季尧根本就不敢对我们怎么样?即使我们施家一无所有了,还有纪家,有什么好怕的?”

施淮安自嘲的冷笑,“我怎么会生出你这个愚蠢的东西来?事到如今你都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吗?若是施家真的一败涂地了,你以为你纪家大少奶奶的位置还能保得住?你是不是太天真了?我们旁观者都看的出来,纪绍庭他不爱你!是你自己一厢情愿!!”

施心雨倒真的没想到这一点,她愣了一下,然后捂着自己的腹部道。“不会的,我有了绍庭的孩子。绍庭不会不要我的,即使我们家真的一败涂地了,他也不会不要我的。他不是那样的人!”

施淮安被她气的胸口痛,“你肚子里的孩子怎么来的你心里没数吗?你冲动的一直去招惹陶笛,招惹季尧那个恶魔。现在好了,我跟你妈妈这么多年的秘密都被那个恶魔挖出来了!这件事要是败露了,不是一败涂地的问题了,我跟你妈妈包括你可能都活不了了!翁家是什么人?同样是我们惹不起的!!”

施心雨震惊的蹙眉,“秘密被挖出来了?”

施淮安将一叠照片砸到她脸上,“你自己看!蠢货!”

施心雨捡起其中两张照片一看,也吓了一跳,“这些照片都是怎么被偷拍到的?太恐怖了……慧姨那么谨慎的人怎么会被偷拍都不知道?”

张玲慧脸色惨白的垂眸,她也想知道怎么会被偷拍都浑然不知呢?

施心雨深吸了一口气,固执的道,“不用太紧张,季尧他不敢。他不敢曝光这些的!他若是敢,我就告诉陶笛那件事!”

施淮安再也忍不住了,上次一脚踹上去。他没想踹她的肚子,只是踹在她的大腿上。

不过,惯性使然。使得施心雨后退着撞到了沙发边缘,她的肚子都撞疼了,捂着肚子惊叫起来,“疼,爸……你疯了?”

施淮安被她气的就快要喷血了,指着她的脑袋骂道,“像你这样的智商还生什么孩子?生出来也是脑残!我们手上的把柄算什么?陶笛从小跟她亲生母亲一点感情都没有。说不定知道了真相也会选择原谅季洁的。而我们拿什么去跟季尧斗?你怎么还不懂?我们根本惹不起季尧的!”

施心雨被踹,张玲慧心底很心疼。可是再也不敢袒护她了,她也觉得这个女儿太不知轻重了。事已至此,都不懂的收敛。守住秘密,远离季尧跟陶笛,他们一家三口才能相安无事。若是真的撕破脸,后果绝对不是施家能承受的起的。

所以,尽管心雨对她投以求救的眼神,她还是硬生生的忍住了,并且附和道,“心雨,你爸爸说的对。你这样冲动会害了我们所有人的,你怎么就是不能明白事情的严重性?”

施心雨好半天才缓过来,她大口的喘息着,看见爸爸妈妈那一脸的惶恐,她虚弱的道,“行了,行了,你们都别念叨了。我以后肯定会远离季尧跟陶笛了………其实我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只是我一看见陶笛那副嘴脸,就控制不住自己!!”

“死也要控制住!”施淮安恶狠狠的警告道。

施心雨应了一声,“知道了!!”

晚上,她带着脸上的五指印回到纪家。脸色很苍白,眉宇间满是疲乏。

晚饭都没吃,就回自己卧室躺着休息去了。

她迷迷糊糊的睡到半夜,做了好几个噩梦。都是断断续续的片段,每一个片段都吓的她满头虚汗。

突然,一个激灵惊醒了。醒来之后,她感觉到不对劲。腹部隐隐作痛,她脸色也更加苍白了。

她躺着深呼吸,想要缓和一点疼痛。可是完全不行,肚子疼的越来越厉害了。

伸手一摸,好像下身还有点出血湿哒哒的。

她当即紧张的连鞋都没来得及穿,跑去书房去敲门。

现在,纪绍庭要不不回家,回家也都是住在书房。她之前也闹过几次,可是越闹绍庭对她态度越差,她也就不敢闹了。

“绍庭,你睡了吗?你快开门……快点开门啊!我肚子很疼,我们的宝宝可能出事了……我肚子真的很疼……”她疼的跪在门口,大力的敲门。

屋内,纪绍庭被惊醒。只是听见她的声音后,蹙眉沉默。

施心雨很紧张的想要保住肚子里的孩子,更加用力的敲门,“绍庭,我求求你了……求求你救救我们的孩子……求求你了……快点送我去医院好不好?”

纪绍庭终于开门了。开门就看见她跪着的地面上流了一地的鲜血,他下意识的俯身将她抱起。

在去医院的路上,施心雨还是有点意识的,她不断的哀求着纪绍庭,“绍庭……你快点……再开快点……我想要保住我们的宝宝……这个宝宝是我用心良苦才有的……”

在这种时候,她丧失了理智,只喃喃的说着内心的真实话。

她的话,让纪绍庭扶着方向盘的手臂猛然一僵。

她说宝宝是他用心良苦才有的?

什么意思?

他回想起跟她同房的那个晚上,他一直以为跟自己在一起的人是陶笛。那种如梦似幻的感觉很真实,他从来没有过那么恍惚过。再仔细的回想,那天晚上施心雨扶他回房,给他倒水……

倒水?

会不会是她倒的水有问题?

想到她以前做的那些龌蹉的事情,他几乎不用深想,就确定那杯水一定是有问题的。

他的眉宇间多了一股鄙夷,唇角紧抿着,一股寒气贯穿全身。

而原本他一直在加速的车速,也慢慢的减速下来。

他的脑海里突然就冒出一个冷血的想法,如果她肚子里的宝宝不在了。他也不用那么煎熬那么累了。如果晚点去医院,她肚子里的宝宝保住的几率就更小一点。

可这孩子毕竟是无辜的!

可他不爱她,跟她没感情。这个孩子生下来,也不幸福!

彼时,他心底两个声音在争吵着。

一个是理智的声音,一个是魔鬼的声音。

理智的声音吵着要他加速,魔鬼的声音吵着让他减速。

他跟她结婚真的很累,如果这么累的婚姻里面再多一个无辜的宝宝,就更加扯不清了。

他累啊!!

怎么办?

怎么选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