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陌生人!/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今天是周末,所以陶笛陪着大叔一起来医院。

季尧来主刀一个重要手术,而她还是照例来住院部当义工。

此刻,她正陪着上次那个叫茹茹的小朋友来妇产科住院部看一个伟大的准妈妈。

茹茹小朋友已经进行到第五个疗程的化疗了,她原先一头乌黑的头发已经掉光了。她是个爱美的小姑娘,曾经因为自己一天比一天少的头发而哭的很伤心。

陶笛为了安慰她,就在淘宝上面帮她买了很多款漂亮的假发。刚开始小姑娘戴着假发有点不习惯,所以她就陪着小姑娘一起戴假发。

今天她们来看一位叫做君君的准妈妈,君君是个很伟大的妈妈。在检查出自己怀孕没多久后,又患上了恶性肿瘤。

医生建议她拿掉肚子里的宝宝,然后积极的配合化疗和放疗。只是,她善良的不忍心拿掉已经会踢她的宝宝。

她说每一个即将来到的小生命都值得被尊重。她不能因为自己患上肿瘤就剥夺了自己孩子来到这个世界的权利。所以,她选择留下腹中的宝宝。

因为这样的选择,所以她不能接受放疗和化疗。只能保守治疗,体内的肿瘤细胞扩散的也很快。但是,她很坚强,很乐观。每一天都积极向上,身体上再多的疼痛也无法磨灭她期待宝宝到来的坚强信念。

她每一天都会跟肚子里的宝宝说话,每一天都告诉自己要坚强,为了宝宝也要坚强。

她是在楼下花园散步的时候认识的茹茹,她生病之前是大学的油画老师,还有两间自己的画室。

这让茹茹小朋友很崇拜她,两人一见如故,关系很好。

今天陶笛就是陪着茹茹来看君君的,在病房门口。

茹茹一脸天真的指着自己紫色的假发,一脸天真的问,“小笛姐姐,以前幼儿园老师跟我说。紫色是我的幸运色,我戴着紫色的假发君君阿姨的病是不是就会好了?”

陶笛也陪着她戴着紫色的假发。虽然很夸张,也很另类,但是她一点也不介意。只要能让茹茹开心一点,她做什么都无所谓。她小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认真的点头,“那是肯定的。你戴着紫色假发,小笛姐姐也戴着紫色的假发。我们两个人加起来就是双倍的幸运,君君阿姨的病马上就会好的。”

茹茹笑嘻嘻的点头,“嗯。我希望君君阿姨的病马上就可以好,然后我可以去她的画室学画画。我还可以帮她照顾她肚子里的小宝宝………嘻嘻。”

陶笛摸着她被病痛折磨的有些苍白的小脸蛋,一脸的可爱,“那请问茹茹小朋友可以带上小笛姐姐吗?小笛姐姐也好想去学画画呢。”

茹茹咯咯的笑着。“小笛姐姐要乖乖的听季医生的话,茹茹就带着你……”

陶笛汗哒哒,小朋友都被医院这帮护士洗脑了。熟悉她的几个护士都知道她爱闹爱撒娇,季医生拿她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所以,这个小茹茹才会这么说。

她一脸的委屈,“小笛姐姐哪有不听话啊?”

茹茹却像个小大人一样仰着小脸,“你答应,不答应不带你一起去。”

陶笛只能无条件的配合,“好,我答应。我保证乖乖听季医生的话。”

小茹茹这才牵着她的小手一起去病房。

这样温馨的画面刚好落入纪绍庭的眼眸中,而陶笛在牵着小茹茹一边聊天,一边走路的过程中。恰巧经过纪绍庭面前,不过她的所有注意力都在小茹茹身上。所以压根没注意到他的存在……

她一如既往灿烂的笑容,还有那双仿佛被泉水洗涤过的眸子,让他之前在病房那种压抑而麻木的心情顿时就轻松了。就好像阴云密布的天空,突然放晴了一样。

分开了这么久,其实还是她的笑容最能让他开心,可以让他忘记一切不愉快。

她还是那么可爱,那么漂亮,那么阳光……

就像是天边的暖阳,暖意融融。就算不刻意靠近,也能感受到她身上的暖意。

她时而像阳光,温暖她。时而又像是清泉,能够洗涤他心灵的疲惫。

她的背影已经在眼帘中消失了。而他的眸光有些恍惚。他眸底荡漾的是四年前,他追她,她答应和他在一起的那个早晨。他欣喜的像是个傻子一样,抱着她在广场转了好几圈。然后他拉着她的手,与她十指紧扣,两个人像是傻子一样绕着广场跑了几圈。

甚至他还兴奋的告诉路人。他有女朋友了。陶笛答应做他的女朋友了,他很开心!

当时的陶笛也像是个小傻瓜一样,一直拉着他的手,贴在他身边。踮起脚尖,扬起明媚的小脸,羞涩而欣喜的缠着他问,“绍庭,你说你喜欢我?”

他点头。

她又问,“绍庭,你说你真的喜欢我?”

他点头。

她小手指会在他的掌心调皮的勾着,“那你再说一遍我听听。”

于是,他拥抱着她。对着她的耳畔深情的说,“陶笛,我喜欢你。”

她听了会羞涩的将小脑袋抵在他的胸口,萌萌哒的说,“嘻嘻,我也喜欢你。”

然后走了几步,她又会调皮的继续缠着他说,“绍庭,你说你喜欢我,你再说一遍。我好像上瘾了,想听。”

他就宠溺的牵着她的小手,一遍一遍的重复,“陶笛,我喜欢你!我真的很喜欢你!!”

“绍庭,你会娶我吗?”

“会!”

“嘻嘻,我也想嫁给你!”

时隔四年过去了,他仍然清楚的记得那一个早晨。天气格外好,阳光格外的明媚,空气格外的新鲜,她的笑容格外的灿烂,他们的幸福格外的浓郁……

可这一切存封在记忆深处了,如今回忆起来。美好的就像是在眼前,可仔细回想的时候,又觉得遥远的不知道在何处?

心口一阵阵的如刀割般的难受。这样美好的爱情他弄丢了,这样美好的小笛他也弄丢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里面那个施心雨,如果不是她,小笛跟他说不定已经结婚了。

都是施心雨……

他垂在身侧的手指不由的握拳,慢慢的收紧力道。

原本对施心雨肚子里那个没出生的孩子仅存的一点愧疚,瞬间就被一股恨意取代。

很多时候,只要想到小笛,他就很恨施心雨。恨不得掐死她……

所以,每天他都用工作在麻痹自己。不到万不得已,他都不想回家面对施心雨那张虚伪的面孔。

在病房内的施心雨,其实可以透过开着的门看见纪绍庭的身影。

他出去了,却并没有走远。

所以。躺在病床上的她看见纪绍庭的背影了,自然也看见陶笛牵着一个小女孩走过去了。看见陶笛之后,她故意找存在感的摔了一只水杯。可纪绍庭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他是被那个陶笛迷晕了。

想到自己失去的两个宝宝,还有失去的子宫,她的眼眸中蒙上一层尖锐的恨意。那种疯狂的恨意,像是热血侵染了她的眼球,恨不得将陶笛挫骨扬灰。

虽然打她的是父亲,可是事情的起因还是怪陶笛。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陶笛!!!

她的手指用力的抓着床单,力气大的把新床单都扯出了两个洞……

纪绍庭打电话叫来家里的女佣照顾施心雨,自己只说了一句工作忙就离开了。

他离开之后,施心雨绝望的将病房砸了个稀巴烂。她现在不但是恨陶笛,还恨纪绍庭。

恨纪绍庭没良心,恨纪绍庭冷血的故意拖延时间送她来医院。恨他的铁石心肠,恨他那颗心怎么都温暖不了!

好恨啊!

真的恨不得他们一个个的都去死!!

张玲慧得知她流产又失去了子宫后,连忙赶到医院来看她。看见她那惨白的脸色,她哭的泣不成声。

施淮安也知道她流产了,他沉默了半响后。只是叹息一句话也没说,也没跟张玲慧一起去医院看她。

施心雨疯了一样的对张玲慧发脾气,然后把她赶走。

女佣收拾好病房后,她又开始砸。

如此两次后,她身体虚弱的就砸不动了。只能躺在病床上,默默的流泪。

空洞的眸子里折射出的都是尖锐的恨意……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放在床头柜上被她摔了几次却还能用的手机响了。

是短信的提示音,她只是自嘲的勾了勾唇角,并没有立即去看短信。

这个时候谁给她发信息?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给她温暖?

奈何短信的提示音,一连着响了三次。

她最终伸手去摸手机,摸了几次才摸到屏幕已经被她摔碎的手机。打开短信一看,里面的内容却让她空洞的眸子里出现了一丝焦距。而这点焦距一点一点的聚焦,最后凝聚成怨毒的暗色。

短信是上次给她发季尧跟小雅合照的那个陌生人发来的。短信的内容让她吃惊,因为这个躲在暗处的陌生人虽然很久没有跟她联系,但是对于她身边发生的任何事情,这个陌生人都了如指掌。

陌生人一共发了三条短信过来,第一条,“施心雨,首先对于你昨晚的遭遇表示深切的同情。失去宝宝的同时又没了子宫,你一定很痛苦对不对?”

第二条,“你还爱着纪绍庭吗?从纪家别墅到仁爱医院最快的车速十五分钟可以到达,而纪绍庭那天晚上开了四十分钟。这样的男人,你还爱吗?”

第三条,“你父亲打你,那也是被逼无奈。因为你得罪了陶笛,季尧在到处找他的把柄,相信季尧已经找到证据了。所以,你今天的一切遭遇都是因陶笛而起的。你不恨她吗?”

施心雨看完这三条短信,手臂已经在微微的颤抖着,紧接着整个身子都在颤抖。就连那猩红的眸光都在颤抖,她紧紧的抓着手机,恨不得把手机捏碎。好半响,她才找回一点理智给陌生人回了一条短信,“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陌生人很快就回了短信过来,“我是谁你不用知道,你只要回答我的问题。你恨不得陶笛?恨不恨?”

施心雨当然恨陶笛。可是也恨这种被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她都被气糊涂了。直接一个电话回过去,可对方始终不接她电话。她无论拨打多少次,对方都是第一时间掐断。

她快要疯了,只能再次给对方发短信,“你到底是谁?”

陌生人回短信的速度很快。“回答问题。现在我是唯一那个可以帮你报仇的人!”

这条短信,让施心雨心底那疯狂的怒气压制了几分,她回答,“是,我恨陶笛。我也恨纪绍庭,我恨不得他们两个立刻都去死!都去给我可怜的宝宝陪葬!”

陌生人回道。“哈哈,很好。我可以帮你。”

施心雨回,“我凭什么信你?”

陌生人,“除了信我,你还有别的选择?”

施心雨咬牙,是啊,现在陶笛被季尧那个冰块保护的那么好。她想要报复她几乎是不可能的,她真的没有别的选择了!!

陌生人又追加了一条,“相信我,我可以帮到你!相信我的能力,不然我怎么会知道你这么多事情?我有能力!!”

施心雨眸底闪过一抹癫狂,急切的回,“你什么时候帮我?你快点帮我!我要报复陶笛,我一定要报复她跟纪绍庭,不然我会疯掉的!”

“等我联系你!”陌生人回完这条信息后,不管施心雨怎么发短信,他都不再回复了。

施心雨把唇瓣都咬的出血了,也没等到陌生人的回复,最后她只好将手机扔到一边。

半个月后。

她的手机里面再次收到陌生人发来的信息,她打开一看,眸光立马阴郁起来。

陶笛在家里准备睡觉的时候,收到署名为施心雨的短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