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回家跟你视频/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笛原本收到施心雨的短信是不会理的,只是刚开始接收到短信的时候,是个陌生号码。她才会打开看内容,短信的内容很简单————“陶笛,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看着最后施心雨三个字,她有些脑袋疼的蹙眉。

现在对于她来说,施心雨三个字不是病,是病毒。

看一眼,就连引发脑袋疼的急性病毒。没什么传染性,只对她陶笛一个人有效。

当然,因为施心雨是病毒。所以,病毒怎么作妖她都没心情搭理。

不过。她还没得及删除的时候。

施心雨的短信又发了过来,“有关于季洁的重要事情,你没兴趣知道吗?”

陶笛冷笑,还真是幼稚。她施心雨能知道姑姑什么重要的事情?荒谬!

施心雨孜孜不倦的缠着她发短信,信息是一条接着一条发过来————

“别告诉我你没兴趣,我知道你会讨好季尧的亲人。我还知道你跟他的姑姑关系很好,相处的很愉悦!”

“我这里有一个有关于季洁的重要秘密要告诉你。”

这一周,季尧刚好出差了。所以,陶笛是一个人待在家里的。大概是闲的无聊,她脑抽的回了三个字,“没兴趣。”

施心雨的短信很快又发了过来,“如果这个秘密跟季尧也有关呢?”

陶笛眉头再次蹙了蹙。姑姑的秘密?还跟季尧也有关系?

因为受够了施心雨的满腹心机,她回,“施心雨,我不想理你。真心不想理你,看你在我面前作妖,心好累。不管你说什么。我都没兴趣。珍爱生命,远离施心雨!”

看着手机短信对话框,她忍不住笑了。她大概是也够无聊的了,居然跟施心雨废话了这么多。

把之前的对话都删除了之后,没来得及拉黑,施心雨的短信又发了过来,“以前觉得你挺聪明的,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还有,你不是挺在乎你家大叔嘛?怎么一到关键时候却这么不在乎他的死活了?”

死活?

陶笛咬牙,麻蛋的施心雨,这嘴巴也够贱的。本来她从母亲那里知道了施心雨最近凄惨的情况,不想再去刺激她的情绪了。毕竟一个女人失去了子宫再也不能生孩子是蛮可悲的。可惜谁让这货嘴巴贱呢。

她拧眉回道,“施心雨,长点心吧。多行不义必自毙,你失去的两个宝宝和子宫在提醒你要多点善良!”

她也知道这话有点毒,可没办法谁让施心雨整天缠着她招她毒舌呢!

还躺在病床上的施心雨看见这条回复的时候,气的胸闷,脸色阴毒一片。手指上的速度更快了,“谢谢提醒,正是因为的善良了。才会对你心存善念的,季洁这个秘密已经威胁到季尧了,你也不在意吗?还记得上次你发烧时候吗?那一天我只是带着一个很小的项目去找季尧,你难道没看出来他对我的态度有变化吗?”

看到这条信息的时候,陶笛收敛了自己冷笑。她的思绪回到了那一天,那一天的季尧好像是真的跟平时不一样。同样,那一天的施心雨也跟平时不一样。

施心雨又发短信过来,“你看不出一天季尧的隐忍和退让很不符合他的性格吗?还有我的态度,你不觉得奇怪吗?”

陶笛再一次对着短信内容发呆,好像那一天的季尧是很不一样。是好像在隐忍,最后还退步了。而那一天的施心雨是很嚣张,很得意的。这样一想,顺着这条思路延伸下去。他们两个人那一天都很不正常……

“季尧不喜欢我,很讨厌我。可他最后却抛下生病的你不管,然后却陪我一起吃晚餐。正常吗?”

陶笛的手指微微的用力,清澈的眸底闪过一丝探究。回道,“你到底知道些什么?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

施心雨回,“好吧,坦白跟你说吧。这个秘密其实现在成了季尧的把柄,所以他才会放下所有的傲娇,被我威胁。这样的季尧。你不心疼吗?你不想知道这个秘密从而为他解除这些威胁吗?他那么骄傲的人,你舍得他整天被人威胁吗?你不想帮帮季尧?”

陶笛谨慎的皱眉,“你会有这么好心?好心的告诉我这一切?然后让我帮季尧?”

施心雨回,“哈哈……我当然没那么好心。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一切是因为我知道在帮季尧的那个过程中,你会更痛苦。所以,你不防先到我病房来。我跟你详细谈谈这件事,然而你再选择一下是自己痛苦,还是让季尧继续被人威胁着痛苦?两种痛苦,你自己选择。”

陶笛沉默了……

施心雨又发来短信,“我在VIP病房606号病房,走廊左拐第一间。来不来你自己决定。”

发完了这一条,她就没再追发了。

倒是陶笛。久久的凝视着这些短信内容。施心雨的这番话,像是鞭炮一样,在她平静的心湖上炸出噼里啪啦的声响。让她的心再也不能平静了,她知道施心雨这个人满腹心机,就是个华妃。可是她的话也真的不是信口雌黄,她回想起她发烧的那一天,季尧的确是很不正常。

施心雨也不正常,她异常的放肆!

他平时对她挺好的,该宠的时候宠,就算是霸道的时候也是霸道的恰到好处。而那一天,明知道她生病了在发烧,却还是隐忍着去跟施心雨谈项目了。然后还陪施心雨去吃晚餐,现在想起来觉得真的是另有隐情。他那么傲娇,那么淡漠的人,连他的亲生父亲都不愿意给面子的人,怎么会为了一单生意就这么反常?而且,结婚这么久从来没有见过他单独跟哪个年轻女人吃过饭。

而第二天,他放下所有的工作,甚至不惜手机关机在家里陪着她。他说老婆最重要,工作不重要。

这就更加反常了!

难道季尧正的在承受着什么?被施心雨威胁着?

这样想着,她的心情就更加不平静了。一股寒气在体内慢慢的流动着,突然觉得很冷。有些冷的不正常,心底开始挣扎起来。

她知道施心雨不是好人,她今晚倒也坦诚。她说两种痛苦让她自己选择?

情不自禁的。她已经从床上坐起来,然后起床换衣服穿鞋。

她要去找施心雨,要去弄明白这件事。

她是在乎季尧的,想要为他做点什么。

下楼的时候,才知道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落下了。

雪花飘落在她的发丝上,肩膀上,冷空气让她不适应的缩了缩脖子。今天的冬天来的特别早,冷的也特别早。

她裹紧身上的淡紫色羽绒服,快步走到自己的小宝马边上,开锁,上车,再落锁。开车去仁爱医院。

在去的路上,她特地把放在车厢储物柜里面的防狼神器都放进自己的包包里。对于施心雨那个小人,她不得不防。之所以没有叫上朋友一起陪她去,是因为施心雨说那是季尧的把柄,把柄自然不能让太多的人知道。所以,她只能自己小心了。

不过,她猜施心雨真的只是想要告诉她这个秘密让她跟着痛苦而已,不会对她人身有伤害的。因为,她现在在住院,她约的地方也是在病房。

深吸了一口气后,她慢慢的加速。

期间,季尧给她发来了微信。“睡了吗?”

她有些苍白的小脸上浮现一抹温馨的浅笑,减速给他回,“老公,我没睡呢。”

“视频?”他回。

她微微一慌,连忙回道,“等会,我现在在跟同事逛街。晚点到家给你发视频。”

“逛街?”季尧发来的微信都透着一股霸气,“早点回家,东城下雪。天冷,路滑,你车技不好。”

陶笛又笑,心口甜甜的,“知道啦,老公。我差不多还有一个半小时就可以回家了,你今天忙完了吗?累吗?”

“在看学术资料。”他回。

“嗯,回家跟你视频。老公,我想你。”

“老婆,我也想你!”

发完了微信之后,陶笛呼出一口气。突然更加坚定的想要去找施心雨,她想要为季尧多承受一点。

一个恍惚,差点跟对面车速很快却开的歪歪扭扭的车子来个亲密接触。她吓的猛打反向盘,这才避免了一起车祸。

她心有余悸的叹息,嘀咕了一句,“什么人嘛。肯定是酒驾。对自己不负责,也对别人不负责。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这点常识都不懂?”

因为路面一直在飘雪,她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开车。

这个时候,她是真的很想季尧的。他在的时候,从来不要她开车。他总是将她保护的滴水不漏。所以她更加坚定的想去施心雨那里了解真相。

到了仁爱医院,她将车开进地下停车场。雪下得越来越大了,停在地面会让车身积雪的。

到了停车场,停好车,她推开车门,下车关上车门……

————

一个小时后。季尧给陶笛发微信,“回家没?”

那边很快就回了微信,“马上,逛到商场关门就回家!”

“立刻回家,雪越下越大。视线不好,车技不好。马上回家!”他霸道的回复。

“遵命,老公大人。”回复的信息,一如她那调皮活跃的性格。

季尧等了半个小时后,再次给她发微信,“雪太大不要开车,我找人去接你!”

“不用了,我会很小心很谨慎的开车的。我会为了老公大人,非常爱惜自己的生命的。”

“不要开车!”

“哎呀,老公,你得相信小妻子的车技。我已经在路上了,半小时会到家。”

“好,路上注意安全。”他退让了一步。

又过了半个小时,季尧又主动发了微信给她,“到家了?视频?”

“还有十分钟。”

季尧的眼皮莫名的跳了一下,“好。”

“老公,么么哒!”

看着她的信息,他唇角微微的上扬了一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在看见么么哒的时候。想象着她活泼爱闹的样子,他竟有一种恨不得飞回她城市开车去接她的冲动。

明明不是在一起很多年的人,却是如此牵挂着她。

这种感觉,奇怪极了。

但是,也温暖极了。

十点钟的时候,季尧忍不住问,“到家了?”

“还在路上,雪大开的慢。”

季尧终于忍不住给她打去了电话,哪知道电话才接通,他便听见陶笛发出的有些奇怪的声音……

这声音一传进听筒,他整个人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和她结婚了这么久,除了她的生理期。他们几乎每天都会做很亲密的运动。每每那时,她轻哼一声都能让人骨头发酥。

可她明明在开车,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声音?

而他是不会听错的!

陶笛的声音他是不会听错的!!

季尧的声线都紧绷肃沉了起来,“陶笛,你在哪里?”

他自己都浑然不知,溢出口的嗓音带着明显的惊颤。他是恐慌的,是无措的!

紧接着,电话立刻被挂断了。

他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回拨了过去,一次又一次。

那边已经关机了!

季尧的头皮都已经开始发麻了,她在干嘛?

她到底在干嘛?

脑海中闪过无数个问号,一直不断的闪烁着。一直淡漠的他,再也无法冷静,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