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尊重和信任/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隔着两米之外,但是左轮已经闻到了散发到空气中的那股不正常的气息。

车门是开着的,所以他一眼就能看见里面的小嫂子。

小嫂子衣不遮体,她身边的纪绍庭直接赤裸着身体。

只一眼,他便不敢看了。

第一次他觉得他不想面对这些,真的不想面对。

躺在里面的女人是他的小嫂子,大哥在乎的女人。她怎么就发生了这种不可挽回的事?

她脖子上的吻痕那么明显,明显的让他有一种上前帮她洗去的冲动……

他就那么捂着半边脸,呆在原地。

直到,身边有一个气喘吁吁的声音,虚弱而又焦急的恳求道,“救他……求求你救他……”

左轮还愣着,他的所有注意力都在小嫂子身上。他这才发现现场还有第三个人的存在,而且这个人很特别。

这个人衣衫褴褛,浑身脏兮兮的。见他还没有反应便滚动着双腿断肢下面的滚轮滚到他身边。那双满是鲜血的双手抓住他的西装下摆,费力的道,“先生……帮帮我……救救车内的男人……我用刀捅了他,他流了好多血,再不救他……他会死的。我不想杀人……我不想成为杀人犯……”

他手上的鲜血染上他的西装下摆。左轮低头看见的便是一个没有双腿只盘坐在滚轮上的乞丐。这个乞丐紧紧的拉着他,脏兮兮的脸上那一双眸子里满是恐慌和恳求。

乞丐盘坐在低低的滚轮上,身高只到他的大腿处。

他脑海中那根绷紧的神经再次被拉直了几分,垂下手掌,一瞬间被击退的理智也回来了。他上前两步,这才分辨出空气中的不正常气息里是满满的血腥味。

这是一辆SUV,车内的后座已经被平放下了,所以空间还算开阔。陶笛侧身躺在纪绍庭身边,像是在昏睡着。她的衣服已经被褪的松松垮垮的半挂在身上,浅紫色的大衣被仍在前座上,裸露在外的肌肤上也沾染着猩红的血液,脖子上的吻痕很是明显。浓密的睫毛无力的垂着,小身子以一种没有安全感的姿势蜷缩着。

她身边的纪绍庭身上也有大片的鲜血,他裸露的胸膛上也有,大腿。小腿,脚上的白色袜子已经被鲜血染红了。他似乎也陷入了昏迷,呼吸压抑而急促,长长的睫毛不断的颤抖着,那一张俊脸上满是痛楚……

他不干想象如果大哥看见这一幕会会不会疯?他的第一反应是要破坏这种画面,立刻分开他们。

随后,他要救小嫂子,他把陶笛抱出来一点,脱下自己的西装盖在她身上,刚准备抱她去急诊。

地上那个乞丐再一次拉住他,指着纪绍庭,“救他……先救他……他被我捅了好几刀,他流了那么多血。他会死的……”

左轮看着怀中的陶笛,再看向纪绍庭,地上的乞丐又着急的解释,“她没受伤,一点都没受伤。她身上的鲜血是这个男人的……这个男人像是疯了一样的想要非礼她……我才用刀扎了他的腿……这个姑娘没事……她是清白的……”

一句话,让左轮堵在胸口那些无法驱散的东西全部都消散了。他的眸光亮了一下,嫌恶的看了纪绍庭一眼,“别紧张。他不会死!他只是伤了腿,失血过多,他不会死!我先把小嫂子送进去,再找人来救他!”

乞丐听了他的话,眼底的慌乱情绪减少了一点。点头,“好……好。”

病房。

医生为陶笛做了详细的身体检查,陶笛身上除了脖子上那几个吻痕之外,的确是没有受到其他的伤害。她身上的血迹也的确是纪绍庭的,她之所以会昏迷不醒,是被电流击中晕倒的。

左轮听完了医生的话后,像是经历了一场莫大的浩劫一样,虚软的瘫坐在一边的沙发上,看着病床上的小嫂子直发呆。

他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幸好没事!

幸好啊!!

纪绍庭也被人拉去抢救了。他大腿小腿都不同程度的中刀了,伤的不轻,但是不致命。

医生还在他的体内检测出催情药的成分,他那么疯狂的想要侵占陶笛是因为被下药了。

捅伤他的乞丐,一直沉默的待在急救室门外。

他衣衫褴褛,脸上脏兮兮的,手上还满是鲜血,让路过的人不由的绕道而行。有些医生和护士,都暗自对他蹙眉。

他也一直沉默的待在急救室门口最近的地方,那双有些昏黄的眼眸中有歉意。

左轮走过去,第一次他放下自己尊贵的身份。蹲在地上,用平等的视线看着乞丐。从口袋里面摸出香烟盒,抽出一根香烟问,“会抽吗?”

乞丐明显的有些受宠若惊,他微微睁大眸子看着他。

左轮再一次重复,“会抽吗?”

乞丐指着医院走廊上禁烟的标志,说话亦是有些紧张,“不……允许抽。”

左轮扬唇,第一次对乞丐这类人改观。他指着不远处的吸烟区,“去那边可以抽。”

乞丐点头。

“你可以?”左轮很有礼貌的问。

乞丐再次点头。跟在他身后。他用滚轮代替双腿,但是滚轮滚动的时候会发出声音。所以他滚的很慢,尽量不发出声音。

左轮习惯了大步伐,在扭头看见乞丐的举动后,他有些动容的放慢了脚步。

在吸烟区。左轮坐在椅子上看着乞丐,“需要帮忙吗?”

乞丐摇头,“不,我身上脏,不想弄脏椅子。”

“你坐,脏了我擦。”左轮脱口而出。

乞丐亦是有些动容,最终还是坐到了椅子上。这样他便可以跟左轮平等对视了,接过左轮递过来的香烟后,左轮要帮他点烟,他有些窘迫,“我自己可以的……我有打火机。”

左轮却坚持帮他把烟点上,然后给自己点上,重重的吸了一口吐出青白色的烟雾。

乞丐也重重的吸了一口香烟,像是要缓解自己慌乱紧张的情绪。

他是第一次对人动刀子……

大约半根烟的功夫,两个男人都在沉默。

这两个男人可谓是社会上两个完全不相干的阶层的男人。很难想象他们两个人会坐在一起抽烟。

左轮终于开口了,“今天被你救下的那个是我小嫂子,说说,这件事的过程。”

乞丐又重重的吸了一口香烟,一根烟已经燃尽了。左轮又帮他点上第二根香烟,他深吸了一口气,说出救陶笛的经过。

下雪了,他想要早点回家。不然雪下大了,他的滚轮会滚不动。

没想到他在回家的途中遇到了开着宝马车的陶笛,他在仁爱医院门口,陶笛按下车窗取停车卡的时候他认出了陶笛。他当时就跟着进了医院,他想大晚上的来医院说不定车里那个善良的小姑娘生病了。他当时只想跟着进去看看小姑娘哪里不舒服……

又因为陶笛是开着车直接到地下停车库的,而他腿脚不方便只能坐着电梯去地下停车库。这一系列的过程都需要耗费时间,其实他可以在一楼的电梯口等陶笛的。只是,他衣衫褴褛他又怕吓着其他人。

等他终于到了地下停车库的时候,已经是十分钟过后了,因为医院台阶多,而他上台阶很费力费时。

他以为他可能找不到那个善良的姑娘了,没想到却在暗处看见有一个黑衣人把陶笛扛到C区的一辆车内。他一直躲在暗处。那个黑衣人把陶笛塞进去后就走了。

他意识到小姑娘肯定遇到了坏人,果然,很快又有黑衣人扛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也同样塞到那辆SUV里面。

他正着急的时候,却突然发现黑衣人只是将男人塞到车内,然后没两分钟就离开了。

他想要求救,可他没有手机,停车场这个点也没其他人开车进来或是离开。他只能自己滚轮着上前,他听到了车内异常的声音。那个被塞进来的男人像是发疯了一样在车内扭动,他虽然是个乞丐可也是个男人。他虽然看不见高大的SUV里面发生的场景,但是他能想象的出。

他着急的很。他一定要保护这个善良的小姑娘。

他以前被逼着加入过一个乞丐团伙,所以学过开锁。他先是开了车门锁,打开车门就看见那个男人禽兽一样的撕扯着小姑娘的衣服,小姑娘的大衣已经被他脱了扔到了前座。而小姑娘一直昏迷着没有任何反应只能被动的承受着,他急了。情急之下只能拿出自己防身用的刀去捅男人的小腿。

疼痛没能让男人清醒过来,他又接着捅。捅了一刀又一刀,捅他的小腿,再捅大腿。

男人流了很多血,直到最后失血过多再也没有力气了。才停止了疯狂的动作晕倒了。

之后,他想要叫醒小姑娘,可是小姑娘一直都不醒。他只能一直守在车门边上,在期间他一直很担心黑衣人再次回来。只不过,很快就遇到了左轮……

他说完之后,他抽烟的手臂有些颤抖。

他自己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好人,只是他从来没对别人动过刀子。

左轮看见他的反应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哥,好样的。谢谢你。我代替我大哥小嫂子谢谢你!!真的!!”

乞丐再一次受宠若惊,因为自己身上有点脏兮兮的,他还刻意躲避了一下,“先生,我身上脏。”

左轮一点也不介意。扬唇,“没关系,我不觉得你脏!”

乞丐动容的眼眶有些湿润,“谢谢你,先生。”

左轮又问。“能跟我说说你为什么要救小嫂子吗?你当时有没有想过那两个黑衣人回来,你可能自己会有危险?”

乞丐叹息了一声,坦白道,“没想那么多,我只是想着这么善良的小姑娘不应该遭受这些的。”

然后他又把陶笛曾经在那个雨天给他钱,让他早点回家的事情说给左轮听。

最后,他说,“我乞讨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人信任我让我自己从她钱包中拿钱的。很多人对于我们这些乞丐都只有厌恶和鄙夷,可这个小姑娘不但给了我金钱上的帮助。她还给了我前所未有的尊重和信任,我很感动!”

左轮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哥,真心感谢你。同时,我也希望能帮你一点。”

乞丐摇头,“不用了,先生。我帮小姑娘,只是因为她很善良,因为她给过我尊重和信任。我帮她,不是想要回报。另外,我伤了人,可能要负刑事责任。但是我也不后悔,因为我做了一件自己觉得很值得的事情。”

左轮笃定道,“放心,我会保你的。”

乞丐只是感激的对他笑笑,“我真的不用任何回报……”

正说话间,左轮的手机响了,是季尧打来的电话。

估计这会他已经赶回东城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