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闹够了没?/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笛也想过祈求大叔的原谅,说不定大叔不会在她出了这样的不幸之后抛弃她的。可她始终过不了自己心里的那道坎,她会觉得无法面对他的。

他这么优秀,优秀的无与伦比。她真的会自行惭愧的……

可对面的季尧好像没看见她推过去的离婚协议书一样,一双深眸只盯着她的头顶。

她自己的脑袋垂的更加低,不断的降低存在感,试图将脖子上的那些吻痕都给遮住。

那些吻痕,对她来说就是肮脏的痕迹!

季尧一动不动的站着,她能听到他的呼吸频率。那种频率已经不是正常的那种呼吸频率了,而是有些粗重。

她的心口更是揪着一样的疼痛起来,他想必已经从医生口中得知她被非礼的事实了。

他现在的心情一定也很复杂吧?

她心好痛,不想面对他!

一秒钟都不想!

于是,又将离婚协议书往他面前推了推,苍白的手指还故意在小桌板上点了点,示意他看。

之后。她像是用尽了力气一样倒在床上,用被子蒙住自己的脑袋。

很想哭,却还是忍着不哭。

她不敢看他的面孔,也不敢看他的反应。

第一次,她心甘情愿的当一只鸵鸟……

蒙在被子里的几十秒钟时间。漫长的像是过了一个世纪。

她那种复杂的心情简直是罄竹难书,想要知道他的反应和态度,又害怕知道他的反应和态度。

其实,不管他什么反应和态度,她的决定都不会改变了。

终于,面前的男人好像动了动,似乎在伸手那小桌板上的离婚协议书看。

她在被子里的两只手也不由的收紧手指,一直隐忍着的泪水不争气的滑落下来。

在滑落的过程中,她自己是浑然不知的。

她的心里只有不舍和疼痛,只要一想到她要失去这个男人了。她的心就像是被摘走了一样空落落的难受,她甚至感觉到自己的未来一片灰暗。

身体内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抽走了一样,软踏踏的躺着,连呼吸都是一种奢侈。

她感觉到男人的手臂垂下,似乎是把离婚协议书放下了。他的动作,让她的心口宛如磐石砸下。

紧接着,她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片明朗的晨光,被子被掀开了。

她先是本能的眨巴着水雾弥漫的眼眸,然后就听见男人一如既往的霸道声线,“闹够了没?”

陶笛难过的别开小脸,不想让他看见自己的泪水,只梗着声音道,“我没闹。虽然我舍不得跟你离婚,可离婚是最好的选择。我不想我们两以后的相处很尴尬,我不想每天在你面前自行惭愧,唉……反正离婚是最好的选择。”

她的话说完后,季尧将手中提着的保温盒放在小桌板上。

陶笛从迷蒙的眼眸中看见了那个保温盒,心底还是蛮感动的。这种时候了,他居然还给自己带来了早餐。这是家里的保温盒,应该是从家里带过来的。不知道是不是他自己熬的?

他这么好,她就更加没法面对了。

眼泪流的更加汹涌了,可怜巴巴的抽噎着,“你签字吧。签字之后,就不用来看我了。”

季尧却是一个俯身,直接将她拉了起来,他的动作虽然霸道却还是透着几分温柔的。害怕碰到她正在输液那只手臂,嗓音低沉却仍然透着他惯有的磁性,“确定没胡闹?”

陶笛被逼着与他对视,摇头,“没胡闹。”

“确定想离婚?”

陶笛违心的点头。“确定。”她都脏了,还怎么跟这么优秀的大叔相得益彰嘛?

季尧随手将昨晚左轮早就准备好的医生开出的身体检查报告丢到她面前的小桌板上,“自己看,看完再决定!”

陶笛有些狐疑的眨巴着眼睛,男人蹙眉有些不耐烦的催促了一句,“快点看!”

她机械的拿起那份报告,看着看着她的眼眸睁大了,最后像个傻子一样的傻笑了起来。

笑的捂住嘴巴,笑的肩膀一颤一颤的……

季尧看见她脖子上的吻痕,脸色就阴沉几分。眉头蹙的更紧。

陶笛看完了终于忍住了笑,还挂着泪珠的小脸上满是欣喜若狂,“老公,我上面写着我没收到其他伤害。嘎嘎,我只是被电晕了。我没受到其他伤害,我不用愧疚了,我不用自卑了,我也不用离婚了。”

此刻的心情,那只能用欣喜若狂来形容了。

天空飘来五个字,那都不是事!!

季尧脸色阴沉着,不说话。只是,视线移向她刚才写好的那份离婚协议上面。

陶笛见了,连忙把离婚协议书抢过来,护在怀里,萌萌哒的说了一句,“巴拉拉能量,让我老公立刻失忆十分钟!!”

季尧还是蹙眉,甚至嫌弃的说了两个字,“幼稚!”

陶笛也不生气,自己胡乱的擦了一把泪水。就挪动着身子往男人身边靠,小手拉扯着男人的西装,笑容妍妍的,“老公,你快点忘记刚才的事情。你快点忘记!!”

季尧表情刚毅。五官冷峻,沉声道,“忘不掉!”

陶笛看着自己写的那份离婚协议书,“不然,我把这份离婚协议书吃掉?”

季尧没说话,陶笛又自言自语道,“可我真的要吃下去了,我的胃会不舒服的。晚上还得麻烦你帮小妻子揉胃,严重点还得做胃镜啊之类的,太折腾了。你能舍得让你小妻子这么折腾吗?”

见季尧还是不说话。她又可怜兮兮的道,“我知道我家大叔最疼我了,你肯定舍不得折腾我的,所以你自己把这份离婚协议忘记吧。我这狗爬字也太难看了,根本入不得您的法眼。你说好吗?我说好的!”

不忍心再逗她了。季尧直接从她手中把离婚协议书抢过来,撕成两半扔进了垃圾桶。

“吃早餐!”

陶笛连忙点头,“嗯,我好饿了,马上吃早餐。谢谢老公关心。”

季尧打开保温盒,里面果然是他在家里熬好的白粥。他记得上次女佣说过身体虚的时候适合吃白粥,所以一大早他就回家熬白粥去了。

低头帮她盛白粥的时候,看见她脖子上面那些吻痕,动作不由的又粗鲁了几分。将瓷碗往她面前一推。“吃。”

陶笛撒娇,“老公,你看我都不方便,你喂我一个呗。”

季尧深眸触及到她的脖颈处,眸光就变得沉甸甸的。生硬道,“自己吃!!”

陶笛自然也是记得自己脖子上都是吻痕的,她意识到男人可能很介意她脖子上的吻痕。的确,她自己都很介意。虽然她没有受到更严重的伤害,可这些吻痕也让她非常不舒服。她聪慧的眨巴了两下眼睛。然后拉着他,小手扯着他的衣袖逼的他不得不弯腰,然后她麻利的从他脖子上把他的围巾拿下来围在自己的脖子上。

他浅灰色的围巾围在她的脖子上,配上她蓝白相间的条纹病号服,着实有些违和。甚至还挺滑稽的。

有护士进来查房的时候,被她的造型吓到了,她也丝毫不在意。

因为,她的举动让她家的大叔那阴沉的脸色总算缓和了一点。

“老公,喂我。”陶笛旁若无人的撒娇,“我手疼,刚才扎针扎的。”

季尧还是别扭的生硬道,“扎针扎的是正在输液的那只手。”

陶笛不好意思的眨了眨眼睛,“是吗?那我忘记了,嘻嘻。那我自己吃吧。”

虽然男人送过来的是她平时不爱吃的白粥,可是因为心情大好起来,她吃东西也有胃口了。一边小口小口的吃着,一边夸赞,“老公。这粥是你自己熬的吗?真好吃。”

“不是。”

“那是谁熬的?”

“家里女佣。”

“女佣请假了,昨天白天跟我这个女主人请了两天假。嘻嘻……”

季尧脸色微沉,“快吃。”

陶笛一口气吃了两碗白粥,吃的欢快不已。

她吃的时候还讨好的想要喂男人吃,男人傲娇的扭头说不饿不吃。

她也不介意。知道男人别扭她脖子上的吻痕呢。

吃完了之后,刚好她的点滴也打完了。

按了呼叫铃,护士过来帮她拔针。

拔完针之后,她故意不按住针眼,“老公。你帮我按。”

季尧蹙眉,不伸手。

陶笛扁了扁小嘴,用一种可怜又无辜的眼神看着他,“老公,你按一下。都流血了……我身体本来就虚……”

无奈。季尧看着那个冒血的针眼,最终只能妥协的帮她按住。不过,表情还是一脸的别扭和嫌弃。

陶笛笑的更甜了,他帮她按着针眼的时候,她的小手摸着他青色的胡渣。一脸的心疼,“老公,对不起,昨晚的事情肯定让你担心了。是你昨晚赶回来的还是今天早晨赶回来的?”

“昨晚。”他生硬道。

陶笛主动偎依在他的胸膛中,“老公,我爱你哦。我想你哦。”

她温柔的语气,软糯的说着。

还伸出自己的小手,“老公,刚才这里扎了两针,好疼的。”

其实,刚才她难受的根本没感觉的到。这会,只是拿出来撒娇而已。

季尧淡道,“活该!”

不过,大掌却是不着痕迹的覆盖在她的针眼上面。

陶笛笑的更加甜蜜了,“老公,你亲我一下,安慰我一下。刚才我白哭了那么久,流了那么多眼泪。你亲亲我。”

季尧禁不住她的软磨硬泡,只好低头亲吻她的额头。

陶笛在他亲她的时那一瞬间,化被动为主动。主动吻上男人的薄唇,跟他缠绵悱恻。

这一刻,她有一种被上天眷顾的幸运感。还有一种失而复得的喜悦感,她只想用这种热情的主动表达着自己的心情。

季尧那别扭的心情,终于在这样一个热情主动的吻中一点一点的被冲散。

说实话,他真的想她了。

他出差了五天,每一个晚上都会想她想的难以入眠。

这个吻无疑撩拨着他的神经,就在两人吻的不可自拔的时候。

病房的门被人突然从外面推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