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呕心反胃/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笛被电流击中后身体是很虚的,脸色也有些轻微的苍白。不过,她笑容的很甜蜜。那双眼眸纯净湛清,又带着一点点的羞赧。一只小手纤薄白皙,似春笋般细嫩,轻轻的在自己还很平坦的小腹上游曳着,一脸的急迫,“老公,你说会不会里面已经有小小人了呢?上个周末我跟何欣妍去爬山的时候,我还拜过送子观音呢。说不定真的有小小人了,啊呀,那我刚才输液会不会对小小人儿有影响?”

季尧用一种“你很幼稚”的眼神扫了她一眼。肯定道,“没有,医生昨晚为你做过详细检查了。”

陶笛耷拉着小脸,眸底满是失落,在他怀里哼哼唧唧的,“怎么会没有嘛?我明明那么努力了,我都算好了排卵期了。怎么会没有嘛?送子观音怎么也不显灵了?好失望啦!!”

季尧已经习惯了她的性格,大多数时候都是她在闹,他在看。这会也不例外,他的深眸中倒影的只是她的小脸。她细致脸颊上的每一个丰富表情,她的一颦一笑。

总之,他这个素来淡漠到极致的人,自然是将门口的两个人忽略到了极点。

陶笛也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然后又自我安慰道,“老公,我觉得送子观音之所以没帮我们快点有小小人儿,是说明她相信我们自己的能力。她相信我们自己一定能够早点创造出小小人儿的,今晚你要努力哈。”

季尧蹙眉看着她。

陶笛像是跟他心有灵犀一样的俏皮道,“放心啦,我身体已经没事了。我身体我做主,嘻嘻。”

季尧任由她闹着,“这么喜欢孩子?”

陶笛点头,“那是,我最近一直在想小小人儿的名字呢。我好想生一个我们的小小人儿。不管是长的像你,还是像我,一定都很赞的。”

季尧傲娇的扬唇,“男孩子一定要像我。”

陶笛不以为然,“为什么啊?我觉得像我也不错啊。”

季尧嫌弃的道,“傻。”

陶笛撅嘴,“你才傻呢!像你就是一块冰,才不要呢。”

他们两个人旁若无人的甜蜜互动,看在纪绍庭的眼底,就像是沾染了毒液的利剑一样,直击他的眼球,毒液蔓延到他的心房位置上。疼的他五脏六腑都像是撕裂开了一样的难受,曾经她的这些俏皮和可爱都只属于他纪绍庭一个人的。

转眼,她的一切的一切都不属于他了。

而她竟将他忽视成了空气,这才多久她就如此一点都不在意他了。

他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想要知道她的情况,他愧疚,他怕自己无意识的情况下伤到了她。可她对他的关心和紧张嗤之以鼻,这种感觉真的好难受。

袁珍珍看着自己儿子卑鄙成这样,还不被待见,心底越是非常的心疼。原本她担心儿子一夜,脸色就不太好看,这会脸色更加难看了。不过,她也是不敢公然在季尧面前发作的。只能忍着脾气,声音别扭的道,“绍庭,我推你回去吧。你爸爸一会来病房看不到你,该着急了。”

纪绍庭没说话,手指紧紧的握拳,也算是默认了。

正在跟季尧嬉闹的陶笛突然想到了什么,从被子里钻出一个小脑袋来。蹙眉不悦的道,“那个谁……别装出一幅很关心我的样子。我不需要你关心,只求你远离你,别给我的生活带来困扰就好。”

纪绍庭的脊背僵住,将像是被刷了一层胶水,然后胶水被风吹干了一样的紧绷着。他颤声解释,“小笛,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想知道你有没有被我伤到……我没想打扰你的生活。”

自从决定放心她,他就心如死灰了。

唯独,对她的事情心底会起一点涟漪。

陶笛不屑的抽了抽唇角,“你觉得我会相信你这么好心吗?我甚至有理由怀疑,你中的催情药是你自己给自己下的。说不定你婚后被施心雨感染,心理也变的扭曲了。看不得别人好,你们两过得不幸福,就恨不得全世界都跟着你们不幸福。”

纪绍庭脸色一白,着急的辩论道,“小笛。不是我。你怎么会怀疑我?我也是受害者,你要相信我。”

“我只无条件相信我老公,至于你,我已经没有相信的必要了。”陶笛淡淡的说道,眼眸中一抹狡黠闪过后,又道,“除非,你能找出证据来。”

纪绍庭的心疼了一次又一次,最后都已经疼的麻木了,咬牙道,“好,我会找到证据的。”

“慢走,不送!”陶笛说完后,又缩回到被子里,躺在季尧的怀中。她之所以说这番话也是有自己的小算盘的,一来是在季尧面前表明自己对待前任和现任截然不同的态度。二来,也是想要试探纪绍庭。据她刚才的试探,纪绍庭不像是自己刻意喝下催情药的。但是,人都是会变的。所以她故意激纪绍庭,想要他拿出证据。说不定可以利用纪绍庭,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纪绍庭一张脸已经惨白的如同白纸了,袁珍珍心疼儿子,脸色也已经很难看了,连忙将儿子的轮椅推走。

季尧似乎很满意小妻子刚才的态度。在她猫在他怀中的时候,他微她拉上被子,低头在她的面颊上亲上一口。不过,深眸中却有一丝复杂闪过……

————

陶笛出院了,虽然她的身体已经没大碍了,可季尧很夸张的帮她请了一个月的假。

按照她现在在公司的身份。总经理自然是第一时间就批准了她夸张的假期。

不过,她在季尧面前一直都是很乖的。她也知道男人这么夸张也是心疼她的身体,所以她也就欣然接受了。

她在淘宝上面买了很多食谱,在家里一边钻研厨艺,一边积极的运动调理身体,争取以最好的姿态迎接小小人儿的到来。

当然。她私底下也在留心观察着季尧。她始终觉得那天晚上用短信骗她出去的人,说的话似乎不是空穴来风。

因为她发烧那天,季尧跟施心雨两个人的态度的确是很反常。

可是,她观察了差不多一个星期后,一点反常的信息都没有观察到。

季尧每天是医院跟公司两边忙,但是基本上会按时回家。有紧急的工作,也会带到家里处理。偶尔有应酬,他也会打电话回来报备。也不再有手机打不通,联系不到人的行为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他的手机随手放在床头柜上,随便她翻开。

也没有可疑的电话,或者是短信之类的。

这让她不禁疑惑。自己是不是想太多了?

可女人一直都是敏感的,她的直觉告诉她,那天的季尧跟施心雨都不正常。

周末的时候,她说待在家里无聊,大叔还算细心的带着她一起去公司。

她也会帮着打印打印文件,翻译翻译资料。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情。

周末两天,她故意贴在他身边,几乎是二十四小时跟他形影不离,也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事情。

她的大叔,还是那个霸道凌然的大叔。

再也没有反常过……

不过,她明显的感觉到他的工作比以前忙了很多。

有时候。她在书房等他,等的她都在沙发上睡着了,他还在忙。有两次,都是他抱她回卧室的,睡着的她都不知道。

最近她好像越来越能睡了,不用上班的日子倒也悠闲,只是心头一直想着短信上面的事。在想着大叔会不会真的有把柄在施心雨手上?

如果有,那么最近施心雨这么安分,一定是相互之间达成共识了。

可既然是把柄,总会有不能控制的时候。

她心里很想为他做点什么,只可惜有时候又发现自己很无能无力。

她认真的回想那天的短信,短信里面提到姑姑季洁了。她又想。从姑姑那里说不定可以找到突破口。

于是,她在男人晚上下班回家后,跟男人说想姑姑了,想去南城看看姑姑。

季尧一边换鞋,一边应道,“可以。几天?”

陶笛穿着粉粉的居家服。歪着小脑袋竖起一根手指头,“一个星期,好不好?”

季尧蹙眉,“太长!”

陶笛又笑嘻嘻的跑到他身边,缠着他的胳膊,摇晃着。“那么,五天吧。好不好?”

季尧不吭声,剑眉一直拧着。

陶笛撒娇,先是在他俊脸上亲了一口,又软绵绵可怜兮兮的道,“老公好不好吗?我真的想姑姑了。姑姑那边环境好,空气也好,我想多住几天都不可以吗?老公你好残忍的呢,你就这么限制你小妻子的自由吗?这样真的好吗?你再这样,我就去妇联告你!”

她连哄带骗之下,季尧终于开口了,“四天。”

陶笛也满足了,“好的,成交!!”

最近这几天东城都在下雪,所以很冷。

晚上陶笛都要躲在季尧的怀中被他的体温温暖着才能睡着,这会她终于沉沉的睡去。

等她熟睡之后,季尧开门去了书房。给姑姑季洁打电话。

季洁一直都是早睡早起,生活习惯很规律。在夜里十一点接到季尧的电话,明显的有些惊慌,声音惺忪却紧张,“小尧,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季尧压低声音,眸底睿光明显,“没有。只是告诉姑姑陶笛明天要去你那边住四天,我笃定那天晚上的短信里面肯定提到我受威胁这件事了,所以提醒姑姑谨言慎行,不要被她看出一点的蛛丝马迹。她有时候傻,有时候也聪明。”

季洁眸光一怔。先是松了一口气,然后又有些紧张,“小笛要过来?”

“对,她今晚闹着要去找你。”季尧声音一直很低,“东城这边我会捂住,只要你那边不露出一点痕迹她就不会知道。”

季洁叹了一口气,点头,“好,小尧,你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

有些秘密,有些错误,她能一个人承担绝对会一个人承担的。

她比谁都有分寸!!

陶笛这次去南城,是季尧派人送她过去的。

一路颠簸,她颠簸的有些呕心反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