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掌声有没有?/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笛以为自己晕车了,她很少晕车的,不过也不是没有过晕车这种情况的,也没太在意。

只是这一路的确很不舒服,等到终于到了季洁的山间别墅时,她的一张小脸早已苍白一片,人也很疲惫。

她来之前跟季洁通过电话了,所以这会季洁早就在门口迎着她了。

她下车后,季洁刚上前打招呼,她就控制不住的冲着季洁摆摆手,然后到一旁干呕了起来。

季洁一愣,“小笛,怎么了?不舒服吗?”

送她来的司机,代替她回答。“少奶奶一路上都很不舒服,或许是一路颠簸累着了。”

陶笛干呕了半天,却是什么也吐不出来,等到情绪缓和了点后。才起身,洒脱的笑道,“没事,姑姑,你别担心。可能就是昨晚上没休息好,今天一大早就出发了,有点晕车。”

季洁有些紧张,将她迎回到屋里后,给她倒了一杯温水,“先喝点水,要不要我叫山下的医生过来帮你看看?”

陶笛坚定的摇头,“真不用,姑姑,我没那么矫情的。”

季洁点头,“那好吧,你要是再有不舒服第一时间告诉我。别自己忍着,你到我这边来小住我可是一定要照顾好你,不然小尧不能放心。”

陶笛撒娇的搂着姑姑的脖子,“哎呀呀,哪有那么夸赞啊。我可没那么娇气,没事,放心吧。你要是一直对我这么好,我会赖着不想回东城的。”

季洁点了点她小巧的鼻翼,“你啊你,小嘴巴就是甜。说的姑姑心底甜甜的。暖暖的。”

陶笛因为晕车不舒服,所以上午就在沙发上躺着休息了。

晚上季洁心疼她不舒服,让她早早睡觉。

可陶笛却拉着姑姑聊天,“姑姑,我们聊一会嘛。”

季洁晚上习惯看会经文,这会放下经文,温和的笑道,“好吧,你跟姑姑说说看。想聊什么?”

陶笛不着痕迹的笑着,缠着她聊天,“就聊聊姑姑的过去吧,每个人都有过去,我想了解姑姑的过去。姑姑年轻时候一定有过爱情,可为什么还是会选择一个人生活呢?”

季洁的眸光微微黯淡了一下,“小笛,怎么会突然问这些?”

陶笛又笑,“我只是突然想知道而已,不过,姑姑如果不想说我就不问了。”

季洁叹了一口气,随即又释然的道,“其实也没什么不想说的,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说说也无妨。姑姑今天就跟你说说吧。”

陶笛点头,“好,小笛洗耳恭听。好想了解姑姑的曾经,我觉得姑姑身上一定有故事。”

季洁轻语道,“是啊,有故事。姑姑曾经犯错了,这就是姑姑选择一个人独居的原因。姑姑犯了一个不可原谅的错误,姑姑害死了一条小生命。”

陶笛一直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姑姑的眼神,姑姑在说这段话的时候,眸底的愧疚是那么的明显。

季洁又继续道,“曾经啊,姑姑也有很多追求者,可是姑姑都没感觉。直到姑姑遇到了他。姑姑觉得绅士的他就是姑姑的白马王子,很快姑姑就跟他坠入了爱河。在一起的一年时间里,姑姑跟他爱的如痴如醉,如胶似膝,姑姑在那段爱情中迷失了自己,迷失了最基本的分辨力……”

说到这里,她眸底有愧疚还有自责。

陶笛不由自主的抓住姑姑的手。想要安抚她的情绪。

季洁又深吸了一口气,“直到他的妻子找到我,我才知道我不小心当了别人的小三,我破坏了别人的家庭幸福。那个女人对我的指责,让我觉得那是我这辈子最难堪的时候。我有着优越的家世,骄傲的自尊,我完全承受不了。我失控的痛哭起来,也许那个男人当时对我是真的动心了。他见我哭了,他袒护我,对着他可怜的原配撒气。最后气的那个可怜的女人扭头就跑,就这样那个女人出了车祸。她肚子里还怀着三个月的宝宝,那个宝宝也因此没了……”

说到这里,季洁愧疚的流下了泪水。情绪也陷入了当时的氛围当中,眸底一片灰暗的愧疚。就连身子也不断的瑟瑟发抖着。

陶笛心疼的将姑姑搂进怀中,安慰着她,“没事了,没事了,都过去了。”

她在听到这些的时候,丝毫不怀疑姑姑的话。因为,姑姑的真情流露是真的。

再说了,这件事不可能成为她跟季尧被人威胁的把柄的。因为,这完全是意外,是那个可怜女人自己遭遇的车祸,跟姑姑没关系。

季洁又低声道,“虽然这件事过后,我父亲给了他们夫妻一大笔赔偿金,也将他们夫妻两送到了国外去生活。可这件事在当时给了我很大的打击,让我的心理都有了阴影。那之后,我总是会做梦梦见那个女人浑身是血倒在血泊中的画面。我在想,如果不是自己失去了分辨力,不是自己傻傻的当了别人的小三,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陶笛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帮她擦拭着泪水,“姑姑,都过去了,别想了。你也不是有心的。”

季洁叹息,“可错了就是错了,我这辈子没想过害人。可一条小生命还是因为我而永远的离开了,他连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机会都没有。我内疚啊,我后悔啊,自责啊。我用我的下半辈子来忏悔。我不停的祷告,不停的忏悔,只为赎罪。小笛,你会不会看不起姑姑?”

陶笛连忙摇头,“不会,我怎么会看不起姑姑。不会的,在我心里姑姑是最善良的人。”

季洁忍着心虚。只低头擦拭泪水,“小笛,谢谢你。这些事情,我连小尧都没有说过,这些年我一直憋在心里。跟你说说,好像心里也舒服点了,其实你说的对。一切都过去了。我不后悔我选择的生活方式,因为这种生活方式能够让我内心平静安稳。”

陶笛赞同的点头,“嗯,只要姑姑喜欢这种生活方式就好。每个人有每个人喜欢的方式,只要你觉得舒服就好。”

季洁第一次敞开心扉,好像有些释然,也有些惆怅,拉着她站起来,“跟姑姑去书房吧,姑姑给你看看那个男人的照片。给你看看曾经的姑姑。”

陶笛正有此意,起身跟姑姑去书房。

书房内,季洁翻出很多以前的老照片给她看,的确有那个男人的照片。

照片上的那人的确很绅士,风度翩翩的那种类型。难怪姑姑会一时迷失自己。

季洁还大方的给她看了她的毕业照,陶笛看见上面那个长的有点像自己母亲的女生后笑道,“姑姑,这个女生跟你还有联系吗?说起来好巧,她跟我妈妈长的有点像呢。”

“是吗?我看看呢。”季洁一脸的坦然,她盯着照片看了看,淡道。“我没见过你母亲呢,这是我们当时一个品学兼优的女同学。好像现在出国了。”自从接到季尧的电话后,她就开始给自己做心理建设了。所以,这会她淡然应对,落落大方,没有表现出半点的心虚。

陶笛也丝毫不怀疑什么,因为她越来越坚信姑姑没有把柄在别人手上。她越来越觉得是自己想多了而已,她也笑,“那下次去东城,介绍我妈妈给你认识,你们见见面。”

季洁还是一脸的温和,“好啊,不过我不太爱回东城。因为东城是我的伤心地。”

陶笛表示理解,“嗯,以后再说吧。见不见也没那么重要,我母亲其实不太喜欢我。”

季洁看着她澄澈的眼眸,露出一点笑容,“小尧喜欢你,姑姑也喜欢你,还不够吗?”

陶笛笑容甜甜的。“够了,够了,还有我父亲也很喜欢我。还有很多很多人都喜欢我呢,我很满足了。”

这一夜,陶笛放下了心里的怀疑,决定不去想那么多了。

她是个乐观主义者,她喜欢把事情往好的方面去想。她想季尧那样出类拔萃的男人。怎么可能被人威胁到?

这样想着,她嘴角含着笑,跟老公发了晚安后,就沉沉的睡着了。

最近,她好像越来越困了……

第二天早晨,她一不小心就睡到了九点钟。

在姑姑这边懒床,她有点不好意思。连忙起床洗漱。

刷牙的时候,又感觉到一阵呕心,她拼命的深呼吸,拼命的压着才勉强舒服点。

刷完牙,她小声的嘀咕着,晕车还能晕到第二天?

季洁心疼她昨天脸色不是很好,所以特地让佣人去山下的村民家里买了一只老母鸡炖汤给她喝。

因为是大清早的。她细心的考虑到鸡汤会很油腻,所以她又吩咐佣人只用了一点点的鸡汤煮面条给陶笛吃。

陶笛听佣人说了姑姑的良苦用心后,很是感动,大有不吃完一锅不罢休的决心。

只是,当佣人把鸡汤面条端到她面前时,她胃里突然就一阵翻天覆地的搅动,难受的她再也忍不住跑进洗手间呕吐起来……

佣人吓坏了,看着那碗鸡汤面条不知所措。

季洁听到动静后,也连忙下楼。看见这一幕,先是担心,随即眸光亮了亮,有些按捺不住的激动。

等到陶笛终于吐完了之后,季洁端着一杯温水给她,“小笛。先喝点水。你是不是怀孕了?”

陶笛刚把水杯端起,浅浅的喝了一口水,差点惊讶的喷了出来。

有过生育经验的女佣这个时候也反应了过来,也跟着有些激动,“对啊,小笛少奶奶一定是有喜了。刚才刷牙的时候,也干呕了,我听见了。这会闻到鸡汤的味道也干呕了,一定是怀孕的妊娠反应……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陶笛懵了,大写的懵圈。

怀孕了?

这么快?

她喃喃的道,“不会吧,我觉得我就是晕车了。我看过孕妈妈书,怀孕基本上六周后才开始孕吐的。我这大姨妈才刚迟了两三天而已。我应该不会是怀孕的。”

女佣连忙道,“小笛少奶奶,这个孕吐都是因人而异的。有的人刚怀上没几天就会孕吐,有的人整个孕期都不会吐呢。”

陶笛想了想,好像孕妈妈书籍上也有这么写过。她整个人还是大写的蒙圈,完全反应不过来,就微微张着嘴巴,端着水杯傻傻的眨巴着眼睛。

季洁第一个反应过来,“别在这瞎猜了,山下有医院,我带你去验一下就知道了。”

陶笛蒙蒙的被季洁着拉着出门去山下的医院。

医院内。

当穿着白大褂的妇科医生告诉她,她真的怀孕了,并且叮嘱她好好照顾自己的情绪时。

她突然就感觉周围的一切都漂浮了起来,像是驾着云朵一样的漂浮了起来。

她好半天就这样傻傻的看着检验单笑着……

季洁也很开心,因为季家又要多了一条小生命了。她就是小生命的姑奶奶了,又升级了。

看着陶笛傻傻的样子,她代替陶笛把医生的嘱咐都一一记下了。

医生看她很年轻,也能猜到她是第一次做妈妈。所以,对她的反应也表示理解。

等到出了医生办公室,陶笛还是一脸的蒙圈,只是葱白小手一直紧紧的拿着检验单。

季洁看她这样,也笑,“傻丫头,恭喜你,要做妈妈了。”

陶笛反应过来后,喜滋滋的点头,激动的有些欣喜若狂,“谢谢姑姑,我也好想要恭喜我自己。之前一直盼着自己肚子里面多个小小人儿,可这一天真的到来时,我……我没出息的半天反应不过来。真的好想尖叫。”

季洁看着她的傻笑,笑的更开心了,提醒道,“快点告诉小小人儿他爸啊!”

陶笛连忙拿起自己的手机给季尧发微信。

她想了想又想,最后打上这样一段话,“嗨,季医生。我是小小人儿,这是我第一次跟你对话。我想知道你对我的到来是怎么样一种心情?掌声有没有?欢呼有没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