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听说她怀孕了!!/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施淮安出了车祸,当场被压在驾驶座里面鲜血四溢。

等到救护人员赶到,他已经失去了生命体征。

与此同时,他唯一的女儿正在把唯一的报仇希望压在那个陌生号码上。

这个陌生她不知道是谁,但是自从上次陶笛差点被骗到车内被纪绍庭强暴的事情过后,她就开始百分百的信任这个陌生号码了。

不过,最近这个陌生号码都没有下一步的动作或者指示。

她得知陶笛怀孕后,更加不淡定了。于是,半夜嫉妒的睡不着疯狂的给那个陌生号码发短信,轰炸那个号码。

她的短信内容无疑就是逼问那个陌生号码,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有下一步动作?或者是下一步到底会怎么做?

不过,她一连发了十几条短信。那个号码都没搭理她。

这让她更加抓狂了,急火攻心的她,又直接拨打那个号码。

可是毫无意外的,那边是无法接通。

她懊恼的咬牙,不过,在她刚放下手机后,有短信提醒音响起。

她一惊,连忙打开手机,果然是那个陌生号码回复过来的信息,不过只有两个字,“蠢!等!”

看完了这两个字,施心雨更加抓狂了。她就是无法淡定,无法冷静啊。

就在她好不容易让自己情绪平静一点的时候,自己常用的那个手机号响了。她一看是张玲慧的来电,她有些反感的蹙眉。

自从她失去子宫后,她跟父亲和张玲慧的关系都很紧张。

在铃声急促的响了一遍又一遍后,她终于接通了电话。

电话那边传来张玲慧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心雨……心雨……”

她哭的说不出话来,这让施心雨的心口猛然一紧,“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你爸爸……你爸爸出车祸没了……你爸爸没了……”张玲慧撕心裂肺的痛哭着。

施心雨听完了,呼吸都停滞了,呆呆的看着面前的电视。

爸爸出车祸了?

爸爸没了?

这是什么意思???

等她反应过来后,发疯一般的冲出病房。

施淮安出了车祸去世了,张玲慧跟施心雨都不相信他是自杀。所以报警了。一直要警察查清楚是不是有人在他的车内动了手脚。

直到施淮安的遗体放在太平间的第二天,申城翁家人来了。

他们接走了一直疯疯癫癫的翁莉莉,他们得知施淮安已经去世了,只凉凉的看了一眼满脸憔悴的施心雨。

然后说他们已经报警,警方会介入处理翁莉莉这么多年来被下毒导致神经混乱的这件事。

张玲慧承受着巨大的悲恸,这才相信施淮安是因为承受不住才自杀的。他承受不住自杀了,可她还活着啊。她现在要留下来承受这一切?她要怎么承受的住?

她哭着哭着就傻笑了出来,眼底满是癫狂,她疯了……

陶德宽接到警方的电话后,才得知自己深爱的妻子这些年一直跟施淮安有染。并且施心雨是她跟施淮安的女儿,那他的小笛是怎么回事?

他当即崩溃了,因为张玲慧疯了。所以被带到医院紧急救治,他到医院看见那个一会哭一会笑的妻子后,好半天都在沉默。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用心经营了大半辈子的爱情和婚姻,到最后会是这样的一个凄惨的结局。

他痛心疾首的跪在张玲慧的病房门口,狠狠的扇了自己几个巴掌。是他太愚蠢了,是他太傻了,这么多年居然一次都没有怀疑过张玲慧。她很明显的偏袒施心雨,又很明显的跟施家走的很近,可他居然一次都没有怀疑过。

这才造成了这样荒谬的结局!

施心雨是她跟施淮安的孩子,施心雨明明跟小笛差不多大啊。她生的是施心雨,那么他们的小笛又是怎么回事?

施心雨也崩溃了,她整个人像是被掏空了一样。自己本身身体承受着致命的打击,现在父亲车祸去世了,母亲因为伤心激动疯了。而她的丈夫纪绍庭,一直对她不理不睬。

这个世界上,好像就只剩下她一个人孤孤单单的活着了。

她崩溃,绝望,嘶吼。恨不得毁了全世界。

可她又恨自己力量太微不足道,她好像什么都做不了。她除了哭就是恨,她心底恨不得将罪魁祸首季尧给活剥了。

她认定这件事是季尧向翁家告密的……

她一定要杀了季尧跟陶笛这个贱人……

夜深了,陶德宽一个人坐在客厅里面守着空荡荡的房子。

他深爱的老婆其实这些年从来没爱过他,心里爱的一直是施淮安。他最宝贝的女儿,其实不是他的女儿。

人生还能有比这样的遭遇更糟糕的吗?

他老泪纵横。在客厅里呆坐了大半夜后,客厅里面还摆放着小笛小时候的照片。

照片上的小笛天真可爱,温暖了他的整个心房。

照片上的小笛始终在笑着,他突然擦了一把眼泪,想通了。即使小笛不是他亲生的又怎么样?这些年他们之间的父女之情是真的,这些年小笛带给他的快乐和满足也是真的。

这就足够了!!

他拿起手机拨通季尧的电话————

马来西亚这边,陶笛正在睡午觉。

他的手机在闪烁,季尧第一时间到走廊上接通了电话,“喂……”

陶德宽原本有些紧张的,听到是他的声音反而没那么压抑了,“季医生,你在听吗?你现在说话方便吗?”

季尧对于国内发生的事情。早已知晓。所以,他低声应道,“方便,您说。”

陶德宽以为季尧对这一切并不知晓,他慈爱的道,“我听小笛说她怀孕了,所以恭喜你们。另外……今天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情。这些事情我希望你知道就好,一定不能告诉小笛。小笛现在怀着孕,受不了任何刺激。”

季尧已经猜到他要说什么了,点头,“好。”

陶德宽叹息,嗓音都变的沧桑了,“季医生,我这辈子愚蠢啊。我这辈子都被我最爱的女人玩弄于鼓掌之中,直到今天我才知道她爱的人从来不是我,我也才知道小笛不是我的亲生女儿。不过……这都没关系,我知道小笛也是无辜的。”

说到这里,他这个年过半百的男人近乎哽咽。深吸了一口气,又继续道,“我给你打这通电话,是希望你跟我一起对小笛编织个善意的谎言吧。我不在乎她是不是我亲生的,反正这些年我跟她之间的感情是真的,我也真的把她当成我的亲生女儿看待。家里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我不希望小笛知道,至少在她的整个孕期,我希望她能开开心心的度过。”

“所以,这段时间你就带着她到国外去散心养胎吧。家里这些事情,千万别让她知道。”他叮嘱着。

季尧点头,“我明白,您保重。”

陶德宽哽咽,“放心,我挺得住!”

挂了电话,季尧蹙眉深思。陶笛身世的这个秘密,他不管如何都要捂住。她现在怀孕了,情绪不能收到刺激。他也不允许她收到一丁点的刺激……

现在看来。是他低估了这个神秘人的本事。

显然,这个神秘人知道太多太多的事了。

不但知道陶笛的身世,知道姑姑的秘密,还知道张玲慧和施淮安的秘密。

这次把这次捅给翁家的肯定也是这个神秘人。

这个神秘人,想要利用这件事逼急施淮安跟张玲慧两个人从而达到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效果。

只是,神秘人唯一没有想到的是施淮安会承受不住自杀,而张玲慧也因为承受不住所以疯了。

而现在唯一会透露秘密的便是施心雨,但是对付这个施心雨,他已经想到了对策!!

————

施家遭遇了这么大的变故,施心雨伤心之余,直接晕倒了。

等到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很奇怪的是纪绍庭居然陪在她身边。

她奇怪之余。又有些受宠若惊,她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用干哑的声音叫道,“绍庭?”

纪绍庭一改平时的冷若冰霜,居然主动问她有没有感觉好点?

施心雨虚弱的点头,“我好多了。”

纪绍庭不但帮她拉了拉被角。还给她倒了一杯水,喂她喝下。

这让施心雨那颗在风雨中不断飘摇的心脏感觉到了一点点的温暖,她意外的看着他,“绍庭……你……”

纪绍庭微微的叹息,“心雨,我们重新开始吧。”

这简单的一句话,像是一阵暖风敲打着施心雨的心房。她惊诧的睁大眼睛看着他,“你……你……”

是啊,她意外的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纪绍庭坐在她的病床前,大手轻轻抚摸着她瘦巴巴的小脸,语气有些哀伤,“心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你的父亲也不在了。你现在无依无靠,我不能再不管你了。我们重新开始吧,只希望你能改掉以前那些不好的地方。”

施心雨原本已经绝望了,绝望的近乎想要去死了。要不是心底还残存着报仇的欲望,她真的会去死。

她对纪绍庭已经不再抱有任何希望了。她恨纪绍庭。那天陌生人提出让纪绍庭喝下有催情药的矿泉水去强暴陶笛的时候,她也只是犹豫了几秒,便果断的答应了。

因为她恨纪绍庭啊,恨他的铁石心肠,恨他的冷血无情。

她也想要报复纪绍庭,本来那天的计划如果成功了。第二天她会去停车场捉奸。然后拍下纪绍庭出轨的证据,跟他离婚,争取多分一点家产的。

可她这会,看着纪绍庭难受的面孔还有认真的眸光,恍惚的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好半天,她才哽咽道,“可是……绍庭……我已经不能再为你生孩子了。我以后都不能生孩子了……”

纪绍庭突然将她搂进怀中,大手禁锢着她的后脑勺,长长的叹息,“别说了,孩子没了我也有责任。没孩子不要紧,我们可以去福利院领养一个孩子。只要我们开开心心的过好每一天就行了。”

施心雨完全是被这个惊喜冲昏了头脑。她呼吸着绍庭身上特有的气息,喃喃的问,“绍庭,你说的是真的吗?我……我都不敢相信……”

纪绍庭再次叹息,“心雨,绕了这么大一圈。我才知道你其实是最爱我的女人。你家里遇到了这么多事情。这种事情,我做不到不管你。让我们忘掉以前的一切,重新开始好不好?”

施心雨几乎是不加思索的点头,“好,绍庭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我以为我跟你再也没办法在一起了……绍庭……你让我好意外,好感动。我现在没了父亲……母亲也疯了……我现在只有你这个老公了。绍庭……我真的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纪绍庭搂着她,“那就什么都不要说了,重新开始吧。不管怎么样我们都已经结婚了,婚姻不是儿戏。我们必须对婚姻负责,我也必须对你负责。”

施心雨听到他这样一番话,还有他贴心的拥抱,顿时就忘记了之前对他的恨意。

她爱这个男人真的爱到了骨髓里面,甚至爱的卑微犯贱。只要他三言两语,她的那些恨意都不见了。

纪绍庭是她现在唯一的依靠啊!

纪绍庭一直很有耐心的拥抱着她,良久不松开。

她也像是刚开始跟绍庭在一起一样,幸福的偎依在他的怀中。也只有在他的怀中,她才能忘记父亲那痛苦的仪容,还有母亲那癫狂的样子。

她的小手紧紧的抓着绍庭的西装。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绍庭……我不是在做梦吧?绍庭……我们真的可以回到过去吗??”

纪绍庭前所未有的耐心回答她,“可以,只要你愿意我们就可以回到过去。我们放下一切过往,忘记陶笛,忘记所有的不愉快。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施心雨感动的泪如雨下,点头,“好,好,绍庭……我等这一天等了很久了。我保证以后一定乖乖的待在你身边,我不再嫉妒陶笛,不再惹她了。”哪怕是季尧害死了她的父亲,她都可以不去计较了。她只想要自己的爱情,只要跟绍庭幸福的在一起。

以前那些仇恨,她真的可以不去计较了!!!

就算父亲在九泉之下埋怨她自私也好,埋怨她犯贱也罢,她也不想再去厮杀争斗了。幸福感掩埋了她心底的报复欲……

就让她放下一切,开心的生活吧!!

“好,以后我们开开心心的在一起。你现在什么都不要想,你只要安心的养好身体就好了。施氏的事情,我先帮你打理。你什么都不要操心。”

“好,绍庭谢谢你没有抛弃我。”

纪绍庭一直耐心的陪着她,一直等到她重新睡着后,为她盖好被子走出病房。

病房外的走廊上,他一瘸一拐的身影透着一副冷气。那双眸子里,也慢慢的浮现了一抹阴冷的气息……

————

当天晚上,施心雨也接到了季尧打过来的电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