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替身陶笛/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因为有了纪绍庭细心呵护的施心雨,再也不那么冲动了。她也没了之前偏激的报复欲了,她连看都不想看陌生人发来的短信,直接删除后,将手机里面的那张手机卡扔到马桶里面冲走。

然后那部手机她直接大方的送给女佣了,她说她之前为了联系绍庭,才多准备的一部手机。现在绍庭已经重新爱她了,也不再把她加到黑名单里面了,所以她也用不着两部手机。

女佣也对她今天的变化感到很意外,意外之后就是满满的欢喜了。

少奶奶对人和善是一件好事!!

接下来的两人,纪绍庭果然是事无巨细的照顾着她,关心着她。在公司的时候,一天至少给她打三个电话。问她有没有按时吃饭。有没有按时休息?晚上也会尽快忙完公司的时候,早点回医院陪她。即使有些工作忙不完,他也会带到病房去,一边工作一边陪她。

她受宠若惊之余,也很享受纪绍庭这样子的宠爱。

突然之间,她觉得自己变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施淮安的葬礼也是纪绍庭全权操办的,葬礼办的很风光。

在葬礼这一天,他对施心雨更是呵护有加。在她哭的不能自已的时候,总是紧紧的搂着她,给她安慰。

袁珍珍现在对施心雨是没有一丁点的好感了,原本经过这么多的事情折腾之后,她只觉得疲惫。现在施心雨不能生孩子了,反而绍庭却对她呵护有加了,她看的很是不顺眼。

葬礼过程中,她一个劲的对着施心雨瞪眼。

施心雨面对袁珍珍的眼神有些心虚,毕竟她现在已经不能生孩子了,总是有些愧对纪家的。

好在纪绍庭全程都小心翼翼的呵护着她,这让她倍感安慰。

————

马来西亚。

季尧跟陶笛两人开心的度假,上午季尧接了一通电话后,然后看着陶笛,“等一下有惊喜。”

陶笛整个假期都被惊喜浇灌着,她躺在沙滩椅上,眨巴着眼睛,萌萌哒,“老公,还有惊喜?你这么宠小妻子真的好吗?”

季尧只是宠溺的扬唇,“你开心就好。”

陶笛笑的幸福极了,等到下午她终于见到了季尧口中的惊喜。这个惊喜。还真的是个超级大的惊喜。

因为,她看见了自己的父亲正向她走来。

她眨巴着水盈盈的眸子,“爸爸?我爸爸也来了?老公,你居然把我爸爸这类型的工作狂给叫到这里来了?你太神话了!这些年我爸爸眼里只有工作,他觉得度假都是一种奢侈的浪费。是对时间的奢侈浪费!”

她这番话被已经走近的陶德宽听见了,他有些暗红的眸底闪过一丝懊悔,不过很快就隐藏了起来。他走近,张开双臂,扬起慈爱的笑容,“小笛,来给爸爸一个拥抱。”

陶笛开心的上前,给爸爸一个大大的拥抱。偎依在爸爸的怀中,对着身后的男人眨了眨眼睛,小嘴甜甜的道,“这个世界上最能给我安全感的两个人都来陪我度假了,我真的好幸福。”

陶德宽笑着揉着她的发顶,看着她纯净的笑容,跟着扬唇,“爸爸也好幸福,因为爸爸辛苦了一辈子现在终于改变了自己的顽固思想。爸爸现在觉得人生就要适当的享受生活,不能一味的工作。工作固然重要,可是感受生活享受生活也很重要。爸爸以后再也不会觉得度假是对时间的浪费了。”

陶笛点头,“嗯,你早该这样了。不过,你怎么没把妈妈一起带来?”

陶德宽笑容稍微的凝滞了一秒,然后又笑,“我这次是在出差的中途接到季医生的电话的,所以就直接改了班机飞到马来西亚陪你来了。这次来不及带上你妈妈了,等下次带上她吧。再说了,她平时不是对你不太好嘛,我也不乐意带着她。我只想跟我的小棉袄好好在一起开心几天。”

陶笛笑的小身子一颤一颤的,“爸爸,好像一段日子不见你变的比以前活跃多了。改变还是蛮大了,比如说思想上的改变。你居然愿意来度假了?到底是季医生魅力太大?还是你自己觉悟高了?”

陶德宽一本正经的点头,“两者都有吧。最重要的还是你爸爸觉悟高了。你老爸我一细想。我都快有外孙了,都是当外公的人了。这辈子忙忙碌碌的,从来没好好享受过生活,这不赶紧来享受一把嘛。”

陶笛一手挽着老爸的胳膊,一手挽着老公的胳膊,点头,“这想法就对了。走。我们去那边的沙滩吧。这边的沙滩沙子真的很细很柔软,对了,爸爸我等会带你去做个沙灸,真的很舒服的。”

陶德宽点头,“好。”

在陶笛看不见的瞬间,陶德宽跟季尧对视了一秒,眸底传递出的是彼此能懂的眼神。

晚上,睡觉的时候季尧跟陶笛说他想要回国去处理两天公司的事情。

陶笛睁大眼眸看着他,突然恍然大悟,“老公,你好深的套路啊。原来是自己要忙了,所以把我老爸叫来陪我两天是嘛?”

季尧搂着她,坦白道,“原则上是这样的。”

陶笛爽朗的笑着。“好深的套路啊!不过,在这种深深的套路之下,我也看见了某个人疼爱小妻子的那种细心,所以我很感动。”是啊,她是感动的。她知道他的工作一直都很忙,他愿意放下工作陪她来度假,她已经很开心了。

季尧手指缠绕着她的发丝,磁性的嗓音在她的耳畔扩散开来,“最多三天,我会回来继续陪你。这个地方待腻了,我们可以换个地方度假。”

陶笛乖乖的点头,俏皮道,“嗯,准了。”

季尧回国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主动联系季向鸿,他一直有把苏红当成怀疑对象。表面上苏红就是个小肚鸡肠的后妈,可她背后到底有什么样的实力他并不清楚。

在那个神秘人没有现身之前,他有必要谨慎的一个个的排除嫌疑。

所以,他打电话给季向鸿,“我们回国了。”

他虽然只是简单的五个字,可足以让季向鸿高兴了一上午。这是小尧主动给他打的电话,而且打这个电话的意思就是允许他去看望他们了。

这一点。让他很欣慰。

他当即放下手头上的工作,下午拉着苏红去了商场,挑选了一堆孕妇营养品,还忍不住挑了很多小宝宝的衣服用品一起带过去。

苏红在整个过程中表现的很开心,欣然的挑选着。其实,心里早有火山爆发了。只是,火山爆发的火焰都被她死死的藏在内心里。

到了季尧他们所住的别墅后,季向鸿难得的对着后视镜照了照,还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装外套才下车。

苏红心底气的那叫一个抓心挠肺啊,不过,一直不敢表现出来。只能乖乖的跟在他后面,陪着他一起拎着大包小包的礼品。

别墅内,有女佣迎上来接过他们带来的大包小包。

季尧正在客厅里面办公,客厅的茶几上放着他的笔记本电脑。

季向鸿看见儿子全神贯注工作的身影,眼底闪过一抹很明显的赞赏。他一直都觉得专注于事业的男人很有魄力,他一直都是这么要求自己的,所以他觉得小尧很有他的风范。

苏红看着他眼底的赞赏后,手指倏然用力握紧。她也是命苦,生了一个不争气的儿子。哪像这个该死的季尧,整天除了工作就是工作。她那个宝贝儿子,整天除了闯祸就是泡妞。活生生能把她给气死了!!!

季向鸿在边上看了大概有两分钟。都没忍心上前打扰儿子工作。

最后还是苏红看不下去了,她笑盈盈的道,“小尧,你这忙着呢?不知道我跟你爸爸有没有打扰到你?不过,我们也是关心你们。你爸爸知道小笛怀孕后,一直想来看看你们呢。”

季尧这才放下手中的笔记本,抬眸扫向他们。

他的眸底还是一如既往的淡漠,然后淡淡的勾唇,“坐。”

季向鸿跟苏红这才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季向鸿眸底彰显着骄傲。

苏红表面上也笑着,可心底恨的牙痒痒的。恨她身边这个老东西太不公平了,季尧这个冰山这么淡漠,这么没礼貌他也不计较。平时她的小诚做错一点事情,老东西都恨不得吃了小诚一样。

季向鸿主动开口问。“小笛呢?她的身体怎么样?”

季尧淡道,“还好。”

苏红又忍不住道,“她人呢?我们大老远的就想来看看她,怎么?她在楼上吗?要不我上楼去叫她。”

季尧冷扫了她一眼,她当即就吓的闭嘴了。

闭嘴之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心底懊恼无比。她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了,只要这个季尧冷冷的扫她一眼。她就会下意识的寒颤。这么多年都是这样子的,真是见鬼了!!

季尧眸光移向落地窗外面的后花园,后花园的摇篮椅上面躺着一个人,身上盖着厚厚的毛毯,只留一头乌黑的头发垂在摇篮椅上。

虽然他没说话,季向鸿已经明白他的意思了,“小笛在休息是吗?”

季尧点头,“害喜严重,好不容易睡着了。”

一旁的佣人过来上茶,忍不住说了两句,“少奶奶这两天瘦多了,吃也吃不下,睡也睡不着。害喜害得很严重。”

苏红暗自白了这个女佣一眼,真是多事的佣人。恨不得割掉她舌头!

季向鸿蹙眉,“去看过医生吗?”

苏红憨憨的笑道,“老公,这你就不懂了。女人怀孕害喜是因人而异的,有些人什么反应都没有,有些人就不行了。吃不下睡不香的,小笛看样子就属于后者。看医生没办法缓解的,每个女人的都必须要经历的。我当年怀小诚的时候可不也是这样嘛。”

提到季诚。季向鸿眉头就蹙的更紧,忍不住呵斥了一句,“少给我提那个混蛋小子,整天不务正业。”

苏红有些尴尬的住嘴,道歉,“好了好了,老公。我不提他,不提他。今天我们应该开开心心的,我们是来看小笛的。不然,我们去看看她吧。刚好我也很喜欢她,想跟她聊聊天。”

她的话音刚落,季尧就冷冷的扫向她,眸底满是不悦。

苏红一愣,“怎么……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小尧?”

她装的很无辜,很委屈的样子。

季尧低沉冷凝的语调,让空气都跟着降温,“她刚睡着!”

他的意思很明显,她刚睡着,不准去打扰。

苏红却不以为然,整的像是谁没怀过孩子似得。不就是怀孕嘛。那么娇气干嘛?

她顿了顿,又道,“其实,刚怀孕,也不能一直睡……”

不过,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对面跟侧面投来的两记冷眸都瞪的不敢说话了。

季向鸿开口道,“小笛刚睡着就不要去打扰她了。以后机会多的是。”

苏红只得点头,“嗯,老公说的对。可能是我好久没见到她,有点想她了。罢了,这次就不去打扰她了。让她好好休息吧。”

就这样,他们三人在客厅里简单的聊了几句。

几乎都是季向鸿找话题跟儿子聊天,季尧只是淡淡的回应几乎。

期间,替身陶笛似乎又不舒服了,站起来跑到一边的垃圾桶边上吐了一会,才又重新躺回去。

苏红看着这抹身影,恨不得用眼神将她杀死。

她看见的只是替身陶笛的背景,穿的是陶笛以前在苏红面前穿过的衣服,留着一样的发型,体型也是一样的纤瘦,就连走路姿势都是一样的。所以,她丝毫不怀疑自己看见的根本不是真的陶笛。

她把所有的怨毒都投射着替身陶笛的背影上去了……

晚上回到家里,季向鸿出去应酬去了。

他这两天心情好的很,很爱去应酬。无非就是炫耀自己的大儿子多么的优秀,多么的出类拔萃,再加上陶笛小贱人现在怀孕了,他更加有的炫耀了。

虚伪的老东西。越看越烦躁!

她很想除掉陶笛这个眼中钉肉中刺,她是绝对不能允许她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的。这孩子要是生下来了,她的小诚在季家就更加没地位了。

可上次宴会的事情她不但没有成功,反而还损失了管家在老东西那里的信任度,这就有点得不偿失了。

所以,不到关键时候,她是绝对不能暴露自己的。

想来想去。她就想到了那个施心雨。

她先是试探性的发短信给施心雨,“纪太太,最近身体好吗?听说了你的身体状况,还有你家里的遭遇,我深表同情。你还好吗?”

施心雨在纪绍庭的关爱之下,心情好了很多,回信息的速度也很快,“谢谢夫人关心,我还好。”她的手机里面一直存着苏红号码的。

苏红又故意道,“那就好,我今天下去去看了小笛。她怀孕了,害喜现象很严重,人也很憔悴。我们哪天一起去看看她吧?听说你们是闺蜜,关系挺不错的。”

施心雨愣了一分钟回短信,“我最近自己身体在调养,我老公不会同意我乱跑的。所以我就不跟夫人一起去看小笛了,恭喜她了,我会在心底为她祈祷的。”

苏红看见她的回复后愣住了,有些不相信她能这么大度。施心雨最近流了孩子,丢了子宫,她以前那么嫉妒陶笛,这会能真心祝福陶笛?

她不信!!

第二天,她就决定亲自去病房探望施心雨,去她那里探探口风。

在去之前,她给她的情人发去了短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