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宠爱!!/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施心雨看着这些照片和证据,看着看着就双眼模糊,然后泪如雨下。

在她最幸福最满足的时候,这些东西给了她当头一棒。告诉她,这一切都是假的。

纪绍庭的宠爱是假的!

纪绍庭的细心呵护是假的!

纪绍庭的无微不至疼惜也是假的!!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假的!

纪绍庭不但没有放下陶笛,还想要她的施氏。

他这段时间对她的宠爱不过是为了让她放松警惕而已,好讽刺啊。她以为自己掉入了幸福的漩涡,哪知道这又是一个更大的陷阱。

她现在真的是一无所有了,孩子没了,子宫没了,父亲没了,母亲疯了,爱情没了,施氏也快没了。

回想起这段时间被绍庭幸福的宠溺着,的确像是恍如梦境。

哭着哭着她又笑了出来,她傻啊。真的像个傻瓜一样。

中午纪绍庭又像往常一样来医院陪她吃午餐了,来的时候还带了一大束的玫瑰花。

那些玫瑰开的很争相斗艳,大朵大朵的玫瑰花被阳光镀上一层闪耀的金光,鲜红的花瓣上面,沾染着水珠。一颗一颗的小水珠仿佛变成了一颗颗美丽的金色珍珠,看上去璀璨而迷人。

阵阵芬芳的气息笼罩在病房内,纪绍庭眸底荡漾着深情,俯身凝视着她的眼眸,帮她顺了一下垂在肩上的一缕卷发,“喜欢吗?”

他的嗓音充满了磁性,低低的回荡在病房内。悠扬的像是小提琴音,潺潺纯纯的流动着。

施心雨手捧着玫瑰花,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她埋头假装嗅着这芬芳馥郁的香气,掩去眸底那一丝的悲凉和憎恨,抬眸唇角微微的上扬,轻语道,“怎么会想起来送我玫瑰花?”

纪绍庭饱满的额头抵上她小巧的额头,俊脸上满是宠溺,“上次季夫人送你玫瑰花你很开心,下班路上路过花店就帮你买了。喜不喜欢?”

施心雨忍住心底那崩溃成河流的情绪,“喜欢,我很喜欢。谢谢你绍庭,谢谢你对我这么细心。”

纪绍庭宠溺的刮了刮她的鼻翼,笑容明朗的如沐春风。“傻瓜,你喜欢就好。饿了吧?来,我们吃饭吧。”

施心雨的一日三餐都是由纪家厨师做好了,然后再由女佣送到病房来的。

纪绍庭一日三餐也基本上都是在医院陪着施心雨一起吃的,他晚上也是住在医院搂着她睡觉的。

袁珍珍心疼儿子,觉得医院这种地方实在是不能常待。况且病房的床那么窄,两个人挤在上面怎么能睡得舒服?绍庭若是晚上休息不好,白天自然也没精力工作,这样长期下去人怎么能承受的了?

所以,她多次打电话给纪绍庭让他回家去住。

纪绍庭每次都是很坚决的拒绝,说是住在医院也挺好。

袁珍珍不依,“你回来住,那个医院有什么好的?整天都是刺鼻的消毒水味道,施心雨有家里佣人照顾着就行了,怎么还整天缠着你?你也真是的,干嘛那么纵容着她?”

纪绍庭看了一眼施心雨后,不容置疑道,“不是她缠着我,是我想陪着她。好了,妈,就这样吧。我陪心雨吃饭了,她饿了。”

袁珍珍最后只能气的挂断电话,对着手机翻白眼。

换做前几次,遇到这种情况。施心雨一定会感动的热泪盈眶,可是现在她心底除了悲凉还是悲凉还有鄙夷。

她从来不知道纪绍庭演戏的功底这么好,他演的好投入。投入的让她一点都也怀疑过他的不良居心,她还傻乎乎的以为绍庭是真的变了。

如果不是她的枕头芯里面还放着那些照片和证据,她差一点又要被他感动了。

吃饭的时候,纪绍庭不停的给她夹菜,逼着她让她吃多吃。

施心雨伪装着自己的情绪,温柔的坐在他对面吃饭。她的碗里的美食堆的像是小山一样高,她也努力的吃着。可吃到嘴里的食物,完全是食不知味。

吃完了米饭,纪绍庭又给她盛了一碗鸡汤。“来,喝点鸡汤。是家里女佣从乡下老家带过来的土鸡炖的汤,里面还加了一点药材,对你恢复身体有好处的。”

施心雨默默的点头,轻轻的扬唇,浅浅的尝了一口,“恩,味道不错。”

“那就多喝点。”纪绍庭的眸光始终温柔,让人仿佛徜徉在金色的沙滩上那般温和。

施心雨点头,假装不经意的问,“你帮我打理公司还习惯吗?父亲突然去世,肯定有一大滩的事情等着你去处理。你一定很辛苦,只可惜我的身体不争气太虚弱了。等我身体好了,我也能回公司帮你一点。”

纪绍庭温和的眸光微微一闪,然后又笑。“没关系,我不辛苦。你别想那么多,好好休息,早点养好身体。公司的事情都不要你操心,我能应付的过来。”

施心雨喝着暖暖的鸡汤,察觉到他眸底那一丝异样后,她心底仿佛凝结了一层寒冰。那暖暖的鸡汤,终是融化不了她心底的寒冰。

她心底恨的撕心裂肺。可最终是没有表现出来,她只是乖巧温和的点头,“好的,我会好好休息的。你也别太辛苦了,这医院一股消毒水味道,你晚上也别来遭罪了。”

纪绍庭又不容置疑道,“没关系,我习惯这味道了。我会在医院陪到你出院的。”

施心雨挤出一丝笑容,“谢谢。”

纪绍庭又笑,“傻瓜,跟老公还用这么客气?”

施心雨端着汤碗的手指微微的收紧力道,心底苦笑,的确,她真的是傻瓜。

天底下最大的傻瓜!!!

晚上,纪绍庭还是一如既往的来医院陪她。

只是,她再也不能安然入睡。听着身边男人灼热而均匀的呼吸。她只觉得很烦躁。

前几天她都是习惯性的往他怀中贴,现在她尽量的远离他的胸膛。

她的心底有无数的怨毒在泛滥,她怨恨的想要杀人。可是,奈何自己没有能力根本就无法杀人。

她躺在他的怀中,想着那些怨毒和仇恨,就像是藤蔓一样在心底不断的滋生。

她现在真的是一无所有了,连她的丈夫都这么算计她,这个世界还有一丁点的温暖吗?

陶笛,季尧,纪绍庭……

她都恨,恨不得将他们每一个人都挫骨扬灰。

可这三个人当中,她最想报复的还是陶笛。

一切的一切其实还是因陶笛而起的,季尧因为陶笛才会针对她的父亲。纪绍庭也是因为陶笛,才会这么算计她的。

她若是真的报复了陶笛,这两个男人都会受伤。

所以,她第一个要报复的还是陶笛!!

想到这里,胸腔里面燃起一团火焰。这辈子注定了她跟陶笛势不两立,陶笛从小就抢走了属于她的母爱。然后还抢走了她爱的男人,明明她早就爱上绍庭了。可绍庭最后爱上的还是陶笛,她怎么能容得下陶笛?

现在她家破人亡,施家的公司都快保不住了,她怎么能让陶笛好过?

一整夜她想了很多,她想这些证据是不是上次给她发短信的那个陌生人帮她收集的??

陌生人?

她怨毒的眸子里深谙的光芒凝聚了一下,然后她像是抓住了唯一一点帮助一样的回想起之前那个陌生号码。

虽然她不知道那个陌生人到底是谁?可是只要那个陌生人能帮助她报复陶笛。是谁都没关系。

那个陌生号码她一直都记着,所以她上午支开女佣在淘宝上买了一张匿名电话卡。是同城发货的,下午她就收到了快递。

换上那张新卡后,她重新联系陌生人。

只是,这一次不管她给陌生人发什么信息,陌生人都没有再回复她。

她懊恼的咬唇,想着是不是之前自己扔掉了手机卡,跟陌生人断联让他生气了?

藏起手机,她心神不宁的等着陌生人的回复。

等了两天也没有等到陌生人的回复,是以,她对陌生人再也不抱希望了。

她想着只能靠自己了,她现在唯一能打击到陶笛的就是季尧姑姑的那个秘密了。

她还必须沉住气,不能让纪绍庭看出她已经知道他的企图了。表面上她还是温和端庄,一副幸福满足的样子。

然后再暗中找人跟踪陶笛,找到合适的机会,再把这个秘密捅给陶笛。

她现在什么都不管了。她只想着让陶笛不好过。

她现在已经对生活,对这个世界都绝望了。破罐子破摔吧,能伤到陶笛一点是一点。

两天后,她终于可以出院了。

出院的那天,纪绍庭特地推掉所有的工作,来接她出院。

走出医院,她重重的舒出一口气,眼底闪过报复欲。

回到纪家毫无意外的。袁珍珍脸色很难看,纪绍庭表现出对她前所未有的袒护。

她只安静的站在纪绍庭身边,看着他演戏。

他演的越投入,她心底的冰块就越坚固。

回到纪家的日子,过的空虚而憋屈。

袁珍珍一直给她脸色看,还含沙射影的说她只不会下蛋的母鸡。

她都忍了,因为现在她只想着报复陶笛。其他的一切,她都可以忍。

她一个人待在房间内。最常做的事情就是垂着脑袋,眸光怨毒的看着地板。

她派去的人一直跟着“陶笛”,并且汇报说是季尧这两天又去国外出差了,她觉得自己报复陶笛的机会来了。

她让派去的人时刻跟踪着“陶笛”,这一天她派去的人跟她汇报,说是“陶笛”今天去医院做产检。

她想这就是机会,她一定要单独把这件事告诉陶笛。

她真的很期待陶笛知道自己的亲生母亲是被季尧的姑姑杀死后的呆滞模样,她肚子里还怀着孩子。会不会因此而流产了?不都说孕妇不能受刺激嘛!!

她不动声色的打电话给纪绍庭,说是自己身体有点不舒服,想去医院检查一下。

纪绍庭殷勤的问她要不要他陪着去医院,她说不用,让家里司机送去就可以了。

到了医院之后,她去了妇产科。

远远的就看见那一抹穿着粉色羽绒服的身影了,怀孕后的“陶笛”果然是受宠多了。

出门还有佣人陪着,脸上戴着大墨镜还有大口罩,严严实实的将自己保护起来。

施心雨远远的冷笑,怀个孕而已?弄的像是大明星微服私访一样的干嘛?

不过,因为她对陶笛的熟悉度,所以不管“陶笛”怎么捂得严实,她还是从“陶笛”那走路的姿势中一眼就认出了她。

她一直躲在暗处,悄无声息的注意到“陶笛”。

“陶笛”做完了孕检后,由身边的女佣扶着去地下停车场。。

施心雨见此情景,觉得这是个好机会。

在电梯门快要合上的瞬间,她冲进电梯。

电梯门关上,她看见戴着墨镜的“陶笛”好像冷冷的扫了她一眼,然后就别过脸去了。

施心雨鄙夷的勾唇,果然还是那个“骄傲”又目中无人的德行。在电梯这个狭小的环境中,她主动打破沉默,“季大少奶奶,这才多久没见?就假装不认识我了?还真以为自己怀孕了,就是目空一切的慈禧太后了?”

“陶笛”没有理她,倒是她身边的女佣下意识的蹙眉,扶着“陶笛”尽量远离施心雨。

施心雨阴冷的勾唇,眼底的报复欲在膨胀,口不择言的冷笑道,“陶笛,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现在很幸福啊?幸福的可以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人可以真正的幸福,那就是傻子。因为傻子没有思想,只知道傻乐。傻子任人摆布也浑然不知。所以才会觉得自己幸福感爆棚。”

“陶笛”还是沉默,只是脊背明显的紧绷起来。

施心雨很满意自己制造出的效果,继续冷道,“怎么不说话?你平时不是挺毒舌的嘛?这会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觉得我说的很有道理?或者你自己也意识到哪里不对劲了?”

“陶笛”没有说话,倒是“陶笛”身边的女佣忍不住道,“请你别在我们家少奶奶面前胡言乱语,我们少奶奶现在怀着孕,不能受任何刺激。要是少奶奶肚子里的孩子有什么闪失。后果可不是你能承担的起的!!”

施心雨再次冷笑,笑的眼角都有泪水了,“哈哈……谢谢你提醒,我好怕啊。我真的怕的不行不行的了……哈哈……”

她笑的很大声,就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的好笑。

她一无所有的人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陶笛”挺了挺鼻梁上的墨镜,手指上那硕大的钻戒散发出璀璨的光芒,再一次刺伤了施心雨的眼眸。

施心雨眼眸中闪过一抹癫狂。冷哧道,“陶笛,你个傻子。你名义上的妈妈疯了你知道吗?我相信季尧为了袒护你,肯定把你当傻瓜一样的隐瞒着吧。”

“陶笛”的脊背绷的更紧,虽然一直都没有说话,可她明显的身子都跟着紧绷了起来。

施心雨眸底的阴郁更浓,“看来我猜对了,你不知道你妈妈疯了。你更加不知道你妈妈为什么会疯,好吧,那么我现在就来告诉你。你妈妈到底是因为什么疯了。”

电梯到了地下楼层,女佣扶着“陶笛”出去,只是“陶笛”走路的姿势明显的很僵硬了。

而且走了几步就走不动了,明显是对她的话题很感兴趣。

施心雨跟着走出电梯,冷笑的脸色都有些狰狞了,“你妈妈是因为我爸爸去世伤心的疯掉的,是不是很好奇你妈妈为什么会这么在乎我爸爸?呵呵……事实上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你不知道的事情。这些年。你就像是一个傻子一样可悲的活着。你妈妈其实只是你名义上的妈妈,我才是她的亲生女儿。你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些年她一直对你不好了吧?你之所以跟张玲慧长的有点像,那是因为你其实是她姐姐的女儿。所以,才会有点像,其实,你只是一个可怜的私生子。”

她越说越激动,“你不但是个私生子,还是个父不详。母亲又被人残忍害死的私生子。最最可悲的是,你身边最爱的老公一直都知道这些事情。可他就是把你当傻瓜看待,他不但不告诉你真相,还一直欺骗着你。他欺骗你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害死你亲生母亲的其实是他感情至深的姑姑。他在袒护他的姑姑,所以隐瞒了这一切,他不想他的姑姑被当成杀人犯,他每天看着你讨好他姑姑。看着你跟他姑姑和睦相处。他不但不觉得残忍,反而是很心安的欺骗着你。”

“怎么样?听到这里,你是不是很难受?很痛苦?讨好自己杀母仇人的感觉是不是很悲哀?你有没有后悔的想给自己一耳光?”

“当然,你可能要怀疑我说的话。不过,我早有预料到了。你不是张玲慧的亲生女儿,这一点你可以去做亲子鉴定,我母亲现在就住在神经病医院里面。终于季尧姑姑杀了你亲生母亲的事情,张玲慧在没疯之前也留下了证据,我可以把证据给你看。”

“呵呵……听完了是不是觉得很刺激?你得感谢我告诉你这一切,不然你亲生母亲九泉之下也不会原谅你的!!”

施心雨说到激动之时,自己的身体不断的颤抖,脸色扭曲的近乎疯狂。

她在等着“陶笛”的反应,殊不知站在她面前的只是季尧找来的一个替身陶笛。

既然是替身,听到这些自然不会有过激的反应。

至于刚才的脊背紧绷,不过是替身陶笛在演戏而已!!!

替身陶笛演戏演的很好,只是她唯一的缺点是不能变声。所以她一直不说话。

而“陶笛”身边的女佣按照季尧之前吩咐过的,只冷冷的说了一句,“对不起,让你费心了。你说的这一切其实我们家少奶奶都知道了,我们家少爷对她很坦白。我们家少奶奶原谅了姑姑,也不想计较那么多了。以后,你也别操心这些了。操心别人太多事,累坏了自己何必呢?”

就这样,在施心雨震惊的眸光之下,“陶笛”优雅的走向自己的车。

施心雨看着那辆车绝尘而去,她震惊的快疯了,喃喃自语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陶笛居然早就知道这件事了?她居然一点不难受?她那么骄傲的人怎么能忍受这样的欺骗?她怎么会大度的选择不计较了?这到底怎么会变成这样了?”

她目瞪口呆,然后疯了一样的咬唇,咬得口腔内满是鲜血。

替身陶笛上车后,这才摘下口罩,给左轮打电话汇报今天遇到的情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