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一箭双雕!/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为了避免远在马来西亚的真陶笛察觉到什么,所以替身陶笛都是先跟左轮联系,然后具体情况再由左轮跟季尧联系。

左轮接到她的电话后,听她说了今天遇到施心雨的事情后,那菱角分明的俊逸五官扬起一抹骄傲。大哥这智商还真是高,幸亏他做了两手准备。第一是表面上跟施心雨达成君子协议,让施心雨保证不透露这么秘密。第二,又为了安全起见,留一个假的小嫂子在国内钓鱼。钓背后那条神秘的鱼,再为真小嫂子挡去这些乱七八糟的麻烦。

比如说施心雨今天故意泄密这件事,大哥不确定真小嫂子真的知道这件事后,能不能真的不计较?所以不敢冒险!

相信通过今天这一出戏之后,施心雨自己就会认为自己手上握着的把柄没用了,以后再也不会想着拿这件事去刺激小嫂子了。

替身小嫂子今天的反应。一定是给了施心雨当头一棒。

大哥果真是高明,一箭双雕!!!

那边汇报完了之后,左轮也谨慎的叮嘱道,“你最近要小心行事,施心雨那边可能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她才敢把秘密捅给你。而这个秘密捅给你之后,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她一定会恼羞成怒的。俗话说的好,狗急跳墙。小心她会做出什么偏激的事情来。”

替身陶笛点头,“好的,左先生。我会小心翼翼的。”

左轮又提醒道,“对了,苏红那边你也要小心点演戏。那个女人很精明的,你不但要提防着她看穿,还得小心她背后耍阴招!”

“恩,我明白了。”挂了电话,替身陶笛连忙戴上口罩,谨慎行事。

左轮挂了电话之后,看了看时间,然后发现时间合适,便给季尧打去越洋电话。说了今天在停车场发生的这件事。

跟他预料的一样,季尧只淡漠的回复,“继续堤防,小心行事。还有苏红那边,也要盯紧点!”

————

施心雨以为能伤到陶笛,没想到她完全没有伤到陶笛。

她真的很生气,却又无可奈何。

现在,她身边连一个可以说说心里话的人都没有了。

想要保住父亲的公司显然也是不可能的了,她虽然之前有打理公司的经验,可她怎么能斗得过久经商海的纪绍庭?

这个时候,她想到了自己的母亲。以前不管有什么不顺心的都可以跟母亲抱怨,对母亲发脾气。现在母亲也疯了,她在这个世界真的没有任何依靠了。

她出院后第一次去神经病医院看母亲,她去的时候刚好遇到“陶笛”从神经病医院里面走出来刚坐回车内。

她看着“陶笛”穿着宽松的孕妇装,心底嫉妒的想杀人。她不相信陶笛是真的不记恨张玲慧,可现在看起来陶笛是真的不记恨张玲慧。

陶笛居然还来看她?

她走进神经病医院,被护工指引着来到张玲慧的房间。

因为张玲慧疯了,会有过激的伤人行为。所以,她被单独关在房间内。

家属去探望的时候,为了避免伤到家属,只能透过窗子看看里面的张玲慧。

只一眼,她的泪水就忍不住蔓延而下,顺着脸颊蜿蜒的落在地上。她的母亲,那个曾经疼她爱她宠她的母亲早已没了之前的雍容华贵。只见她身上的病号服皱巴巴的,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眼窝深陷着,手指不停的拽着自己的衣角,眸光呆滞一片,口中不知道在喃喃自语些什么。

她心头一紧,上前一点控制不住的叫了一声,“妈。”

以前,为了掩人耳目,她只能叫她慧姨。她的心底对她也是有怨气的,她觉得自己从小不能待在自己的亲妈身边,不能享受着正常的母爱。她委屈,她埋怨,她甚至为此发过脾气。所以,她在私底下也从未叫过她一声妈妈。

这会控制不住的叫出来,只可惜里面那个妈妈再也没了反应,不能给她欣然的回应了。

张玲慧脸上脏兮兮的,是她自己蹭上去的,她人也瘦了一圈。看起来。有些凄惨。

窗外站着的是她最疼爱最宝贝的亲生女儿,只可惜她再也不认识了。

护工端来一碗排骨汤,看见施心雨的时候跟她打招呼说这汤是张女士的女儿刚才送来的。

施心雨再次愕然,这汤是陶笛送来的?她不恨张玲慧?还给她煲汤吗?

她怎么可以做到这样大度的?

护工端进去的那碗排骨汤被已经没了清醒意识的张玲慧一巴掌给打翻了,她傻乎乎的对着满地的碎片笑呵呵的……

施心雨站在窗口,看着这一幕,忍不住心酸的冲进病房。她哭着叫。“妈,你听见了吗?妈,我是心雨啊。”

不管她怎么叫唤,张玲慧眸底都是一片呆滞。甚至在施心雨靠近她的时候,她居然惊恐的闪身,然后过激的拿着枕头砸她。

施心雨心底好难受,好难受,只能掩唇哭着叫着,“妈妈……妈妈……你以前怪我没叫你妈妈,我现在叫了,你怎么没反应??怎么没反应??”

她任由张玲慧砸着,一动也不动,只剩下泪水不停的蔓延。

最后是护工把施心雨推到门口的,“施小姐。你赶紧出去,张女士现在没意识了,她不会认识你了,她会伤到你的……”

施心雨最后只能默默的站在窗口,看着母亲的样子,无声的流泪。

回到纪家,她不跟任何人说话,整宿的失眠。

纪绍庭跟她说话的时候,她也不理会。

太多太多的仇恨和怨毒压在她的心里,快要把她压的崩溃了。

这些仇恨和怨毒她无处发泄,只能不停的折磨着自己的内心。

这几天还是有人给她发快递,都是同城派送的那种快递,需要她自己签收。快递里面放的都是一些照片和证据,照片还是纪绍庭偷偷跟踪陶笛时候被偷拍的各种照片。有一张照片上的纪绍庭直接跟到陶笛去医院,跟到妇产科。

她看着这些照片,起初会流泪,后面一直看一直看,看着看着就麻木了。

一个人心痛到最后,剩下的唯一感觉就是麻木。空虚一样的麻木!

她觉得自己再也不会爱纪绍庭了,这个男人根本不值得她去爱了。她对他只有恨,对他的恨不比陶笛少。只是。她知道报复陶笛就是报复了纪绍庭。

因为纪绍庭他在乎陶笛啊!!!

还有的就是财务报表,是纪绍庭进一步架空施氏的证据。施氏的账户上已经没什么钱了,快要成了空壳了。她苦笑,怕是等到施氏宣布破产之时,也就是纪绍庭结束对她演戏之日吧。

她现在倒是希望这一天早点倒来,一个人真的一无所有的绝望时,什么都不会再恐惧了。

她甚至动了杀心,她真的想杀了陶笛。

杀人这个念头冒出来之后,她心底那些憋屈像是得到了抚慰一样,她突然觉得光是这样想想就很痛快。

杀了陶笛,她心底的那些怨毒都可以抚平了。杀了陶笛之后,她自己可以去死。死了就解脱了,死了就可以看见父亲了。可以重新做回父亲的乖女儿,可以重新被父亲呵护在羽翼之下。

死了就再也不用受这样的煎熬了……

死了真好!!!

这一天。纪绍庭回家后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对她嘘寒问暖,关心她今天过的好不好?

施心雨看他的脸色,就已经猜到他的戏快要落幕了。她心里越发的悲凉,嘴角勾起苦笑,看着他,“绍庭,你累不累?”

纪绍庭脱下西装。转身看着她那双灰暗的眸子楞了一下,轻蹙眉心,哑声道,“最近工作太多,是有些累。”

施心雨开门见山的冷笑着问,“我不是问这个。我问的是你演戏演的累不累?我很好奇,明明不爱我了。却装出很爱我的样子你累不累?”

纪绍庭又楞了一下,然后蹙眉不耐烦的道,“你胡说什么?最近你的情绪越来越不对劲,我建议你去看看心理医生。别整天在家胡思乱想,再这样下去你会抑郁的。”

施心雨苦笑,“你应该比较希望我抑郁把?哦,不对。你应该是希望我精神正常着跟你办完了离婚手续再抑郁。这样才能不耽误你。是不是??”

纪绍庭明显的有些心虚,瞪了她一眼去找睡袍,“神经病你!!”

施心雨抢先一步拿起他的睡袍,叹了一口气,幽幽的道,“纪绍庭,其实你背着我做的那些事情我都知道了。”

纪绍庭眸光一闪,蹙眉,“不明白你在胡说些什么。”

施心雨被他装无辜的样子激怒了,她把自己藏在自己保险柜里面的那些照片和证据都拿了出来,然后狠狠的砸到他的脸上,“还想演戏吗?这出戏到底什么时候落幕?纪绍庭,我真是看错你了。以前觉得你温柔细心,谦谦君子一样的有风度,可是最后我才发现你比谁都龌蹉。你对我宠爱无比,只不过是想要安抚我,然后架空我父亲的公司。你卑鄙无耻,你简直太不堪入目了!!”

纪绍庭被砸的楞了一下子,当他看见地上那些被偷怕的照片后,眼底彰显了一抹猩红色。不是心虚而愤怒,是因为被人偷拍而恼火。

他一直想查出上次到底是谁在陷害他,可是一直都找不到蛛丝马迹。

没想到他被别人偷拍了这么多的照片,他的眸光猩红的像是一片火海,瞪大眸子瞪着施心雨,“是你?是你派人在跟踪我?上次在停车场设计我的也是你????”

施心雨凉凉的冷笑,突然觉得看他有些惊慌的样子很过瘾,“是不是我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已经看清了你。我以前老天爷真的眷顾我。让你重新爱上我。结果最后才发现,是我自己愚蠢而已。我爱了你那么久,爱你那么的那么深,爱你那么的那么真,结果却换回来你的算计。我施心雨有眼无珠,我突然觉得以前对你的那些执着的付出都不值得了。纪绍庭,你真的不值得我爱了。从今以后。我对你只有恨!”

纪绍庭上前两步,把她逼退道角落里。他眼底惊涛骇浪一般的猩红铺天盖地的倾洒开来,但是施心雨却一点都不怕了。

她现在真的什么都不怕了,她抬眸迎着他的眸光,冷冷道,“怎么?我说错了吗?你不配得到我的爱!!!”

半响,纪绍庭才哑声开口。“同样,你也不配得到我的爱!我也恨你,如果不是你,我跟陶笛现在会很幸福的在一起。如果没有你,我跟陶笛之间的一切都不会变的。我从头到尾爱的都是陶笛,是你一次又一次的逼着我放弃她。一次又一次的破坏,最后害得我再也不能跟她在一起。我对你的恨,让我不屑多看你一眼!曾经,我也试着放下她,是你一次一次的猜忌和心机,让我更加对你嗤之以鼻!!!”

施心雨疯狂的大笑起来,“是吗?这一切都怪我?如果不是你的不坚定,你怎么会相信我的话背叛陶笛?呵呵……纪绍庭你太可怕了!!我真后悔,爱你爱了那么久!!!”

纪绍庭眸底碾压过一抹自责。点头,“没错,怪我!我也有错,一步错步步错。没错,我是在演戏。我是有架空施氏,马上施氏就快宣布破产了。你施心雨走到今天这一步,都是你自作孽不可活!我恨你。我恨你毁了我的幸福!”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施心雨觉得再说已然没有任何意义了。她只是悲凉的笑了笑,“我突然庆幸那两个宝宝都流掉了,不然他们会恨我的。恨我有眼无珠给他们找了这样冷血的父亲!”

“离婚吧!!”纪绍庭最后抛下这样一句话,转身去了书房。

这一夜,施心雨就一个人站在窗前站了一整夜。

她的眸底满是阴郁的报复欲……

施心雨不眠不休的算计了两天,终于想到了一个同归于尽的好方法。

在筹备这件事之前。她给已经疯掉的张玲慧留了一封遗书,就放在他们母女共同的保险柜里面。

如果母亲清醒了,她会看见的。

如果母亲永远不清醒,那封信将会在六十年后被银行销毁。

在决定做这件事之前,她又特地去看了母亲一次。

母亲比上次疯的更加厉害了,这一次她没有流泪。她发现越是到生命的尽头,她麻木的脸哭泣都不会了。

她每天都关注着“陶笛”的动向,得知“陶笛”明天会去神经病医院看望母亲后,她眼底闪烁着兴奋的暗色。

她要报仇,一定要报仇。让陶笛去死,她死了,季尧跟纪绍庭就都痛苦了。

她开着自己的车,来到自己早已选择好的地点。然后等着“陶笛”的车出现,只要那辆车出现。她就会猛踩油门冲上去。

她已经算准了速度和惯性,她的车头会直抵“陶笛”所坐的位置。只要她自己不怕死,陶笛就会被车头碾压成肉酱的。

她一直在边上守着,在做这件事之前,她也有去墓地看过父亲。出门之前,还给自己化了一个精致的妆容。她要美美的离开这个世界,美美的去见自己那两个孩子,去见自己的父亲。

离开这个世界,真的就可以解脱了!

她太累了……

她手握着方向盘,一直维持着同一个姿势,身躯绷紧着。她也感觉不到累,心底的死亡气息越来越浓郁。她渴望死去,渴望离开这个世界。

当然,她也没跟纪绍庭办理离婚手续。也没给他留只字片语,这也算是她最后对他的一种苍白的报复吧。

她不要跟他离婚,不允许他摆脱她的阴影。她要让他背负着丧偶的阴影,永远活在她的阴影笼罩下。

这样想着,越发的觉得痛快。

那双眸子紧盯着“陶笛”那辆车开来的方向……

与此同时,还有两辆车分别停在她也察觉不到的地方,同样也在等着关键的一刻。

大约半个小时过后,一辆黑色的宾利远远的驶过来。

施心雨的眸底开始放光,黑色的瞳仁已经染上了一丝猩红色,握着方向盘的手指紧了又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