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国宝级的女人!/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笛”的确是坐在那辆黑色的宾利车里面,她依然是戴着宽大的黑墨镜,戴着口罩,穿着宽松的孕妇装。

她戴墨镜和口罩其实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容颜,可这在外人看来却是季尧对她过份的宠爱和保护,在东城人的眼中。陶笛现在俨然成了国宝级的幸福女人,出门都是司机送,女佣陪着。

季尧只要不出差的时候,一定都会抽时间回家陪她吃饭散步,还会陪她去听孕期妈妈课程。

在外人眼里,季大总裁真是恨不得二十四小时都黏着他的新婚小妻子。

当然,外人不知道的是在东城被她们羡慕的国宝级幸福女人不过是个替身挡箭牌。而真正幸福的女人在国外度假呢。

宾利车内的替身陶笛早已收到左轮的消息,所以一直保持着高度警惕。

而他们今天开出来的宾利车是宾利凡尔赛B——4级防弹全球限量款,这辆车的造型很低调。黑色的车身看上去跟普通的车没什么区别,其实这辆车很特别,安全性能超级高!

车内开车的司机也保持着高度警惕,随时准备迎战意外。

左轮的人在施心雨准备破罐子破摔的第一时间就已经察觉到她的预谋了,所以早已通知了替身施心雨做好防备。

施心雨开车埋伏在“陶笛”去医院的这条必经路上,无疑是准备破釜沉舟了。

对于这种丧心病狂的报复行为,阻止了一次还会有下一次的。所以,只能用法律的手段来制裁这种人,从根本上阻断她丧心病狂的报复欲。

她堵在路口,想要故意蓄意撞人。那他就给她这个机会,然后用法律来制裁她。

车内的施心雨双眸中迸发出的火焰,近乎疯狂,手臂颤抖的厉害,手指却是用力再用力,势如破竹一样的等着那辆车靠近然后冲上去鱼死网破。

另外,在暗处的另外两辆车。

一辆车内坐着的是左轮的手下。是左轮派他们待在暗处找好视角角度,准备第一时间拍下施心雨故意伤人的证据。

而在不同的角度,另外一辆车内坐着的是管家许言的人。

自从苏红把纪绍庭架空施氏的证据发给施心雨后,她一直有派人暗中观察着施心雨。所以,她也知道施心雨今天疯狂的举动。

她做了那么多的事情,等的就是施心雨这样子的疯狂的举动,自然是不能错过的。

她一直跟踪施心雨到这里,然后躲在暗处观察着。

终于,宾利车来了。

施心雨兴奋的眼前像是绽放出无数朵的烟花,美不胜收。

想着只要撞死陶笛,撞死她腹中的宝宝。她就可以对得起父亲了,也对得起曾经流掉的两个宝宝了,她就更加疯狂了。

车更近了,她眼眸癫狂着,猛踩油门冲上去————

宾利车内早有防备的司机,一直注意着施心雨的车可能冲出来的方向,在她的车冲出来的瞬间,他也猛然加速然后打方向盘。把方向盘往左边打去……

施心雨没有料到这辆车会早有防备的打提速,打方向盘,她有些措手不及。

就这样,她没能按照自己设想的那想撞上陶笛所在的位置,反而是撞上了宾利车的尾部。

她的车速快到了极致,所以整个车头一瞬间就严重变形了,车头像是镶嵌到宾利车的尾部,她只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后,额头就有汩汩的鲜血流了下来。

紧接着,碾压般的剧痛袭来,疼的她视线都模糊了,依稀的,她看见宾利车的尾部却没怎么变型。

怎么会这样?

就算她没有对准陶笛坐的那个位置撞上去,也有撞到了宾利车的尾部了,为什么她的车撞毁的这么严重?前面的车却没什么影响?

她全身的疼痛一点一点的腐蚀她的理智,头顶被车顶压住了,手臂架在方向盘上动弹不得,早已疼的没有了知觉。

她感觉到全身的血液不断的往外流逝,意识一点一点的涣散。力气也一点一点的消失。

她疼的呼吸都困难,却努力的睁大眼眸,眸底满是不甘和怨毒。

她好恨,好恨啊!

陶笛应该没受伤吧?她坐的宾利车都没事,而她自己却受伤了。她的双腿也已经动弹不了了,手臂跟手指都已经血肉模糊了。

她眼前的景物越来越模糊。恍惚中,她好像看见了父亲那愤怒的面孔。父亲在严厉的怒斥她,怒斥她因为爱错了一个男人,而毁了自己的一切。纪绍庭说是一步错步步错,其实她又何尝不是这样?

一步错步步错!

如果不是一直执着的爱着绍庭,她不会这么惨的!!

可是,错了只能是错了。

父亲严厉的面孔在眼前不断的晃着,她眼神躲闪着,很想跟父亲道歉,可终究是疼的说不出来一个字……

她还模糊的听到宝宝的哭声,那大概是她的宝宝吧?她是要去见宝宝了吗?

疼痛像是猛兽一样撕咬着她的身体,终于。她眼前一黑,无力的闭上眼睛!

她故意撞人的那一幕,早已被左轮的手下拍下了。

宾利车内的三人都没有受伤,只是不同程度的心有余悸。

女佣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小声问,“现在怎么办?她的车毁的这么严重,她肯定伤的不轻,我们要不要报警?”

“要的,左先生说要第一时间报警。”

坐在前排的司机已经拿起手机到110和120了。

在司机打电话报警的同时,躲在暗处的另外一辆车内的管家的手下也正在密切关注着这件事。他们看见宾利车只是轻微的受损,而施心雨那辆车却损毁恨严重,简直大半个车身都毁了之后,也猜测里面的施心雨肯定不死也重伤。

而宾利车内的几个人,应该都没受伤,他们看见司机在打电话似乎在报警。

为首的人连忙给管家许言打电话汇报此事——

此刻管家许言跟苏红正在提前庆祝胜利,当然他们庆祝的方式也很不正常。

刚好这两天季向鸿不在,他们两个人支开家里的佣人后,正在大床上颠鸾倒凤。

苏红被许言一把抱起来扔到宽大的大床上后。暧昧的叫了一声,然后问,“急什么急?家里的佣人安排好了没有?”

她嘴上虽然这么说,可转身却投入到他的怀抱中。两只手臂紧紧的勾着他的脖子,恨不得整个人都贴在他的怀里。

许言早已等不及了,“放心吧,都安排好了。都去忙自己的事了!!”

苏红连忙闭嘴,再也不浪费时间,抓紧一切时间做着苟且之事。

“红红……我的红红……”许言眼底满是膨胀的炙热,一遍又一遍的叫着她的名字。虽然他们都已经人过中年了,可他此刻却像是一只发情的野兽,让苏红尖叫不已。

他们两人好了很多年了。一直都是偷偷摸摸的状态。所以,能随心所欲的次数并不多,每一次他们都很疯狂。

苏红一边承受着,一边又不放心的问,“施心雨那个贱人能成功……吗??”

许言肯定的点头,“能。一定能!那个贱人早已疯了,是被他们所有人逼疯的!她的眼神里面都流露……着……生无可恋了……她开着车就是想找陶笛……拼命的!陶笛……这次不死也残废!她肚子里那个孩子……更加没机会来到这个世界……放心,我的红红……”

苏红心底其实也是有一定的把握的,只是想再一次寻求一点肯定才会这么问的。听了许言的话,她更加踏实了。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下一秒电话就响了。

是许言的电话在响。这种关键的时候被电话打断实在是很恼火。他有种想摔手机的冲动,可一看屏幕上面闪烁的号码。他连忙翻身下床,接通电话压低声音,“怎么?出什么事了?不是不让你们跟我多联系吗?”

“出了点情况,那个蠢货好像把自己撞伤了,宾利车里的人都没事。”电话里面的人忍不住呸了一声。“真是蠢货!!”

许言听了,不由得蹙眉,也暗自咬着后槽牙骂了一句,“真他么蠢到家了!!!”

他的电话声音挺大,所以苏红也听见了电话内容。

她吃了一惊,连忙从床上下来,拧着眉头压低声音,“那个贱人怎么会这么蠢?”

许言眼底闪过一抹阴霾,咬牙道,“想赚钱吗?想赚钱我给你们加点钱,你再想办法帮我撞死他们!!!”

那边楞了一下,然后冷笑,“这可是三条人命,你打算出多少钱???”

“五百万怎样?我现在就给你账户转去三百万,事成之后我再给你转去两百万。怎么样?做不做??”许言阴冷的利诱着。

那边的果然心动了,双眸中闪烁着贪婪,“成交!!”

挂了电话,许言蹙眉将手机扔到一边,再也没了兴致。

苏红同样也没了兴致,她随便套上自己的衣服,咬牙骂了一句,“真没见过施心雨这么蠢得,鱼死网破都不成功!活该她被纪绍庭算计!!!”

许言也很恼火,所以没说话。只是点燃了一根香烟重重的吸了一口。

苏红连忙惶恐的阻止,“你疯了?在这里抽烟?老东西自己都很少在卧室抽烟的!!”

许言蹙眉,不屑道,“怕什么?他不是要两天后才回来?”

苏红谨慎道,“不行,反正你不能在这里抽烟。现在关键时期我们必须要谨慎。老东西心狠手辣你又不是不知道的。”

许言碾灭了烟蒂,懊恼的抱怨了一句,“他妈的!有时候真想弄点药给老东西吃吃早点归西,看着他每天对你吆三喝四的,想着他每天跟你躺在一张床上睡觉,我就恨不得拿刀活剐了他!!!妈的!!”

苏红捂住他的嘴巴。“你小声点!不要命了?再忍耐点,他活不了多久的!!!”

许言抓住她的手,顺势亲了一口,“老东西厉害还是我厉害?”

苏红脸颊一红,“当然是你!!!”

许言笑的不怀好意,“早晚有一天我得弄死老东西!!!”

苏红有些担心陶笛那边的事情,她又谨慎的问道,“他们能成功吗?不会连累我们吧?”

许言一把将她搂在怀里,“放心,他们可以的!!他们是老司机了,三条命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不会连累我们的!再说了,就算是暴露。我也会帮你盯着的。我他么这辈子爱死你这个女人了,怎么的也会保住你的!!”

苏红感动的靠在他怀中,“谢谢你言哥,这辈子我做梦都想做你的女人。”

许言咬牙切齿道,“放心,我会娶你!!”

————

车祸现场这边。

司机刚挂了报警电话。就看见左侧边上又有车冲过来。他直接扔掉手机,猛打方向盘。

其实,左轮早有示意,施心雨只是前菜,说不定后面还有更大的鳄鱼。

所以,司机打电话的同时也在四处观察着。

这辆车冲过来的时候。他反应敏捷猛打方向盘,直接调转车头,绕到施心雨的车身后面。

黑色的车身在空气中划过一个完美的弧度,速度快的就像是闪电飘逸!

显然,受雇于许言的人也没有料到宾利车反应速度之快,也没有料到宾利车司机竟有如此高超的车技。

他一个不留意,自己反应慢了半拍,车身撞到了施心雨的车身上。

不过,他在关键时候飞快的转动方向盘,避开驾驶位的位置。

副驾驶位置那边已经撞烂了,开车的男人也受了轻伤懊恼的大骂了一句,“他妈的!!!!”

本来他是想用副驾驶的位置去撞宾利车的。没想到宾利车闪开了,却装上了施心雨这个蠢货的车!

宾利车内的司机,趁着他撞车之际,猛踩油门逃离现场!

受雇于许言的人车身受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宾利剑一般的离去,只能懊恼的猛拍方向盘,然后也快速逃离现场。

他没注意到的是,他蓄意撞人这件事也被拍下了,他的面孔清楚的被拍下了。

一直躲在暗处的左轮手下,一直没有暴露自己,只为了拍到这些证据。

他将这些证据发送给左轮……

————

最终,施心雨被120急救中心送到医院急救。

经过八小时的手术后,施心雨的命保住了,只是医生很遗憾的宣布如果没有奇迹发生她这辈子可能都醒不过来了。

奇迹?

谈何容易?

所以,施心雨被定格成了植物人的命运。

左轮在车祸的第一时间,把施心雨故意撞人的视频和照片都发给了警方。他只是故意的保留了一份许言手下故意撞人的视频和照片,这是季尧的意思!

季尧打回来越洋电话,听到他汇报的这些情况后,眸底精光闪烁的更加明显。

他看了左轮传过来的证据,已经找到方式钓出幕后的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