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有个秘密要告诉你!/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纪绍庭一开始接到医院的电话说是施心雨出了很严重的车祸,他楞住了。反应过来之后,心底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脑海内也有片刻的茫然,手中刚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也随手丢在了办公桌上面。然后就拿起西装外套和车钥匙,直奔医院。

在医院,医生跟他说施心雨可能会变成植物人,他重重的叹息。脊背无力的倚在走廊的墙壁上。

走廊四处,都充满了苍白的色彩。

施心雨被送到病房后,他站在她的病床前,看着已经被撞得面目全非的女人沉默着。

警方过来,把施心雨自己开车撞陶笛的证据给他看了。

他看了之后,突然就对着病床上面目全非的可怜女人冷冷的勾唇。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本来她成了植物人,他心底多少还有点不是滋味。

虽然他恨她,可也不至于恨得想要她去死!

现在知道真相后,他突然觉得很庆幸。

庆幸躺在这里的人是施心雨,而不是他的小笛。施心雨这个女人就是个疯子,活该她躺在这里。

陶笛是他心底唯一的底线,施心雨这个女人一再的触及他的底线。

真是活该!!!

他冷冷的勾唇。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病房!!!

————

季尧跟左轮商量好新一轮的钓鱼方式后,继续陪着陶笛度假。

陶笛在马来西亚待了差不多二十天,然后她突然想去阿尔卑斯山看雪景。

当她晚上躺在他怀中嘟囔了一句后,第二天季尧就订了机票带她去阿尔卑斯山。

在去之前,他给她准备了很多必须的生活用品。

听说那边的天气很冷,他特地给她准备了厚厚的羽绒服,围巾,帽子,手套。

到了阿尔卑斯山之后,刚入住酒店,季尧就有些紧张的询问她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

陶笛快乐的像是一只山间小精灵一样笑容妍妍的,“没事,没事,季医生,你的小妻子心情好,身体也好,肚子里的小小人儿也好。一切都好,你放心吧!!”

第二天到山上去看雪景的时候,她被逼着裹的像是一个粽子一样。只露出两只水盈盈的眼睛,一眨一眨的就像是天幕中最亮的那颗星星璀璨无比。

看着白茫茫的雪景,她幸福的张开双臂搂着男人,甜甜的道,“好美……”

季尧搂紧她,怕她冷了。用自己的大衣将她也裹起来,两人就像是穿连体衣一样和谐。他幽深的眸子宛如深潭般一望无垠,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下巴抵在她的额头上点头。“恩,很美!”

陶笛被他霸道的禁锢在怀里,脸上的笑容幸福又满足,眼眸弯弯的像是明月一样迷人,她伸出手指轻轻的点了点男人的胸口位置,歪着小脑袋揶揄道,“老公,你不浪漫。这种时候。你应该说你的小妻子比这里的雪景美!”

季尧墨色的瞳仁凝聚了一下,眸底一抹宠溺闪过,磁性的嗓音扩散在山脉间,“我的小妻子比雪景美!!”

陶笛咯咯的笑着,一本正经的点头,“恩,孺子可教也!”

两人在山脉间聊了一会后,陶笛突然有些感触的搂着他,勾了勾小手指,“老公,我有个秘密想要告诉你。”

季尧看着她可爱的小模样,忍不住扬起唇角。身子也低了点,向她靠近,“你说。”

陶笛套在男人的耳畔边,轻柔而又有些羞涩的轻语道,“老公,我想告诉你。我可能,也许,差不多。爱上你了!!!”

季尧听完之后,那双深邃的眸子里,亮光一点一点的累积起来。眸光熠熠生辉,俊脸上却还是一如既往的霸道。“恩,必须的!!”

陶笛掩唇大笑起来,“老公,你好自恋…………”

————

季尧跟陶笛两人在国外潇洒。左轮在国内帮季尧“钓鱼”。

他发动了自己所有的人脉,经过一个星期的地毯式寻找后。终于找到了上次企图帮许言撞死人的那个为首的男人,在那场车祸中,那个男人也受伤了。但是他不敢去正规的医院治疗。所以,只躲在乡下的诊所里面输液消炎。

左轮的人直接冲进乡下私人小诊所里面将他生擒,然后关进一处废弃的厂房内,由专人负责看守。

这个为首的男人外号叫手枪,在道上还是很有名气的。

这个手枪很讲义气,死活不出卖许言。

不管是对他用刑,还是利诱,软硬兼施都打不开他的嘴。

用他自己的话说,他是不可能出卖雇主的。因为他是吃这行饭的,每行都有自己的行规!

左轮听了手下的汇报之后,桃花眸中闪过一丝危险的暗芒,微微的挑眉,“他当真这么硬气?看来是要我亲自出马了!”

于是,在新一轮的预谋之下,他亲自出马。

不过,他不是一个人去见手枪的。

他带着一个夜店的女人去见手枪。这个女人风姿妖娆,打扮的性感而妖艳。只不过一张脸吓得惨白惨白的,直接都走不了路了,是被人架着过来的。

手枪见到这个女人后。露出被抓之后第一次的崩溃表情,双手愧疚的捂住自己的脸颊,“你们太卑鄙了,太无耻了!!你们怎么可以把她牵扯进来?她是无辜的。她只是个无辜的女人啊!你们太他妈没义气了!!!”

左轮冷笑,笑容阴森危险还透着一丝腹黑,“义气这种东西,也是可以因人而异的。比如说,哥这么逼着你说实话也是为了义气。因为你差点撞死的是我大哥最深爱的女人,义气我也有,只不过是跟你完全的不同立场!你有义气,我也有义气。所以请理解这特殊的手段!!!”

手枪看着被吓得半死的女人,痛苦的哀嚎着,“为什么要这么逼着我?放了她,你给我放了她啊!!!”

左轮点燃了一根香烟。高档打火机蹿出蓝色的火焰,忖的他的面孔更加的邪魅,“可以啊!哥从不为难女人,现在是你故意在为难你的女人!你看她多紧张。多害怕,你忍心吗?说吧,只要说了她就安全了!!”

手枪咬牙切齿,“我怎么信你?”

左轮啪嗒一下子合上打火机,眸光凉了凉,“你还有其他选择吗?”

他对瘫倒在地上的那个女人扫了一眼,那个女人在夜场混习惯了,自然懂得看人脸色。连忙哭着哀求道,“手枪,你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吧。我不想死,我还想跟你结婚呢。你不是说了嘛,你是要娶我的,你还要我给你生个孩子呢……手枪,我求求你了…………”

手枪的心理唯一防线就是眼前这个女人,是以,他彻底崩溃。

再铁骨铮铮的男人,也有柔情的一面,也有心中的软肋。

他叹息了一声,终于妥协,“好……我说……我都说……”

就这样,左轮从他口中得知背后指使他的是季家管家许言。

只是,许言这个人做事很谨慎。一直都没有留下什么证据……

想要用手枪的供词来指证他雇凶杀人是不太可能的,所以,左轮又让手枪配合他上演了一出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