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迷恋和仰慕!/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左轮让手枪给许言打电话,在打电话之前,还刻意的让手枪按照事先设计好的台词,跟他的手下配合着演练了很多遍。

所以,手枪在打电话给许言的时候,就连语气都是按照之前设计好的刻意而为之的。

许言接到抢手这通电话的时候,语气明显的压抑而慌乱,对着电话沉声道,“你怎么又打来了?不是说了没事别联系我,你这个蠢货!!!”

本来,他汇出三百万之后,就等着他这边的好消息了。没想到钱汇出了,等到的却是他也失败了。

他这个蠢货不但没有撞死陶笛那个贱人,现在还有脸打电话过来,很是放肆!!

手枪打电话的时候,开的是免提。边上还放着一支录音笔,他跟许言的对话将会被录音下来留着当证据。

“许先生,你现在这态度让我太失望了。虽说我上次失败了,可我之前也帮你做过不少你不方便出面做的事情,怎么说我也算是有恩与你吧。这就是你对待恩人的态度?太不厚道了吧?”手枪冷冷的嘲讽着,语气还是一贯的痞气和无赖。

许言眉心骨突突的跳起来,脸上笼罩了一层寒霜,不屑的勾唇,“厚道?你也配跟我谈厚道??”

手枪冷笑,“许先生,你可别狗眼看人低好不好?虽然我贱命一条,可我们人格上是平等的。再说了,虽说你现在在季家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说到底你也是一条帮人看门的狗。你有什么资格瞧不起我?”

许言恼怒的咬牙,“你特么闭嘴!你他么打电话给我干什么??”

手枪淡淡的勾唇,“当然是有重要的事情。”

“什么事?你特么是不是脑子被门夹过了?事情没办成你还打电话给我做什么?”许言眉心紧蹙。

“要钱!”手枪直白道!

许言一听脑袋立马炸了,他冷笑,“你特么想钱想疯了是吗?事情没办成,你那个三百万还没退给我,你怎么好意思跟我再提钱??”

手枪按照左轮的眼色,应对自如,“许先生,请问你现在用电脑方便吗?我想给你看点东西,你看了就知道我到底是变聪明了?还是疯了?”

许言心弦猛然一紧。心底有种不好的预感,立刻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当他看见邮箱里面手枪帮他开车撞陶笛宾利车的照片之后,顿时气的一口鲜血喷在心间,脸色阴沉的如同寒冬的天气,唇瓣都在颤抖着,“手枪!你他妈不讲道义!你故意阴我???”

手枪再次吊儿郎当的冷笑,“许先生,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好歹之前我也帮你办过很多事情,你给的那点佣金够做什么的?我没许先生那么有头脑,给季家当管家的这些年可没少捞着好处,听说你上个月还买了一幢别墅呢。宝山区的别墅房价可不低,所以啊,还是许先生比较高明点!”

许言已经坐不住了,啪的合上电脑,猛然从椅子上站起来,愤怒的声音都在颤抖,“你胡说什么?你到底还知道些什么???”

手枪又凉凉的道,“你确定还要知道吗?我知道还真是不少,我怕你听了会承受不住的。你的心脏可好?有没有什么隐疾之类的?”

许言胸膛内燃气一团炙热的火焰,从深处一直燃烧到喉咙口,他此刻发出的声音就像是被烈火烘烤过一般,“你特么放肆!!!!”

手枪又笑,“许先生别激动,天干物燥的,火气大了伤身。许先生的事情我可知道的不少,比如说你中饱私囊背着季家老爷子捞钱,再比如说你在老爷子的生日宴会上面搅和的季家不得安宁,惹得老爷子暴怒无比。再比如你一直暗中针对季老爷子的大儿子季尧,针对他的大儿媳妇,还有买凶撞人这些事情……”

电话里,许言越来越激动,呼吸声都变得很急促起来。他是又愤怒又担心,这件事要是真的闹到老爷子那里去。后果他绝对承担不起,他真的很后悔当初选中了手枪这个王八蛋。当初选人的时候,他最看重的就是手枪的义气和愚蠢。说白了,手枪这类型的混混就是有勇无谋那一类型的。

这样的人比较好利用,再说了,他一直很谨慎,并没有留下任何的把柄。

可谁想到手枪居然这么有城府,居然一直在算计着他?

他恼火极了,咬牙骂道,“王八蛋!你他妈不得好死!!!”

“许先生,咱们彼此彼此!这个世界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手枪之前也是尽心尽力的帮你办事,可你不能光顾着自己享受荣华富贵,每次都像是打发要饭的似得打发我几个小钱吧?我最近想洗手不干了,所以我只想要钱。希望许先生能体谅体谅我,并且再成全成全我。我都三十好几了。也想结婚成家了,可这都需要钱啊!许先生您看呢?”

“你他妈就是想钱想疯了吧?别忘了我是谁,我是许言!!你不怕我找别人弄死你??”许言眼眸猩红着,威胁着他。其实,心底早已溃不成军了。他现在只是嘴上逞能而已,他明白手枪是抓住他的软肋了。

现在时机还不成熟,他根本就不能暴露出自己这么多的把柄。上次在老东西的生日宴会上面整出的那件事,老东西差点打断他一只手。最后是看在他战战兢兢跟在他身边二十多年的份上。才心软留下了他。

这些事情要是被老东西知道了,他就再也无法逆转了。这么多年的隐忍,还不都是为了苏红和老东西的钱嘛。

他可不能暴露!!!

“可以啊,你尽可以找人弄死我!可我不得不提醒你,你让我做的那些“好事”在我死后都会第一时间曝光出来的。我虽然没什么脑子,可我最近找了个有脑子的聪明老婆!我若是没十足的把握,可不敢跟你开这个口。许先生,你三思而后行啊!”

这一字一句的,都像是鞭子一样鞭策着许言的心脏。他是万万没有想到最后会被手枪这个蠢货算计,并且他明显是有备而来,算计的那么透彻,让他没有一丝逃避的空隙。

手枪在左轮的眼神示意之下,再一次下猛药,“许先生,还有一点我需要点醒你。你当真以为我手枪是废物,早已算计好的目标会撞不死嘛?我手枪的车技也是一流的。那天我原本可以直接将那辆宾利车直接撞下路边的山崖的。我是故意失败,故意让人拍下证据,对了,你看见的只是照片,我还有视频呢。你要看吗?”

许言垂在一侧的手掌早已紧紧的握成拳头了,声音暴怒的像是齿轮在摩擦,“混蛋!!!”

“是,我是混蛋!!我这不也是生活所逼嘛,我不为别的,我只求财!我希望许先生在过好日子的时候,也能想想我。我也不容易啊,我只求财!”

“我若是不答应呢?”

“你不答应,我只好把这些证据都交给警方,并且再把我知道的事情全部都捅出来!”手枪威胁道。

“你不敢,你这些照片交给警方,你自己也脱不了干系,你会死的比我更惨!!!”许言试图反过来将军,他能走到今天这一步,自然不是傻子。他一针见血的指出问题重点。

手枪笑了,笑的更大声了,“许先生,要不咱试试看?我好歹贱命一条,而你就不一样了。两败俱伤我不怕,可你真的能不怕吗?你活的那么潇洒。怎么能跟我这种混蛋玉石俱焚呢?”

许言再一次沉默,他的阵势一再的沦陷。真的想不到这个手枪真的变聪明了,居然能分析出他的心理了。他最讨厌被威胁了,只是眼下只能隐忍着了。先安抚住这个该死的王八蛋,等之后再找机会解决他。

他咬牙,沉沉的问,“你想要多少?”

手枪利落道,“不多。1000万而已!加上你之前承诺撞死宾利车里面的三条人命后再给我的200万,一共是1200万。明天上午十点之前打到我这个账户,超过时间我可守不住秘密了。”

许言眸光一凌厉,怒斥道,“你怎么不去死?混蛋!想钱想疯了?”

手枪淡淡的道,“许先生,废话我跟你说了一堆了。其中的利弊你也都清楚了,你自己掂量着办。刚才那封邮件下面有我的账户,记得别打错了。”

许言高大的身子气的颤抖不已,“我没那么多钱。”

“我知道你有,你肯定有!我只求财,不干别的!许先生,破财消灾这句话你总听说过吧。别磨叽了,要钱我很认真的。对了,你别试图找到我弄死我,我现在躲在一个你永远都找不到的地方。再见!”

就这样,手枪在左轮的示意下直接挂断了电话。

打完了这个电话,手枪重重的叹息。额头上已经是冷汗津津了,他擦了一把汗,挫败的看着左轮,再也不能伪装的慌乱道,“左先生,我都按照你的吩咐说了……我都说了……”

左轮微微的叩首,眸底是邪魅的暗芒。

手枪瘫坐在地上,重重的喘息。实在是想不到面前这个看上去风度翩翩的男人有那么强悍的能力,这个男人不但是挖出了很多许言的秘密,还善于攻心计。每走一步,似乎都在高瞻远瞩,运筹帷幄!

这男人要是在古代,肯定是治国的一把好手……

许言挂了电话后,一屁股瘫倒在椅子上,怒发冲冠般的怒火炙烤着他的心。他的手指紧紧的握拳。手背上的青筋全部都暴突了出来,掌心里面都掐出了鲜血也不觉得疼。他真的恨不得将这个贪婪的手枪给碎尸万段……

良久之后,他终于妥协!!

先打款安抚手枪,之后再想办法弄死他。通常,只有死人的嘴巴才最安全!!!

老实说,一千两百万对他来说根本就是个小数目。他只是讨厌被人威胁,讨厌被人算计!

这一晚上,许言怒火的一整夜都没睡。第二天起床他就悄悄的去了银行。

虽然手枪那个人平时有勇无谋,可昨天手枪那一通电话里面不管是说话的语气,还是说出的内容,都很符合他的性格。他自己是没这等城府的,应该是他近找的那个女人打的如意算盘。

所以,心底很心虚的他,没有多加怀疑,就直接去打款了。

而且对方给出的时间急促。他根本也没有来得及去怀疑!!!

他也知道像手枪那样的贱命,只是想要钱。所以,他只要先给了钱稳住他,就好有时间去灭口了!

从银行汇款出来之后,许言戴上大墨镜,重重的叹息了一声。

总算暂时是稳住了,走出银行之后,他看见外面阳光灿烂,他松了一口气,总算只暂时平静了。

只是,他根本就不知道这是一个阴谋。

坐进车内,他给手枪打电话,“钱已经打过去了!十分钟之内到账!!”

手枪接到这个电话,明显的语气轻松,“好的,许先生果然是聪明人!放心吧。我拿钱就走人,绝对不会打扰你的!!”

“那就最好不过了!”许言沉声应着,眼底闪烁着嗜血的暗光。

他只忍他这一次,绝对不会给他第二次来威胁他的机会!

挂了电话之后,许言蹙眉开车,谁知道车子没开出去多久,周围就已经响起了尖锐刺耳的警笛声,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车就已经被警车包围了!

车窗被人敲了敲,他慌乱的按下车窗,故作镇定的问,“什么事?”

“请你立刻下车!!”身穿制服的警察冷脸道!

许言的心颤抖了起来,体内的慌乱像是河流一样泛滥成灾,心底有一种特别不好的预感,就好像头顶上压了一大片乌云一样,他心虚的吼了一句。“什么事?你他么让开!!!”

“请问你刚刚是不是给这个账户打款一千两百万?”

许言一句话都不说,直到被押上警车,他都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季尧跟左轮设计的。

左轮一直想扳倒他,却一直找不到入口。最后跟季尧商量后,上演了这出戏。

许言这个人做事还是比较谨慎的,所以没留下什么证据证明是他买凶杀人。他们只好让手枪给他打电话演戏,让他自己在电话里面暴露自己做过的事情。

给他的那个账户,也被警方严密监控了。只要他把钱汇入账户,就有了他买凶杀人的铁证了。

手枪在电话里面的那一番台词,都是左轮聘请了最有名的心理专家,根本许言这个人平时的性格私人订制的。善于攻心计,轻易的捕捉他性格的弱点,打消他的疑惑。

总之,这出戏完美落幕了。

当警方去季家调查许言这个人平时的为人时,苏红才知道许言被抓了。

当时,季向鸿也正在家里。他从警方口中得知了许言的所作所为后,震惊的坐在椅子上半天没动。

苏红心理防线早已崩塌,她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颤抖,像是即将被人摘下胸腔一样的摇摇欲坠。她跟许言好了那么多年,她早已对他有了深厚的感情。

她那么相信他,那么依赖他,他就是她的天,她的地,她所有的支撑。

可他突然就出事了,难怪他从昨天开始电话都打不通了。

他出事了!!

她以后该怎么办?

她还能再指望谁?

依赖谁?

他们还有那么多人生梦想没有实现呢,他们幻想过等到老东西死后,就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享受幸福美满的生活。

他们还要拿着老东西留下来的钱去环游世界呢!!

她还想穿上婚纱嫁给他呢!!!

怎么突然一切都变了?

她害怕,紧张,想哭,可也只能忍着。

因为老东西在家,她不敢暴露出一点点的异样。

季向鸿久久之后。才叹息的轻柔着眉心。许言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他虽然平时唯吾独尊,可是也是有感情的。上一次许言做错了事情,他心软了一次,可没想到这个之前一直对他忠心耿耿的管家私底下做了那么多的龌蹉事情。

他真的没想到……

————

左轮打电话给季尧说是许言这条大鱼上钩了,季尧点头,淡淡的道,“很好!他招了吗?”

“招了。”左轮点头。“他都招了,他还招供了停车场那件事,说也是他一手策划的!你怎么看?”

季尧眸底精光明显,“这么明显的招供,显然是在袒护某人。苏红那边,你要小心!”

左轮赞同,“我也想到了这一点,不过,这个许言有心扛着一切罪过,我们倒也拿苏红没办法。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苏红没了许言这个左膀右臂,她应该会安分很多。”

“恩。你见机行事,我陪她下楼吃早餐!”说完,就挂了电话。

左轮对着电话蹙眉,还学着他的口气说了一句,“我陪她下楼去吃早餐……切,一大早就跟我炫耀自己有人陪着吃早餐是不?乱撒狗粮,我也有人陪的。”

他立刻拨通气质姑娘的电话,“哈喽……”

只是,冯宇婷听到他的声音就挂了电话。

他想了想,干脆去她家楼下去堵人吧!

————

酒店。

一楼餐厅。

陶笛跟季尧一起下楼吃早餐,两个人之间默契到了极点,边吃边聊很温馨。

虽然一直都是陶笛说的多,季尧答的少,但是这就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相处模式。

期间,季尧的手机又响了,是公司秘书打来的。

季尧怕影响别人,去一边接电话。

陶笛在自己位置上坐着,小口的吃着早餐,看着男人那一抹俊挺的背影,眼底满满的都是迷恋和仰慕。

这时候有个服务生端着托盘,托盘上面放着一杯牛奶。

服务生走过来,微微弯腰,“您好,这是酒店送您的。”

陶笛有些错愕,随即淡淡一笑,“谢谢。”

服务生放下牛奶杯,然后不着痕迹的将一个白纸条推到她面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