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与生俱来的潜能!/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笛不明所以的眨巴着水润的眼眸,看着桌上的纸条,再看向身边的服务生。

只是,转眸间那个服务生已经退开。

只剩下一杯牛奶和一张折成小方块的白纸条……

她微微的蹙眉,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还是打开了纸条。

纸条上面的内容,瞬间让她澄澈的瞳仁微微一颤抖。

纸条上写的是一段中文————

“陶笛你就是一个被蒙在鼓里的傻女人,回国看看。你家有大事发生。跟你身世有关,你其实不是你父母的亲生女儿!你身边最爱的男人,其实隐瞒了你很多。你想知道你亲生父母的情况吗?如果你身边的男人不肯告诉你真实情况,回到国内我会找机会告诉你一切!”

在这样一个雪景如画的早晨,看见这样的纸条,无疑是给人当头一棒的感觉。

陶笛感觉到自己的心口都凉了一大半,不禁打了个寒颤。不是父母的亲生女儿?这是什么情况?

她简直怀疑这个根本就不是写给她的,可上面陶笛两个字清清楚楚的写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季尧接完了电话,重新回到餐桌前,看着餐桌上多了一杯牛奶后,有些疑惑的蹙眉。

陶笛主动解释,“餐厅赠送的。”只是她故意没提收到纸条这件事,在男人转身往这边走的时候,她就已经把纸条攥成一团放到羽绒服口袋里面了。

这个纸条上面的内容信息量太大,她需要冷静下来好好想想这件事。

季尧淡淡的点头,问她,“吃饱了吗?吃饱了先回房间休息一下。”

陶笛依然笑容清甜,唇角浅浅的扬起,收敛了内心一切的情绪波动,跟往常一样跟他开玩笑,“老公,你是不是把我当小猪一样养着了?我现在好像除了吃就是睡了,真的有点像小猪了。”

季尧扬起唇角,黑瞿石般的眸子里闪过一抹亮光,“可爱就行!”

陶笛又笑,“才不要变小猪呢!”

季尧起身,陶笛也站了起来。

他优雅的拿起纸巾,动作温柔的帮她擦拭唇角,然后牵起她的小手,“回房间!”

他对她的细心照顾,完全是无意识的,像是与生俱来的一种潜能!

餐厅内其他的酒店客人,都不由得被这一对东方男女给感动了,纷纷侧眸看向他们。

陶笛乖巧的任由男人牵着一路走向电梯,然后上楼。

回到房间后,她舒适的躺在房间的摇椅上面。

季尧递给她一条暖暖的毛毯。她接过,很有默契的盖好自己娇小的身躯。

“休息一会,我去开个视频会议。”

他如是说道,起身帮她倒了一杯热水放在她触手可及的地方。

陶笛阖上眸子。蝶翼型的睫毛在白皙细腻的小脸上落下一排浅浅的倒影。灿烂的阳光,照射在她的脸颊上,忖的她白皙脸颊有些浅浅红晕,淡淡的粉红像是冬天枝头绽放的梨花。

季尧本来打算转身离开去另外一间书房工作了,不经意的看过去,竟被此刻甜美的画面给震慑到了。眸底闪过一抹痴痴然,然后眸光越发的明亮,他就这样站在她面前差不多站了两分钟。才转身去工作。

他转身后,陶笛慢慢的睁开眼眸。睫毛轻轻的颤了颤,那双无辜的眸子里慢慢的浮现了一抹深思……

季尧开视频会议一直开到中午才结束,结束之后就出书房问她午餐想吃点什么?

陶笛懒洋洋的躺着看孕妈妈书籍,懒懒的抬起眼皮,软软的道,“老公,你做主吧。不过,我不想出去吃了。你叫餐到房间吧。”

季尧点头,“好。”

午餐他叫的都是她爱吃的,现在他已经很熟悉她的口味了。

只是,她孕吐的还是很厉害。只能吃点清淡的食物,太油腻的吃不了。

吃饭的时候,季尧看着她,眼底有一丝歉意。“我下午需要回国一趟,很多重要文件等着我签署。”

陶笛吃着米饭,微微的抬眸看着他,点头,“好,那我跟你一起回去吧?”

季尧却道,“不,你安心待在这里看雪景。下午岳父会来陪你,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待在这里。”

陶笛微微惊讶,“我爸爸下午过来陪我?他不是工作很忙吗?”

季尧重复,“我不放心你待在这里,所以联系了他。他说这段时间刚好很累,很想来陪你散心。我让秘书帮他订了机票!”

陶笛看着他,认真的道,“其实你不用这么麻烦的。我可以陪你一起回国的。我们出来这么久了,我也想家了,想我们卧室的舒适大床了。”

“不用,你安心度假。我忙完就回来陪你,之后我会安排新的旅程。”季尧坚持。

虽然,国内的那条大鱼已经钓到了。可是他不敢保证苏红失去左膀右臂之后,会不会跟施心雨一样丧心病狂的报复,所以暂时他还不能带她回国。

陶笛只好退让。“好吧,你也别太赶行程,别太牵挂我,我会好好的。有我爸爸陪着我也好。他那么辛苦,难得愿意出来度假。”

季尧点头,“恩,我尽快忙完!”

陶德宽果然下午就赶到了酒店。再次陪着宝贝女儿度假。

陶笛暗中观察着父亲,总觉得父亲跟之前有点不太一样了。具体哪里不一样,她也说不清,只是很明显的感觉到父亲跟以往有点不同。

父亲看她的眼神好像也有点不一样了。眸底透出比以前更加浓烈的慈爱。

这种慈爱似乎有些沉甸甸的……

这让陶笛心底更加有点不踏实,不由得又想到了早晨那个纸条。纸条上面说她的父母不是她的亲生父母?这是真的吗?

眼前这个宠她疼她的男人真的不是她的亲生父亲嘛?

回想起母亲平时对她的态度,她倒有些相信她不是亲生的了。

陶德宽在陶笛面前尽量表现出很开心的样子,可心底的哀伤和疲惫是无法驱散的。

陶笛像以前一样帮父亲按摩肩膀。尽管陶德宽心疼她怀孕不舍得要她按摩,可她坚持。

在帮父亲按摩的时候,她突然哇啦一声哭了出来,“爸……”

陶德宽有些慌乱的看着她,“怎么了?小笛……”

陶笛帮父亲按摩的时候才看见父亲已经满头白发了,只是他刻意的染发了,她是近距离的看到发根的白色才注意到的。她抽噎,“爸……你一定有事情瞒着我。上次在马来西亚我就……觉得你有点不对劲。这才多长时间,你的头发怎么会白光了?我们家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还有季尧他也不对劲,我怕他担心,一直不敢多问什么。你是我爸爸,你不要隐瞒我好不好?”

陶德宽的脊背僵住了。抓着女儿的大手也开始微微颤抖。

陶笛看着父亲的反应,更加确定家里的确是有事发生,她继续哭道,“爸……你跟我说实话好不好?我是你的女儿。我们朝夕相伴了那么多年,你的不对劲我怎么可能感觉不到?你告诉我,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若是不告诉我,我下午就订机票回国去。”

陶德宽刻意伪装的坚强。全部被女儿的泪水击垮,他不忍心让女儿着急,却也不敢说出最关键的重点,只说。“小笛,你妈妈生病了……是你妈妈生病了……”

陶笛震惊,“妈妈病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