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你保重!/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护工嘀咕的很小声,可是陶笛还是听见了,她楞了一下,下意识的问,“你说什么?你刚才说什么?”

护工也是一怔,然后意识到自己可能话太多了。季先生跟施小姐都不是她能得罪的起了,她可不敢乱说话了,连忙摇头,“施小姐,我什么都没说你。我真的什么都没说你,我刚才是在自言自语呢。”

陶笛还想追问些什么,可是护工已经找了一个借口换了一个地方打扫卫生了。

她只好蹙眉,继续往母亲的病房走去。

一路上,她都在想护工说的话?

护工说她怎么又回来了?还说她跟先生刚走?

她是昨天来过。今天却没有来过。为什么护工会这么说?

还有季尧,季尧他刚才来病房看母亲了?

她甚至有些怀疑护工胡言乱语,可护工说的就是施小姐。

施小姐可不就是自己嘛!!!

带着这样的疑惑,她来到母亲的病房门口。

她把保温盒递给负责照顾母亲的护工,护工也是一脸疑惑的看着她,“施小姐,你不是刚把鸡汤递给我吗?怎么又回来了??”

不过,这个护工反应速度比之前那个护工更加快。意识到自己的身份不该多话后,连忙接过保温盒,笑道,“好的,施小姐。夫人刚才已经吃过了,这回还不饿。我先把保温盒送去厨房,等中午再给她喝。”

在走之前护工又特地锁上了病房的门,还跟陶笛解释,“夫人这两天情绪很不稳定,会伤人也会伤自己,施小姐就站在窗口跟夫人聊聊天吧。”

陶笛心底更加疑惑,但是还没等她继续追问,护工就匆匆离去了。

护工离去后,陶笛有些无力的倚在窗口,看着里面狼狈不堪的母亲,眸光沉甸甸的叹息。

她幽幽的开口,“妈,我知道你能听见我说话的。我知道你其实根本没疯对嘛?你为什么要装疯?”

她的话音刚落下,原本正在揪着自己乱糟糟头发的张玲慧手中的动作突然停下。

然后扭头看向她,那双原本呆滞的眸子里瞬间凝聚了一层怨毒,那是一种能刺进人骨髓中的深切怨毒。

陶笛的心口狠狠的一颤,一股凉意从头顶蔓延到四肢百骸。她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喃喃的道,“原来……你真的没疯?”

张玲慧眼眸中含着致命的杀气,直直的射过来,冷笑着床上站起来,逼近她,“陶笛,你还真是聪明。果然是我的“好女儿”,知道我为什么要装疯吗?还不都是你逼得?”

陶笛一脸的茫然,“你……你什么意思?我逼你的?我怎么逼你了??”

张玲慧再次阴森的冷笑,“怎么不是你逼的了?哦,对了,你可能不知情,因为逼我的是你那个老丈夫。是你那个自私又霸道的丈夫!是他逼得我不得不装疯,逼得我不得不装疯在这里等着你来看我!”

陶笛更加茫然,“你什么意思??”

张玲慧冷森的勾唇,“我装疯就是在等你,等着见到你,然后告诉你一个惊天的真相。”

陶笛的心弦绷的更紧了,“你是想告诉我,我不是你们亲生的这个真相吗?”

张玲慧一楞,挑眉,“你知道了?”

陶笛点头,“对,我是今天早晨才知道的。妈,你告诉我,我为什么不是你们亲生女儿?我到底是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玲慧情绪越发的激动,“别叫我妈,我不是妈,我没你这个女儿!!我从来就没你这种女儿,你毁了我女儿的幸福,然后你的丈夫毁了我的幸福!!!我恨你,我恨不得杀了你。我现在每一天都很后悔,我后悔当初怎么不掐死你?我抚养了你这么多年,我的一切都因为你毁了!!!”

陶笛还是习惯性的叫妈妈。“妈,你到底在说什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玲慧咬牙切齿的瞪着她,“你想知道怎么回事是吧?好,我现在就告诉你。我把一切都告诉你!我不是你的母亲,你是我姐姐的女儿。我姐姐生你的时候被人推下楼梯摔死了,我就好心把你接回家里抚养。没想到,我这么多年却是养了一头白眼狼。”

陶笛脸色苍白。“怎么会这样?难怪你这些年一直对我不好……难怪了。”

她想到母亲对施心雨的偏袒,突然眼前灵光一闪,震惊的挺直了脊背,“所以,施心雨才是你的亲生女儿是不是?这些年你一直偏心着她?”

张玲慧冷笑,“你倒是不傻,呵呵。对,没错,心雨才是我的宝贝女儿。是我跟淮安的宝贝女儿,可现在淮安被你的丈夫给逼死了,你可知道我心里有多恨?”

陶笛再一次震惊,施淮安死了?听母亲的口气,她在乎的应该不是爸爸,而是施淮安。所以。施心雨应该是她跟施淮安生的?

天!

这真相太过离谱了,她知道真相后第一反应是很心疼自己的父亲。她不是傻子,她基本上能分析出来她不是亲生的这件事,父亲一开始也是被蒙在鼓里的。所以,父亲这些年一直都是活在被欺骗,被背叛中的?

这真相太残忍了!!!

她像是被人浇了一盆凉水,从头凉到脚。

她喃喃的道,“施心雨是你跟施淮安生的,我是抱养的,这一切我父亲都不知道。他那么爱你,你怎么可以这么欺骗他?”

提到陶德宽,张玲慧眼底闪过一丝短暂的愧疚,不过这丝愧疚转瞬即逝,“爱与不爱都是他自己的选择,我何曾逼过他?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都是自私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爱的是淮安,我这辈子只爱淮安,所以我管不了其他人了!!”

陶笛用一种凄凉而陌生的眼神看着她,“你太可怕了!真的……你太可怕了!你自私的可怕!心理扭曲的也很可怕!!”

张玲慧哈哈大笑起来,“我可怕吗?我自私吗?谁又不自私呢?说到自私,谁能比的上你嫁的那个男人?”

陶笛蹙眉。“季尧?这件事跟季尧有什么关系?我不准你这么说他,他不自私,他总是呵护我周全,你有什么资格说他自私?”

张玲慧鄙夷的看着她,“陶笛啊陶笛,有时候你挺聪明的,有时候你也挺傻的。傻的可怜。你以为季尧那真的是呵护你周全吗?你以为他很的对你宠爱有加吗?你这个可怜虫,他对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建立其他事情的基础上的!淮安死了,我疯了,这些事情他一定都在隐瞒着你吧?你以为你怀孕了,他是怕你担心才瞒着你吗?其实他只是为了他自己。”

陶笛有些懵,眼前甚至出现了空白,“什么意思?”

张玲慧眼底闪烁着仇恨,阴冷的道,“哈哈,你果然是傻的可怜。你到现在难道一点没察觉过吗?季尧隐瞒了很多,只是想要袒护他的姑姑。你听见没有?他袒护的是他的姑姑,他的姑姑季洁。”

陶笛怔然,有些反应不过来,“姑姑……这事怎么又跟姑姑扯上关系了?”

“你的亲生母亲是被季洁害死的,我知道这件事的真相。然后他就想尽各种办法威胁我,不让我说出来。他名义是保护你,其实只是想袒护季洁,不让看着季洁去坐牢而已!”张玲慧恶狠狠地说着。

陶笛脸色更加苍白,一点一点的反应着张玲慧的话。季洁害死了她的亲生母亲,季尧知道这件事。但是一直想尽办法隐瞒着,是想要袒姑姑?不想要让姑姑坐牢?

“怎么?是不是很不可置信?季尧爱你吗?他不爱你。他只是把你当傻子。他看着你跟你的杀母仇人在一起,讨好着你的杀母仇人,他还是不告诉你实情。陶笛,你现在想想你那么讨好季洁,不怕你九泉之下的母亲在梦里缠着你吗?”张玲慧脸色扭曲着,身子剧烈的抖动着。

陶笛小脸上已经惨白的没有一丝血色了,只呆呆的看着张玲慧。看着她的唇瓣一张一翕,里面喷出来的都是毒液。

良久,她只幽幽的道,“不会的……你说的不是真的。姑姑很善良,姑姑怎么会杀人?”

她的声音很小,其实她已经预感到这件事是真的了。姑姑一个人住在山间别墅,这么多年的吃斋念佛就是为了救赎。

只是,她下意识的不愿意去面对这个现实。

张玲慧笑的更疯狂了,“你是在自欺欺人吗?我手里还有证据,你要看吗?你要看我可以给你证据!!!”

陶笛手指紧紧的握拳,不停的告诉自己,要冷静,越是这种时候,越是冷静。

她深吸了一口气。反问,“你确定要给我证据?你不是说季尧为了隐瞒真相逼死了施淮安吗?那你现在又怎么敢告诉我这些?你不怕季尧再对你做什么??”

张玲慧没想到她会这么说,不过很快她就更加大声的冷笑起来,她的笑容里面满是癫狂,“怕?我现在还怕什么?我的淮安死了,我辛苦隐忍了这么多年的一切都没了,我又什么好怕的?俗话说的好。我光脚不怕穿鞋的!我笃定季尧会隐瞒住这件事,所以我装疯卖傻,只为了等你来看我。只为了告诉你这样的真相,我想要看你痛苦,我想要你痛苦的去死!!!”

陶笛震惊的后退了一步,感觉眼前这个女人太陌生,太恐怖了。她叫了这个女人24年的母亲。此刻才看清这个女人狰狞的面孔。

她叹息,惊悚的叹息。

张玲慧又想到了一点,又故意挑唆道,“对了,你以为季尧是真的爱你吗?他不爱你,他可能是在利用你。有时候他会带着一个跟你很像的女人来看我,刚才那个护工的话你看见了吗?季尧带着一个很像你的女人刚离开不久。所以我劝你聪明点。季尧可能是拿你当挡箭牌,他其实爱的是跟你很像的那个女人。自从他跟你闪婚,然后就把你暴露在明处,你想想看他是不是别有用心?”

“今天早晨他跟那个很像你的女人一起来看我的时候,那举动可真叫一个亲密,全程搂着那个女人。对了,那个女人也怀孕了。看肚子隆起的程度,月份应该比你大点。”

陶笛不停的摇头,潜意识的不想听她继续说下去。

张玲慧却咄咄逼人的继续道,“你不相信是吗?医院有监控,你可以去看监控啊!!!”

陶笛身子抵着冰凉的墙壁才站稳身子,脑子里面已经乱成了一团。她不停的深呼吸,不停的告诉自己要冷静,千万不要被张玲慧刺激到。

她逼着自己冷静,用理智去分析问题,而不能任凭情感在体内肆意的冲动。

心底那些复杂像是河流一样乱窜,她生生的咬牙隐忍着,克制着。

张玲慧看见她的反应,很满意的勾唇,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

陶笛一直不停的告诉自己,这个时候表现出任何的难受都是对张玲慧的一种变态安慰。她必须要让自己内心强大起来,强大到不被任何人激怒,不被任何人刺激到。

就算是为了肚子里的宝宝,她也必须要冷静的强大。

当别人拿着利剑想要刺穿你的时候,你就必须要用坚强筑起盔甲保护着自己。

然后再微笑着还击回去……

气死敌人,恼火死敌人!

所以,她真的是这样做的。

她慢慢的笑了。然后淡淡的道,“不管你说什么,我都相信季尧。我相信我老公,相信他对我的宠爱和呵护都不是假的。在相处的过程中,有些细节是绝对不可以伪装的。我爱他,信他,至于你说的这些。我会亲自向他求证。我相信即使他骗了我,也有不得已的苦衷。既然是苦衷,我就应该能够理解他!!”

这下子,换张玲慧震惊了,她惊叫了一声,“你疯了吧?你这个愚蠢的女人是不是疯了???”

陶笛再度吸了一口气,冷静道。“与其在这里听你添油加醋的胡说八道,我不如回家亲自问问我老公。我相信,他会给我解释所有事情的。婚姻中最重要的是信任,我对他有十足的信任!!”

她说完这些后,还是很有礼貌的对张玲慧鞠躬,然后真诚道,“不管怎样。我都要谢谢你这些年对我的养育之恩。谢谢你,我代替我的亲生母亲谢谢你!!!”

张玲慧看着她步伐平稳的离去,震惊的瘫倒在地上,捂住脸哀嚎起来,“怎么会这样?她怎么不生气??怎么会这样???”

她又站起来,冲到窗口对着她的背影喊道,“陶笛,你个不孝子。你的杀母之仇你也不管了吗?我姐姐不会原谅你的!你怎么可以这样??”

陶笛站住,然后转身,看着她,淡淡的道,“你高估我了,我只是一个平凡的小女人。我没那么伟大的,没有那种高昂的报仇欲望!古代那些喊着反清复明口号的人,真的成功了吗?报复别人的同时,其实也在折磨自己。生活不易,宽容最重要。人这一生,谁又能一辈子不犯错?你保重!!”

这一次,她头也不回的离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