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婚姻不易!/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笛走出神经病医院,脑海中浮现的都是男人那一张刚毅立体的俊脸。

心理虽然已经兵荒马乱,可她却是努力的维持着冷静。

送她来的司机看见她的情绪很不对劲,问她要不要紧?出什么事了?

陶笛摇头,然后坚定道,“去我家。”

司机不再多说什么,直接开车去她跟季尧的家。

陶笛心理有太多太多的疑惑,有太多太多的慌乱。她现在很想见到季尧,见到他问清楚所有的事情。她不想要再一个人猜来猜去的了,这样真的很累。

她原本是觉得季尧这样的宠她。她也想要默默的为他做点事情。上次收到署名是施心雨的短信,她心底有疑惑,但是一直没有正面去问过季尧这件事。她觉得不正面去问他,默默的弄清楚事情帮他分担最重要。可是今天见到母亲之后,她的想法彻底改变了。

她从母亲身上终于体会到人跟人是不一样的,想法也是不一样的。她爱季尧,可是是用自己的方式爱着他。

而季尧那样霸道的男人,并不一定喜欢她爱他的方式。因为他们两个人的性格也是不一样的,她是个可爱又细腻的小女人,而他却是霸道又睿智的大男人。

她有爱他的方式,他自然也有爱她的方式!!

所以,两者之间最重要的还是沟通。

沟通就仿佛是一座桥梁,可以拉近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她自己在心底百转千回,想了很多,很多事情也想不通。所以,与其这样无边的胡思乱想,无尽的折磨着自己,还不如直接找男人问清楚所有的事情。

反正,她心底有一个坚定的信念。她信任季尧,不管别人跟她说什么都不重要。她相信他对自己的宠爱和疼惜。都不是假的!

在她的思绪百转千回间,车已经开到了别墅门口。

她在途中并没有给季尧打电话,所以下车的时候,家里的女佣看见她吓了一跳,声音紧张的在颤抖。“少奶奶……少奶奶你怎么回来了?”

陶笛表面上维持着淡定,唇角扬起翩然的笑容,“怎么?我回来你不高兴吗?这么久没看见我,你这是激动的语无伦次吗?”

女佣反应过来之后,连忙慌乱的点头,“高兴,激动。少奶奶我看见你回来肯定激动,你这走了这么久,我肯定激动……”

女佣的眸光明显的躲闪着,看向后花园的方向。

陶笛自然是注意到了,她唇角依然是上扬着浅浅的笑容,跟平时一样揶揄道,“恩,我也激动。好久不见甚是想念,先生在家吗?”

女佣脸色很不自然,眼神躲闪的更加厉害,支吾道,“先生在……家……在呢。”

陶笛上前给了女佣一个大大的拥抱,“怎么了?见到我激动也至于这样吧?我先去看看老公,估计他看见我会更激动了。等会再找你聊天。对了,我还想吃你给我做的糖醋鱼了,晚上记得给我加道菜哈!”

女佣只能是机械的点头,“好……好……我记得了。”

只是在陶笛转身往后花园方向去的时候,女佣又下意识的挡在她面前。“少奶奶,你刚回来一定很累了吧?你现在又怀着孕,一定很辛苦。不然你先回卧室休息,我去帮你叫先生。”

陶笛还是笑,“没关系,我不累。我现在很激动,我想给先生一个个大大的惊喜。”

女佣脸色都紧张的有些苍白了,身子还挡在陶笛面前,“…………”

陶笛微微噘嘴,“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家里有什么秘密不能让我知道?难道是先生在家里养了一个小三?金屋藏娇了??”

女佣见她误会的更深了。连忙让开,连连摆手,“不是,不是!没有,先生他没有!”

金屋藏娇是没有,可是家里的确是藏了一个女人。还是一个跟少奶奶长的有点像的女人……

陶笛笑的明媚而灿烂,“那就得了!我去给先生惊喜喽!!”

女佣看着她的背影,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就怕先生没觉得惊喜,倒是把少奶奶自己惊吓着了。

哎……

陶笛直奔后花园,从女佣那躲闪的眼神中,她已经猜到季尧肯定在后花园。

女佣站在她的身后已经紧张的满身冷汗了……

陶笛走近后,果然看见了那一抹高挺倨傲的身影。

阳光下的男人,周身都被笼罩长一片金灿灿的光线当中。忖的他的身影格外的修长挺拔,将他身上那种特有的王者气场衬托的淋漓尽致。

彼时,这个男人就像是人群中最闪亮的那颗星。熠熠生辉的散发出自己无与伦比的魅力。

他的侧脸笼罩在一片暗影当中有些朦胧,他一直在看着一个方向。

陶笛顺着他看的那个方向看过去,心弦倏然拉紧————

因为她看见她专属秋千上,躺着一抹身影。那抹身影身上还盖着她最喜欢的浅紫色毛毯……

她有些呆住了,脑海中再一次的一片空白。真的有女人在这个家里?

她的老公还陪着那个女人?

他一直凝视着那个方向。是在深情款款的注视她?

她的双腿像是灌了铅一样的沉重,就那样僵在原地。

清澈的眸子里满是震惊,呆呆的看着前面的男女。

女人好像已经睡着了,男人却是一瞬不瞬的看着摇篮上的那一抹小身影……

大约是几秒后,季尧就感觉到了她的存在,猛然回身。

当他看见陶笛就站在他的面前时,那深不见底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慌乱,继而有些错愕的看着她。

陶笛深呼吸再深呼吸,才让自己胸口那根紧绷的弦不断掉。

在这种时候,换做任何女人都可能会失控。

可陶笛不断的跟自己说。冲动是魔鬼,冲动就是魔鬼。婚姻不易,她必须要冷静下来听听季尧到底怎么说的?

也正是因为这是大事,遇到这样的大事她反倒能逼着自己冷静。

终于,她抬眸迎上男人的眸光,她轻语道,“老公,我回来了。”

她看着这个男人,这个男人没变,立体的五官还是那么的深邃。在阳光下魅惑无比。

她想着这个男人陪她度假时候,对她的宠爱和照顾,她像是自我安慰一样坚定的告诉自己要相信季尧。

所以,在季尧上前两步之后,她又轻语道。“老公,是谁躺在我的摇篮上?”

季尧看着她有些苍白的小脸,眸底一抹疼惜闪过,然后敏锐的扫了一下两侧,哑声解释道。“你不认识的女人。”

而正在摇篮上躺着假睡的替身陶笛,这个时候已经醒了。她听到这样的声音,自然是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所以,她很安静的躺着没出声。

陶笛已经绕过季尧,走上前。掀开毛毯,当她看见躺着的女人的确是跟她有点相似的面容后,微微一怔,颤声道,“你是谁?你怎么会在我家?”

替身陶笛平静一直很平静,自从她接受了这份工作后,左轮就跟她说过有可能遇到的各种情况。所以,她很平静的躺着,眸光也是一片平静。在陶笛看着她询问的时候,她很有职业操守的转眸看向一边的男人。用眼神示意他该怎么回答?

季尧将陶笛拉到边上,刚才一瞬间的慌乱已经被淡定取代了,他淡定道,“别误会。”

陶笛迎上他的眸光,点头。然后认真道,“我没误会,老公,我只想知道听实话。我只想知道她是谁?她为什么会在我家?还有你跟她到底是什么关系?我想听你说实话。”

季尧捕捉到了他最在意的那句话,快速的回答。“我跟她没有任何关系!”

陶笛继续看着他,“好,只要你说没有我就相信你。因为我很在乎我们的婚姻,我很在乎你,所以我愿意信任你。一段婚姻中,理解和沟通是桥梁。信任是最大的保障和基础,我信任你。所以,请别辜负我对你的信任。我感觉到你这段时间有很多事情瞒着我,我也猜到你瞒着我的本质,可能是想要保护我。避免我受伤害。”

她说到这里,季尧的眸底倏然多了一丝深情。她竟这么懂他?

陶笛又继续道,“可是,我们是夫妻。你有你爱我的方式,我也有自己爱你的方式。我们不能自私的只顾着自己的感受,不顾对方的感受。顾及对方感受,是婚姻生活中的情感纽带。所以,现在我们有必要坐下来谈谈。敞开心扉的谈谈,不要用自己的方式去在乎对方,有什么问题和困难我们应该一起去承担。”

她的话语。让季尧情不自禁的将她搂紧怀中,虽然什么话都没有说,可他用力收紧的手臂却足以证明他被她的冷静和客观给触动了。

“我以前感觉到你想要将我呵护在羽翼之下,把我保护的滴水不漏。所以,我尊重你爱我的方式。可是这段时间,可能是因为孕期情绪波动的厉害,我总是容易多愁伤感,我敏感到你有事情瞒着我,我不忍心问你,所以总是在一个人胡思乱想。我越来越不喜欢胡思乱想了,这样太折磨人了,所以我恳请你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我。好吗?”

她情真意切的恳请着他,两只手臂也紧紧的抱着他健硕的腰肢。

季尧再也不忍心隐瞒着她了,他点头,“好,我都告诉你!!!”

陶笛主动牵着他的手,“那我们回屋说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