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跟踪!/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冯宇婷这一巴掌扇的很重,重到左轮被扇的眼前出现了眩晕感。

这不是冯宇婷第一次打他,上一次他没怎么生气,可这一次听到她对自己的责骂他昨晚刚压下去的怒火再一次蹭蹭的涌上来。一把抓抓她还想要挥过来的手掌,蹙眉,第一次语气低沉道,“冯宇婷,你发什么疯?”

这是他第一次对冯宇婷用这种语气说话。

冯宇婷听了之后,感觉到前后态度的变化,更加确定左轮就是一个十足的混蛋。用卑鄙的手段得到她,得到她之后就原形毕露。她咬牙,肩头气的颤抖着。“混蛋!你去死!!!!!”

左轮也火大的很,“你疯了?不知好歹的女人!!!”

冯宇婷以为自己身体上的酸痛是因为被左轮非礼了,她第一次如此失控的叫道,“说我不知好歹?姓左的,你知不知道你很龌蹉?你简直太让我呕心了,你卑鄙,你无耻,你简直不要脸!我这一辈子都不想要再见到你!!”

左轮被骂的很委屈,他昨晚忍的那么辛苦,只为了尊重她。

可她不但是没有感激他,还这样的轻视他,诬蔑他?

呵呵……他突然觉得心口有点凉风在肆意。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心寒吧!

冯宇婷现在是没理智的,她继续怒吼,“姓左的,自从你一开始接近我,我就知道你居心不良。这世界上有那么多的女人,你为什么要这么针对我?我对你避之不及,可你一直对我阴魂不散的纠缠着。自从你出现在冯家之后,我的日子就更加煎熬了,没想到你还跟冯美婷他们是一伙的!你怎么能这样?”

左轮的眉心骨不停的突跳着,心里的怒火被这个女人的言语挑高了一层又一层。眼眸都变得猩红起来,他甚至怀疑自己一开口就能喷火。

冯宇婷很失控,但是没有流泪,因为她习惯了用冷漠来伪装一切。再怎么痛苦。再怎么难受,都不能把眼泪流给别人看。尤其是左轮这种虚伪的王八蛋!

左轮强压着怒火,一直跟自己说要绅士,一定要绅士。

可眼前这个女人不断的挑战者他的怒火————

“姓左的,你赶紧给我滚!以后请你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我看见你这种人会呕心的!今天的事情。我就当做自己找了鸭!”冯宇婷情绪激动的无法平息,所以有些口不择言。

这句话彻底激怒了左轮,他冷冷的勾唇,咬牙,“冯宇婷,够可以的!你把我左轮当什么人了?你又把你自己当什么人了?”

冯宇婷也冷冷的勾唇,“我把你当鸭,你甚至连鸭都不如!”

左轮气的霍然从病床上下床,站在地上,怒道,“够了!冯宇婷,收起你那些龌蹉的想法!我左轮对你好,尊重你,可你自己不懂得尊重自己。这一点倒让我没想到,昨晚你自己去酒吧,自己跟那个男人搂搂抱抱的从时光密码出来,然后又在车内跟那个男人拉拉扯扯,你这样轻浮的女人我真是看错你了!!!”

人在情绪失控的时候,总是没理智的,更加没有该有的分辨力。

所以,冯宇婷只在他的话里捕捉到自己在意的那一点,她冷冷质问,“看来你真的是早有预谋,你从一开始就跟踪我了对不对?你太龌龊了!滚!立刻给我滚!!!”

左轮火了。上前逼近一步,猩红的眸子睁大瞪着她的眸子,她的眸底同样是波涛汹涌,“冯宇婷,你这个女人到底特么的有没有心?哥对你那么好,你怎么就感觉不到?你不但感觉不到。你还在哥的心口捅刀子?他妈的,哥从来没被女人打过!!”

冯宇婷一点也不惧怕他的怒火,还冷冷的道,“我不但打你,我还想杀了你!滚啊,你怎么还不滚!你想要得到的都得到了,你还不滚??”

他们的争吵吸引了周边病房的病人,大家都从他们的争吵声中,试图捕捉些什么,然后在边上指指点点的。

左轮从来没被人这么指指点点过,冯宇婷对他的怀疑和控诉,让他的自尊严重受挫。他梗着脖子,点头,“冯宇婷,你这个女人简直无可救药!哥是拿真心喂了狗!你这样没心没肺的女人也不值得哥这么没脸没皮的对待了,你保重!!”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去了。

病房内发生这么大的争吵,自然也惊动了医生。

昨晚帮冯宇婷打镇静剂的女医生也来了,她来了之后,就看见冯宇婷一脸愤怒瞪着门口方向。

她连忙上班安抚道,“怎么了这是?冯小姐你怎么了?怎么这么生气?怎么跟左先生吵架了?”

冯宇婷吵完了,吼完了,也把左轮轰走了,所以情绪得到了一点的发泄。这会,能稍微冷静一点了。她不是个热络的人,所以根本就不想搭理这个女医生。只觉得这个女医生简直是多管闲事。

女医生被昨晚上左轮对冯宇婷的细心和耐心感动了,忍不住热心了几句,“冯小姐,想开点。有什么事情就心平气和的坐下来沟通。这样吵架多伤害感情啊。你找到左先生这么好的男朋友,真的很幸福。即使有什么不愉快的,也要想开点……”

她的话没有说完,冯宇婷就冷冷打断,“他不是我男朋友!”

女医生又微笑,“别说气话了。左先生对你真不错。昨晚上他担心的不行。抱着你去做各种检查,还守着你输液,一直折腾到三点多才睡觉。他真的对你挺细心,挺呵护的。”

听到这里,冯宇婷突然就愣住了。转眸看向女医生,再环视病房,脑回路突然一转,低声说了一句,“这是在哪里?医院?我昨晚在医院?”

女医生身上穿着白大褂,点头,“是啊,昨晚你中了药。左先生联系了我们季医生。季医生让我去给你注射镇静剂,之后左先生又把你带到医院,陪了你一晚上?”

冯宇婷说话很直接,“我没被他非礼?”

女医生眨了眨眼睛,又点头,“当然没有!左先生很绅士,在车内被你撕扯成那样也坐怀不乱。说是要尊重你,这样的好男人真的很难得……”

冯宇婷身体内膨胀的怒气,瞬间就像是被针扎过之后的气球一样熄灭了,她倒吸了一口气,她冤枉左轮了???

她第一次想要主动给左轮打电话道歉,她从包包里面翻出手机。可是手机拿到手上。最终又放了下来。

他生气了,以后肯定也不会出现在她面前了。

他不出现,她的生活就会恢复到之前的平静。

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所以,她克制住冲动没打电话,只是在出院的时候对女医生说了一声谢谢。

从这次争吵之后,她真的没再见过左轮……

————

陶笛跟季尧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开了之后。她又找到自己的父亲陶德宽。把自己知道的身世情况也跟父亲说开了,她坐在父亲的对面,认真的说道,“爸,夫妻之间需要沟通。因为沟通,我跟季尧之间毫无芥蒂了。所以。我觉得父女之间也需要沟通。我想跟你说,我其实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世了。我知道你不是我的亲生父亲,但是没关系,在我心里你会永远是我父亲,甚至比亲生父亲还要亲。”

陶德宽有些震惊了,他没想到女儿这么快就知道了一切。他眼眶有些发红。喃喃道,“小笛,你真这么想?”

陶笛点头,“对,我就是这么想的。我叫了你24年的父亲,跟你之间的感情那么好,自然是要好一辈子的。感情这种东西,一旦建立了,就无法撤离了。我享受了你给的父爱,我感激你,尊重你,也很庆幸自己能有你这样慈爱的父亲。”

她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父亲面前,蹲下身子,小手拉着父亲的小手,坚定道,“爸,不管我们有没有血缘关系。都不会影响我们之间的父女之情。好吗?”

陶德宽感动的点头。“好,小笛你能这么想就最好了。爸爸现在一无所有了,爸爸只剩下你了。”

陶笛张开双臂,拥抱住父亲,“嗯,爸爸还有我。一直有我。”

她跟父亲说清楚了所有之后。就像是解开了陶德宽心底的芥蒂,父女之间的感情更好了。

他们还一起去看了张玲慧————

张玲慧看见他们父女牵着手,一起走过来的时候,微微一怔,随即眸底浮现强烈的怨毒。她处心积虑的想要让陶笛痛苦,想要让她伤心。可她一点都不伤心,她似乎还过的很好。

而这个世界上,伤心的仿佛只有她张玲慧自己。

这到底是为什么?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陶德宽看着她的眸光依然很复杂,复杂的眸底闪过一抹纠结后,哑声道,“玲慧,我一直都不知道你这些年跟我在一起不幸福。我以为我努力工作,为你创造丰富的物质条件,就是给你幸福了。可我现在最近才知道,你不幸福,你不爱我。所以,我们离婚吧。我不能接受你背叛我这么多年的事实,但是我仍然感谢你把小笛带到我身边,给了我一个这么可爱善良的女儿。”

张玲慧错愕的看着他,“你不恨我?你感激我?”

陶德宽苦笑,“恨?恨有什么用?恨你也改变不了任何事实,我接受不了你的背叛,我不会原谅你。但是也不恨你。因为恨一个人,折磨其实是自己。我只想当你是陌生人,以后互不打扰!你跟了我24年,不管有没有爱过我,你的青春都是在我身上耗费的。所以,我愿意跟你平分财产!你珍重!!”

这一刻,陶笛很心疼父亲,心疼他的豁达,心疼他的宽容,也心疼他的善良。

陶德宽看着陶笛,“小笛,我们走吧。”

陶笛叹息了一声,“妈,以后你生活上有什么困难,你可以给我打电话……”

“滚!!你这个白眼狼!你快给我滚!我姐姐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杀母之仇你都不理!你还是个人吗?”

张玲慧咆哮着。

陶德宽见此情景,拉着女儿离开,避免她受到伤害。

陶笛无奈,但是也不生气。

她跟父亲之间的芥蒂解开后,她提出去看姑姑,想让姑姑带她去母亲的墓地看看。

季尧表示同意,当即带她去南城。

他们是开车去的,一路上车速很平稳。

只是,看着后视镜,他的眸光深谙了一下。

好像有人在开车跟踪他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