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真的是你?/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季尧幽深的眸子里那丝精光一点一点的凝聚,最后凝聚成一团暗芒,一直敏锐的注意着后视镜。

只是,之前那辆可疑的跟踪车辆在下一路口拐弯了。

他再怎么警觉,也没再看见那辆车的影子。

就仿佛之前的警惕,是他多疑了。

副驾驶座上的陶笛,仍然是一脸雀跃的跟他聊着旅途中的一些风景和事物。

车窗外,金色的阳光折射到车厢内,落下点点光晕,忖的她白皙的小脸有些迷离的美。她精致的轮廓五官都淹没在一片斑驳当中,长长的蝶翼型的睫毛装饰着美丽的眼眸,下面那双明亮的眼眸就仿佛是两颗水晶葡萄。

说到动情之处,她托腮凝眸,若有所思的思考着问题,那长长颤动的睫毛,还有薄薄的唇瓣娇嫩欲滴,当真是美不胜收。

她美的悄无声息,美的美轮美奂,美的让人怦然心动,美的让人目不转睛。

怀孕后的她,身上多了一份淡淡的温柔,总会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要小心翼翼的呵护着她。

他一边陪着她,配合她美美的心情,一边注意着后视镜。

一路上,总是会情不自禁的抽出一只大手去牵她的小手。

而她每次小手被他撰在掌心。然后霸气又温柔的撑开,然后跟她十指紧扣的时候,她总是会心照不宣的冲他甜甜的微笑。

她的眼角眉梢都荡漾着满足和幸福……

因为心情愉悦,所以看周围的一切美景也是愉悦的。

快要到姑姑的山间别墅的时候,她突然俏皮的凑过来,跟他轻语了一句情话,“时光静好,与君语。细水长流,与君同。繁华落尽,与君老!”

季尧听了,冲她扬唇。他的话不多,更加不会太过煽情。

但是,这一刻她从他的眼底看见了一种心照不宣的共鸣。

这就足够了……

陶笛是孕妇,所以季尧车开的比以往都慢,到姑姑的山间别墅已经是午后一点钟了。

季洁知道陶笛要来之后,一上午都在院子里翘首以盼。

看见陶笛下车的那一瞬间,她的眼眶不由的红了。走上前的脚步甚至都有些蹒跚,“小笛……”

陶笛还是像以往一样见到姑姑,很热络的张开双臂跟姑姑拥抱,“姑姑,好久不见,甚是想念!”

季洁在此之前跟季尧通过电话,从电话中得知陶笛已经知道了当年的事情。季尧说陶笛选择了原谅她,她心里很不是滋味。不管当年她是不是有心的。犯下的错误是真的。这些年,她每一天都在愧疚,都在救赎。

她每一次面对陶笛的时候,那份愧疚就会加重,尤其是小笛说张玲慧对她不亲的时候。

她其实是很想得到陶笛的原谅的,可这一天真的来了,她又觉得不真实的像是自己在做梦。

她看着陶笛,看着她小脸上那一贯活泼可爱的笑容,有些不知所措。

陶笛半响才松开那个拥抱,然后小手捧着姑姑的脸颊,微微嘟着小嘴,“姑姑,你看你,这才多久不见,你就瘦了一圈了。我上次走的时候,不是叮嘱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嘛?我还指望你照顾好自己,然后去照顾我做月子,帮我照顾我们的宝宝呢。”

季洁感动的有些想哭,却一直拼命的忍着,伸手覆盖在陶笛的手背上,哽咽道,“姑姑哪有瘦啊?姑姑身体好着呢,你放心……等你生宝宝的时候,姑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跟宝宝的。”

陶笛笑了。阳光下她的笑容格外的明媚,“这就对了。我们两家的情况你都知道的,虽然家里有佣人,可是不管怎么样都没自家人贴心啊。所以,还得麻烦姑姑以后对照顾照顾我们。”

季洁点头,“嗯,我会的。”

陶笛故意示弱,想要缓解姑姑心里的愧疚感。

事实上,这种方法的确很有效果。

季洁心底的愧疚被止住了,开始打量起陶笛了,“小笛,你这段时间是不是孕吐的还很厉害?我看你才真的瘦了一大圈,你辛苦了。”

陶笛笑嘻嘻的看了一眼季尧,又看向她,斩钉截铁道,“我一点都不觉得辛苦,我每一天都充满了美好的期待。我觉得怀孕这个过程真是太奇妙,太幸福了。”

季洁又点头,“嗯,小笛的性格就是好。是不是饿了?我在等你们一起吃饭呢。”

陶笛有些惊讶,也有些心疼,“不是打电话说了别等我们嘛,你等到一点钟不饿吗??我在车上都吃过点零食了。”

季洁拉着她的小手,一脸的关怀备至,“不饿,我也不饿。看见你们开心都来不及,怎么还会觉得饿?”

陶笛对着姑姑暖暖的笑了,“好吧,姑姑你太会说话了。”

季洁今天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子美味菜肴,吃饭的过程中,一直不停的给陶笛夹菜,还小心翼翼的问,“好吃吗?合你的胃口吗?我都是按照孕妇食谱上面做的,怎么样?味道??”

陶笛尝了尝,愉悦的点头,“嗯,挺好的。一点都不油腻,我吃着挺好吃的。”

季洁又笑,“好吃就多吃点,你现在一个人吃饭孕养着两人人一定要多吃点。”

陶笛被姑姑这么宠着,有些得意的冲一旁优雅吃饭的男人挑了挑眉头。

季尧感觉到小女人的得意后,宠溺的扬唇。

吃完饭之后,季尧上楼去书房工作。

把时间和空间让给季洁跟陶笛,让她们敞开心扉聊天。

陶笛喝着姑姑亲自泡的柠檬水,一脸的温暖。

季洁看着她,一直静静的看着她,良久才主动开口道,“小笛,你其实跟你妈妈长的很像。我这么看着你,就好像回到了多年前。我跟她同学的时候,我们也经常在宁静的午后坐在校园的长椅上聊天,相互说着彼此的小秘密。那时候,我们相约着要好一辈子,做一辈子的好闺蜜。”

陶笛放下杯子,拉着姑姑的手,轻柔的问,“姑姑,你能跟我说说我亲生母亲的情况嘛?你跟我说说看,她是什么样的女人,什么性格?我想了解她。”

季洁眸光微微的黯淡了一下。心头又有愧疚涌上来,“唉……”

陶笛拉着她的手,诚挚道,“姑姑,你别多想。我只是想了解了解,对于过去的事情我选择了原谅。原谅是一种美德,宽容是一种智慧,我也明白姑姑这样善良的人值得我原谅。我们是一家人,应该多点宽容。”

季洁面对着这么懂事的陶笛,心里更加复杂了。

陶笛又轻语道,“姑姑,我已经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了。也希望你也能渐渐的淡忘。这些年,你对季尧很好,你把他当成亲生儿子一样疼爱。我应该感激你,感激在你的感染和熏陶下给了我一个这么优秀的老公。你这也算是一种恩惠,你心里愧疚的时候,你就想想你给我们的恩惠。就像是做加减法一样,恩惠跟失误抵消了,你就没那么重的心理负担了。”

她说的很认真,小脸上满是诚挚,她那双温暖透彻的眸子里闪烁着明亮的暖光,很急切的想要安慰着姑姑。

季洁怎么能不感动?她给了陶笛一个拥抱,喃喃的道,“小笛……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陶笛也回抱着她,“姑姑,不要提不开心的事情了。我一直都觉得没心没肺,才能活得不累。人生短暂,我们一定要尽可能的让自己开心点。”

季洁点头,擦拭着感动的泪水,“嗯……我会的。我现在就跟你说说你母亲的情况,你母亲叫张婉婉。她冰雪聪明,温柔恬静,跟你一样的善良…………”

听了姑姑对母亲的描述后,陶笛释然的笑了。虽然她对母亲一点印象都没有,可冥冥之中她就是有一种感觉。感觉自己的亲生母亲一定是个善良的女人。她对姑姑的宽容,她的亲生母亲一定会理解的。

现在听了姑姑的描述,她更加坚定了自己的选择。母亲当年也选择了宽容,选择了原谅,她现在这么选择,便是让母亲更加放心了。

这样的选择,对所有人都是一种宽容。原谅别人是一种美德,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宽容。

第二天,在她的请求下。

季洁,季尧,陶笛,三人开车去乡下张婉婉的墓地去看她。

张婉婉的墓地很简单,只有一个简单的墓碑,上面刻着张婉婉之墓。

墓碑上没有照片,也没有生前的任何描述。

季洁解释,这是张婉婉生前强烈要求的。她说,她本是一粒尘埃,死后不需要留下太多的痕迹,就让她化作一缕清风陪在女儿的身边。

陶笛看着这墓碑上的名字,有些伤感的落泪,弯腰将一束白菊放在目前墓碑前。

季尧将她扶起来,然后搂进怀中,无声的安慰着。

季洁也落泪了,是愧疚的泪水。

三人离开之时,陶笛擦干眼泪,微笑道,“母亲,感谢你将我带到这个世界。以后每个清明,我都会来看你。另外,我也感受到了你的善良和宽容,你放心我不会怪姑姑的。这样,我们大家都开心。希望,在另一个世界的你也能安心。”

季洁跟季尧,相视一眼,眼底都有不同程度的动容闪过。

————

东城,神经病医院。

张玲慧伪装成神经病住在这里。其实也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她以为自己说出来的真相,能伤害到陶笛。可是,陶笛根本就不把她说出的真相当一回事。

这让她很懊恼,也很愤怒,心底的报复欲一直在膨胀。

她一直都不知道自己的女儿施心雨成了植物人,她心底对自己的这个女儿也有一种偏激的怨恨。之前是宠女儿宠到是非不分,可是自从施淮安自杀之后,她渐渐的开始责怪施心雨了。

她觉得如果不是施心雨没脑子,一步一步的把事情促成这样,施淮安也就不会被逼的自杀。

所以,在施心雨来看她的时候她根本没有搭理她,她还是装疯卖傻。

可是。现在这段时间,她很想施心雨再来看看她。毕竟,施心雨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她想要报复陶笛,还想要跟施心雨商量商量到底要怎么办?

施心雨却一直都没来……

渐渐的,她在这个病房实在是待不住了。

陶德宽每个月都有按时的将“治疗”费用打到医院的账户,在这里的“治疗”过程是十分痛苦的。虽然很多事情,护士喂给她的药,她都偷偷的吐掉了。可有时候需要输液,输液这种环节,她是做不了假的。那些药水,多多少少的进入到了她的体内,循环在她的血液当中。

她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神经受到了药水的刺激。有时候都会出现恍惚的幻觉,有时候会看见施淮安来看她了。

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出院了,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了。

可她想要出院,必须要直系亲属签字。

她不愿意打电话给陶笛或者是陶德宽,所以只能这么耗着等施心雨来看她。

只是,她一直没有等到施心雨。却等来了申城翁家的人,来人是翁莉莉的大哥,也就是施淮安的大舅哥。

见到翁家人,张玲慧只能本能的装傻。

翁莉莉的大哥看见她蓬头垢面的样子,冷冷的勾唇,然后找来医院的相关负责医生,询问张玲慧的病情。

医生跟护士都不知道她是装疯的。所以回答说是她病情一直没有得到好转。

翁莉莉的大哥冷笑道,“多行不义必自毙!她害的我姐姐疯了这么多年,老天爷也终于惩罚到她身上了。也好,这辈子就让她在这里度过吧。”

张玲慧在翁家人面前,一直在装疯卖傻。她在翁家人的眼底看见了憎恨,也看见了熊熊的烈火。她不敢暴露自己没疯的真相,所以拼命的假装着疯癫不止,甚至还是撕扯着自己的长发,一揪就揪一大团。再疼,也只能忍着。

翁莉莉的大哥还亲自交代院长,张玲慧病情康复出院的那一天,一定要给申城翁家打招呼。有些错误,是需要偿还的!

张玲慧明显的感觉到了翁家人眼底的杀气,她吓的大气都不敢出。

翁家人离开后,她重重的喘息着。

现在,她唯一的希望都寄托在施心雨身上了。

可是,等了一个月还是没有等到施心雨,倒是等来了纪绍庭。

纪绍庭来看张玲慧不是同情她,而是为了发泄自己心底的愤怒和不甘。面对那个成植物人的施心雨,他无可奈何啊!

他也不知道张玲慧是在装疯,所以对着蓬头垢面的张玲慧,冷冷的道,“慧姨,曾经我只差一点点就可以叫你岳母了。可是,是你跟你的宝贝女儿施心雨设计毁了这一切。如今,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不是活该么?还有施心雨,她现在变成了植物人,一辈子都可能醒不过来了。这都是你们活该!!!”

“原本,我跟小笛那么相爱。我们的感情那么好,就是因为你们的自私,你们的卑鄙……才毁了我们。我只要想到这一点,就痛恨你们……恨你们毁了我们的幸福……”

张玲慧心口一根弦猛然断裂,纪绍庭后面说什么她已经听不见了,脑子里面轰隆隆的响着。施心雨成了植物人?这辈子都可能醒不过来了?怎么会这样??

纪绍庭语调一直很冷,“呵呵……你们毁了我的幸福,自己也不会幸福的。”

他离去之后,张玲慧一个人狼狈的瘫倒在地上。

淮安死了,心雨植物人了?

那她活着还有什么指望?

她想要报复也报复不了,想要出医院也不能出去。只要出去了翁家人也一定不会放过她的,她的下半辈子要怎么活?

她眼前仿佛笼罩了大片的乌云,压的她根本喘不过气来。

是夜,她整宿整宿的失眠,每一天都痛苦的煎熬着,精神也越发的恍惚。

她脑海中渐渐的浮现了死亡这两个字,并且这两个字越来越清晰。

第三天,她选择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自杀。

一直到第二天早晨,护工去给她送早餐的时候,才发现她早已经血流而尽死亡,身体都已经僵硬了。地板上流了一地的鲜血,已经干涸了。

她死了之后,眼眸还睁的大大的……

护工吓的把手中的餐盘都扔掉了,跑了出去。

张玲慧的死讯传到陶德宽这边的时候,他先是呆滞了一下,随后双手捂着脸,整个人后仰倚在椅子上。

陶笛听到了张玲慧的死讯后,也呆住了。虽然对妈妈有过埋怨,可她从来没有希望她去死过。

死亡多么可怕的字眼……

生命转瞬即逝……

妈妈死了,永远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

张玲慧的葬礼是父亲陶德宽一手操办的,去参加葬礼那一天,陶笛还是忍不住落泪了。

站在墓碑前,她想到的不是张玲慧之前对她有多么的冷漠,有多么的不公平。而是想到了她曾经给过她的温暖,她从小养育着她。教她蹒跚学步,教她牙牙学语,给她买过漂亮的裙子……

那些曾经给过的温暖,一一浮现在眼前。

至于,之后那些不公平,她不想记着了。

只记着妈妈的好,怀念她的好就行了。还是那句话,每个人都有犯错过。过去的错误,记着便是折磨自己。逝者已逝。再记着那些又有什么意义?

季尧陪她一起参加的葬礼,她哭的时候,他为她擦拭泪水。她沉默的时候,他无声的安慰着……

张玲慧的葬礼,纪绍庭一家也来了。

他现在跟施心雨还是名义上的夫妻,而张玲慧是施心雨的母亲。之前,两家也有来往。这个葬礼,纪家人不来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袁珍珍全程都阴沉着脸色,一言不发。她是抹不开面子,才来参加张玲慧的葬礼的。她其实是怨恨张玲慧的,怨恨她生出施心雨这样的女儿,毁了绍庭一辈子。现在又半死不活的躺着,这不是耽误绍庭一辈子嘛!

纪海盛脸色也很差,只是看见一起来参加葬礼的合作伙伴,才勉强点头。

纪绍庭来的时候,那灰暗的眸光暗自扫了一圈,然后定格在陶笛一抹纤细的身影上。陶笛被季尧拥着肩头,无声的安慰着。

很快,他的眸底就闪过一抹阴冷的不甘……

陶德宽接受着亲朋好友的安慰,眼眶红红的,但是却努力坚强着支撑着一切。

葬礼结束,他整个人像是要瘫倒一样。

陶笛上前拥抱着他,只喃喃的重复着,“爸爸。你还有我!不管怎么样,你都还有我!!”

陶德宽也抱着女儿喃喃重复着,“嗯,爸爸还有你!爸爸还有你!!!”

————

转眼就到了季尧跟陶笛的结婚周年纪念日,这时陶笛已经怀孕十六周加二天了。

回想起这一年,还真的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

也有很多很多不一样的感触和收获……

陶笛心态已经调整的很好了,在结婚纪念日之前,她就已经主动暗示了季尧。想要跟他一起过第一个结婚纪念日,不需要有多么的不寻常,只要两个人能在安心的在一起便好。

她是个爽朗又直接的小女人,她也了解她的男人。知道季尧不懂得浪漫,不懂得制造惊喜,甚至情商很低。所以,她直接暗示他哪天是结婚纪念日,想要跟他在一起吃个烛光晚餐。省的结婚纪念日当天这个没情商的男人忘记了,又或者是无动于衷。这样坦白说出来,也算是她的一点小智慧。

季尧接受到暗示后,自然是乐意跟她一起过结婚纪念日的。

结婚纪念日那天,他推掉工作,早早回家接陶笛去过结婚纪念日。

现在的陶笛,小腹已经有些隆起了,看上去孕味有些明显了。

车上,陶笛欣喜的笑着,“老公,我们去哪里吃烛光晚餐啊?”

季尧一如既往的霸道,“到了就知道了。”

陶笛都已经习惯了他这种霸道模式,乖乖的点头,揶揄道,“好的,小妻子无比期待中。”

只是,最后车并没有在餐厅前停下,而是停在了一处居民楼前。

陶笛有些茫然,“老公,怎么在这里停下?我们要在这里吃饭吗?”

季尧没有说完,只是自己先下车,然后气宇轩昂的绕过车头去副驾驶座开车。牵着她的手,扶她下车。

陶笛下车后,眨巴着自己明亮的眼眸,小声笑道,“什么情况?老公?你有惊喜?你情商提高了??”

季尧还是没说话,只是禁锢着她的后脑勺,然后深情的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拉着她往居民楼走去。

陶笛就这样,任由他拉着,眼眸中满是期待。

季尧带她来的是一座一楼带庭院的院落前,他推开门,拉着她进去。

陶笛环视周遭。发现这座庭院里面种满了花花草草。而且这些花花草草很多都种的比较另类,为什么说是另类呢?因为很多花草都种在大一点的可乐瓶子,或者是大的色拉油瓶子里面。这些被废弃的塑料瓶子,都被第二次利用,在上面剪开一个口子,装上泥巴,种上花草,精心的伺弄着。

因为现在是冬天,种的都是适合冬天生长的花草。这庭院打扫的也很干净,几乎是看不见杂草和落叶,看的出来这里的主人很爱干净。

陶笛看的越发欣喜,直觉告诉她。这家庭院的主人不但爱干净。还很懂得生活,很有心思,一定有个很细心的女主人。

最让她惊讶的是,往前走,那些塑料瓶子里面还种着一排排的包菜。她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把蔬菜这样种的,伸出小手忍不住去碰触包菜菜叶,她愉悦的冲着男人笑道,“老公,这是谁家啊?真是好有创意啊!”她在心里幻想着,要是吃着这样种出来的蔬菜,一定很美味,心情也是美美哒。

季尧还没来得及回答。庭院的门就被人推开了。

里面的人听到陶笛熟悉的声音,有些激动。激动的推门的手指,都在微微的颤抖。

陶笛听到动静,抬眸看过来。这一看,她整个人都愣住了,随即有些激动道,“是你?怎么是你?真的是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