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女王思想!/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笛惊讶的站起身子,看着面前的人。激动的水眸都在轻轻的颤抖着,细腻的脸颊上荡漾着欣喜的笑容。

她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下意识的看向身边的男人,得到男人肯定的眼神后,她欣喜的笑道,“真的是你啊?你真的变化太大了,简直像是变了一个人似得。”

站在她面前的是之前那个没有双腿的乞丐,以前他只能盘坐在滚轮上面移动自己的身体,现在他坐在电动轮椅上。用手来控制着轮椅,已经可以在家到这个庭院之间自由的活动了。

以前他身上脏兮兮的,衣服也是皱巴巴的,发型还很凌乱。现在他去理了一个平头,身上的衣服也换了,穿的干干净净的,整个人清爽利落多了。

这个庭院是他的家,庭院里面种的这些花花草草也是他的杰作。如果不是命运坎坷,他也不至于流落街头行乞。其实他骨子里也是一个比较热爱生活。懂得生活的人。

他现在一有空就伺弄着这些花花草草,陶冶陶冶情操,修身养性。看着这些花花草草的茁壮生长,生命力盎然,他会觉得很满足,很欣慰。

那些蔬菜也是他亲自种下的,因为他从左先生口中得知陶小姐怀孕了。孕吐的厉害,吃不得油腻。所以,他就把以前在老家乡下时候学到的种菜技术都运用上了。在这个城市的院落里面,为陶小姐种点纯天然的绿色蔬菜。

这个乞丐其实本名叫王全,他见到陶笛这个大贵人就站在他的面前,他也很激动,激动的甚至有些语无伦次,“陶……小姐……是我……是我,见到你真的…………好激动。”

陶笛上前两步,笑道,“我也是很激动,你现在的变化真的是太大了。我差点都认不出你了。”

上次她在停车场的事件过后,她本想找个机会亲自去见见他。只可惜,他从警局被保释出来后,就不知去向了。她还特地拜托左轮帮着打听打听他的下落,她很想要亲自跟他说一声谢谢。

没想到再见面,他已经宛如重生了,真是太好了。

王全面部表情动容不已,近乎哽咽道,“是啊,我变了,我变的自己都快不认识自己了。这一切都要感谢陶小姐……你是我的贵人,是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大恩人。”

陶笛有些茫然的眨了一下眼睛,“你……怎么会这么说?你是我的恩人才对,因为你救了我,才避免了很多我想都不敢想的可能性。真的,我很想亲自跟你说一句谢谢。”

王全更加动容了,“陶小姐……你千万别这么说。你不用感谢我,你要感谢就谢谢你自己的善良和修养。因为你的善良。因为你对我的尊重,我才会情不自禁的那么做。陶小姐,你真是一个大好人。我王全,这辈子都会记得你的恩情的。你为我做了这么多,我真的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陶笛连忙道,“大哥,你快别这么说了。茫茫人海,我们能遇到也是一种缘分。我们以后都别说感谢了,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

王全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她,喃喃道,“我……你……我们可以做朋友吗?”他不敢相信身份高贵的陶笛,愿意跟他做朋友。他在此之前,几乎没有一个朋友。他们之间的身份悬殊,让他连想都不敢想。

陶笛肯定的点头,“当然可以啊。以后我就叫你大哥了,你也别再叫我陶小姐了,就叫我小笛吧。”

王全激动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陶笛笑道,“怎么?你不愿意吗?”

王全连忙摆手,“不是,不是,当然不是。陶小姐……”

他又连忙改口,“小笛妹妹,我真的不知道对你跟你先生说什么好了。你们真的帮了我很多,其实我也是后来才想明白的。市里虽然有见义勇为奖,可奖金额度没这么大,也没这么夸张直接奖励我一套房子的。这座庭院肯定是你先生对我的慷慨赠予,我真是受之有愧啊!”

虽然之前季尧一直没跟陶笛提到过这件事,可这会陶笛听到大哥这么说,顿时了然了。她转眸看向身边的男人,男人还是那么的倨傲,一言不发。不过,她从眼神里给他传递过去一个老公你真棒的眼神。

季尧一如既往的刚毅,眸光还是一片的幽深,沉默。

王全越说越激动,“小笛妹妹,还有你们的那个朋友左先生他也帮了我很多。他不但是帮我搬家,帮我整理好这里的一切。他还教我上网,教我用智能手机,教我打字,教我做淘宝。左先生还找人帮我开了淘宝店,帮我操作运营。我没钱进货,也是季先生出钱给我垫资的。小笛妹妹,这辈子遇到你我真的很幸运。”

陶笛再一次微微的讶然,还真是没想到她的男人跟左边那个轮子两个人能想的这么周到?

她轻笑。“大哥,都跟你说了不用谢,我们已经是朋友了。朋友之间相互帮忙也是应该的,你有开淘宝店?经营什么?生意怎么样?”

提到他的淘宝店,王全很自豪的扬唇,“生意还不错,我是经营残疾人康复之类的用品。这个项目也是左先生向我强烈推荐的,有轮椅,电动轮椅。褥疮小气垫,坐垫,还有残疾人拐杖,腕杖,手杖等等。因为我本身是残疾人,对这方面比较了解。而且通过淘宝,我还能认识很多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和他们聊天,和他们诉说自己的人生经历,也能够充实我的人生。”

陶笛这会明显的在王全的眼底看见了一束亮光,那是对生活渴望的亮光,还有对人生充斥着的新的希望的光芒,她点头,“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这样真的挺好!!

王全也激动的点头,“是啊,我现在的生活很充实。每天忙着淘宝交易,然后打包发货等着快递小哥来取件。我还在左先生的建议下。加入了很多残疾人交友群,在群里认识了很多新的朋友。我还尽我所能的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病友,我现在觉得我的人生充满了各种意义,我对生活也充满了希望。每一天睁开眼睛,都会觉得眼前一片明亮,再也不会不知麻木的度日如年了。”

陶笛听到这里,开心的笑道,“真好,大哥,看见你这样我真的很开心。”

王全又道,“这都要感谢你们夫妻两,请接受我真诚的感谢。”

说完,对着他们两夫妻鞠躬。

陶笛连忙把他扶直了身体,“大哥,千万别再这么说了。你的改变,让我们也很欣慰的。”有时候,帮助别人也是在传递着一种正能量。这也是一种快乐!

离开王全家的时候,王全特地打包了自己种的包菜给陶笛带回家。

陶笛欣然的接受,美美的提着包菜。

全程都没说过话的季尧,在她接过包菜的一瞬间。上前大手一伸,从她的小手中接过包菜。

虽然,他还是一言不发。不过,那眼眸中对陶笛的疼惜和宠溺轻而易举的流露了出来。

王全看着两人和谐的背影,笑了……

出了王全的家,季尧带陶笛去吃烛光晚餐。

车上,陶笛转眸看着身边开车的男人,小手主动攀上他的手臂。很有感触的道,“老公,谢谢你。我们这个结婚纪念日过的很有意义,我真的觉得特别有意义。”

她之前偶尔会念叨着遗憾,遗憾自己没能亲自跟王全大哥说一声谢谢,遗憾自己没能多帮王全大哥一点。

没想到,她的遗憾他都看在眼里,而且有默默的去帮她弥补这些遗憾。

面对她娇柔的话语,季尧侧眸看了她一眼。微微的扬唇。

陶笛又往他身边的位置靠近了点,轻柔的笑道,“老公,你是什么时候让左轮去找王全大哥的?之前王全大哥不是悄悄的离开了吗?”

季尧坦白道,“他不见,你遗憾后,我就让左轮找他了!”

陶笛心底更暖了,暖暖的感觉就像是有温热的牛奶洒在心间上,她由衷的说了一句。“老公,其实你表面上看上去有些冷漠,你的内心火热的不要不要的。恭喜你,在小妻子的心里你已经被评上了好男人的称号。”

季尧霸气看了她一眼点头,“必须是!”

陶笛笑容妍妍的冲着他笑,总之这个结婚纪念日过的很与众不同,很难忘。

————

陶笛了解到孕期十六周后,就会出现胎动现象了。自从了解到这个知识后,她每一天都在期待着腹部出现奇妙的胎动现象。她甚至夸张的让季尧每晚睡着的时候。手臂贴着她的腹部。这样就能第一时间捕捉到宝宝的胎动了……

尽管她如此期待,可她肚子里的宝宝还是很不给面子的安静待着,没给她一点热情的互动。

孕期的女人就是容易敏感,尽管连医生都在安慰她。说每个宝宝的情况不一样,胎动的时间也不一样。可陶笛就是心急啊,她是个急性子,她好想感觉胎动的奇妙啊。

她每天都在跟宝宝聊天,温柔的,鼓励的,威胁的的聊天方式都用上了。

温柔的方式是这样的,“宝,你听见妈妈在叫你吗?听见妈妈说话,就动动小手踢踢妈妈好不好?”

鼓励的方式是这样的,“亲爱的宝宝,妈妈知道你不忍心让妈妈等太久了,你快点给妈妈一点反应好不好?妈妈知道宝宝最乖啦。”

威胁的方式是这样的,“季家的那个娃娃,你这么懒真的好吗?你再这么懒下去,妈妈每天都不给你放音乐听了,每天也不带你去感受那些美景了。”

以上聊天方式陶笛不停的自由切换着,可她肚子那个季家的宝宝就是很酷的不搭理她。

这一天是她怀孕十七周加一的日子,是个周六。

季尧照例在公司加班,以前他是周日周六都会加班。自从陶笛怀孕后,他自动挤出一天时间在家里陪她。

陶笛上午练完了孕妇瑜伽后,躺在摇椅上休息了一会,想出去走走。

于是,就给好基友冯宇婷打电话约她出去逛逛。

冯宇婷现在已经接受了两人以闺蜜模式相处的方式,接到她的电话后,很爽快的约好了见面地点。

她们是约在商场一楼见面的,陶笛到的时候,冯宇婷已经到了,她正在低头玩手机她看的是一个时尚公众号。

陶笛走过来,凑上前一看,揶揄道,“犀利姐,跟男票聊天呢?”

冯宇婷将手机收起来,一脸无语的看着她,淡然道,“时尚公众号而已,我从来不喜欢微信聊天,也没男票!”

陶笛不信,挽着她的手臂,一边跟她聊天,一边逛着,“不信,不信,我不信左边那个轮子还没搞定你。”

冯宇婷蹙眉,高冷道,“为什么你觉得我一定会被左轮搞定?”

陶笛随口道,“因为左边那个轮子其实是个不错的好男人,对你那么用心,我觉得你应该会被感动?”

冯宇婷只是清冷的道,“你为什么会觉得我需要男人?”

陶笛也有些无语了,“因为你是女人啊。女人就需要男人去疼惜,去呵护,去滋润。”

冯宇婷不屑的道,“我的字典里没这么字眼,我觉得我不需要男人。我一个人可以活的挺好!”

陶笛不知道怎么接这个话题了,有时候她真的觉得冯宇婷跟她男人季尧蛮像的。她爱闹的开起了玩笑,“犀利姐,不然以后我就叫你小姑子吧?我真心觉得你跟我家男人很像,性格真像。”

冯宇婷白了她一眼,“瞎说。你还逛不逛街了?”

陶笛嘻嘻的笑着,“逛,肯定逛的!走吧。”

在逛街的过程中,陶笛总是有意无意的提到左轮,为左轮说好话。自从左轮默默的帮了他们很多,又放下身段主动去教王全大哥玩手机,上网,淘宝之后,她对左轮的印象好到爆。

冯宇婷最后都烦了。“还能不能好好逛街了?你想我把你号码也拉黑吗?”

陶笛只好乖乖的打住,“好吧,我不提他了。你去那边陪我看看宝宝衣服,走吧。”

两人逛到下午五点钟的时候,陶笛有些累了,“犀利姐,我走不动了。我们去喝点东西吧,我累了。”

冯宇婷看着她隆起的肚子,有些不能理解,“结婚后的女人很麻烦,怀孕后的女人更麻烦!”

陶笛挽着她上了商场电梯,“结婚后的女人很幸福,怀孕后的女人更幸福!!”

冯宇婷明显的对她的话不屑一顾,“谬论!小女人的谬论!!”

陶笛觉得冯宇婷的想法是过分偏激的,当然,她的思想也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所以,还得循循善诱的给她洗脑。

商场中央的露天电梯上,她挽着冯宇婷,心底在打着如意算盘。她最近有给左轮打过一次电话,听左轮声音有些颓废,她问过左轮。左轮只说了一句,感情的事真是剪不断理还乱。她就猜到肯定跟冯宇婷有关,所以今天约犀利姐出来,想暗中帮左轮一把的。

现在看来,改变冯宇婷这种女王思想的工作还挺巨大的。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呢!

正在这时,冯宇婷的手机响了。她低头一看是个陌生号码,清冷一片的眸光突然多了一点涟漪,接通电话后,听到那边传来的销售帅哥公式化的声音,她直接挂断了电话。

只是,她冷艳的面孔上那一闪而过的失落还是很明显的。

她自己也很诧异,为什么在看见陌生号码的时候脑海中会浮现左轮那张邪魅的面孔?

难道是之前他换过太多太多的陌生号码打电话来,她习惯成自然了?

算起来,左轮已经好久没有给她打过电话了。有多久了?她居然不记得了,从医院离去后就再也没联系过她了。

意识到自己反常而多余的想法后,她蹙眉冷静下来。左轮对她来说,就是一个无聊跑来撩妹的路人甲。这样子的路人甲,不值得她浪费脑细胞。

周六,电梯上的人还是挺拥挤的。

不知道是谁在后面推了一把,一股重力向前,推的陶笛身子重心不稳,差点摔了。

冯宇婷第一反应是保护这个孕妇。她伸手拉住陶笛,忘记了自己脚上穿着高跟鞋,把陶笛稳住了之后,自己摔了出去。

因为电梯是下行的,所以她就这样直直的摔出去了,这样跌下去一定会很狼狈,也差不多会毁容的。

陶笛吓的脸色都苍白了,尖叫了一声,“犀利姐。你小心……”

冯宇婷这种女王范的人,倒没那么紧张和慌乱。大不了就摔的鼻青脸肿,有什么好怕的?半个月就会恢复了。

就在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建设之后,最关键的时刻,一双长臂搂住她,将她带到怀中。

冯宇婷这才勘堪的站住,只是鼻息间闻到了熟悉的气息,抬眸就看见刚才浮现在脑海中的那张面孔已经在眼帘中放大了。

陶笛看见左轮救了犀利姐后,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冯宇婷见到左轮有些意外,但是还有些心安,竟脱口而出道,“谢谢。”

左轮很快就松开了她,也没有像以往那样对她厚皮脸的邪魅笑着,俊脸上几乎是没什么多余表情,只是很绅士的道,“没事就好,这是在我们商场,必须保证顾客的安全。”

冯宇婷似乎已经习惯了他嬉皮笑脸的样子,所以这会竟有些不习惯他如此一本正经。她的眉头微微的蹙紧,看着这个不太寻常的左轮。

左轮去转移眸光看向陶笛,看见陶笛后,扬起唇角,温暖道,“小嫂子,好巧!我刚好来巡视商场!”

陶笛小脸上的苍白总算是褪去,扬起笑容,还没来得及说话,身边已经冲过来两个黑衣大汉了。

她又是一惊,人往边上闪了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