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她喜欢上我了!/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谁?

季尧眉头蹙的更紧,声音也很冷,淡漠的让保镖隔着电话就觉得全身凉飕飕的。

保镖倒吸了一口气,然后抱歉道,“季先生,她只说要见你。其余的一概不肯透露半句,她现在被我们堵在地下停车场。您看?”

季尧下意识的看向身边的小女人,虽然没说话,可眼神里面透露着陶笛能懂的神色。

他的电话音量很大,所以坐在他身边的陶笛清楚的听见了手机里面的对话。

她娟秀的眉头微微的蹙紧,在脑海中仔细回想着。她最近没得罪过什么人啊,之前看她不顺眼的施心雨现在也变成植物人了,妈妈也自杀了。这段时间她生活的很平静,实在是想不通会有什么人想要跟踪她?

跟踪她的目的又是什么?

她实在是想不通有谁要跟踪她?

季尧脸色刚毅无比,随即又淡漠到极致的问,“性别?”一想到真的有人跟踪她。不管那个人的目的是什么,都让他很不爽。

保镖立刻恭敬的汇报,“是个女孩,很瘦弱。”

季尧幽深的眼瞳里有一抹疑惑的光芒在收缩,脸色阴沉着,眉心骨也突跳了几下。

陶笛这个人不喜欢折磨自己,不喜欢一个人瞎猜。所以,当即就决定了,她侧眸看着男人,柔声道,“老公,我们回头看看。看看那个女孩子到底是谁?看看她到底为什么要跟踪我?”

季尧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腕表,“确定?”她是孕妇,他一直记得医生叮嘱她要早点休息,好好休息的。

陶笛笑了,还跟他调皮的开着玩笑,“嗯,确定。怎么?老公你该不会是不想带我一起去吧?难道跟踪我那个女孩是你的乱桃花?你不敢带我去见?”

季尧看了她一眼,完全是不容置疑的调转车头,往回开。还霸气的来了一句,“想象力很丰富!”

其实,陶笛也就是嘴上这么一说。她当然是相信季尧的,即使季尧有什么暗恋者。那也跟季尧没关心,只要他把持住自己就好。

在开车回地下停车场的途中,陶笛果然没有辜负季尧对她的“夸赞”,她充分的发挥了自己的想象力————

“老公,你说会不会真的是外面哪只莺莺燕燕的暗恋上你了,然后暗恋的不要不要的。已经到了夜不能寐的程度了,然后疯狂的嫉妒我,心理扭曲所以就跟踪我?想试图恐吓我?”

“或者说,是哪个神经不正常的小女孩偷偷的跑出家门。因为曾经遭受过的刺激比较大,恰好我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羽绒服,刚好刺激到了她的情绪,她就一直跟踪我?”

“再或者说,这女孩是个同性恋?她喜欢上我了,爱我爱的不要不要的,所以跟踪我?”

“又或者说,这女孩的男朋友或者是老公暗恋我?然后这个女孩跟踪我?找机会警告我,跟施心雨一样让我离她男朋友远点?”

季尧一边开车,一边看了她一眼,有些无语,“……”

陶笛的想象力真的不是一般的丰富,看她一个人在那边想象着,他竟纵容的揉了揉她的发顶,“到了就知道了!”

她其实就随便闹闹,这会冲着男人笑了笑,“好吧,开启乖巧模式。不胡说八道了。”

虽然说被人跟踪感觉很不爽,但是她只要一想到男人早已未雨绸缪的让两名精英保镖保护她。而且此刻,男人还陪着她身边,所以她一点也不慌乱,淡定的很。

她想,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安全感吧!

到了停车场之后,季尧先下车,然后还是之前一样绕过车头为她打开车头,将她扶下车。

其实,陶笛没那么娇气。可男人总是这样情不自禁的心疼她,呵护她。

而她在这些被呵护的过程中,幸福感也是满满的爆棚。

她的眼角眉梢都沐浴着暖暖的幸福,任由男人牵着她,往保镖们所在的角落走去。

地下停车场有些阴冷潮湿,所以她无意识的缩了缩肩头。

季尧停下脚步,伸手将她羽绒服的拉链往上拉了拉,裹紧她的身子。

陶笛甜甜的冲着季尧笑,还调皮的踮起脚尖,在他侧脸上亲了一口,“谢谢老公这么无微不至的关怀小妻子,特此奖励香吻一枚!独一无二的香吻哦!”

看着她笑容妍妍,又调皮可爱的样子,季尧原本因为有人跟踪她而不爽的心情稍稍得到抚慰。他淡道,“走,去那边看看。”

停车场的尽头的角落里,两名保镖身形如山脉一样矗立着。

虽然停下停车场的光线很昏暗,可保镖身上的那种气场还是挺强大的。

所以,陶笛一眼就看见他们所在的位置了,拉着季尧往这边走来。

她拧眉细看,隐约看见两名保镖的面前的墙角里面贴着一抹淡粉色的小身影。

不知道为什么。她走的近了,突然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于是,加快脚步。

等到季尧跟陶笛走到他们三人面前后,两名保镖转眸恭敬的叫道,“季先生,少奶奶!”

季尧的视线直接越过他们,投射到墙角那一抹身影上去。

陶笛出于女人的直觉,敏感到墙角的那抹身影在听见少奶奶这个称呼的时候,身子明显的一僵。

女孩的这种反应,更加加剧了她心底那种不好的预感。

季尧的眸光冷冷的落在那抹瘦弱的身影上,对面的身影身上套着宽大的粉色休闲服,几乎快要将她的整个身子包裹住了。也正是这样,才显得她越发的瘦弱,甚至有些弱不禁风的感觉。

女孩像是很怕别人认出来,她戴着口罩,头上还戴着休闲服上面的帽子。整个人只露出两只眼睛在外面。

她缩在墙角,身子似乎因为恐慌而瑟瑟发抖着,一直垂着脑袋,不敢抬眸。

季尧冷沉的开口,那声音像是能够久久回荡在停车场,“你是谁?”

那抹身影还是不说话,只是身子仿佛颤抖的更厉害了。

保镖有些无奈的看向季尧,“季先生,我们问了她很多问题,也问过很多次了,她什么都不说。从头到尾只重复着,要见你。”

季尧眉头蹙的更紧,眸光也越发的幽沉,那眸光足以让人心惊胆战。

陶笛看这女孩很柔弱的样子,连话都不敢说一句,心底当真以为这女孩是有什么精神方面的疾病。她试探性的开口问。“你好,你是谁?你为什么要跟踪我?我们认识吗?”

缩在墙角的女孩还是不说话,只瑟瑟发抖着,脑袋垂的更低了。

陶笛试探性的靠近一步,小手却被季尧拉住。

他警惕的扫了一眼那个女孩,用眼神示意陶笛不要靠的太近。

而那个女孩在陶笛靠近的时候,又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那样子很紧张,很无措。

陶笛更加疑惑了,尽量让自己声音温和点,“你好,请问我们之前是不是认识?你有什么需要我帮你的吗?”

季尧显然没耐心了,这地方寒气很重,他看了一眼平时很怕冷的陶笛,再一次冷冷的逼问,“到底是谁?”

那个女孩还是不说话,停车场的空气仿佛都因为她的沉默而变得稀薄起来。

季尧终于没耐心了,他转眸扫向保镖,淡漠道,“送去警察局!”

很显然,他也懒得在这个女孩身上耗费时间。不管这个女孩是什么情况,直接交给警察盘问。另外,他也会私底下加派人手保护陶笛。

墙角那个女孩一听到这话,更加慌乱了,慌乱之下,她抬眸直直的看着季尧。

这一眼,让季尧周身如同雷电劈过一样震慑住了。他的脊背狠狠的绷紧,像是被人涂了胶水。那些胶水被冷风吹干了,他动一下脊背就像是要裂开了一样。

那双眼眸,他熟悉。

他熟悉,又陌生!

陶笛敏感到男人肢体的变化,她的心跳莫名的慌乱起来。那种不好的预感,更加强烈。心跳仿佛擂鼓一样,慌乱的毫无节奏。

然后,她就看见一直缩在墙角的那个女孩终于慢慢的站直了身子,然后摘下了她面部的口罩,一双眸子泫然欲泣的看着季尧。

就那么直直的看着季尧,看的眼眶发红,看的心头发涩……

一瞬间,空气中像是被按了暂停键。

周围一点声音都没有,只剩下几双眼睛对视着。

陶笛在这一瞬间,震惊的捂着嘴巴。因为出现在眼前的不是别人,而是小雅。是季尧的青梅竹马,是她在照片上看见的那个恬静美好的女孩子……

她出现了?

她还跟踪自己?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最先关注的还是季尧的反应,他的身体僵硬着,一直那么僵硬着。

这让她的心口像是有鞭子在敲了两下,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

震惊……

无措……

茫然……

担忧……

总之,一颗心被这些复杂的情绪交织着。

此刻,她真希望自己从来没见过小雅的照片。这样,她还能假装自己面对的是一个陌生人。

可现在,她脑海一片空白。浑浑噩噩之中,闪过的都是青梅竹马这四个字……

她深呼吸,不停的逼着自己深呼吸。越是这种时候,越是要冷静。

她开始打量小雅,小雅变了。变瘦了,变柔弱了,脸色也很苍白。

眼前的小雅看上去比之前照片上的小雅多了一点成熟,褪下了几分青涩,可现在的小雅太瘦了。就像是长期营养不良一样,那纤细的身子像是不盈一握一般的摇摇欲坠。

筱雅倚在冰凉的墙壁上,感觉到刺骨的凉意已经传递到她的血液当中了。她的全身都很冷,在不停的颤抖。那双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眼前的高大男人……

陶笛也盯着筱雅看,筱雅很瘦很瘦,唯有那双眼眸中还流露出澄清的光芒,筱雅的眼睛以下的地方跟自己还真是有点相似。她看的出来,筱雅此刻的情绪很激动。就连漆黑的眼瞳都在隐隐的颤抖着……

季尧一直僵硬,一直沉默。

其实,陶笛感觉到自己的心也在这样的过程中慢慢的颤抖起来。

初恋女友这种生物,向来是女人们所忌讳的。

这是一种多么可怕的生物?

杀伤力有多高,目前无法估量!

从以前他们两人合照上来看,他们当时的感情一定很好。

看这个筱雅现在似乎过的不好。难道是因为过不好,所以回来找季尧?

一瞬间,她脑海里也变得混乱一片。

筱雅看着这个刚毅的男人,几年过去了,他变得更加成熟有男人味了。他的周身都散发出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气场,只是,他一直沉默着。他的眸光很灰暗,灰暗的让她感觉到陌生。更加的看不懂。

她像是鼓足了勇气一样,轻声喊,“……”

也许是因为太激动了,她一时竟没发出声音。她深呼吸,又费力的喊了一次,“尧……哥哥……”

陶笛明显的感觉到季尧的脊背再一次颤了一下,只是他仍然没说话。

筱雅看着他眼眶不断的发红,激动的就连唇瓣都开始颤抖了起来,吸着鼻子,拿着口罩的手指也在颤抖,又叫了一句,“尧哥哥……”

季尧整个人像是石化了一样,僵在原地。

陶笛的小手还放在他的掌心当中,只是,她慢慢的感觉到他掌心那股霸道又温柔的力道在慢慢的松懈。

终于……他松开了她的小手。

陶笛看着自己垂下的小手,只觉得心口有一丝凉意袭来。她的小手暗自握紧,不停的深呼吸来调整自己的情绪。头顶上仿佛笼罩了一层乌云……

筱雅又颤声道,“尧哥哥……是我啊?我是小雅啊,你不记得我了吗?”

陶笛的心脏那处再次紧了紧,像是被一只大手握住了一样的窒息。她不断的告诉自己,要冷静,一定不能自乱阵脚。

筱雅在等着季尧的反应,其实陶笛也在等着他的反应。

她们都在等着季尧的反应……

良久,季尧终于有了反应。他的面部更加的刚毅冷森,剑眉拧成一个冷冽的弧度。视线从筱雅身上移回,思绪也仿佛从遥远的记忆中收了回来。他收回眸子,看向身边的陶笛。看她脸色有些苍白,他的眼底浮现一丝暖意,伸手,“回家!”

筱雅满怀期待的等着他的反应,没想到等来的却是这样两个字。这让她的心里很酸涩,很难受。她的眼泪就那么忍不住的流了出来,抽噎着,隐忍着哭声。

陶笛先一秒有些愣怔,直到看见他的大手伸过来,她下意识的伸出小手放在他的掌心。原本有些飘忽不定的眸光突然就明亮了几分,季尧的第一反应是这样的。所以,足以证明他放下初恋女友了!

她在小雅出现的那一秒,下意识的担心他没有放下。

可现在看来他放下了,这样真好。

她的心口腾起一片暖意,手指轻轻的在男人的掌心里勾了勾,小脸上扬起一丝笑容,“好,回家吧。这里有点冷,我不想待着了。”

季尧牵着她的手,转身就准备离开。

陶笛小鸟依人的在他边上,跟着他的脚步。

墙角的筱雅突然激动的冲上前,喊道,“尧哥哥……你等一下。尧哥哥,你别走!!”

她喊的这一嗓子,仿佛用尽了自己的力气,嗓音近乎嘶哑。

她纤细的身子似乎承受不住这样的激动了,摇晃着像是要摔倒。

最后扶住边上的一辆车的车头才面前站住,却是大口的喘息着……

季尧的脚步果然是顿住了,只是他没有回身。背影像是定格住了一样。

筱雅哭着哽咽道,“尧哥哥……你是不是在怪我突然消失了?我知道……我知道你……一定在责怪我?可我是有苦衷的……我真的是有苦衷的……尧哥哥……你虽然话很少,可你从来不会理我的。你别这样好不好?”

她哀求着,声泪俱下。

陶笛也僵在男人的身边,她不知道在这种时候自己能做什么反应?好像筱雅出现的太突然了,她根本来不及做任何准备。脑袋甚至都变得短路了……

“尧哥哥,你转过身来……你看看我好不好?你看我一眼……我是小雅啊。你……以前从来不会对我这么冷漠的啊!”筱雅虚弱的都快喊不出来了,嗓音沙哑的让人有些心惊。

季尧眉头蹙了蹙,牵着陶笛,继续提步。

筱雅看见这一幕,真是心如刀割。她不顾一切的冲上前,从后面抱住季尧的腰身,喃喃的哭诉道,“尧哥哥……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我那么辛苦的才逃到东城来找你的……你不能这么冷漠的对我啊……尧哥哥……其实我也矛盾的。我一直在纠结着,到底要不要来找你……可我现在见到你……就想起很多小时候的事情来了……那时候我们感情那么好……”

她的话,让季尧的眸色更加灰暗。

她的话,也让陶笛的身子慢慢的紧绷了起来。

筱雅紧紧的抱着他,用尽力气的抱着他,“尧哥哥,我知道你肯定在怪我……可我没办法……我这几年过的生不如死……我不是故意消失的……真的不是的。你转过身来跟我说说话好吗?哪怕只是给我一个温暖的眼神也好……好不好?”

季尧却是淡漠的伸手去掰开她的小手,将她的手指一个一个的掰开后,他转身冷冷的看着她,沉声道,“苦衷还是借口?你心里有数!”

筱雅被他推开后,喃喃的摇头,身子摇摇欲坠,“尧哥哥……你怎么不相信我了?我真的是有苦衷的……这几年我一直是一种植物人的状态。我是最近才清醒过来的,我醒来之后就来找你了……你要相信我,我从来不会对你撒谎的!”

季尧冷冷的挑眉,讥讽道,“植物人?你父母也不知道你成植物人?”他记得他当初去她家里找过她,她的父母都异口同声的告诉他,说筱雅不见了,他们也不知道去哪了。

筱雅的眼泪流的更汹涌了,“他们知道……他们都知道的。因为是我父亲将我打成植物人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