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香吻一枚!/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筱雅的话,让季尧那双阴沉的眸子里闪过一抹震惊,眉宇明显的沉了一下。

陶笛也被她的话震慑到了,她的父亲将她打成植物人?

这是什么样的父亲居然对女儿下这样的狠手?

季尧很快嘴角嘲讽的弧度又加剧了,冷冷的勾唇,“从小到大你父亲打过你?”

筱雅脸色更加苍白,眸光也躲闪了几下,最终脆弱的哭道,“是……从小到大我父亲都没舍得打过我。可那是建立在他以为我是他亲生女儿的份上的……结果他突然发现我不是他的亲生女儿……他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疯了一样的对我跟妈妈家暴。然后……他失手把我当的脑出血,我变成了植物人……我是两个月前才醒过来的……尧哥哥……这几年我躺着不死不活的没有任何知觉。可我就是有一个信念,想要睁开眼睛,重新看这个世界……”

她说着说着,眸光更加闪烁了,下面的话她及时的打住了。

这个真相,让季尧眉头蹙的更紧。他不敢相信筱雅居然会不是父亲的亲生女儿,从小到大筱雅都被父亲当成掌上明珠一样疼爱着的。所以,他不信。

筱雅看见他嘴角那质疑的弧度,又哭着解释道,“尧哥哥我说的都是真的……请你相信我。我之前也以为我是父亲的亲生女儿,所以我肆无忌惮的对他撒娇,享受着他的宠爱。可突然……有一天我父亲出了车祸需要输血……血库血液告急,我作为直系亲属想去献血的时候,医生为我验血,结果从血型上就判断出我可能不是父亲亲生的……”

“父亲当时意识清醒。他不相信。他要求医生帮我们做亲子鉴定……鉴定结果出来后……我们全家都傻眼了。我真的不是父亲的亲生女儿,父亲当时气的从病床上弹起来,给了母亲一个耳光。我母亲只是捂着脸颊哭着愧疚的道歉……”

提到这些事,筱雅的情绪也很激动,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后来……我母亲终于承认……她说她在怀孕之前有被人强暴过一次……所以……所以我父亲当时气疯了。他打我妈妈,也打我。骂我,骂我各种难听的话……我就是那样被他用凳子砸成植物人的。”

筱雅又上前了一步,“尧哥哥……我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问你的情况。我母亲跟我说你去我家疯狂的找过我……可她被我爸爸逼的不敢说出这件事。只能配合我爸爸撒谎……其实那时候我成了植物人,一直不死不说的躺在医院里面。我父亲封锁了这个消息……”

她哭的很伤心,似乎是难以面对往事,伸出细白的手指捂住脸颊。一双美眸之下,两行清泪不停的流出来。

陶笛听到这番话,也是蛮震惊的。震惊之余,也在怀疑这些话的真实性。

前女友是一种超级可怕的生物,她不得不提防着。有没有一种可能。筱雅现在过的不好。所以就编出这种谎话,想要博得季尧的同情和照顾?

如果小雅说的是真的,她深表同情。

如果小雅说的是假的,她深切鄙夷。

她盯着小雅看,像是要从她的表情里判断出她有没有撒谎?

小雅的表情是很逼真,声泪俱下。看上去说的像是真的,可陶笛还是谨慎的想要寻找一丝破绽。

因为,她太过在乎他们的婚姻了!

筱雅说完了。脸色惨白一片,脆弱的像是个玻璃娃娃一样看着季尧。

昏暗的灯光下,季尧的脸色晦涩不明,看不出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他从来都不是个喜形于色的人!

筱雅在这样等待中,心底越来越没底,只剩下眼泪流的更加汹涌了。

就在她想要更加靠近他的时候,季尧拉着陶笛后退了一步,自动远离她。他的动作再过明显不过的疏离。他冷道,“我对你的过去没兴趣。”

筱雅挫败的后退,脚步有些踉跄,“尧哥哥,你不相信我?你怎么可以不相信我?”

季尧眼眸中闪过一抹复杂后,精锐的暗芒扫向她,理智道,“信与不信都不重要。”

他侧眸看向身边的陶笛,坚定道,“我结婚了,她是我妻子。她肚子里怀着我们的孩子。”他没有忘记他跟筱雅之间的婚约,所以一开始就搬出自己现在已婚的身份。

他的意思很明确了!

这些话,像是大块大块的磐石压在筱雅的心口。她难过的抽噎着,眸光闪动着。

陶笛看向他,有些意外,但是更多的是感动。她很意外他能这么直接这么坦白的摆正自己的态度,更加感动他能这么直接能这么坦白。

他说的很清楚,相信与不相信都不重要了。他结婚了,有妻子了,有宝宝了。

他首先摆正自己的位置,挑明了自己的态度。不管小雅对他还有没有想法,他都干脆的拒绝在婚姻之外了。

这样的季尧,让她刚才一瞬间的那些担忧和紧张都不见了。

这样的季尧,让她感动的无以复加!

她看着他的眸光温热的有些湿润,被他一直撰在掌心里的小手似是回应般的勾了勾他的掌心。

然后,很有默契的看着筱雅,轻轻扬起唇角,“你好,我叫陶笛。你情绪好像很不稳定,你需要平静一下。”

筱雅听着她温柔的嗓音,终于转眸看向她。她的眸光不冷,也不怨毒。反倒是很温和。她伸出两只小手,轻轻的擦拭着自己的脸颊,然后伸出小手,颤声道,“你好,我叫筱雅。我是尧哥哥的……发小。”

她沉吟了一下,才想到这个合适的形容词。

陶笛听了之后,笑容依旧。从容而端庄的伸出手跟她握了握,“嗯,我听他提起过你。”

筱雅惨白的脸颊上挤出一丝笑容,然后有些窘迫道,“对不起……我情绪太激动了。是不是吓着你了?真的……不好意思。我是以为你太久没见到尧哥哥……所以才会这样的。真的很抱歉。”

陶笛还是微笑,“没关系,谁都有情绪失控的时候。你之前遭受了那么多不公平的事情,情绪失控也是可以理解的。”

筱雅轻轻的抽噎,“我真的很抱歉,我失控了。我跟尧哥哥的感情很好……我知道我突然消失不见,尧哥哥一定会生气的,所以着急的想要跟尧哥哥解释。”

陶笛从容的点头,“我能理解的。”

筱雅又看着季尧,然后有些纠结道,“尧哥哥,可能我刚才那么激动吓到你了。其实我从家里逃出来之后。我就知道你已经结婚了。我犹豫着要不要见见你?这也是我跟踪你妻子的原因,我只是想跟着她,看你们夫妻感情好不好?你知道的,我一直都希望你幸福。你真的幸福了,我也就放心了。”

她又抱歉道,“只是没想到我还是暴露了……我不小心被保镖堵住了。我只好跟他们说,我要见你。其实,我心里也想跟你解释清楚的。我们毕竟从小感情就那么好,我不想你误会我。从小我就跟在你身后,尧哥哥尧哥哥的叫着。曾经我们两家长辈还极力的撮合过我们……虽然我们做不成夫妻了。可我们还可以做兄妹啊,一直以来我也是把你当哥哥般的依赖的。”

她的这番话,倒让陶笛微微惊讶了。

小雅对季尧真的只有兄妹之情吗?

她盯着小雅的眼眸,发现她的眸光纯净而无辜。让人不知不觉间,便愿意去相信她的话。

季尧看着筱雅的眸光越发的复杂,似乎也在分析着她的话语。他是个理智的男人,所以不管筱雅说的多么逼真。多么无辜,可他还是需要亲自去求证。

所以,在没有求证之前他不想跟她说那么多。

如果他确认她真的是无辜的之后,她也能摆正自己的态度,那么他还是会把她当妹妹看的。

这就是他现在最直白的想法。

而他一直是个淡漠的人,所以不打算多说什么,就拉着陶笛想要回家。

筱雅还想再说点什么,可是看着他淡漠的背影,只能沉默的咬唇,“……”

陶笛就这样被男人拉着走,走到他们的车边上,她又被男人塞到了车内。

就在季尧绕过车头,走到驾驶座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东西倒下去了。

倒下去的不是别人,而是筱雅。她体力不支倒了下去,在她失去意识之前,对着季尧的方向喃喃的道,“尧哥哥……暖暖……”

季尧的脊背再次猛然一僵,曾经筱雅在他受到苏红排挤的时候在漫天大雪中拉着他的手,甜甜的说,“尧哥哥,别怕,我帮你暖暖。”

暖暖……

温暖的字眼,像是一片落叶落在他曾经的回忆当中。

陶笛也看见筱雅倒了下去,她的第一反应是看向季尧。

然后便看见季尧大步跑过去,将筱雅抱上车,放到车后座上。

他眼眸中闪过一丝慌乱,拉开车门坐进去,发动引擎送筱雅去医院。

车开出停车场的时候,他腾出一只手来温暖陶笛有些冰凉的手背,“先送她去医院。”

他去抱筱雅的时候,陶笛心底是有些隐隐的不舒服的。可转念她就安慰自己,他的态度已经那么坚定了,他也摆正了自己的位置。这会不过是出于小时候的情谊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筱雅倒下不管,毕竟他也是个有血有肉的男人。

他外表冷漠,但是内心却温热。

所以,她说服自己不要小心眼。不要胡思乱想,她还搬出纪绍庭来说服自己。她想如果换着纪绍庭倒在她面前,她也不可能做到无动于衷的。

这样想着,她心底也释然了几分。转而看着男人,轻柔的安慰道,“嗯,好的。你也别太担心了,小雅会没事的。”

季尧眸底流露出一抹动容,然后加速去医院。

到了仁爱医院。

季尧将筱雅抱到抢救室,医生为她做了简单的检查后,确定她是营养不良导致的晕厥。

既然是营养不良导致的晕厥那就不是什么大问题,陶笛莫名的松了一口气。她心底祈祷着。这个小雅千万别像个林黛玉似得柔弱。虽说这个小雅口口声声说是把季尧当大哥一样依赖,可他们毕竟有过婚约。要是因为她身体原因,季尧不得不跟她牵扯不清,她心底总是有些别扭的。

可医生下面说的话,让她不由的又捏了一把汗。

医生为筱雅做了各项检查后,确认她因为营养不良免疫力低下,最终导致了很严重的胃病。

说她的身体情况很差,初步判断她已经很久没有吃过一顿饱饭了。

陶笛听了。沉默了。

季尧听了,也沉默了。

季尧很快帮筱雅办理了住院手续,然后就带着陶笛回家。

陶笛被拉着出病房的时候,还有些懵,“我们……就这样回家了?”她想问他们真的就这样丢下还昏迷的小雅回家了?可这个问题从脑海中冒出来的时候,她又觉得自己这问题真是不正常。换做其他女人,恨不得拉着季尧早点回去呢。

季尧拉着她一直到停车场,再次把她塞进车里。

他坐到驾驶座后,弯腰过来帮她扣安全带。

陶笛忍不住在他耳畔问了一句,“老公,我们真的就这样回家了?”

季尧挑眉看着她,“不然呢?”

陶笛支吾,“可她还昏迷着,我们就这么走了?会不会显得太没人情味了?她没人照顾的。”

季尧很冷静的反问,“我带着怀孕的妻子守在她身边,熬夜照顾她。就是人情味??”

陶笛被他堵的哑口无言,突然有些词穷了。

季尧又霸道的揉了一下她的发顶,“医院有护工照顾她,在我不确定她说的苦衷之前,我只能送她到医院!”

陶笛有时候觉得这个男人真是非一般的冷静,这种冷静可能跟他情商不高有关系。这么想来,情商不高其实有时候也是一种优点?

她想着想着,竟偷着乐了起来。

她是第一次意识到男人没情商也是优点……

车启动了,缓缓的开出去。

路过医院旁边的奶茶店,陶笛有些馋猫的看着奶茶店那个方向,还可怜兮兮的砸吧着樱桃小嘴,伸手扯了扯男人的衣袖,小声道,“老公,可不可以给小妻子买杯奶茶?要原味的,谢谢!”

说完。还甜滋滋的笑着。

季尧最招架不住的就是她的撒娇了,他宠溺的看了她一眼,下车给她买原味奶茶。

买好奶茶后,上车递给陶笛。

陶笛美滋滋的凑着小嘴过来亲了他一口,“老公,再奖励香吻一枚!么么哒!”

季尧微微扬唇……

在路上,陶笛捧着暖暖的奶茶杯,随口问了一句。“老公,如果小雅说的苦衷是真的怎么办?”

季尧还是倨傲的扬眉,“你觉得呢?”

陶笛开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老公,我觉得你会跟我提出离婚,然后回归初恋女友怀抱,将青梅竹马的爱情进行到底。毕竟小雅现在那么楚楚可怜,不过……”

她故意停顿了一下。耷拉着自己的小脑袋,声音也柔弱了一分,“不过,到那个时候你的小妻子也会变得很可怜。不对,是你的前妻会变得很可怜。然后会真的发生言情小说中那些情节的,比如说我挺着大肚子在雨中追着你跑,苦苦哀求你不要离婚。再比如,我在某个偏僻的小巷子里面凄惨产子,再比如,我抱着发烧的小娃娃冒着鹅毛大雪去追出租车,母子两可怜兮兮的……”

感觉到身边男人凉飕飕的眼神后,她无辜的咬住吸管,终于闭嘴了。

季尧听的眉心骨都突跳起来,真是很佩服她的想象力,她比如的那些场景他连想象都不愿意去想象。瞪了她一眼后,霸气的重复,“我们之间没有离婚,只有丧偶!”

陶笛心底甜的像是吃了蜜糖,捂着小脸,从指缝里面偷偷的看男人。发现他说这句话的神情,真是酷毙了。

她又故意娇嗔了一句,“可是,小雅真的回来了。她如果是真的无辜的,你怎么办……”

季尧又嫌弃的瞪了她一眼,霸气侧漏道,“她回来,我们的结婚证能变假?你肚子里的孩子会消失?”

陶笛摇头,“那倒不会!”

“那就闭嘴!”季尧瞪她。

陶笛笑的更甜了,嘻嘻的挽着男人的胳膊,还把手中的奶茶递过来,“好了,刚才是试探模式。现在是奖励模式。奖励你喝一口奶茶,这家奶茶很好喝的,你尝尝。”

季尧本不爱喝这些甜甜的东西,无奈就是不忍拒绝她,低头吸了一口。

陶笛自己收回来吸了一口后,露出满足的表情,然后认真的看着男人发表感慨,“老公,其实你今天的表现我很欣慰。真的,突然发现嫁给你真好。”嫁给这种没情商的男人,都不用在意前女友这种可怕的生物了。

季尧投以一记那是当然的眼神给她,她笑的更开心了。

回到家里,她去洗澡,他在阳台抽烟。

陶笛洗好澡穿好浴袍出来后,看见他那抹倨傲的背影微微呆了几秒。然后就走上前,从身后抱着他,心有灵犀般的道,“老公,你给左边那个轮子打个电话吧?你让他帮你查查小雅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她从男人抱小雅去医院的那个动作上看出,男人不是一个绝对无情的人。这个小雅曾经在他生命中是个不一般的存在,他不能做到置之不理也是正常的。

与其为了这件事让男人疑惑分神,让她心底芥蒂。倒不如她主动做个大度的女人,主动提出这件事。

这样,才是个明智的女人。

果然,季尧的脊背动了动,他眸底闪过一抹讶然,她竟跟他心有灵犀?竟知道他在想这件事?

他回眸怀抱着她,怕她冻着。

而她也是习惯性的往他怀中钻了钻。

“你不生气?”听医生说怀孕的女人容易有情绪,他有些担心。

“我为什么要生气?我老公都说打死不跟我离婚了,我老公只是不太放心他的发小,他从小的妹妹,我有什么好生气的?”陶笛俏皮的回答。

并且,小手还从男人的西装口袋中摸出男人的手机,“好嘛,我不生气。你打电话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