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虞美人!/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莹白色的灯光倾泻而下,落在季尧立体深邃的俊脸上,忖的他的五官更加的冷峻完美。菱角分明间,仿佛是上帝遗落在人工的精湛工艺品。

他那双墨黑的深眸中,眸光一点一点的聚焦在陶笛那张白皙细腻的精致小脸上。又长又翘的睫毛微微的颤动着,像是两只灵动的蝴蝶眨动着翅膀,在脸颊上留下美好的弧度。

她粉嘟嘟的红唇似有似无的微张着,浅浅的呼吸喷洒在他的脖颈处,淡淡的却又暖暖的。

不由的,他的眸底惊现一抹痴然,就这么怔怔的看着娇小可爱的她。

她的小腹已经隆起了,虽然不算太过明显,可是隔着睡袍他都能感觉到她腹部的紧绷。那紧绷感,像是她跟他之间的纽带,将她跟他之间紧密的贴合在一起。

他的眸底渐渐的又浮现一抹赞赏的光芒,她虽然平时很爱闹。可是在有些事情方面,她不但不会胡闹还很善解人意,比较识大体。她很小女人,其实是个很精致很细心的小女人。她总是能跟他心有灵犀般的想到他所想的,在生活方面她也总是细心的照顾着他,关心着她。这样子的她,让他感觉到很温暖。

陶笛眼眸中含着迷恋和仰慕,看着男人,见男人迟迟没有接过电话。索性,自己划开屏幕,找到左轮的号码拨了过去。

电话没通的时候,她还俏皮的晃了晃手机,“我知道老公,是想给小妻子一个表现的机会。让小妻子自己打这个电话。”

季尧只是伸出两只手臂用力的环抱着她,让她跟自己贴的更紧。

电话通了之后。左轮的语气似乎有些颓然,“大哥有事说事,没事挂电话哈。”

陶笛挑眉,轻轻的嗓音宛如春风一样,“有事呢。”

左轮一听是小嫂子的声音,打气了几分精神,语气也恢复了一贯的不羁,“小嫂子,咋的了?我大哥又欺负你了?”

陶笛有些无语的抽了抽唇角,敢情这家伙就不能盼着她点好啊?怎么一开口就以为她被季尧欺负了呢?

季尧听到左轮的话,眸光冷了冷。

左轮又一本正经的道,“小嫂子,咋不说话了?你倒是说话啊,要是大哥真的欺负你了……那你就忍着点,因为我也经常被欺负。你别指望我为你报仇,我只能帮你调解调解。”

陶笛差点被他逗的笑喷,想到自己有正事,才忍住,“打住打住,我真有正事呢。小雅回来了你知道吗?”

这回换左轮愣住了。“…………”

“卡壳了?”陶笛等了一会没反应,才揶揄道。

左轮微微的吸了一口气,这小雅回来可是大事。小雅毕竟曾经跟大哥有过那么一段感情,那段感情好到全世界都认为他们会走到一起。可她突然消失了,这会又突然回来了。这情况不太明朗啊!

当然,他智商也挺高,所以在情况没明朗之前不敢乱说话,只沉稳的道,“她回来了?我不知道这件事。小嫂子,你不会就是因为她回来了。你受刺激了,所以偷偷拿我大哥电话给我打电话刺探一下军情吧?”小嫂子可是聪明女人,所以他不的不谨慎的发问。

陶笛再次无语,深吸了一口气,“左边那个轮子,在你心目中你小嫂子真的就这么脆弱吗?你大哥在边上呢,这个电话是我帮他打的。”

为了证明自己说的是真话,她还特地把手机举到男人的唇边,“老公,你吭声给他听听。”

季尧果然是很配合的吭了一声……

陶笛汗哒哒……

左轮双倍的汗哒哒……

最后还是陶笛主动回归正题。“那个……我帮你大哥打这通电话是想麻烦你去查一下筱雅这几年发生的事情。她昨晚说她这几年不是故意消失,而是被父亲打成植物人的……”

她在电话里,把晚上筱雅说出的情况都转述给左轮。

左轮听了之后,思绪有些复杂。这小雅说的是真的,那她就是无辜的。那她能对大哥放手吗?

如果小雅说的是假的,那更加说明她想博取大哥同情,那这事就更复杂了。

他沉默的时候,陶笛问,“怎么?这事很为难吗?”

左轮连忙道,“不是,不为难。我开车呢,走神是可以被原谅的。”

陶笛轻笑,也不揭穿他,“好吧,那你小心点开车。我们等你的调查结果哦。”

快挂电话的时候,左轮还是忍不住多了一句嘴,“小嫂子,你真心不要激动。你现在是孕妇呢,我干儿子还指着你。小雅这件事我会去查清楚的,不过,不管她说的是真的假的。她跟我大哥之间都不可能了,我了解大哥他是个很有责任心的男人……”

他本意是想要安慰小嫂子,开解她两句。

没想到这个爽朗的小嫂子,在电话里,坚定的道,“嗯,放心啦,我没激动,也不会受刺激的。我更加相信你大哥。”

左轮摸了一把鼻子,有些尴尬的轻咳了一声,“好吧,看来我是多操心了。小嫂子,我还真是低估了你的承受力。那么娇小可爱的你,承受力居然也超越常人?”

陶笛配合的玩笑道,“那是!你小嫂子不但可以是被人疼爱的小朋友,也可以是披荆斩棘的女英雄。”

左轮赞赏的笑了,“嗯,我相信女英雄。”

挂了电话,陶笛将手机放回男人西装口袋,拉着他回卧室。“洗澡吧。我想觉觉了,季家宝宝也想觉觉了。”

季尧宠溺的揉着她的发顶,似乎他现在最喜欢的就是这个动作了。总是情不自禁的揉她的发丝,她的发丝软软的,还含着一股淡雅的香气,摸在手中,像是上好的绸缎一样。他的唇角也忍不住上扬,“好。”

陶笛帮他拿好了浴袍,然后推他进浴室,“老公。快哦,小妻子要抱抱才能睡着的。”

男人颔首,“好,等我。”

他进去洗澡后,陶笛躺在床上,盖着丝被,开始整理今晚上的思绪。

总结下来,今晚上季尧的表现她很满意。

其次就是,她自己的表现她也很满意。

有句老话说的好,“预知他如何待你,先看他如何待人”,对待初恋女友这个问题上。其实也很有学问的,曾经她就专门看资料研究过。这里面需要男人注意尺度问题,然后好好的把握尺度。在两性关系中,人品是最为重要的。当爱的激情融入到平淡的生活中,能够支撑两个人相濡以沫的不是相貌和才华,也不是金钱和地位,而是一个人的内心品质。

他如果对待曾经给过他温暖的小雅太过无情,那只能说明他这个人太过冷漠,人性淡薄。

所以。今晚季尧这个度把握的很好,只是送小雅去医院没有过多的牵扯。

她这会越发的觉得自己的想法很成熟,宽容,大度,理解,充分的占据了这几点。

其实真正的理解一个人是要站到那个人的背景中去理解他,她站到季尧的背景中去理解他,理解小雅曾经给他的那份温暖。当她理解到他曾经的冷傲和孤僻后,自然能宽容他抱小雅去医院。

季尧洗好澡出来后,她又主动起身,接过他手中的毛巾,帮他擦拭头发上的水珠。

她的动作很温柔,手指在他的发间穿梭,温柔的如同水流般。

季尧享受着她如此安静的温柔,最后竟舒适的闭上眼睛,放空一切思绪,只安静的享受着她的温柔和细致。

陶笛一边为男人服务着,一边也愉悦的享受着付出的这个过程。其实,爱和被爱都是一种领悟。

她虽然平时性格爱闹,可她自然也有小女人温情的一面。并且能够发挥的恰到好处。

此刻,她想到了在历史上留下印记的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就是虞姬。虞姬毋庸置疑是很美丽的,但是她最大的优点是有内涵,懂得温柔。相传虞姬温柔无比,项羽性格暴躁。但是他在虞美人面前能很快安静下来,虞美人除了具有女人的美丽和温柔外,其他什么都不会,但这就足够了。她看似柔弱,但是项羽这样的大英雄也需要精神家园,她以女人的方式给项羽鼓励和安慰,让项羽心有栖居。

季尧的头发差不多干了,陶笛自己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由自主的笑了……

男人大手一把捉住她的小手,将她拉到怀中,思绪放空后,嗓音有些懒散,“萌宝宝,抱抱睡,有点累了。”

陶笛像只小鱼一样钻进他的怀抱,枕着他的手臂,贴着他的胸膛,软绵绵的应道,“嗯,老公安安。”

这一夜,她好梦不断。在梦里,她都梦见自己用温柔彻底的融化了季尧。

而季尧也是一夜的好梦,他以为筱雅突然出现,会让他的心情不平静。可是,他没有。在身边女人的温柔大度理解中,他的思绪很平静。

她早晨喜欢赖床,所以他只是浅浅的在她额头印上一吻,便轻声起床穿衣服。

睡的迷迷糊糊的陶笛还是感觉到了男人鹅毛般的轻吻,她模糊不清的叮嘱了一句,“老公,路上开车小心。”

季尧唇角扬了扬,出门。

————

卓越公司。

下午,左轮亲自来了。

他一进来就直接在沙发上坐下,都没敲门。

正在处理文件的季尧轻轻的蹙眉,抬眸扫了他一眼,“查到了?说。”

左轮之所以没敲门,那自然是查到一些震惊的内容了。他叹了一口气,揉了揉眉心,“据我的人深入调查,筱雅消失的这几年的确是被她的父亲打成了植物人,只是消息被封锁了。她说的都是真的。”

季尧眸底一丝精光闪过,犀利的看着左轮,“既然消息被封锁,你怎么能这么轻易的查到?”

左轮再次叹息,“那是以为你昨天又发生了一件大事,筱家那边已经捂不住了,我才能这么轻易的查到。”

季尧挑眉,“大事?”

左轮点头,眸光有些哀伤,“对,昨天筱雅的母亲跳楼自杀了。筱家在申城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筱夫人自杀跳楼,这件事必然引起轩然大波。所以,筱雅的父亲捂不住这件事了。据现场目击证人称,筱雅的母亲从楼上跳下来倒在血泊中。裸露在外的肢体上有明显的淤青伤痕。正如筱雅说的那样,她跟她的母亲这几年都在遭受着他父亲变态的折磨。她母亲肯定是受不了了,才会选择自杀。”

季尧握着笔的手指一僵,眸光也黯淡了几分。

左轮拿出手机,打开论坛翻出筱雅妈妈自杀现场的图片给他看,“大哥,你看。筱雅母亲的手腕处,有明显的疤痕,还有脸上眼角这里也是淤青。真想不到筱雅父亲那么变态……”

季尧的视线落在手机上那一张照片上,只一眼。他就蹙眉,看不下去了。现场的照片上筱雅的母亲倒在血泊当中,身上的伤痕的确是很明显。可最让他不舒服的还是满目刺红的鲜血,他蹙眉别开视线。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这样的照片,他心里很不舒服。

他的脑海中很自然的浮现了筱雅母亲曾经温柔的容颜,在筱家还没搬到申城的时候。筱家跟季家走的很近,所以筱雅的母亲每次会带着筱雅来季家做客。而记忆中的筱雅母亲,那是一个很温柔的女人。温柔的总是含笑看人,说话声音也轻轻的,就好像是画卷中走出来的江南女子。

只觉得那么温柔的女子,就这样选择了自杀,永远消失了,心里隐隐的不是滋味。

左轮收起手机,看着大哥的神色,有些复杂的问了一句,“大哥,你准备怎么办?”

季尧回神,挑眉,“什么怎么办?”

左轮。“小雅那边。毕竟她是无辜的,她现在回来了……”

季尧却是直接打断她,“她无辜?所以你希望我离婚重新跟她在一起?你口中的小嫂子不无辜?”

左轮忍不住道,“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问你小雅回来了,现在又这么可怜。所以,你打算怎么办?”

季尧淡淡道,“给她婚姻和感情以为的帮助!”

左轮点头,“嗯,只能这样了。毕竟感情这种东西,说回不去就真的回不去了。你现在跟小嫂子这么相爱,小嫂子肚子里又有我干儿子了,你是不应该再跟小雅牵扯太多了。”

季尧挑起剑眉,看着他,那眸光有些深意。

左轮下意识的往回缩了缩,蹙眉,“你这眼神是什么意思?”

季尧眸底一丝精光闪过,淡道,“你分析的很对,所以,很多可能影响到我家庭和谐的事情。由你出面比较合适。这段时间,你多照顾照顾她!”

左轮已经在他那种眼神看过来的时候就猜到这种结果了,他叹息,“也只能这样了。其实,我跟小雅小时候关系也挺好的。照顾她也是应该的。”

两人达成共识后,左轮就撤了。

第一次左轮第一次主动撤离,在没有被驱赶的情况下主动撤的。

这倒是让季尧有些诧异,随口问了一句,“有急事?”

左轮走到门口,点头。“对!”

“什么事?”

“相亲!”

季尧再次蹙眉,“那个……叫……冯……”他对陶笛以外的女人一向都不怎么感冒,所以连名字都记不住。

左轮咬牙,“冯宇婷。”

“对。”季尧淡淡道,“她没看上你?”

左轮眼底闪过一抹冷光,忍不住回眸瞪了他一眼,傲娇道,“会不会说话?是我有更多的选择了。为了一棵树放弃整个森林,那不是我的志向。”

然后,嘭的摔门走人!

左轮直接是受了刺激。骂骂咧咧的上车,发动引擎的。季尧你大大爷的,不会说话就别说话。明知道他追不到气质姑娘,还随便揭他的伤疤。真想把他这种人送去南非挖地雷去!

他走后,季尧想要投入工作。却发现自己无法集中注意力,眼前总是浮现刚才左轮手机里面那张照片。照片上筱雅的母亲半睁着的眼眸,还有那一地的鲜血,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想,大概是因为那个温柔如水的女人曾经给过他母亲般的温暖和关心,他才会如此。

注意力无法集中的他,只得拨通内线让秘书送来一杯咖啡,轻抿了一口咖啡后。

手机屏幕上跳出来一条微信,他心有灵犀的扬唇划开手机。

果然是家里那个小女人发来的,她发来的是一彩超图片。

季尧点击图片,放大图片,当看着图片上那团阴影上面的小手小脚后,眼底的光芒更加深邃了点。

静静的凝视了许久,他回复,“怎么不等我陪你产检?”

陶笛很快就回复,“今天是娃他外公陪着的,咱也得给娃外公一个成长的机会不是么?”其实是她怕父亲一个人无聊,然后找借口让父亲陪着她去做产检的,也相当于是找机会多陪陪父亲。

季尧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字,想象着她在屏幕那端的调皮模样,可爱模样,唇角不由的上扬的弧度更大,他回,“嗯,下次娃爸爸陪着。”

陶笛又发了一个捂嘴偷笑的表情过来,“老公,娃他妈想吃麦加坊的甜点了,可以赏点吗?”

季尧回,“下班回家买!”

陶笛回了个表情过来,“谢主隆恩!”

季尧开启了霸道模式,“不能玩长时间手机!”

陶笛立马乖巧的发了一个挥手再见的表情,“小妻子撤了!”

被她这么闹腾了一下,季尧心里那些不舒服的情绪暂缓了一下。他继续工作,快到下班的时候。

季尧的手机,响了,他一看是陌生号码。

蹙眉接通电话。电话立马传来女护士的焦急的声音,“季医生,能麻烦你来医院一趟吗?你昨晚上送来的女病人情绪很不稳定,她已经把自己锁在病房内一整天了。她一整天没吃东西,一整天不理任何人。我们担心她这样下去身体会更糟糕的……”

季尧面无表情,只强硬道,“踹门进去!”

女护士嗓音焦急的很,“嗯,我们是想办法把病房的门打开了。可那位女病人像是受了莫大的刺激一样,蜷缩在病床上,而且还紧挨着窗口的位置。她的表情一片呆滞,看上去就像是生无可恋的那种状态。真的太吓人了。”

季尧不由自主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握着手机的手指也用力了几分。他想到了筱雅母亲自杀的新闻,想必筱雅也是看见这则新闻才会这样的。

“看好她,我马上到!”

挂了电话随手放在办公桌上,他拿起西装外套和车钥匙直奔医院。

匆忙之下,他连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都忘记拿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