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恩爱的声音!/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仁爱医院。

季尧赶到医院,走到筱雅病房门口。远远的,之前给她打电话的那个护士就迎了上来。

大家都是在同一家医院工作的,再加上季医生现在是东城的名人,自然都是认识的。

女护士焦急的说道,“季医生,你终于来了。你昨晚送来的那个女病人脸色越来越苍白了,她的身体素质很差,免疫力低下的很。这样不打针不输液,也不吃东西,身体真的会垮掉的……”

季尧剑眉拧紧,扫了她一眼。

周身那股凌厉的气场,惊的女护士张着嘴巴都不知道下面要说什么了。

季尧大步走进病房,病房里面笼罩着一层灰暗的气息。

边上还有两个值班女护士,在跟筱雅说话。试图安慰她,安抚她的情绪。

只可惜,筱雅像是一只没有生命的布娃娃一样。静静的坐在窗前的台子上,那双清澈的眼眸一片荒芜的苍白。两只纤细的手臂,用一种保护的姿势环抱着自己的膝盖。

她的身子很单薄,瘦的让人看一眼都有些不忍心。

她用这样一种缺乏安全感的姿势坐着,一动不动的坐着。她的脸色苍白的仿佛能融入到洁白而冰冷的墙壁当中,她的手指都很苍白,整个人给人第一印象就是脆弱无助,然后就是很严重营养不良。

筱雅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管身边的女护士跟她说什么,劝她什么,她荒芜的眸子里都没有一丝的波动。

她不动,不说话,看不出一点情绪。

可正是因为这样才更吓人……

季尧淡漠的扫向边上站着的女护士们,示意她们离开。

女护士们纷纷离去,季尧走过去关上病房的门。

在筱雅的面前站定,看着她的眸光里有一丝的动容。筱雅从小在他的眼里,恬静如风,温柔如花。看着她毫无生机的样子,他的心里也不好受。

“为什么不吃饭?为什么不配合治疗?”

筱雅还是毫无反应,还是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仿佛季尧不存在一般。

季尧看着她,看着她单薄的肩头眸光幽深了几分。

窗子开着,窗外有阵阵的寒气袭来。

筱雅的肩头瑟瑟的发抖着,越加的单薄。更多了几分凄楚。

这样的场景,让季尧想到了很久以前。

他大概十岁的时候,父亲娶了苏红进门。

父亲在家的时候,苏红不敢怎么虐待他。

父亲不在家的时候,苏红就会肆无忌惮的虐待他。

当时只有十岁的他,被罚跪在下雪的冬夜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记得在一个下雪的冬夜,他再一次被苏红罚跪在雪地里面。他一直那么跪着,一动不动。雪继续飘着。他的头上,肩上,满是积雪,身体也似乎快要冻僵了。

是筱雅走过来,用自己温热的小手捂在他的小脸上,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他。天真的她,还甜甜的说,“我帮你暖暖……”

在那个飘雪的夜晚。他根本就不愿意搭理她,当时他性格冷漠的不愿意搭理任何人。

可筱雅就那么固执的陪着他,甚至还费劲拿下缠绕在自己脖子上的粉色围巾围在他的脖子上。

当时他很嫌弃的将粉色围巾扔到一边,筱雅也不生气,捡起来又帮他围上,还稚气的说,“尧哥哥,你不可以任性哦……妈妈说,下雪了就要围围巾,不然会感冒……”

他想扔,筱雅固执而倔强的拉着围巾不让他扔。

他只好围着她的粉色围巾,然后听她一晚上陪在他身边。

她是个很安静很乖巧的小女孩,她基本上不怎么跟他说话。只是不停的搓着小手,温暖他的脸颊,温暖他的双手。在他的双手冻得像是冰块一样的时候,她天真的拿着他的手放在自己羽绒服的口袋里面,帮他捂着。

他当然是拒绝的,可这个小女孩像是个牛皮糖一样。他怎么拒绝都拒绝不了……

可他永远记得,那一次在风雪中,他脸颊上的那些温暖。

他还记得,那个为了温暖他,陪着他,而被冻得脸颊通红,瑟瑟发抖的小女孩。她的眼眸是那样的纯净,那样的温暖。

自从那一次过后,这个小女孩还给过他很多很多温暖。

可现在这个小女孩长大了,她现在单薄的身体也需要温暖。

他转身,拿起病床上她宽大的外套披在她的肩头。

筱雅眸光微微的颤了颤,随后眸底又是一片凄凉的荒芜。

季尧站在她面前,站了很久。他不说话,她亦是无语。

空气中都弥漫着静寂……

良久,季尧伸出手掌像小时候一样温暖着她的脸颊。

筱雅终于有了一丝反应。睫毛轻轻的颤抖了几下。

季尧哑声道,“我帮你暖暖……”

小时候的记忆瞬间被拉回到眼前,筱雅的心弦被触动了。她转眸看向季尧,小手抓着他的大手,哇的一声大哭了出来。

她那双清澈的眸子里满是晶莹的泪水,源源不断的流出来,她哭的伤心不已,哭的撕心裂肺。

她抓着季尧的手。喃喃的哭诉着,“尧哥哥……我妈妈没了……我没妈妈了……我早晨看见新闻了……我妈妈自杀了……我妈妈受不了爸爸的折磨她自杀了……我知道是我害了她……她帮助我从家里逃出来一定会激怒爸爸的……所以爸爸会更加厉害的折磨她……”

想到曾经她妈妈受到的变态折磨,她哭的嗓音都快沙哑了,

她的眼泪如雨点般砸下,两只小手像是抓住一点支撑般的紧紧抓着季尧的大手,“尧哥哥……你知道吗?真的是我害了我妈妈……我如果不逃出来,不留她一个人在那里,她不会那么绝望的。她没了……她那么温柔的一个人,要不是实在没办法怎么会选择自杀?”

她愧疚的想要扇自己耳光,两只小手都被季尧抓住了,她哭的不能自己,“都怪我……我对不起妈妈……我早晨看见新闻的时候我快疯了……那一瞬间我感觉我的世界一片灰暗。我最温暖的母亲没了……我手机里面还有妈妈给我发的短信……尧哥哥你看……你看看妈妈给我最后发的短信……”

她颤抖着手指,从病号服的口袋里面拿出自己的手机,屏幕已经碎了,不过还能用。

她尝试了几次,想要输入密码。可是都没有成功。

最后,还是季尧把她的手机拿过来,问她,“密码是多少?”

筱雅颤抖着声音,“1215。”

季尧听到这四个数字,眸底的瞳仁也微微的收缩了一下。这四个数字他一点不陌生,是他跟她初认识的那一天。就是那个下雪天……

心头有些复杂的输入密码,然后就看见筱雅妈妈最后发来的微信了。

筱雅妈妈的微信用的是她自己本人的头像,她的头像面带着温和的笑容,让人看了忍不住心里一酸。

筱雅情绪激动了起来,“呜呜……妈妈……我的妈妈……”

季尧看见筱雅妈妈在临时之前发过来几条信息,第一条很短,但是字里行间充满了绝望。

“雅雅……妈妈快撑不下去了。”

“雅雅,妈妈不知道这种折磨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妈妈对不起你……”

“雅雅,妈妈受够了,妈妈想去另外一个世界了。妈妈好累。好累。是妈妈害了你,是妈妈毁了你的幸福。你记得走的远远的,永远都不要回到这个家里了。妈妈也没勇气见你最后一面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你一定要好好的!!!”

“雅雅……妈妈真的决定离开这个世界了。这辈子我们母女缘分已尽,下辈子我一定选择当个好母亲。雅雅,我最亲爱的女儿,妈妈对不起你。不要原谅妈妈!”

筱雅的妈妈一共发来了这四条微信,每一条信息里面都包含着满满的绝望。

一个人如果不被逼急了,如果不是自己承受不了了,不是实在太崩溃了,怎么会选择跳楼?

筱雅看见这些遗言,就觉得心如刀割。心口疼的她连呼吸都变的困难起来,她张着唇瓣喃喃的道,“尧哥哥……都是我不好对不对?是我害了我的妈妈……我不该丢下她一个人在那个家里的。尧哥哥……我恨我自己……我真的恨我自己。这些信息是昨晚发来的,可我当时居然在昏迷。我如果早点看见,如果能给妈妈一点温暖,我妈妈也许不会真的去跳楼的……”

她咬唇,用力的咬着,似乎要把自己的唇瓣咬出鲜血,“我恨我自己……我真的恨我自己,都怪我,真的都怪我!”

季尧没说话,只是一直用力的抓住她试图想要伤害自己的双臂,不让她伤害到自己。

筱雅哭的歇斯底里,眸子里流淌的是满满的自责和愧疚,她嘶哑着声音,“尧哥哥……我现在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没有亲人了……我什么都没有了……我妈妈不在了……”

季尧哑声道,“你还有我!!”他当她是妹妹!

筱雅的情绪平静不了,只喃喃的摇头,哭的更崩溃,“尧哥哥……我恨自己……好恨啊……”

最后,她竟哭的晕倒在季尧的怀中。

季尧眸光一慌,按了呼叫铃,让医生过来给她检查身体。

医生检查了之后,再一次申明病人的身体实在是太虚了。从昨晚被送来医院,只输了一点葡萄糖之外,什么东西都没吃过。这样下去身体迟早会垮掉的……

季尧陷入沉默,让护士为她输葡萄糖。

这一次筱雅很快就醒了,葡萄糖输完之后就醒了。

她醒来之后,先是用苍茫的眸子扫向周遭,看见季尧后,滚滚泪水洒下来。想到自己这几年的遭遇,想到妈妈的自杀,她再一次激动的失声痛哭。

这一个晚上,体质虚到极点的筱雅哭晕过去三次。

季尧一直在边上陪着,就连去洗手间都是先喊来护士在边上守着筱雅。

他这边被筱雅的情绪感染的有些疲惫,完全顾不上给家里的陶笛打电话。

这一整夜。他都陪在医院里。

————

陶笛吃过晚饭就开始期待着了,都说孕妇比较馋猫。她现在就是这样的,很多时候她会突然想吃某种东西。然后只要是想到了,就迫切的想要立刻吃到胃里。

就好比她今天突然想吃甜点了,所以就叮嘱季尧下班的路上帮她买了。

为什么不叫家里的司机去帮她买呢?

因为,她觉得老公买的吃着幸福感比较爆棚。而且,季尧下班的回来也是会顺路路过那家甜点店的。

她晚餐还刻意少吃了点,她对甜点是一如既往的热衷。

晚餐后。她抱着抱枕在客厅里面一边看书一边等他。

从六点钟等到七点钟,男人还是没回来。

她微微蹙眉,忍不住让佣人帮她手机拿过来,给季尧发微信。

她的语气还是很俏皮的,“叮咚,小妻子打扰一下。请问老公大人什么时候回来?小妻子想吃甜点了……”

这条微信发出来,她大概等了十分钟,那边都没有反应。

陶笛想他大概是在开会,于是又耐着性子等了半小时。

七点四十的时候,她又给他发微信,“老公,其实不是小妻子特别想吃。是你家娃娃特别想吃甜点了,你快回来!我的心在等待,一直在等待,永远在等待!”

她还配上一个可爱的蜡笔小新的表情。

只是,这条微信还是没有回应。她秀气的眉头微微的蹙了蹙,忍不住低喃道,“今天公司这么忙?开完会又处理紧急文件了?好吧,我就再等等,再忍忍。”

一直等到九点钟,季尧还是没回来。

女佣看她一直坐在沙发上,怕她冻感冒了,过来提醒她早点回卧室去等着。

陶笛想想也是,于是起身回卧室躺在床上等着他回家。

只是,她越等越是不淡定了。

好不容易等到九点半钟,她忍不住给他打电话了。

只是,他的电话一直没人接听。

电话是可以打通的,就是没人接。

连续打了三次之后,陶笛又不踏实的给季尧的女秘书打电话。

已经下班的女秘书接到陶笛的电话,有些诧异,“季总裁没回家吗?少奶奶?季总裁可是五点不到就出了公司了。”

陶笛愣了一下。五点不到就出公司了?那这会怎么还没到家?

女秘书意识到自己说的太直接了,连忙又安抚道,“少奶奶,你先别着急。也许总裁是去参加什么推不开的应酬了,最近公司的事情比较多,需要应酬的人也比较多。你打不通他电话,可能是他在应酬重要客人,不方面接电话。”

陶笛的心里更加不踏实了。因为她了解季尧。从来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的,他很少去应酬,可是每一次去应酬之前都会提前打电话给她汇报一下的。像这样电话通了不接,又没回家,也没说行踪的情况基本上没发生过。

她匆匆的挂了电话,又连着拨打了季尧的电话,还是没人接听。

她心里的不安又加剧了,很担心他是不是出什么意外了?

反正。脑海里各种胡思乱想。

她想出去找他,也不知道去什么地方。而且,她是孕妇也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她给左轮打电话,左轮关机了。

她更加担心了,担心的脸色都有些苍白了。

随手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看见的便是新闻。

新闻上面有播放着筱家夫人跳楼自杀的画面,她吃惊的睁大眼睛。然后听见主持人播报说是筱家夫人生前收到过虐待,她的女儿筱雅从母亲跳楼到现在还没有露面过。

陶笛听到筱家这两个字就比较敏感,不由的多了几分关注。等到听到筱雅的名字后,基本上可以确定跳楼的就是筱雅的妈妈了。

筱雅的妈妈跳楼了?

她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伸手揉自己的眉心。不由自主的将季尧联系不上的事情,跟筱雅妈妈跳楼的事情联系到了一起。

季尧联系不上,是去医院了?去照顾筱雅了?去安抚她的情绪了?

她脑子里面也是乱乱的,她就这样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一直到第二天早晨五点钟。

她在家里实在是待不住了,她知道筱雅住的病房,才隔了一天,她的身体状况是不可能出院的。所以,她打算去医院看看是什么情况?

看看季尧到底在不在筱雅病房?

总之,她很不放心他一夜未归!

就这样,她匆匆的洗漱,换衣服。外面天气很冷,她又给自己裹上围巾,然后让司机送她去仁爱医院。

去医院的路上,她眉心疼的厉害。大概是昨晚一夜没睡的缘故,她只想确定季尧到底在哪里?她实在是不放心他!

一路上,她也想了很多。她不吃醋,她要做个大度宽容智慧的女人。在这种关键的时候,季尧去照顾筱雅也是情有可原的。

毕竟,筱雅曾经在他孤立的时候,给过他很多温暖。

如果这个时候,季尧对筱雅置之不理。那他就太冷血。太没修养了。

还是那句话,只要他能用正确的态度,正确的身份去面对筱雅。

她都能理解他……

都说智慧的女人最可爱,她绝对不会冲动的把自己老公往初恋女友那边推的。

再说了,将心比心,筱雅也的确很可怜。

到了医院,她快步往筱雅病房的方向走去。

她记得她病房的位置的,她的记性一向很好。前天,男人才带着她来过的。

只是,越靠近病房的方向,她的心里越是不安。

说不出缘由的不安,莫名的不安。

她深呼吸,加快脚步。

等她走到病房门口的时候,看见病房的门关着。

在她准备敲门的时候,手臂僵住了,因为病房里面传来的是男女之间恩爱缠绵的声音。这声音绝对的暧昧,绝对的火热。

她跟季尧结婚一年了,她不会单纯到连这种声音都分辨不出来的。

她愣住了,就这样呆滞的站在病房门口。手臂还维持着刚才那个想要敲门的动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