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对不起/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病房里面的男女完全不顾及这是在医院,是在病房内。

陶笛的心口像是有蜘蛛网在交织,交织的越来越密不透风,似乎连呼吸都变成了一种奢侈。她的手臂还微微的举着,竟也感觉不到酸痛。

里面那声声暧昧与炙热,仿佛是对她的嘲讽,也是对她的侮辱。

嘲讽和侮辱着她的一整夜的担心和焦虑……

她骨子里有着自己的骄傲,她想她如果这个时候冲进去看着他们两人。她的心会碎成成一片又一片的,自尊也会碎成渣渣的。

她不知觉的握紧了拳头,脸色已经苍白了一天。在这种时刻,她不停的跟自己说要冷静。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要冷静,冲动是魔鬼,冲动会影响判断力的。

冷静,信任!!!

她不停的给自己洗脑,信任也是她此刻唯一对自己的安慰。

她陶笛从来都是坚强的陶笛,都快要当母亲的人了,更加应该坚强才对。她不相信季尧会做出这种事,哪怕他真的跟小雅做出了这种事。她也应该高傲的走进来,然后踹了他!

深呼吸之后,用力的推开病房的门。

里面的男女果然是很激情,激情的忘记把病房反锁上了。所以,陶笛轻易的就推开了病房。

正在进行时的男女先是愣住了,然后惊恐的叫了一声,“你是谁啊?”

里面的男人反应显然要比女人更快一点,男人下一秒就将女人搂在怀中,然后扯过被子盖在两人身上,脸色涨红,脾气暴躁的冲着陶笛吼道,“你是谁啊?怎么进来都不知道敲门?”

女人先是被吓傻了,随即反应过来。脸色娇羞而又愤怒,“就是,你到底是谁啊?怎么这么没礼貌?我住的可是VIP单间,你怎么能这么随便的闯进来?”

两人明显的被打扰,满脸的愤怒和惊恐。

陶笛看着眼前这对陌生男人,握紧的拳头终于慢慢的松懈下来,心里交织的那些蜘蛛网也一点一点的散开了。

原来,病房里面已经换人了。

原来,里面的不是季尧跟筱雅……

她如释重负般的松了一口气,不是他们……

那对男女看着陶笛脸上多变的表情。纷纷蹙眉。

彼时,陶笛脸上的表情的确是有够滑稽的。她进来的时候,脸色是僵硬苍白的。然后看清楚两人之后,脸上的表情是错愕的。错愕之后,表情竟变得轻松了。

这对男女自然是理解不来陶笛内心世界,男人忍不住骂了一句,“你神经病吧你?”

陶笛被骂了,却是一点也不生气,反而很温和很虔诚的道歉,“对不起。我走错病房了,真的对不起。”

女人也开始喋喋不休的骂道,“真是有毛病!病房门口那么大的号牌你看不见吗?还不赶紧滚出去?”

陶笛嘴角微微的上扬,“很抱歉!”

走出病房,她深深的吐出一口气。倚在病房边的走廊墙壁上,刚才的经历。就像是在玩极限冒险的运动项目,过程很忐忑,忐忑的让人心神不宁。可等到真的经历之后,才发现她还是她,完好无损的她!

她深呼吸调整心情,准备去护士站查一下筱雅是不是换了病房。

还没到护士站,她就听到一阵熟悉的脚步声。

这脚步声的频率她最熟悉不过了,是季尧。

果然,一抬眸就看见后季尧站在护士站门口,正跟值班的护士沟通着什么。

季尧是趁着筱雅哭累了,终于睡熟的时候,才来护士站跟值班护士沟通为筱雅定医院特制的营养餐。

护士按照他的吩咐点头,“好,季医生我明白了。”

季尧交代完了,有些疲惫的轻轻蹙了蹙眉心,长指揉揉太阳穴,一转身就看见站在身后的陶笛了。

他脸上的疲惫变成了错愕,声音有些沙哑,“你怎么来了?”

陶笛弯了弯唇角,“老公,你担心你就来了。”

她这一声老公,让季尧身后的女护工眸光微微的惊了惊。

随即,她很明显的看见女护士眼底那一抹悲凉和同情。

女护士负责照顾筱雅的,所以亲眼见证了一晚上季尧对筱雅的照顾。所以,这会自然是对她这个原配表示同情了。

陶笛倒没那么容易被女护士的眼神所影响,她走上前两步。更加清楚的看见季尧俊脸上的疲惫,还有眼底猩红的血色,她之前的担心都变成了心疼。

她走到他面前,伸手轻抚他的脸颊,柔声问,“一夜没睡?”

季尧感受着她手心里的温度,觉得紧绷了一夜的那颗心,终于得到了一丝温暖的松动。他含着红血丝的眸子一直盯着她,他看见她的脸色也很不好。很苍白,还有淡淡的黑眼圈,很明显就是一夜没睡好。

他紧绷了一整夜的情绪,全部松懈了下来。然后双眸中聚焦了深切的歉意,大手覆盖在她的小手上,主动道歉,“对不起,昨天走的急,手机忘记在办公室。小雅的母亲跳楼了,一整夜小雅情绪很不稳定,我没顾上给你打电话……”

陶笛看着他眼底真诚的歉意,更加心疼,小手覆盖在他的薄唇上,“嗯,我看了新闻,我都知道了。你一夜未归,我有点不放心。才想着过来看看你的,看见你我就能放心点了。”

她的心疼,她的关心,她的宽容,她的善解人意,让季尧那颗心脏仿佛被棉花包裹住了一样。

他情不自禁。又旁若无人的捧着她的小脸,大拇指的指腹轻轻的抚摸着她的下眼睑位置,“一夜没睡?”

这四个字,是她刚才对他说的,他又忍不住这样对她说。

陶笛微微扬起唇角,有些软软的道,“基本上没睡,你不在我不太习惯。”

季尧哑声,喃喃的道歉,“对不起……我保证不会再有下一次了。这事发生的太突然了。”

陶笛轻轻点头。表示理解,“嗯,我都理解。谁都有着急慌乱的时候,手机忘记带也正常。我们是夫妻,我是娃娃妈妈,你是娃娃爸爸。娃娃妈妈应该多理解娃娃爸爸,这样咱们的小家才能更和谐。”

季尧忍不住在她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她体贴的话语,熨烫着他的疲惫。刚才突然看见她来医院了,他还担心她会生气。他这边照顾小雅有些累了,如果她再生气,他怕是没精力像以前一样去哄她。

庆幸的是,她没有生气,还很理解她。

这样的她,更加让他温暖了。

陶笛感受着男人心如羽毛般疼惜的吻,有些不好意思的冲边上正好奇看过来的女护士们微微的笑了笑。

季尧捧着她的小脸,呼吸着她呼出的浅浅的气息,还有她身上熟悉的馨香味,体内腾起一股冲动。顺着这股冲动,他霸道又温柔的将她搂进怀中。紧紧的抱着她。

陶笛也伸出手臂环抱着男人,担心了一夜的心情终于得到了平复。

她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只要看见他,她就会觉得心安。即使,刚才只看着他的背影,她也奇迹般的感觉到了心安。

他在,她就心安!!

这下子,刚才还同情她的那个女护士眼底的同情全部变成了膜拜和羡慕。她原本以为这个女人找到医院来,肯定是个可怜又情绪崩溃的女人。哪知道,现实让她大跌眼镜?

如果不是忌惮着季医生的气场太过淡漠,太过慑人,她真的很想冲动的上前给陶笛一个大大的点赞拇指。这个女人看上去娇俏可爱,其实充满了大智慧。一般女人面对这种情景的时候,肯定是又哭又闹委屈的不行,最后弄得老公疲惫不堪焦头烂额的,自然就会爆发争吵。争吵势必会影响两个人的感情……

可眼前这个女人温柔的像是一汪泉水,字里行间没有对男人的一丝埋怨,有的只是理解和体贴。这样的女人,哪有男人不去心疼的?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以柔克刚吧!

这女人太有智慧了!

其他的女护士也羡慕的不行,羡慕的同时心底更多的是对这个女人的佩服。

这样的女人才会让男人倾慕。让女人羡慕!

陶笛轻轻的挣扎了一下,然后抬眸柔声问,“小雅现在怎么样了?”

提到小雅,季尧眉头微微的蹙了蹙,“情绪不太好,左轮查清楚了。她说的都是真的,这几年她的确是成了植物人。她妈妈受不了父亲的折磨,选择了自杀,她的情绪很崩溃。”

陶笛微微的点头,很同情的道,“唉,想必她跟她母亲的感情很好。她母亲是她的温暖,她母亲自杀,她肯定一时半会接受不了的。她从小就把你当哥哥依赖,你多来照顾照顾她也是应该的。”

季尧眸光动容不已,他不太会煽情。也不太会表达,只是用行动表达了自己的心情。

他低头,又给了陶笛一个深情的吻。

陶笛挽着他的胳膊,“老公,我陪你一起去看看小雅吧。我知道你这个人不会煽情,也不会表达,更加不会安慰人。说不定,我能安慰安慰小雅。”

季尧看着她,大手不由自主的移向她的腹部,“你不累?”

陶笛冲他娇俏的笑了笑,“不累,我哪有那么娇气啊。从家里来到医院,还是有司机送的,哪里能累着啊?”

季尧点头,“那就好。”

陶笛摇晃着他的臂弯,“好了,好了,我们先回病房吧。”

季尧任由她挽着,跟她一起回病房。

陶笛没跟季尧提她之前差点在病房误会的事情,她跟着他的脚步。果然,筱雅的病房换了。

她随意的问,“怎么换病房了?不是之前那一间了?”

季尧也是随口答,“对,小雅觉得那间有点吵。换到最尽头这间了。”

陶笛微微点头,“是。她现在情绪不稳,的确是怕吵的。”

他们两人一起回到病房后,筱雅还睡熟着,脸色依旧苍白,看上去很是柔弱。

陶笛走上前,轻轻的为她拉了拉被角,叹了一口气,有些不忍心的道,“其实,小雅是无辜的。她的出生自己不能够选择,她不该被她父亲那么折磨的。”

季尧看着脆弱不堪的小雅,沉默。

沉默了半响后,将陶笛搂到怀中,关切道,“饿不饿?是不是没吃早餐?”

陶笛这才想起自己忙着来医院,的确是忘记吃早餐了,她点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调皮的摸着自己的肚皮,“还真是忘记吃了。娃娃,妈妈跟你道歉哦。妈妈担心爸爸都忘记吃早餐了。”

面对着自己紧绷的腹部,她的小脸上露出了璀璨纯净的笑容。

季尧看的眸光不知觉的多了几分暖意,将她拉到一边的沙发上坐下,“我去买早餐。”

陶笛听话的坐着,“好,你去吧,我在这陪着小雅。”

季尧点头,转身去买早餐。

他很快就买好了丰盛的早餐,然后陪着陶笛一起吃。

陶笛现在的胃口要比之前好点了,虽然有时候还是会孕吐。但是总体来说缓解了点。所以,胃口还不错。

两人一边吃着早餐,一边小声的交谈着。

窗外,有浅金色的阳光折射进来,笼罩在两人身上。

很自然的让人联想到,时光静好,愿与君携手到老的温馨画面。

吃早餐的时候,陶笛还细心的问要不要帮筱雅的早餐也留好?

季尧说不用,他有定制医院特制的营养餐。

陶笛又微笑,“嗯。这样也好。小雅真是太瘦了,看上去就像是个楚楚可怜的布娃娃一样,是应该多吃点好好补补了。”

吃完了早餐,陶笛要收拾病房,季尧却主动起身收拾餐盒之类的。

等他收拾好了,在陶笛边上的位置坐下,将她搂进怀中,“困吗?睡会。”

陶笛见到他也就心安了,所以还真是有些困了,她懒懒的点头,“好,小雅醒了叫我。不然就太失礼了。”

季尧点头,让她的脑袋枕在他的腿上,大手顺着她柔软的发丝,“睡吧。”

陶笛已经有些困意了,迷糊的点头,“嗯,你也眯瞪一会。”

她很快就睡着了,呼吸均匀而轻浅,睡容清甜的很。

不经意间。季尧就对着她白皙细腻的小脸出神了,竟一点困意都没有了。

直到病床上的筱雅似乎动了动小手指,季尧轻轻的将陶笛的脑袋移开,在她的脑袋下面放了一个软软的靠垫,走过去看筱雅。

筱雅终于醒了,她睁开红肿的眼睛,看见的就是季尧关切的眸子,她心底一暖,却是虚弱的说不出话来。

季尧见她醒了,压低声音道,“吃东西。”

筱雅没什么反应,只是木木的看着他。

季尧又道,“吃东西,像小时候一样。必须吃东西!!”

筱雅眼圈一红,想到小时候了。不过,很明显现在角色互换了。小时候,是季尧被苏红气的不愿意吃饭,孤僻的折磨着自己。而她每次会用纯真恬静的笑容去温暖他,还学着大人的口吻逼着他吃饭。

而现在,是他逼着她吃饭。

她心底思绪复杂。最终还是点头,“好。”

季尧得到她的应允之后,按了呼叫铃,让女护士把营养餐送过来。

按呼叫铃的时候声音有些响,他下意识的看向沙发的方向,深怕把陶笛吵醒了。

筱雅原本并没有意识到病房内多了一个人,这会顺着季尧的视线看过去,看见了一抹身影躺在沙发上,她微微一怔,哑声问,“谁来了?”

季尧不假思索,“我妻子,你嫂子!”

筱雅又是一怔,随即小声道,“嫂子怀孕了,怎么能来医院这种地方?”

季尧有些无奈,“她不放心。”

筱雅轻轻点头,眸光有些复杂的愧疚,“尧哥哥……对不起……是我影响了你们。唉……是我不好。”

季尧看了她一眼,坚定道,“不要多想,你是我妹妹。”

他的意思很明显,她是给过他温暖的妹妹,他照顾她是应该的。

筱雅又安静的点头,吸了吸鼻子,“嗯,我尽量……什么都不想。”

这个时候女护士把定好的营养餐送了过来,推门的动作有些随意,所以就吵醒了沙发上的陶笛。

其实本身陶笛睡觉很容易惊醒的,可能是因为昨晚上一整夜没睡,这会才睡的这么沉。

她醒来后,睁开惺忪的睡眼坐起来,她的眸底只有季尧一个人的身影,咕哝了一句,“老公,我睡了多久了?是一整天了吗?我有这么懒吗?”

她此刻无辜的模样,就像是个起床找自己洋娃娃的小女孩一样可爱。

送餐的女护士不由的笑了,回答道,“没有,这才上午十点钟。”

陶笛这才清醒点。想到自己在医院。她看着季尧,又看向小雅,发现她醒了后,连忙站起来,“小雅,你醒了?”

筱雅轻轻的点头,脸色始终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

陶笛走过来,小手是下意识的伸向季尧的。

季尧也是习惯性的伸手扶她,然后还拉了一张凳子给她坐下。

陶笛上前看着筱雅,关心道。“你脸色好差,赶紧多吃点。”

筱雅乖乖的点头,“嗯。”

女护士将营养餐放下就出去了,陶笛热情的帮筱雅打开餐盒想要递给她。

可她怀孕,孕吐现象就像是天气一样说变就变。

餐盒里面装的是鱼汤,而她现在最闻不得鱼腥味。所以脸色一白,有些不舒服的蹙眉,跑进洗手间吐了起来。

季尧眸光一紧,连忙倒了一杯温水跟进了洗手间。

这些动作都是习惯性的,在家里她孕吐的时候。他会端去一杯给她漱口。

筱雅一个人坐在病床上,看着洗手间的方向微微的怔神……

陶笛也不知道怎么了,吐的很厉害,早餐都吐了。

吐的差不多了,她小脸涨红着,微微的喘息。

季尧将水杯递给她,她还没来得及接过的时候,病房内就传来瓷碗打碎的声音。

他只好匆匆将水杯塞给陶笛,出来看筱雅,“怎么?”

筱雅一脸的尴尬,看着地上摔碎的瓷碗很愧疚,“对不起……我想乖乖吃饭。可我……我的手好像没力气……我端不动……我吃不到……我一急就打翻了……”

季尧看着地上的碎片,再看她脆弱的样子,淡道,“没事。我让人来收拾!”

筱雅点头,“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她又费力的去端另一个瓷碗,眼看着她的手臂又没力气的垂下了,季尧接过那只瓷碗,“我喂你。”

他没想那么多,小时候她也喂过他,所以他这么说。

筱雅愣了一下,然后就看见陶笛整理好自己,从洗手间走出来,接过季尧手中的瓷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