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云姐,对不起!/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公,还是我来吧。我是女人,我比较细心点。”

陶笛接过季尧手中的瓷碗,微笑着说道。

季尧一怔,有些心疼她自己苍白的脸色。

筱雅也是一怔,手指微微的收紧了几分力道。

陶笛不等季尧开口,就已经能读懂他眼底的心疼了。她体贴入微的笑道,“相信我,我可以的。我是女人,照顾人肯定比你细心。是不是看我吐了,有点心疼我了?没关系的,老公,我没那么娇气呢。照顾小雅这点事,我可以的。”

说完,还壮志雄心的对着男人竖起小拳头,做了一个充满力量的手势。

筱雅这时候虚弱的道,“嫂子,这怎么好意思?你现在怀着孕,我怎么好意思让你喂我?”

陶笛一脸的爽朗,“没关系啊,我是怀孕又不是生病,怎么不能照顾你啊?”

筱雅脸色苍白,“这……还是算了吧,我还是自己来吧。”

陶笛端着瓷碗,一脸的关切,“真没关系,你现在别想那么多。最重要的是养好身体。你闻闻,很香呢。”

筱雅手指的力道又收紧了几分,“好吧,那就辛苦嫂子了。嫂子,你真善良。”

陶笛舀着刚才闻着反胃的鱼汤喂给她喝,心底想着还好刚才吐完了,这会宝宝也没在淘气,所以她能忍。为了自己心里不别扭,她真的能忍。

她这么做。真是为了自己不别扭。

筱雅乖巧的喝了一口鱼汤。

陶笛问,“好喝吗?味道怎么样?这是医院里面定制的,如果你觉得味道不好,明天我就让家里的女佣帮你炖汤送过来。我们家的女佣厨艺可不比外面酒店的厨师手艺差。”

筱雅轻轻道,“挺好的。”

季尧还站在边上看着陶笛,眸底毫不掩饰着心疼和动容。

陶笛很小心翼翼的喂着筱雅,不经意回眸一看,季尧还站在边上。她连忙过来,小身子蹭了蹭男人。把他往边上的沙发上蹭去,“老公,你一夜没睡赶紧睡会去。我来照顾小雅就好。”

季尧那刚毅的脸颊上,终于有了一点温度,点头,“好,那我先处理一下邮件。”

他坐在沙发上,拿出手机开始处理紧急邮件。

陶笛回到筱雅病床边上,甜蜜的嘀咕了一句,“你的尧哥哥真是个工作狂,不过说真的,他工作起来的样子挺迷人的。他肩上压着很重的担子,也是蛮辛苦的。我很多时候也蛮心疼的,好喝吗?我再给你剔点鱼肉,你多吃点。”

她此刻温柔的样子,就像是面对着一个认识多年的好姐妹一般。眸光亮亮的,声音暖暖的,动作柔柔的。

筱雅情绪低落,所以也没怎么说话,只是很配合的吃着。

陶笛抽出纸巾帮她擦拭了一下唇角,嗓音始终温柔无比,“明天想吃什么?你可以给我打电话,我让家里女佣帮你准备。”

筱雅声音轻轻的,摇头,“嫂子,不用麻烦了。我就吃医院定制的营养餐也挺好的,是尧哥哥的一片心意。你怀着孕,我不忍心麻烦你。再说了,我现在其实是没什么胃口的。”

陶笛又宽慰道,“唉……你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你也想开点,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选择。也许你的母亲觉得她在天堂会过的开心,也算是一种解脱了。逝者已逝,你一定要节哀。我们活着的人,一定要坚强的活着。我相信你母亲在天之灵,也是希望你活的开心点。”

筱雅眼眶有些红了,点头,“嗯,我明白。”

陶笛见她要哭了,连忙放下瓷碗,拥抱着她瘦弱的身子,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关切道,“别想那么多,以后心里有什么不舒服的都可以跟嫂子说说。你尧哥哥现在工作很忙,有时候可能会照顾不周。而我就比较闲了,每天也没什么事,正好可以陪你聊聊天,听你说说心里话。”

筱雅垂着眼眸,再次点头,“嫂子,你真好。你对我真细心,你怎么可以对我这么好?我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那就什么都别说了。嫂子其实也就是个小女人,嫂子心疼你尧哥哥,而你尧哥哥也心疼你。所以嫂子也自然而然的跟着心疼你了。这样,我们三个人的关系也就能越来越和谐了。”陶笛如此说着。

“嗯,谢谢嫂子。我有点累了,想再休息一会。”筱雅声音低低的。

陶笛连忙将她扶着躺下,“好,你好好休息。别想太多。”

筱雅似乎是真的累了,很快就睡着了,呼吸声浅浅的,但是很均匀。

陶笛自己把小桌板收起来。把病房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坐到了季尧身边。

季尧处理邮件,她就安静的贴在他身边坐着。

讲真,他工作起来的样子还真是蛮迷人的。

她托腮凝眸,就这样痴痴的看着他,眸底一片迷恋和崇拜。

都说男人对女人的爱,要带着一点宠爱。而女人对男人的爱,要带着一点崇拜。

这话绝对经典!

发现自己被崇拜的季尧一回眸,就看见小女人那傻傻的崇拜的眼神了。他作为男人的尊严,被满足,被愉悦,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

陶笛抓住他的大手,压低声音,“忙完了吗?忙完了休息一会,我帮你守着小雅。等会她醒来情绪没什么大的波动,你就去公司忙吧。这里交给我就可以了。”

季尧蹙眉,“不行,你有宝宝。”

陶笛摇晃着她的手臂。“怎么就不行了啊?我可是你的贤内助,照顾妹妹这种事再应付不来,还怎么做阁下的贤内助啊?再说了,我一会就打电话给家里的女佣让她来医院帮我,我只要在这里照应着就行了,又不是让我干重活。”

季尧看着她,没说话。再一次,感觉到了她的温暖,她的善良,她的周到。

陶笛又善解人意的道,“我知道你担心小雅,从小跟她感情很好。所以,这里我帮你照顾着。这样你也能放心了,我也可以帮帮你。好不好?你就让小妻子表现表现嘛,可不可以啊?”

季尧一向对她的撒娇无法抗拒,况且她想的那么周到,他便点头,“有事给我打电话。累了也给我打电话!”

陶笛点头,往他臂弯里面贴了贴,“遵命!”

季尧情不自禁的将她拥进怀中……

他在陶笛的强迫下,躺在沙发上休息了差不多两个小时。

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半了,筱雅还在睡着。

陶笛陪他一起吃了午餐后,就催他早点去公司处理公事,然后争取早点下班来陪陪小雅。

季尧点头,“好。”

吃完午餐,他就起身准备去公司了。

陶笛起身,帮他整理一下领带,叮嘱道,“路上开车小心,这边一切有我,你不用担心。”

季尧在她的额前留下一个吻,转身离去。的确,公司那边真的有很多事情需要他处理。

筱雅大概是一点钟醒来的,她想来后,红肿的眸子转了一圈,没看见季尧,眸光微微的黯淡了一圈。

陶笛已经叫来家里的女佣陪着她一起照顾筱雅了,这会见她醒了,连忙上前,“醒了?饿不饿?想吃点什么吗?”

筱雅低低的问,“尧哥哥呢?”

陶笛微笑,“他去公司了,叮嘱我在这里好好照顾你。公司最近事情很多,你别怪他,他也是没办法。”

筱雅小声道,“我理解的。”

正在她们说话间,病房的门被推开了。

原本已经去工作的季尧,却又出现在了病房。

筱雅垂着的眸子微微一亮,手指动了动。

陶笛有些奇怪,“不是去公司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季尧再次出现在病房,手里多了一个甜点袋子,是麦加坊的甜点袋子。

陶笛眸底浮现一抹暖意。看着他手中的袋子。心房的位置也变得暖暖的,水盈盈的眸子里溢出丝丝的感动。

季尧将甜点袋子递给她,“昨晚忙的没顾上,刚才路过这家店就帮你买了。是你喜欢的口味,多吃点。”

陶笛甜甜的点头,“知道了。”

季尧没有注意到筱雅醒了,所以赶时间的他,转身就准备离去。

筱雅刚才动了动的手指,不由的又蜷缩起来握紧,忍不住叫了一句,“尧哥哥……”

季尧止步,发现她醒了,关心道,“好点没?”

筱雅点头,“嗯。”

季尧又道,“我先去公司,嫂子留下照顾你,我放心。晚上来看你!”

筱雅脆弱道。“好,你去忙吧。不用牵挂我。”

季尧走后,陶笛询问她,“要不要尝尝这家甜点?你尧哥哥每次下班的途中,会帮我买点回来,我挺喜欢吃的。味道真不错。”

筱雅有些疲惫的垂眸,“不了,我没胃口。”

陶笛也没勉强她,她不想说话。她也安静的陪在边上。

她在来病房之后,就想好了。

虽说只筱雅现在看上去是挺可怜的,挺让人心疼的,不过,防人之心不可无。

为了她跟季尧的婚姻,她必须谨慎点。

她心里思量过了,如果公然让季尧跟小雅保持距离,那未免有点太不近人情了。季尧说不定会因此怪她小肚鸡肠,怪她心胸狭隘。可放任季尧一直这样无微不至的守着小雅。她作为妻子心里也会觉得别扭。

小雅口口声声的喊着季尧尧哥哥,可他们毕竟没血缘关系啊。再说了,两个人都是成年人了。季尧这样照顾一个女孩,总归有些不方便的。

万一这个小雅对季尧余情未了,再像施心雨那样搞出那么多事情来怎么办?

所以啊,她就想到了一个折中的办法。

她可以理解季尧,可以大度的让他来照顾小雅。可她也必须要在边上陪着,这样季尧也能轻松点,她也放心了。

至于小雅怎么想,她无法左右。

人性都是自私的,她只能站在自己的角度去捍卫自己的婚姻。避免,婚姻中可能会出现的问题。如果小雅真的对季尧没别的想法了,也应该能理解她的这种做法。

这应该叫做未雨绸缪吧?

————

卓越公司。

季尧刚到自己的办公室,就听见他的手机在响。

女秘书慌张的跑过来提醒道,“季总裁,你的手机响了不止十遍了。”

虽然总裁的手机忘记在办公室了,可这是总裁的私人手机,她是绝对不敢碰的。

季尧拿起手机。一扫屏幕,上面的已经有十二个未解电话了。

有两个未解电话是父亲季向鸿打来的,还有十个都是姑姑打来的。

他的手机都快被打的没电了,他刚准备给姑姑回过去的时候,就看见姑姑的电话又打了进来。

他接通,“姑姑……”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季洁急切的打断了,“小尧,你看新闻没有?小雅的妈妈自杀了,她的妈妈自杀了……”

姑姑的声音很急切,带着哭腔,足以证明她刚哭过。

季尧微微蹙眉,脑海中又不知觉的浮现了筱雅妈妈倒在血泊中的画面,不得已阖上眸子,轻柔自己的眉心,哑声道,“我看了,我都知道了。”

季洁的情绪很激动。“她才五十一岁啊,她怎么能选择自杀呢?她怎么可以这么做??”

季尧安抚着季洁,“你别激动,这是她自己的选择。”

季洁哭的跟你厉害,咬牙切齿道,“都是筱雅爸爸!都怪他那个变态!他怎么能这么折磨她?小尧,你看见新闻没有?我看见筱雅妈妈躺在血泊中,她的身上有很多淤青。她在之前,肯定被他折磨的受不了了,才会这么做的……她那么温柔的一个女人,怎么会选择自杀呢?呜呜……”

她鲜少有这样激动的时候,记得上一次因为被张玲慧威胁的事情,她激动过。

这一次,她又是难得的如此激动。

季尧觉得姑姑有些反常的激动,不过想到之前筱家没搬去申城的时候,姑姑跟筱雅的妈妈相处的挺好,他也能理解姑姑的激动了。

他沉默,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季洁又喃喃的哭诉道,“天,我看见她倒在血泊中的画面……我真的无法平静,我真的接受不了。好端端的一个人,就这样没了。怎么可以这样?筱雅的父亲怎么就那么变态???”

季尧半响道,“姑姑,冷静点。”

季洁深吸了一口气,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情绪太过激动了,连忙压了压,“对不起……姑姑控制不住自己。小尧你知道吗?筱雅的妈妈其实是个很善良的女人,姑姑以前跟她相处的跟自家姐妹一般。姑姑实在是受不了她自杀的事实……”

季尧表示理解,“我明白。”

季洁又抽噎,“我看见这样的新闻,一直心神不宁的。我有一种预感,小雅是不是去找你了?她是不是出现了?你是不是知道她在哪里?姑姑感觉小雅回来了……她应该是回来了!”

季尧不知道姑姑的预感怎么会这么准,他从来不会对姑姑撒谎,坦白道,“对,她来找我了。”

季洁心口像是被什么东西敲击了一下。“小雅真的回来了?她……她回来了?”

季尧点头,“是。她回来了!”

季洁又连忙问,“小雅她过得好不好?她现在在哪里?”

季尧坦诚道,“她不好,她现在在医院。”

季洁愣了一下,像是没反应过来,回神之后,又激动道,“怎么了?小雅怎么不好了?她为什么会在医院?”

季尧答。“她之前被父亲打成植物人,逃到东城来。身体很差,知道她母亲自杀的消息后,她情绪有些崩溃。现在在医院住着。”

他的眉头一直蹙着,对于小雅的遭遇,他一直很难受,也很无奈。

尤其是看见她母亲自杀倒在血泊中的画面后,他只要想起来就会很难受。正如姑姑说的那般,小雅的妈妈是个温柔善良的女人。

他也觉得惋惜!

季洁听到这里。竟忍不住捂着唇瓣哭的更加不能自控,“小雅实在是太可怜了……这孩子怎么会这么可怜。实在是太让人心疼了。”

季尧叹息,“……”

季洁擦了一把泪水又激动的道,“小尧,你把小雅住院的病房告诉我。现在就赶回东城,我不放心她,我心疼这个孩子,我要亲自去陪陪她,我想去照顾她两天。”

季尧想了一下,姑姑来了也好。陶笛毕竟怀着孩子,自己本身也很辛苦,再去照顾小雅就更辛苦了。所以,他将病房号发给了姑姑。

季洁挂了电话,就开始收拾行李。她的动作很急切,还透着一丝慌乱的招呼佣人帮她快点收拾好行李。

佣人吓坏了,“出什么事了?二小姐?你怎么哭了?”

季洁顾不得跟她解释那么多了,只催她动作快点,她自己脸上的泪水不停的蔓延,“你别问那么多了,你帮我照顾好这里就行。”

她没自己开车,而是选择坐飞机回来了。

因为飞机比汽车快啊!

在飞机上,她看着机舱外的蓝天白云,两行清泪不停的滑下来。脑海中不断的浮现小雅妈妈自杀的画面,她看见小雅妈妈可怜的躺在地上,双眸都是半睁着的状态。那张温和的面孔上,有着不该有的淤青。

往事一幕幕的浮现在眼前,每一个画面都不停的在闪烁着。

终于,她闭上眼睛,喃喃的道歉,“云姐,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