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我本将心向明月!/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季洁下了飞机之后,已经是晚点五点了。她顾不上自己一整天没吃饭,就打车直奔仁爱医院。

病房内。

筱雅已经醒了,醒来之后,陶笛将她扶的倚在床头,老是躺着身体也会酸痛的。

她就这样颓然的倚在床头,眸光是一片茫然的荒芜。眸光正对着前面,可那双眸子里其实是一点焦距都没有的。

陶笛问她想不想聊天,她摇头。

于是,陶笛就这样安静的陪着她。  她想人在极度悲伤的时候,也许就是这样喜欢安静。

季洁赶到医院的时候,推开病房,只看了筱雅一眼。已经有些红肿的眼眶,就再度湿润了。

陶笛坐在沙发上翻看着孕妈妈书籍,抬眸看见姑姑之后,有些意外,连忙站起来,“姑姑,你怎么来了?”

只是,季洁情绪激动的顾不上看她一眼,就越过她走向病床上的小雅。

陶笛被忽视,但是也没多想。因为她之前从男人口中得知。姑姑也是熟悉小雅的,姑姑跟小雅的母亲应该也是好姐妹。所以,小雅家里出了这样的大事,姑姑情绪激动也是可以理解的。

季洁身上明显的沾着风尘仆仆的气息,她上前了几步之后,看见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小雅,顿时就心酸的掩唇哭了出来。

记忆中的小雅跟她母亲一样的恬静温柔,纯真美好,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

这荒芜的眼神,本不该出现在小雅眼中的。她那么美好,那么灵动,怎么可以变成这样?

筱雅脸色苍白,眼神荒芜,小脸上满是呆滞。看上去就像是易碎的玻璃娃娃一样,不免让人心疼。

季洁无法把眼前这个瘦弱的女孩子跟之前那个恬静美好的女孩联系到一起,这才几年?小雅怎么就会被折磨成这样?她的身上哪里还有一点点曾经的活力和生机?

她再也无法克制的将筱雅搂进怀中,喃喃的哽咽道,“小雅,我的好小雅。你这是怎么了?你怎么会变这样了??”

筱雅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甚至连季洁冲进来都浑然不知。直到这一刻,她被季洁抱在怀中。季洁用熟悉的嗓音在呼唤着她,她那呆滞的小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的反应,那荒芜的眸子里也一点一点的有了焦距。

抬起小脸,看着泪眼婆娑的季洁,看着她眼底熟悉的紧张和心疼。她再也忍不住的大哭了出来,“姑姑……姑姑……是你吗??”

季洁将她抱的更紧了,连连点头,“是我,是姑姑。小雅,是姑姑!!好孩子,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好孩子,姑姑真的好心疼。”

筱雅哭的很委屈,无辜的泪水啪嗒啪嗒的流出来,激动的只能哽咽着,“呜呜……呜呜……”

季洁不停的安抚着她,“孩子,姑姑知道,姑姑知道你受委屈了。小尧都跟姑姑说了……”

筱雅哽咽的咬着唇,哭了半响才平息一点,看着姑姑的面孔,喃喃道,“姑姑,我妈妈没了。我没妈妈了……姑姑!”

季洁听到这话,心酸不已。“孩子,你还有姑姑。以后姑姑照顾你好不好?以后姑姑陪着你好不好?小雅乖……不哭……”

陶笛本也是个心软的人,心善之人,这会被她们两人的情绪感染,眼角都有些湿润了。

她抽出纸巾给姑姑,安抚道,“姑姑,你也别哭了。都平静点,医生说了,小雅不能太激动。”

季洁听了之后,连忙慌乱的擦拭着自己的泪水,又接过纸巾小心翼翼的帮小雅擦拭着泪水,“乖,不哭了,不哭了哈!!!”

筱雅在季洁的关怀之下,终于不哭了,只安静的蜷缩在姑姑的怀抱中,感受着温暖。

窗外夕阳无限好,一片橙色的光线笼罩在两人身上,让两人的身影都笼罩在光影当中。

这样一幕,让陶笛很自然的联想到了母女。

姑姑眼底那温暖的慈爱,真是像极了一个疼爱女儿的母亲。

陶笛微微叹息,她能理解。姑姑是个善良温和的人,以前也很喜欢小雅,这会心疼小雅也是正常的。

筱雅哭的累了,安静的在季洁的怀中偎依了一会后,就睡着了。

尽管她睡着了,季洁都舍不得松开双臂。就这样,一动不动的抱着她。

陶笛心疼季洁,小声的说道,“姑姑,你一路奔波也累了。放下小雅,自己也休息会吧。”

季洁只是喃喃的摇头,“我没事,我不累。”

陶笛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到了晚餐的点。

家里的女佣将晚餐送到病房来。

陶笛害怕吵到小雅休息,特地小心翼翼的打开保温盒。

只是,女佣凑过来跟她说话的时候,她还是不小心分神将保温盒的盖子滑到了地板上。

这就弄出了动静,这样的动静在这个安静的连呼吸可闻的病房内格外的突兀。

筱雅听到这样的动静,身子动了动,睫毛也颤了颤,然后又继续睡了。

季洁下意识的蹙眉,尽管压抑着,可语气还是有些冲的,“能不能小心点?”

陶笛有些错愕的抬眸看向姑姑,小脸尴尬的涨红起来。记性当中,这是姑姑第一次用这样的语气跟她说话。

可她抬眸看去的时候,姑姑已经又转眸看向怀中的筱雅了。

她叹息,自我安慰,表示理解。毕竟,她又不是玻璃心,一碰就碎的。

姑姑也是太过心疼小雅了……

她将餐盒都打开,又帮姑姑盛好了米饭,才起身去叫姑姑吃饭。

季洁脸色憔悴。垂眸摇头,“我没胃口,你自己吃吧。”

陶笛安慰道,“姑姑,小雅现在需要你的照顾,你来了之后她至少不那么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了。所以,你得多吃饭,才有力气照顾她。”

这个理由,成功的说服了季洁。

她这才小心翼翼的将筱雅放平了躺下……

为筱雅拉上被子之后,她无奈的叹息了一声,这才抬眸看边上的陶笛。

这一看。才注意到陶笛已经孕相明显了。宽松的衣服下面,微微隆起的腹部。她有些讶然,神色有一丝的不自然,“宝宝几个月了?”

陶笛微笑,“接近十八周了。”

季洁恍然,“时间过的好快。”

陶笛点头,“是啊,姑姑先吃饭吧。”

两人就这样坐在沙发上吃晚餐,陶笛看姑姑脸色很憔悴,也很心疼,不停的给她夹菜,“姑姑,你多吃点。别太难受了。”

季洁垂着的眸底有一丝复杂闪过,抬眸眸光有些躲闪,“谢谢,你自己也多吃点。肚子里宝宝需要营养的。”

陶笛乖巧的应着,“嗯,我知道的。”

季洁吃着米饭,却食不知味。看着陶笛一如既往的微笑,她叹息了一声后,道歉,“小笛。刚才姑姑情绪有点激动了。很抱歉,姑姑不是故意对你凶的。姑姑从小看着小雅长大,她跟小尧是同一年出生的,可她看上去柔弱的像个小女孩,这怎么能不让我心疼?”

陶笛又给姑姑夹菜,柔声道,“姑姑,你不用道歉。我都能理解的,小雅现在这样真的很让人心疼的。”

季洁又叹息,眸光依旧复杂,却不再多言,只低头吃饭。

季尧忙完了公司的事情后,也来到了医院。

筱雅一直睡到晚上七点才醒来,醒来之后季洁就忍不住对她关怀备至———

“饿不饿?先吃点东西好不好?”

“渴不渴?想喝点蜂蜜水吗?”

“一直躺着会不会不舒服?要不要姑姑扶你起来走走?”

“姑姑帮你擦擦脸吧……”

陶笛再一次感受到了姑姑的善良和温暖,她跟季尧站在一边。

筱雅也的确是因为姑姑这样无微不至的关心而感觉到了温暖,至少她的眼神里面有了焦距。

在季洁的关心之下,筱雅终于说自己饿了。

季洁连忙按呼叫铃,等护士送来营养餐之后,就细心的喂小雅吃。

筱雅心情似乎得到了安抚,吃的比早餐和中午都多了些。

季尧将这一切看在眼底,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姑姑来了也好,正好可以照顾照顾小雅。

筱雅吃完了晚餐。已经差不多是晚上八点钟了。

她抬眸看着季尧跟陶笛,弱弱的道,“尧哥哥,嫂子,你们回去休息吧。有姑姑陪着我就好。”

季洁也赞同道,“是啊,你们都回去休息吧。医院这里有我守着就行了,明天小笛也不用来医院了。小笛现在怀着孩子,来医院不太好。这里一切有我照顾着。”

陶笛看了看季尧,又看着小雅,“那好吧,今晚我们先回去休息。不过,明天我还是应该抽空来陪陪你。也刚好能帮帮姑姑。”

季洁却坚持,“不用了,我一个人可以的。”

陶笛只好退步,“那好吧,如果姑姑有什么需要尽管给我们打电话。”

季洁点头,“嗯。”

就这样,季尧跟陶笛先回家了。

其实这样挺好的,有姑姑照顾着,季尧也能放心了。而她作为孕妇,也的确不适合天天待在病房内。她也蛮心疼自己老公的,昨天一夜未眠的照顾小雅,眼底明显的布满了红血丝。

他们两人走到电梯边上,左轮给她回了电话。

陶笛有些汗哒哒,她是昨晚联系不上季尧才给他打电话的。这会都已经到第二天晚上八点多了,他反射弧这么长?

接通了电话,就听见左轮有些沙哑的嗓音,“小嫂子,有事召唤?”

陶笛直接开了免提,叹息,“昨晚有,现在没了。”

左轮一听这语气连忙紧张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于是,陶笛就把昨晚发生的事情告诉左轮了。

左轮听了沉默了一会,道,“小雅现在情绪怎么样了?在哪家医院呢?仁爱医院吗?我明天去看看她。”

陶笛看向季尧,季尧接过电话,准确的告诉他病房号,然后挂了电话,搂着小妻子回家。

这一天一夜,他真是有些疲惫,需要好好回家休息休息了。

左轮挂了电话,随手将手机扔到一边的丝被上。

他此刻赤裸着上身。被子拉扯到腰际,上身肌肉贲张看上去有些荷尔蒙膨胀。可他的俊脸上,却浮现了一抹暗伤。伸手去揉了揉额际,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该死的酒真是不能多喝,昨晚喝多了他直接关机睡觉了。这一睡就睡到了现在,这会脑袋像是有小锤子在敲击着,疼痛难忍。

该死的酒!

该死的宿醉!

可恶的冯宇婷……

等等……

他脑海里怎么又浮现这三个字了?不是说好了要高冷范的嘛?怎么又想到这三个字了?

拍了拍自己的脑门,逼着自己忘记这三个字。

都是她害的自己喝了这么多酒,醉的这么厉害。

昨天他从季尧办公室出来后,的确是赶着去相亲去了。

他把相亲的地点安排在冯宇婷经常吃晚餐的那家餐厅内,没想到还真是碰到冯宇婷了。

他故意跟相亲对象聊的很high。哪知道冯宇婷一脸漠然的从他们身边经过,连一个正眼都没有甩给他。

这让他很恼火……

然后,一不小心就喝多了。最后,还是相亲对象送他回家的呢。

那相亲对象身上的香水味,让他不舒服的想吐,最后还真的吐了相亲对象一身。最后那相亲对象,只能蹙着眉头,忍着呕心回家换衣服去了。

他回家之后,想着餐厅遇到冯宇婷的那一幕,更加恼火。自己在家里,又喝了两瓶红酒。喝完之后。看着手机发呆。想着这个没良心的冷血女人怎么就这么淡定?他那天摔门离开医院之后,她一个电话都不打来?

最后,他就关机睡觉了!

只有酒精才能让人暂时忘记烦恼啊!!

想到这里,他又情不自禁的盯着自己的手机看。

心底狠狠的想着,怎么就没一通电话是那个没良心的女人打来的呢?

这样想着,他又很矛盾的鄙夷着自己。怎么就这么磨叽?怎么就这么拿得起放不下了?

此刻,他纠结的折磨着自己的思绪,然后就在床上滚来滚去的……

————

第二天。

左轮一大早就买了营养品和鲜花来看筱雅,怎么说筱雅也是他小时的玩伴,就像是一个邻家小妹妹一般。她出了这样的事情,他站在朋友的立场有必要过来看看她。

他只给冯宇婷买过玫瑰花,麻蛋,送她的时候还故意说成是别人丢在前台不要的。想想,还真是用心良苦。

只可惜,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他咬牙切齿的想着,一个恍惚就随便在花店里面拿了一束花。

走出花店,才看见自己挑的也是一束玫瑰。

无所谓了,玫瑰就玫瑰吧。

谁规定玫瑰不能送妹妹的?

刚走进医院大厅,就看见一直在她脑海中闪了很久的那个人了。

麻蛋的!

他蹙眉,不会是自己中冯宇婷毒太深,出现幻觉了吧?

冯宇婷的确是在医院,只不过她现在是要离开医院。她手中拿着两张检查单,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往大厅外走。

左轮俊逸的外形,再加上他手上捧着的红玫瑰,在候诊大厅还是格外引人注目的。

就算是冯宇婷想要忽视,都有些难度。

挂了电话,忍不住扫了他一眼,看见他手中娇艳欲滴的玫瑰,她微微怔了一下。

左轮也愣住了,他还以为自己魔怔了呢。

直到身后有冒失的人跑过来,不小心撞了他一下。他身子踉跄了一下,撞到了冯宇婷身上,那熟悉的淡雅香气,让他缓过神来了。

尼玛!

世界还真是小!

在医院又偶遇上了?

还是这样面对面的偶遇着?

冯宇婷被撞的身子一歪,还好反应敏捷的她,很快稳住重心。

只是,手中拿着的检查单不小心手一松掉在了地上。

看着气质姑娘,被他撞的有些懵的样子,左轮真是恨不得上前将她抱在怀里,好好呼吸呼吸她身上的气息,然后再揶揄两句。

可男人的自尊在心底作祟,不停的警告着他。不能这么掉价。不能再这么贴上去了!

冯宇婷的视线,在他手中的玫瑰花上面停留了两秒。一大早赶来医院?买这么多营养品?还有这么一大束玫瑰花?难道是前天跟他相亲的那个女孩子生病了?

脑海中这么多问号冒出来的时候,她自己也吓了一跳?

她这是早晨吃饱了撑着了?怎么爱管闲事了?

这个念头冒出来之后,她连忙稳住心神,恢复一贯的高冷模式。

他爱探望谁就探望谁!爱买花送谁就送谁!

她准备弯腰捡起检查单的时候,左轮已经先一步弯腰帮她捡了。

左轮之所以弯腰帮她捡,是想表现的绅士一点。

只是,当他把检查单捡起来之后,不经意的一扫,看见上面检查出的结果愣住了。然后,双眸狠狠的一颤。

冯宇婷淡淡的从他手中抽回检查单,连一句话都没说,就离开了。

还停留在原地的左轮脸色陡然阴沉了下来,眉头蹙的很紧。手臂还维持着帮她捡检查单的那个姿势,眼底闪过一抹毁灭般的危险风暴。

他的脊背在那一瞬间都僵硬了,他刚才看见了什么?

呵呵……

他居然看见检查单上面写着淋病……

检查单上面的名字是冯宇婷没错!

所以?

冯宇婷得了淋病?她居然得了性病?

之前他还一直以为她那天晚上去酒吧是偶然,可现在看来。根本就是必然!

不然,她怎么会得那种病?

再看她刚才的动作,明显的就是很快的落荒而逃啊!!

该死的!

他的脸色已经铁青了一片……

他也不知道在大厅里面站了多久,才想起自己来医院的目的。

一直到筱雅的病房门口,他才逼着自己挤出一点笑容。

绅士的敲门之后,里面传来季洁的应答声。“请进!”

左轮在进去之前,已经强迫自己恢复了一贯的放荡不羁模式。

首先,他礼貌的跟季洁打了招呼,然后他像是变模式一样将玫瑰花从背后拿出来,放到筱雅面前,邪魅的挑眉,“美不美?哥送的!”

筱雅愣了一下,被扑鼻而来的玫瑰花香气弄的有些茫然,抬眸看着左轮。

左轮再次微笑着挑眉,“怎么?不记得哥了?还是不喜欢哥送的玫瑰花?”

筱雅见到熟悉的容颜,眼底的茫然终于消息了。轻声道,“当然记得,轮子哥,谢谢你,花很漂亮。”

左轮揶揄道,“花再漂亮,也没我妹漂亮啊。”其实,筱雅比他还大一岁。只是,筱雅从小就娇小玲珑,看上去文文弱弱的,让他叫姐他不乐意,所以就一直这么嬉笑着叫她妹。

筱雅也习惯了,情绪还是不太高,“轮子哥,你还是这么活跃。”

左轮点头,“那是,几年不见哥是不是又帅了?”

筱雅点头。

左轮打量着她,“妹你怎么像是吃了长生不老仙丹一样?怎么越来越年轻漂亮了?就是有点瘦了,你要多吃点。之前发生的事情,我都听大哥说了。不要紧的,过去的那就是过去了。你把那些不好的过去就像是丢垃圾一样的丢掉,那些不愉快在生命中真是一文不值。你的未来一定会很美好。你还有我们这些关心你的人默默的支持你呢。”

筱雅再次弱弱的应着,“谢谢轮子哥,我会努力调整自己的情绪的。”

左轮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能这么想就再好不过了!以后有什么困难,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都可以给哥打电话。只要哥能帮你,哥一定会不遗余力的!你也知道的,哥这个人从小就比较热心肠,跟你的尧哥哥可不一样,对吧?”

他这话,有几分试探的成分。

筱雅淡道,“嗯,你们两个人是完全不同的性格。”

左轮又道,“可不是嘛!还是哥的性格比较好相处对不对?你的尧哥哥整天冷的就像是快冰山一样,真不知道他那样的性格是怎么找到媳妇的。以后,你有事没事都可以找哥。少搭理那块冰山,他工作狂,又快当爸爸了,没时间也没劲!”

这一席话,暗示的成分有些明显。

在一旁的季洁听了,眸光又有些复杂了。

筱雅微微垂着眸底,乖巧的点头,“嗯,我知道。尧哥哥要照顾嫂子,又要忙公司的事情,还有医院的事情,是真的很忙。我以后尽量少麻烦他。”

左轮一听这话,眸光亮了亮,“我小雅妹妹还是这么懂事。”

他性格比较活跃,所以话也比较多,就这样在病房中陪着小雅聊了起来。

季洁明白左轮是在安慰小雅,不时的说几条段子,来逗她开心。

筱雅现在情绪低落。的确需要有人这么陪着说说话。

一直到中午,季尧跟陶笛两人也来了。

今天陶笛来产假,季尧陪着来医院,做完了产检刚好一起来看筱雅。

五人在病房中说了一会话之后,筱雅突然提出要出院了,不想在病房待着了,每天都很压抑。

只是,她柔弱的道,“我不知道出院去哪里……妈妈不在了……我已经没家了。”

除了她以外的四人,都愣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